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かな足跡を刻み、季節を越え、空を見上」 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翻译存档。同人女没有休班日! ef / Assault Lily Project / 津港三部曲 / 花归葬。
本站共有428篇文章,总计1,606,110字。

Assault Lily Last Bullet 活动「朋友的蓝色强袭」第四话

!Warning
A稿翻译:猫爷暗仔
B稿翻译:古川政良、紫萍东郭

4 真正的友伴

相依相偎

第1节

【神琳】
又收到哥哥那边的回信了呢!

【神琳】
太好了……虽然听说他们最近很忙
但好像并没有忘记给我写信呢。

“神琳,你还好吗?
抱歉。你寄来的信我们还没有读。”

“虽然有很多想要告诉你的事情
但我现在还忙得不可开交呢。
等会儿也必须搁笔了”

“所以,只有这件真正重要的事情
我想告诉你”

“——神琳自己说的,想要成为Lily呢。
成为Lily,然后帮助我们”

“这份心意非常了不起,我很高兴哦”

“但是,这样一来——
你就会有必须摆在最重要位置的东西”

“那就是伙伴”

“父亲不也总在说吗?
说‘有了伙伴,自然也就有了必须守护的对象’——这句话”

“他这样说必定不是为别人,而是为了将来
要成为Lily的你,
我们三个是这样认为的”

【神琳】
“有了伙伴,自然也就有了必须守护的对象”…………

“要珍惜你的伙伴呀。
要是忘记了这一点,一定什么都守护不了。”

【神琳】
哥哥……

【神琳】
你在说什么啊?
说得好像、这是最后留给我的话了一样……

“令我爱怜的神琳呀。希望你——”

“有一天,能遇见可被称为朋友的伙伴
我打心底里为你祈祷着”

【神琳】
朋、友……?


【神琳】
……嗯……嗯嗯……

【神琳】
……这里,是……?

【雨嘉】
神琳!太好了……!

【雨嘉】
你终于醒过来了……真的醒了。
我一直在担心,想着神琳你是不是就这样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一直……一直在担心你啊……!

【神琳】
HUGE呢……
那只HUGE怎么样了?

【鹤纱】
没怎么样。
那之后,我们立刻离开了战斗区域。

【鹤纱】
那只HUGE还活着。
现在,梅大人和梨璃她们正在别的房间开作战会议哦。

【神琳】
……怎么会。

【神琳】
……为什么要撤退。
要是不能当场打倒它,下一次
或许连近它的身都难了……!

【雨嘉】
神琳……!明明都这样了
你还在说这种话……?

【鹤纱】
我想,为这件事,九州防卫府肯定也会有所动作。
百合丘那边也已经收到了报告,
距离那家伙袭击这里还有一段时间。

【鹤纱】
特地跑去远海搜索它也算没白费力气了。
我们早早侦察出了敌人的动向,
已经是争取到思考对策的时间了。

【神琳】
不可能有对策的。
台北市事件之后,关于如何对那只HUGE实施进攻的报告
要多少有多少。

【神琳】
所有报告,都说要在它接近之前将它击沉。
除了先发制人,将它拖入近身战外没有别的办法——

【鹤纱】
……九世联合战术呢?

【神琳】
九世联合战术,如果不能在HUGE附近
成功完成传球的话,就无法发挥出原本的威力。

【神琳】
那不是能一边进行防守,一边将之消灭的对手。
哪怕有风险,也只能通过全员豁出性命进行持续攻击——

【雨嘉】
…………这太奇怪了啊。

【神琳】
这一点都不奇怪。
我是——

【雨嘉】
全员豁出性命进行持续攻击……?
这种话,平时的神琳是绝对说不出来的!

【神琳】
呃!

【神琳】
…………

【神琳】
……先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雨嘉】
…………我是不是,话说得太重了。

【鹤纱】
……没有。

【雨嘉】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明明在这之前不久,她还跟大家一起开心地笑着。

【鹤纱】
……………………

【鹤纱】
(……脑子一片空白啊)

【鹤纱】
……人总会有这种时候的。

【雨嘉】
…………嗯。

【鹤纱】
(这种时候——要是在这里的是梨璃或者梅大人)

【鹤纱】
(应该能说出
 让气氛更好一点的话吧)

第2节

【梨璃】
二水!找到神琳同学了吗?!

【二水】
没有,我这边也完全没有……

【梅】
我这边也没辙。
下这么大雨她到底跑去哪里了啊。

【雨嘉】
是我的错……
都怪我,对神琳说了过分的话……

【鹤纱】
……雨嘉。

【梨璃】
才不是雨嘉同学的错!
毕竟神琳同学,好像钻牛角尖钻得很深……

【梨璃】
那个样子直接冲出去的神琳同学,我也是第一次见。

【梨璃】
我想神琳同学,一定是一个人背负着这些事情太久了。
可我们,谁都没察觉到……

【雨嘉】
……不是的。
我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

【雨嘉】
可是……明明已经察觉到了,我却只在一旁看着。

【雨嘉】
觉得既然神琳自己说了没关系,那就一定没关系。

【雨嘉】
就像这样,往对自己有利的一面去想
结果我其实只是在向神琳撒娇罢了……

【鹤纱】
那么,下次就没问题了吧。

【雨嘉】
诶……?

【鹤纱】
神琳和雨嘉,都还活着。
那么就算有觉得做得很失败的事情,也还能挽回。

【梅】
嗯嗯。梅也这么想哦。

【梨璃】
嗯。这次就让所有人一起,做神琳同学的支柱吧!

【雨嘉】
……还来得及。

【雨嘉】
我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我想神琳或许会去那个地方。

【二水】
有个想法?

【雨嘉】
嗯。我在想,神琳她在这种时候
会一个人去哪里呢——

【雨嘉】
……神琳,肯定不会去容易被人碰上的地方。

【雨嘉】
大家能想到的地方、大家会去找的地方
她都一清二楚,所以也不在那些地方。

【雨嘉】
我想神琳一定,不想让任何人看到现在的自己。
她想一个人待着……应该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二水】
可我们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就算你说安静的地方……

【雨嘉】
……安静的地方……难道说——!
我……这就过去!

【鹤纱】
啊,雨嘉……!

【鹤纱】
各位,我们是不是也追上去比较——

【梨璃】
……不用。
我想,如果是现在的雨嘉同学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梅】
是呢。

【鹤纱】
你们这是,出于什么理由……?
明明我们连神琳在不在雨嘉去的地方都不知道。

【梨璃】
我觉得,就算不在那里,雨嘉同学最后也绝对
能找到神琳同学的。

【鹤纱】
不是,所以理由到底是……

【梅】
不如说,要是连雨嘉都不行
那还有哪个家伙能把神琳带回来吗?
没有吧。

【鹤纱】
这倒……确实。

【鹤纱】
绝对没有。
除了雨嘉。

【梅】
对吧?所以说
我们就等她俩回来了再说吧。

【梅】
米莉亚姆那边也在行动了……
叫上枫和梦结,作战会议重启啦!


【雨嘉】
哈啊、哈啊……!

【雨嘉】
……神琳,总喜欢一个人待着。
思考什么的时候、觉得不安的时候、心里难受的时候……

【雨嘉】
这次也是,哥哥的事也好,袭击台北市的HUGE也好
这些她从没跟我说过。她想一个人背负起这一切……

【雨嘉】
一直以来,我都想站在离神琳最近的地方
可原来,我一直还站在远处……!

【雨嘉】
神琳难过的时候,我却只有安慰她两句的想法。
果然我这就只是袖手旁观。

【雨嘉】
对不起。神琳。
我再也不要,一味地依赖你。

【雨嘉】
我要,第一次,以自己的双脚——

【雨嘉】
……走向你,去见你!

第3节

【神琳】
…………

我听说,避难地区遇袭那天,也下着大雨。

像这样被雨水敲打着,就让我不禁浮想联翩。
想起那个时候,故乡的苦难。
也想起哥哥们的遗憾。

即使想起了这些……我果然还是无法
让伙伴们豁出性命去执行特攻。

没关系。我一定,
要为哥哥们报仇雪恨。

尽管可能性很低——
但,我还没有放弃。

哪怕要我牺牲这条性命,
只要能报哥哥们的仇,
守护好这片土地和我的伙伴们……

我无怨无悔。

只是————

【神琳】
(请原谅我这个没出息的妹妹吧。哥哥…………)

【???】
……果然,是在这里。

【神琳】
亏你知道、我在这呢。

【雨嘉】
我知道你会来这的。

【神琳】
因为你是我的室友、吗?

【雨嘉】
不。不是的。

【雨嘉】
虽然我只是、仅仅只是看着神琳。
但就算这样,我也在认真地看着你。

【雨嘉】
尽管只是想着该怎么做才能变得像神琳一样,
像这样,憧憬着你而已……

【雨嘉】
因为我一直想着,总有一天要成为神琳一样的人
我就是这样想的。

【神琳】
原来如此——那你也知道
我现在正在想什么吗?

【雨嘉】
知道。神琳你在想,怎样才能结束我们的对话。

【神琳】
…………

【雨嘉】
神琳,你打算去死对吧。
因为知道我绝对会阻止你,
所以你打算绝对不把这件事说出来。

【雨嘉】
你想隐瞒真实的打算,可也不想说谎……
所以神琳,不打算跟我好好说话。

【雨嘉】
————不要这样。别这么做。

【神琳】
雨嘉同学……

【雨嘉】
知道吗?我现在在生气。
太生气了,气得脑袋可能都要冒烟了。

【神琳】
你的心意我很感谢,
可那只HUGE是我家的恩怨。

【雨嘉】
不是的!

【神琳】
哪里不是呢?
尽管舰长先生夸赞我们为守卫九州而战
可那不是事实。

【神琳】
只有那只HUGE,是我必须消灭的——
我其实,是在报我家的私仇。

【雨嘉】
神琳现在战斗在这里,不是吗。
并不是台北市。

【雨嘉】
这场战斗,是我们的战斗。
是为了守护九州的大家而进行的战斗。

【雨嘉】
一柳队是,守护着伙伴们与HUGE战斗的。
这是神琳你教给我的啊。

【雨嘉】
就算是神琳,我也不会放任你这种自作主张的行为。
因为,这是错误的!

【神琳】
…………那你想怎样?

【神琳】
哪怕要与它同归于尽,
我也下定了决心要与那只HUGE战斗。

【神琳】
而你有这份决心吗?
一份足以阻止我的,强烈的决心。

【雨嘉】
我有的。这份决心。

【神琳】
你要是打算在这里阻挠我,
我也许会恨你一辈子也说不定哦。

【雨嘉】
恨我一辈子也可以。
我,并不打算为自己的私心牺牲我的好友。

【雨嘉】
哪怕对你死缠烂打……我也要阻止你!!

【神琳】
我说过了吧。
我也没有退让的打算!

【雨嘉】
…………

【神琳】
…………

【雨嘉】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神琳】
诶——?

【雨嘉】
我抓到了,我抓到你了!
来啊,你想怎样?!神琳!

【神琳】
就、就算你要我怎样……

【雨嘉】
我抓到你了,就绝对不会再离开你了!
不对我动手的话,战斗什么的神琳就去不了了!

【雨嘉】
我是不会让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一个人跑去别的地方的!

【神琳】
…………

【神琳】
雨嘉同学,你…………

【雨嘉】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啊,神琳……

【雨嘉】
神琳你……是为了什么才成为Lily的?!

【雨嘉】
你不是为了复仇。
你一路那么努力地走到现在,其实不是为复仇对吧……?

【雨嘉】
你是为了不再让悲剧重演……
为了守护那些重要的人,才一直坚持到今天的不是吗?!

【雨嘉】
不要总是骗我啊。
好好和我谈谈啊……!

【雨嘉】
我就不是为这种事……!
就算是我,也努力过来了。

【雨嘉】
最开始,我是因为讨厌自己被拿去和姐姐妹妹相比较……
所以一味地拼了命地追赶她们,但我最近已经变了。

【雨嘉】
我想要帮上大家……想要帮上神琳你的忙啊!
我是为了这个,才会现在也在拼命努力着…………!

【雨嘉】
就算消灭了那只HUGE,可要是那时神琳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那我根本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开心!!

【神琳】
呃…………!!

【神琳】
………………谢谢你。

【雨嘉】
神、琳……?

【神琳】
“希望你有一天,能遇见可被称为朋友的伙伴
 我打心底里为你祈祷着——”

【雨嘉】
诶……?

【神琳】
这是,哥哥们留给我最后的话。
其实那时,我还收到了一封信。

【神琳】
那封信里,关于海里出现的HUGE之类的事
他们一个字都没有写。

【神琳】
他们只是——给未来的我
写下了这段寄语。

【雨嘉】
朋友……?

【神琳】
是的。纵非同年同月同日生,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神琳】
能让人生出这种想法的便是真正的友伴——所谓“朋友”。

【神琳】
这是哥哥教给我的。
他说,血亲固然应当珍惜,但更为重要的还是……友伴。

【神琳】
向她撒娇、被她撒娇、去帮助她、被她帮助……

【神琳】
不知何时,就将她视作了自己的另一半。
去找到一个这样的人吧。

【神琳】
雨嘉同学。我差点就……
轻视了哥哥们拼上性命
也要留给我的话。

【神琳】
我不会再掩藏自己的心意了。

【雨嘉】
神琳……

【神琳】
雨嘉同学。对我而言,你就是我的——

【神琳】
朋友,对吧。

【雨嘉】
……!

【神琳】
雨嘉同学。
从今往后,我想和雨嘉同学一起活下去。

【神琳】
活到我们最后一起笑着、回忆着我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天,
就这样走完自己人生之路的那一天……

【神琳】
直到那天——
我都决不会从你的身边消失不见,
以我之血起誓。

【神琳】
……你、允许吗?

【雨嘉】
………………嗯!

【雨嘉】
是啊……那这样一来,我和神琳
就成为真正的友伴了呢。

【神琳】
呵呵。是成了呢。

【雨嘉】
哎,神琳……
那这样,能让我再说一次吗,那时的话。

【神琳】
那时?

【雨嘉】
嗯。因为那时,我没能好好说出来……

【雨嘉】
——初次见面。我是王雨嘉。

【雨嘉】
作为你的友伴,
我会成为一名心怀自信的Lily的。请多指教。

【神琳】
啊…………

【神琳】
呵呵……我呢,叫郭神琳。

【神琳】
王雨嘉同学。能与你这样优秀的Lily
成为友伴,是我的光荣。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