赵诗云

湘江北去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无为的罪人」

2,939字游戏翻译花帰葬花归葬HaccaWorks*7次阅读

【???】………有老实待着吗?

【玄冬】…………………

【玄冬】…………………

【玄冬】什么嘛,是你啊。

【银朱】你那是什么态度啊。那到底换成谁来才好啊?

【玄冬】………没什么。因为在那之后我就一直被丢在这里关着,还以为你已经把这事忘了。

【玄冬】虽然已经看够了这堵墙壁了,不过接下来你们计划怎么处理我?

【银朱】………准备处刑执行人的工作很辛苦。恐怕你得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了啊。

【玄冬】………是吗。

【银朱】……………。这样好吗?

【玄冬】………嗯?

【银朱】你真的这样就好吗?

【玄冬】……………。吓我一跳啊。对着自己抓到的家伙,你居然想问这种事情吗。

【银朱】………这、这也没什么吧。

【玄冬】要是我说这样不好,你又到底打算怎么做啊?把我放跑?

【银朱】这怎么可能,蠢货。

【玄冬】那就别问了。没用的。

【银朱】………呃………。………………啧。

【银朱】………是你丫的错啊………

【玄冬】什么?

【银朱】……………啧,所以说,就因为你不怎么反抗,我有点好奇也是没办法的事!

【玄冬】……………哈?

【银朱】一般来说,不都是、要反抗一下的吗!可是,为什么你丫能这么冷静啊!?

【玄冬】……………。那不就说明,我不一般嘛。吵死了你声音不要那么大,震耳朵。

【银朱】………呃………

【玄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理由。我只是单纯厌倦了继续逃亡而已。

【银朱】什么?

【玄冬】只要他和我继续逃亡,就会有除我以外的谁受伤,想到这个就觉得受够了。………不是针对那家伙,是针对我自己。

【玄冬】我无法为那家伙做点什么。就只能,阻止这件事。

【银朱】…………………

【玄冬】所以,我是真的想阻止的。………阻止他。

【银朱】………我听说,你失忆了。

【玄冬】是啊。

【银朱】现在也还在失忆中吗?

【玄冬】是啊。

【银朱】那,你有问过别人,你为什么会遇上这些事吗?

【玄冬】……………。不,我没问过这事。

【银朱】…………………

【银朱】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情况你还能接受下来?

【玄冬】……………。因为我心态安定吧。

【银朱】你说什么?

【玄冬】我发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自己打心底感到了一种安定。………就好像,这就是我所希望的。

【银朱】…………………

【玄冬】已经够了吧?如你们所愿,我会死掉。至少现在,能不能放我自己安静一会儿啊。

【银朱】………为什么啊………

【玄冬】………嗯………?

【银朱】为什么你丫会是这样的啊?我可是听着玄冬是毁灭世界的怪物的故事长大的啊!

【银朱】那居然是你丫这样的孬种……………我没听说过!

【玄冬】………我没说过。

【银朱】………啧………

【玄冬】……………?搞什么啊,你这人。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银朱】………我………

【银朱】我,诞生于上一代打倒了玄冬的救世主之家族。我对此感到自豪。

【玄冬】上一代?

【银朱】所以,我从小时候就梦想着,如果玄冬出现在了这个时代,我就要像初代一样将玄冬打败。

【银朱】………这就是,我的梦想。

【玄冬】……………。然后?

【银朱】但是,实际能杀掉你的并不是我。虽然逮捕你让我声名鹊起,我却并不为此感到高兴。

【玄冬】…………………

【银朱】………而且。

【玄冬】………嗯?

【银朱】真正遇上你之后………我反倒为我没有能杀掉你的力量而松了一口气。………可恶,真是该死。

【玄冬】……………。你啊,还挺傻的。

【银朱】吵、吵死了,这可都是你丫的错!要是你丫是个更面目可憎的怪物就好了!

【玄冬】这种事不要怪到人家头上啊。

【银朱】……………。为什么啊………

【玄冬】…………………

【银朱】………要恨的话就恨吧。要诅咒也可以。………但是,只冲我来就好。

【玄冬】什么………?

【银朱】每天惨淡经营着生活的人民是完全无辜的。然而,为了保护他们,我们要将你处刑。

【银朱】………这确实,牺牲了你。

【玄冬】…………………

【银朱】这几天应该就会定下行刑的日子了。………我会再来的。

【玄冬】行了,不用再来了。

【银朱】……………。告辞。

【玄冬】…………………

【玄冬】恨,吗。

【玄冬】真不可思议啊。就算被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一点这样的情绪。

【玄冬】………怪物什么的………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这么不得了的东西啊。

【玄冬】所以,我才这么想向谁道声歉吗。我仅仅是存在着,就已经是生来即会伤害他人的东西了,为此,想向世界上的所有人道歉。

【玄冬】…………………

【玄冬】就为了守护这种东西,那家伙把一切的一切都舍弃了吗………

【玄冬】………花白………

【玄冬】现在,那家伙怎么样了呢………


(…………………)

(………真安静啊)

(除了雪落下的声音以外,什么都听不见………)

(简直就像,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沉眠)

【玄冬】…………………

【???】………玄冬。

【玄冬】……………?

【花白】太好了,你在呀。

【玄冬】………花白?

【花白】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玄冬】你、你为什么会在这………

【花白】………你不明白吗?

【玄冬】………什么?

【花白】连我都明白了,我想你不可能不明白的………。还是说你连那个也忘掉了吗?

【玄冬】……………这是………怎么回事?

【花白】已经,全部结束了哦。所以我过来了。

【玄冬】……………?

【花白】你没听见吗?那是世界终结的声音啊。外面,已经是白茫茫一片了呀。

【玄冬】……………。该不会………

【花白】原来,也有东西会那样安静地崩坏殆尽啊。我都不知道呢。

【花白】外面,真的很美哦。

【玄冬】………怎么会,这种事………

【花白】………你果然,觉得悲伤?

【玄冬】…………………

【花白】它就这样,结束了。

【玄冬】…………………

【玄冬】………呜………你为什么能这么平静地说出这种话啊!?

【花白】因为,我是不会为此悲伤的人。

【玄冬】………你说什么………?

【花白】我是无法杀死你的人。事情能变成这样,我很开心哦。

【玄冬】……………!你………!

【花白】而且,会变成这样并不是我的错。………但,也不是你的错。

【花白】是杀了太多人的人们的过错啊。

【玄冬】………什么………?

【花白】………不也挺好的吗?因为你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嘛。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呀。

【玄冬】……………。可是,这是我的错吧………?

【花白】不是的,不是你的错。只不过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而已。

【花白】………就只是这样而已。

【玄冬】…………………

【玄冬】………可是………你不是………带着我逃走了吗………

【花白】你不也跟上来了吗。

【玄冬】……………!

【花白】不过,这种事,怎样都已经无所谓了啊。

【玄冬】…………………

【花白】……………。哎,玄冬。

【花白】不是很好吗,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啊。

【花白】大家平等地迎来了终结。这种事,说不定还算挺幸福的哦?

【花白】我是想着要和你一起见证世界的终结才过来的哦。

【玄冬】…………………

【花白】………我们一起,你允许吗?

【玄冬】…………………


【花白】……………。真暖和啊。

【玄冬】…………………

【花白】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就不冷了呢。

【玄冬】…………………

(如果可以,我想问问那个沉没在记忆深处的过去的自己。)

(为什么,我要逃走呢)

(………为什么,我要活下去呢)

(明明寻遍每一寸土地,也无一处可逃)

(明明我是清楚的,亡命至穷途就会是这样的下场)

【花白】………为什么,你会跟我一起走呢。

【玄冬】………什么?

【花白】到最后,还是没能问出口啊。问之前的你。

【玄冬】…………………

【花白】不过,算了。………这就够了。

【花白】只要能在这里,像这样的话。

【玄冬】……………。………是啊………

(即便如此也要这样,是因为我眷恋着这份温暖吗)

(不可思议地,内心非常安稳宁静)

(就像这,永远飘降着沉积着的雪一般)

——ED4:無爲の咎人 / 无为的罪人——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