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最近几天什么新闻都没跟(除了天宫二号),原因只有一个——我在装机……

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进WHEP以后老师让装一个CERN的数据处理软件叫ROOT,这个软件是在Linux系统下运行的。

我最开始试了一下装虚拟机……过程很波折,机子出厂是Win10(嗯,所谓Bug10……),装VMware的时候崩了两次……然后装CentOS的镜像的时候发现装成了服务器版本(然后被我哥善意地嘲讽了),然后最后在草儿的带路下下到了Ubuntu的镜像装好了。

然后虚拟机好卡。

然后我动了心思,说要不刷个Win7&Linux双系统吧。草儿表示好呀,恭喜又吃下我一份Win7,首先你要烧个PE,然后搞个移动硬盘把东西备份下。

于是我乐颠颠地去〇宝买移动硬盘和U盘,到货速度杠杠的(U盘还可以刻字,我刻了自己ID嘿嘿嘿,感觉很酷炫)备份完了下好了Win7镜像,烧PE的过程还是挺顺利的略过不表……

然后第一天的主要任务是,烧PE,和洗磁盘(我的一切悲剧根源都在于洗磁盘……),磁盘从九点半开始洗到十一点半,进度是3%……内心很绝望,扔了笔记本去睡觉了。第二天起床发现洗好了,好的,现在我的本儿是一个孤岛了,就等着我来拯救它了……事实证明从一个完全不懂的技术小白靠百度和热心姬友穿帮带来完成这样一个工程是非常不靠谱的一件事情,整个过程姬友草儿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良良我好想飞过去帮你装啊可是我在出差……”

嗯不过我的心情还是一直保持着平静和淡定的。

第二天,开始分区,装Win7。

全过程还算比较顺利,反正按部就班一步一步跟着引导走就行了……然而重启的时候悲剧了,光荣蓝屏,大概意思是注册表有问题。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打算清盘重装,记得多准备两个镜像……不然只有一个,这个还不能用的时候就比较麻烦了……

草儿去找了她以前装过的一个GHO给我,然后我管舍友借了电脑下下来了……又是一晚上——顺带吐槽一下舍友的使用习惯不太好啊……东西全都在C盘,DEF三个分区都是空的……空的,还有一堆流氓软件,卡得我挠心挠肺,等她回宿舍了我得跟她语重心长地聊一下。

然后重新分区——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装完所有的分区都会消失……草儿也表示很迷茫……不过暂时这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并且我们后来找到了原因,是因为在安装引导里Local的子菜单里应该选Partition,我一直没注意选的是Disk,嗯,也是一个人生经验。开始装,中间出现一个Error,解压错误。第二次尝试失败……

更麻烦的是之后重启,开始报错no bootable device,本儿开始从网卡启动了,我一脸懵逼。猜可能是引导文件丢了,于是在草儿的指导下找了工具重写了引导。然后也排除了BIOS设置的问题,甚至还花了一小时查磁盘坏道。然而问题没有解决……这个时候草儿在高铁上没信号,于是我手机查了一堆资料,能重写能重新配置的都重新配置过了,分区也重新分过了,依然没解决……

第三天,中秋,一天都在尝试解决no bootable device的问题,无果。借舍友电脑重新下了第三个ISO。安装顺利没报错,然而还是不能启动。最后我决定搞不定就送维修站装回原装Bug10再考虑装Ubuntu都事儿吧……然后跑去看天宫二号直播。

——没错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刷微博的原因是我已经放弃治疗就等着送修了。

然而因为在作天作地之前我给维修站小哥打过电话,小哥说了不能装……所以我和草儿严肃地讨论了一会儿怎么跟维修站工程师小哥说这事儿。

“把电脑借给别人了回来了就变成这样了哈哈哈哈,最好的借口。”
“想给电脑装Win7学长说会结果没装好?这个理由好像不错。”
“是的,学长我给你跪下。[我错了.jpg]”

于是峰回路转的第四天来了!

俗话说得好啊,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俗话又说得好啊,苍天不负有心人,何况我这种仗着还在保修期就随便作天作地的有心人。第四天一大早爬起来坐着606路公交去维修站——因为之前本儿出过一次硬件问题,所以地方我已经去过一次了,轻车熟路,哈哈。我到的时候小哥正在楼上盘库,穿着宅T(?)站在楼梯半中间跟我说:“我在楼上盘一个库,等我五分钟?”我说:“好的。”小哥刚想上楼又想起啥,跟我补了一句:“要有人来了你招呼一下,说我几分钟就下来……帮个忙哈。”

我略想笑,还是答好的。

然后还真有个同志来,我社恐地纠结了一下还是跟他说了小哥在楼上盘库,等几分钟。

然后等了段时间,小哥下来了,我跟他说“想给电脑装Win7结果学长没装好”(脸不红心不跳),小哥用PE打开,看了一眼我的分区,说:“你这是分区的问题啊,你看你这C盘前面还有一个100M的空间,就这个空间让你C盘读不出来。”

……哦,我知道了,这玩意儿是我之前分区的时候分区工具弹窗要求分出来的MBR缓存区……血泪啊,工具选择不善。

小哥:“我们这儿装系统的工程师还没回来……这样,我帮你重新分一下区,你拿回去让你学长帮你再装一下,还不行你后天再来。”

然后我就欢天喜地地抱着本儿打道回府啦。

这次装起来各种顺利,也成功启动了,在它安装的时候我下楼吃了个午饭……不过因为出门前吃了点东西导致饭没吃完,非常惭愧……

总之各种欢天喜地,之后在草儿的指导下用EasyBCD装上了Ubuntu,一路顺利,看着自己的双系统本儿傻笑了半天。

太有成就感了啊!!!

我跟草儿说要不我们一鼓作气把root装了吧!草儿说好。然后去找了尘尘要到了root的命令行。

然后显示:无法定位软件包 root-system-bin

懵逼了,去问尘尘,尘尘惊呆:“我天你简直多灾多难。”

去问草儿,草儿说可以换个源,然后她就出门了。

——我一个刚接触Linux不到一下午的人,操作还没摸熟还不知道源是个啥呢忽然就让我换源?宽面条泪……

没办法,自己琢磨,最终终于知道了source.list要怎么改……没找到网上说比较好用的网易的镜像源,测试以后换了清华的源,嗯,然后装上了。

试运行。

报错,少了个字体。

我:……(无语问苍天,宽面条泪)

然而我记得第二次小组讨论的时候学姐说她也遇到了少字体的问题!于是我就去问了学姐!

学姐:“我不是用命令行装的……你就照它的提示把字体包装一下,或者你不用管它,直接运行一下书上的句子看能不能跑得动。”

我倒是下到了报错上的那个字体包,然而照着网上的几个教程都没有装上,冷漠。

我:“学姐学姐你是什么办法装的啊?”

学姐:“你搜一下‘Linux下安装CERN ROOT’,有个豆瓣的帖子,我就照着那个装的。”

嗯,我查到了,然后因为之前尘尘也跟我说命令行装root装的是不完整的……所以我决定试一下学姐那个办法。于是移除了命令行装下来的那个root,开始作死。

然后必须安装的包安装起来很顺利,选择安装的包本来抱着“以磁盘空间换安装时间”的信念决定全装的,然而按照CERN给的命令行打下去以后有几个包找不到……我就暂时没管了。

最后开始装root,这次我没装到Home下,装到D盘去了,时间比第一次用命令行装要久一点,可能有个十分钟多吧。

试运行。

报错缺字体,没管,去找《root 5 primer》,找到Function Plotter那一节,照着打了一段C++的代码上去,回车。

于是就有了人生第一张函数图!!!

[此处应有图然而我现在在用Ubuntu,插入图片那个按钮并不能点开,就是上一篇文章的那个图]

简直太激动了,尖叫,嚎叫。虽然当时因为已经连续晚睡熬夜四天了有点头痛……还是坚持发了条微博,嘿嘿嘿。然后被一学长捕捉,收获“学长的肯定”X1。

学长:“ubuntu装啥都不顺……以至于在ubuntu上装root是一件值得师弟在组会上讲一遍的内容。虽然讲过我也忘了……”

然后还给老师发了条微信,早上起床收到老师的四个赞。

说起来也是深刻理解到了小组讨论的时候老师说“虽然这玩意儿一点物理都没有,但是怎么说呢,就好像是筛选人耐心值的一道程序……你会不停地卡在一些很小的细节上面,一卡就是大半天,解决了也没有什么成就感,但一定要经历这么个过程,等你把工具用熟练了,就可以表达自己都物理了。”

除了“没什么成就感”我不同意——因为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哭了出来!!鬼知道我这四天经历了什么!!——以外,全部附议。

苍天不负有心人……就这么个理儿啊,用四天时间感受到了自己的了不起。

然后,简直不知道怎么感谢草儿尘尘和学姐和工程师小哥,特别是草儿的无私帮助……这几天这方面的知识简直爆炸式增长。我终于可以在女生宿舍摆个摊儿“帮装系统一次二十”来撩妹了(握拳)。


最后:有没有用Ubuntu 16的朋友告诉我怎么安装pcf字体,手里的包是.pcf.gz格式,猛虎落地式感谢。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