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佑武汉,吾辈自佑之

昨晚武汉开始天降暴雨,伴雷鸣闪电,早上是被哗哗的雨声吓醒的。

真的是吓醒的。

深海学长说水在往东湖里灌,湖滨路已成河。连桂园都早上停电了,我……我还没有准备干粮啊……(哭)

孟展还在华科,不知情况。

蔡甸昨晚有大转移,西马克说学校还没通知,辅导员说考完的尽量早点回家。

洋葱说武汉站情况很乱,有人已经晚点一天了没等到火车,二楼售票厅已经变成了只办理退票。

一直平安无事的桂园今天停电,Wifi搜索一片死寂。

真的怕,害怕极了,前几天还有心思开玩笑看海看海,昨天开始只剩下担心不安和害怕,在这件事上完全冷静不下来。

新洲民堤刚有溃口的时候武警消防解放军就开赴新洲了。

姬友以及姬友的姬友的爹分别是市规划局和市政府的,前天就睡单位随时待命了。

军院大二的学生期末考都没考就支援一线去了,他们以前护校,防学校被淹,如今变成了护城,变成守武汉三镇全体居民的安危了——我倒是宁愿他们护校不想他们护城啊!

海工的同学也已经上了,里面可能有我去年军训时跟我们插科打诨唱打靶归来的连长们。

可能武大的国防生也要上了。

不在防汛一线不能体会谁是最亲爱的人。

冰冰给发了个图,一块挂在墙上的“防汛生死牌”,政委和指挥长的名字是打印的,不换,值班领导,带班负责和巡堤人员的名字字体各异,应该是亲笔签上去的。

一想到堤上的可能有我的同学,我的朋友,我素未谋面却冒着生命危险让我在这里平平安安复习备考的人,我就冷静不下来,平时端好的温良恭俭让我一条都想不起来,我只知道我还活着,暂时衣食无忧连考试都没取消地活着。

他们就是我的亲人,谁敢在我面前污蔑践踏他们的付出他们的牺牲,我就揍到丫令堂相见不相识。就这么简单粗暴,不讲道理。

我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不由得迷信一回,如果苍天真的有灵,请务必,一定,哪怕用我以后所有考试的RP为代价换,让雨停下来,停一会儿是一会儿,让堤上的人一个不少全都平平安安地回来。生死关头才知道,考试什么的,考砸了大不了再跟一年重修,毕不了业大不了延毕一年,但生命只有一次。

若天不佑武汉,吾辈自佑之。

生命只有这宝贵的一次。
 
我不能不认真!
 
你不能不苦战!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