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若第一眼,与你初见;浴火千遍,都算成全 对均剑客的正副队爱好者,地球最后的双鬼芋圆解
直☞喻黄/双鬼/双花/于远/刘卢etc.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
《白玉流虹》:山河无故人,江湖有儿女

没什么可夙兴夜寐的,不管是尽忠的还是还情的,江湖人能做的只有江湖事,只能拔剑不死不休。
——《白玉流虹》

热烈祝贺《白玉流虹》完结!乐攻解我的卡密!!

总之推荐所有求直直武侠pa的亲朋好友们都去看这篇,真的很好看,非常好看,谁看了都说好(确信)

感觉自己八百年没写过正经文评了,但对《白玉流虹》还是有很多想说的话的,思路很乱,姑且一写,讲不明白就……我尽力了(

翻了一下记录,两个星期前我碎碎念过一条:

我最喜欢乐攻解的一点是,她的武侠真的有“恩仇几许当从何了结”的拉扯感,浪漫色彩太浓烈了,无论如何赶不上(我的意思是至少我不行)的一种快意潇洒……

现在想想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江湖”气质。

江湖最有意思的地方可能就在于,一边说着刀剑无情君且随意,一边又各个都是一等一的痴儿怨女,一张情网打尽各位少年豪侠半生春光。《白玉流虹》开篇的时候给我感觉是个快意潇洒的基调,尤其是一场簪花宴,七期情谊也好,刘卢初见也好,谁看了不说一句新生代真可爱!

当然还有簪花宴上乐乐遇平平,光天化日之下就开始谈情说爱了!谁看了不笑说一声不愧是你们!

虽然但是,廖别,你这都哪里学的满口京城浪荡子轻浮话!别哥,害人啊!自己说出来的话给我负起责任来!(震声)

要说本篇我最喜欢的一场,除了少天乐乐折花枝过招那场,恐怕也就是簪花宴上孙翔抢到花球后抛散绢花,各个少侠鬓边各簪一朵这一幕了。很难说,但的确是一种前程似锦的明媚气质,此时各家小孩都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是个什么模样,却都是一派初入江湖的意气风发,这散绢花就好像一种美好的期许和祝愿,这种祝愿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不管是书中人还是读者,哪怕对将来有多少波折心里是有一些预感的,但在当时当刻,都是真心相信它一定会成真的。

同理当年这帮人打马夜游,何等的意气风发,还好,后来就算经了世事,这份意气倒是一个都没落下。

到中盘开始就是起义还是勤王,两方人马各自成全各自的情义了。少了几分开篇的放浪肆意,倒是多了几分身是红尘客不得逍遥身的无奈。为百花亲故来到中原的乐和团也好,为一点偏私赌上性命的轩哥策哥也好,至公也至私八头牛拉不回来的4000儿也好,天下大义不过一句“看不惯”的老叶老韩也好,想想都很难评价,都是重情重义的人,只是人间情和义都太复杂,难的就是“成全”……

仔细一想,还是平韩策你们三个当得起一句拿得起放得下。

唯一让人觉得心里很安慰的,大概就是,虽然都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不得不完成的使命,但这帮江湖客心里都是有决断的,什么是最重要的,都拎得门儿清,因此决断起来也是各安天命,求仁得仁。

我还是非常喜欢这一份“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执拗的,想来,这或许就是武侠pa最重要的一种气质——快意恩仇,自踏命途,不问前程,不问值得,只问三尺青锋,一枝桃花。

折花为箭/剑实在是又逍遥又浪漫,试问谁不喜欢呢……每次看到相关情节我就开始疯狂心动!

终盘两路人马会师京城就,怎么说,是看了会一边感叹一边有笑容的部分,本应是个杀得你死我活血流成河的布置,结果两派皆是有情有义之士,还都是熟人,一场明目张胆的谋反与勤王愣是打成了武林大会过招切磋,还兼匡扶时弊救济苍生,谁看了不赞一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于是读来倒没有多揪心,更多的是一种端看双方兵马各成仁义的敬重。说来这个部分的孙肖真可爱啊……箱包少年的意气与幼稚皆存,小事情的欣赏与包容都用心用情,补夸奖那里小事情的心思太温柔了,我狠狠嗑到……

完了,写到这里有点晕了,想不起来还有什么想说的没说了,紧急无条理回忆一下:

  • 生是双鬼人死是双鬼魂,我还是要说我好喜欢文里的双鬼!说着恩爱却不深情,这根本是情不敢至深……分明都是彼此一等一的偏私,愣是要退一步写一笔成全,谁难过了,意思是我难过了。
  • 关于双鬼最喜欢的两个段落:“你他娘的才是妖魔!”以及“千万别点”。
  • 说来轩哥刚出场的时候我还默默腹诽过“怎么事情一到你们虚空设定就开始往魔法侧发展了!”然后看到百花凤凰涅槃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牛蛙,不愧是你们百花……”

  《虚空和百花,亿点点魔法侧刻板印象》。

  • 乐团圆,我的一种乱世温情……百花谷那段真是又温馨又心酸,凤凰命苦真是唏嘘,但怎么说,越是命途多舛,乐这种爱恨都强烈的天真烂漫越是让人觉得心里很温柔。
  • 两代凤凰的自白,唉……………………
  • 虽然但是,我都以为主席你要从男同的全世界路过了!居然在最后短暂地有了姓名!
  • 文州提反诗实在是可爱……平时和和气气的人此时倒是露出点叛逆的性子,就很可爱;不要人陪的决绝也很文州,少天相关的事情上也好,把一身身家事业并蓝雨押在叶修身上也好,都是一种骨子里的傲气。
  • 本篇印象最深设定——天地合账:复式记账法。

  我:这名字,牛蛙…………………………

剩下的应该就是以文字很难记下来的情绪上的东西了,不写也罢。

最后唱首歌吧,那天读完终章就把这首歌翻出来循环了,写不出来的情绪,或许也可以以歌相代:

我流连在风月人间,才知一生多情容易无情难,
飞花流月朝暮看,谁舍得视之等闲。
我走过了万水千山,才知红尘有缘相逢无缘散,
何不倾情醉倒樽前。
——《流连人间》

往常写文评的时候每次都要在“想一句话概括一下我的心情”上花很长时间,到了《白玉流虹》倒是没费太多思量,在连载的时候它就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江湖有儿女,山河无故人”的感觉,不管是少天别了文州郑轩赴他的鸳鸯交颈誓,还是双花过招,还是小别推了少天与瀚文城上一战,有时候就很想叹一句这帮人虽然个个是情种,却有一个是一个走的都是“儿女情短,英雄气长”的路子。

反倒是故事讲到了尾声,打开文档开始写文评的时候想了好久,最终还是把标题前后句掉了个个儿。

颠倒一下:山河无故人,江湖有儿女。

可能因为,在我心里,这个故事,到底是个讲“成全”的、有痴有恨却无怨无悔的故事。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