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花归葬
花归葬 玄花

棺与花束

花白先是怔了怔,然后微笑着开口。他的回答轻缓而又郑重,玄冬望着他,有那么片刻他的大脑甚至无法处理这么简单的一个短句,以至于眼前的画面和脑海中花白的声音叠不到一起。
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
花白说的是:“我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