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立夏五月初,南山掇仙草 地球最后的铁血纯爱双鬼解,轩策神圣婚姻不拆不逆
难说但论,总之聊个一块钱的轩和策

大家新春快乐!……谁能想到我新年第一篇文又是小论文——其实不是,正经第一篇文应该是昨天晚上刚写完并写到我灵魂出窍怀疑人生根本不知道它究竟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这么这么长的《夜的另一岸》——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不能直接在博客里丢一份所以在这里稍提一下,意思是关注这个博的一般通过男同胞就千万不要点进去了,双鬼解解们请赏光(

我有非常充分的理由怀疑你们你们虚空跟隔壁百花一样都是魔法侧人士,给我下了什么降头……算了。

然后有一些重复的论点已经在复读LOG里论过,也不提了。主要很突然地整理一下返乡的时候(具体是指1月23日)跟两条友鱼论的一些七七八八的说头,核心思想大概可以概括为“为什么我无法接受忠犬女王和一些难以言说的清冷美人方向二设”以及“策究竟是哪个”以及“去你妈的至亲至疏这TM只能是爱情!”

……意思是暴论很多,也肯定会有我流滤镜,多半是会扫射到很多人的,如有冒犯,请及时关闭页面以保护您的血压(

先唠一个五毛钱的策

总之先从韩平策说起。

韩文清,孙哲平,吴羽策,本人心目中荣耀界攻度前三的猛男。三个人在赛场上打法都是强攻,都有不懂退让为何物,挺着伤害也要一往无前的实绩。但众所周知老韩和平平我是真的站他俩攻的(韩张&双花),说明策的攻在我心里和老韩平平是不太一样的。

起码你很难想象老韩或者平平会有“免了吧……这样的战斗,我不是太有兴趣。”这样的发言。

换作老韩,如果老韩不想打那多半是一句“幼稚”,如果被丈夫激起了好胜心,那估计试试就试试地上了;换作平平,大概就是你不服那放马过来,打到你输就服气了,管对面是不是奶呢……两个人都不会有策这么厌战的表述。策这个反应就很有意思,如果要他打(裁判没强制平局前),他会很强硬地坚持打到底;但一旦可以不打了(裁判强制平局了),立刻转为“免了吧”“不是太有兴趣”。甚至奶妈张新杰在分出输赢上比他积极——当然丈夫主要想验证一下自己的判断对不对,属于战术大师检验实验猜想的严谨。

这个差别其实很重要,反映出策跟韩平有一点最本质的不同——老韩和平平都是表里如一的主攻手,但吴羽策不是。策体现出强硬的一面,每次都处于一个“守”的位置。

擂台赛面对锐锐的挑衅放话“你试试看”,是网吧优势锐锐先攻。

反驳丈夫“比赛总是会有意外”,是丈夫先肯定自己一定会以微弱血量赢。

场上强硬就更不用说了,基本上每次都是局面落后……吼小杨“你到底在做什么”的时候,也是局面被网吧完全压制。

甚至往前回溯到出道时被战队逼着换职业,也是“被逼”。

老韩和平平作为主攻手,总是主动方,不管是老韩习惯正面强攻打开局面还是平平繁花血景掌控节奏——其实从兔和花的奶都是牧师也看得出来,这俩队伍都是攻击性很强的队伍,韩平作为队长基本上都是奠定队伍强势霸道的风格的人。

但策本质上并不是一个进攻性很强的人,他的“强硬”不体现在“进攻”,而是体现在“不退让”“不屈服”“不放弃”。这也和鬼剑辅助职业的特点,以及∅偏重防守与控制的风格相吻合。何况我在前面LOG里大概说了一下,策这个阵斩双修的点从队伍配置上看,是偏向于给李轩的阵鬼查缺补漏的……李轩给全队打辅助,吴羽策给李轩打辅助。

吴羽策呢?他本就是一个很能坚持,不会轻易妥协放弃的人,否则也不会有现在的虚空双鬼了。

我之前跟友说策应一句“剑折不改刚”,感受到压力、处于逆境的时候,这个人性格上执着坚韧的一面才会显得尤其耀眼。

实际上拉一下全篇策的发言,基本没有进攻性很强或者很垃圾话的言论……最不礼貌的也就是微博上怼锐锐“怎么了猥琐方,你的猥琐终于让呼啸都忍无可忍准备把你干掉了吗?”——垃圾话都不能算啊喂。甚至在锐锐不太合适地场上公开邀战的时候,策虽然不爽,也每一句都好好回答了(“手机没开”“明天”“打完再说”)可以说一款讲文明懂礼貌的新时代好青年。

说来由于之前没复习得特别仔细我一直以为策吼小杨那句是“杨昊轩你到底在干什么!”后来回去一看原来这句的原文应该是“杨昊轩你到底在做什么!”这一字之差语气瞬间又温和了很多……

再看一下跟丈夫赛后那段。

“如果不是被叫停的话,最后我应该凭借微弱的生命优势获得胜利。”张新杰说。
“那只是在你设想出的理想状况。”吴羽策立即接话反驳,看来两人在谈论的就是有关那一场胜负的问题。
“设想,应该会被实现。”张新杰说。
“场上总会有些意外。”吴羽策说。
“我会尽全力把意外缩减到最低。”张新杰说。
“不好说。”吴羽策摇了摇头。
“或许我们应该再试一试。”张新杰说。
“免了吧……这样的战斗,我不是太有兴趣。”吴羽策说道,如此枯燥的战斗,既然已经避过,他当然不想再重复,反正以后也不会再遇上。

策的反驳遣词造句就很克制,甚至表达否定的时候用的是语气很温和的“不好说”而不是火药味更强一点的“不可能”“不会”。总体上这段策的情绪倾向于不认同和保留意见,而不是和丈夫有很强的冲突。

总体来说策基本上遵循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处事原则。

实际上对上锐锐的时候那段也一样:

“你试试看。”并不多话的吴羽策,竟然在频道里很是强硬地回了一句。他知道方锐的厉害,他们本就是同期生的选手。他也比其他人更早地就认识了方锐这套气功猥琐流的打法。上次做客兴欣,赛后他又被方锐招呼着切磋了很多局。最后谁赢得多也数不清了,吴羽策只知道:方锐的那套打法一定能行。
……
你们看不上我的打法,但是,我却是气功第一人。
一想到这一点,吴羽策都觉得挺有趣,挺想看到的。不过,虽然如此,他可不想成为方锐的垫脚石,为了虚空的胜利,给这家伙添添堵那也是在所不惜的事。
我不会输!
虚空的赛季也还没有结束!
散发着鬼神之力的刀光咆哮着,吴羽策的发挥,比上一场更加刚猛凶悍。

面对和自己完全是两个极端风格的锐锐,策是认可甚至欣赏的,但是与此同时也不认为自己的打法有什么不如人的,在极端不利的条件下对于取胜依然有一种昂扬的斗志和信心。我觉得这也是策虽然执着(或者说,执拗)但蛮大气的一点,就是完全理解世界上有跟自己不一样的人,各美其美没有优劣之分——多说一句,反面就比如团,团就很难理解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所以我流团圆注定只能走向分手……)

五期的关系(主要是和锐锐的关系)这么打成一片其实也可以侧面看出策不是那种真高冷的人。道理很简单,你看锐锐敢去招惹叶叶,但他敢去招惹老韩吗!人和人的相处讲究你来我往,一个巴掌拍不响,能跟锐锐打成一片首先就说明策平时不是那种高冷桀骜不搭理人的个性,锐锐撩拨策的时候策表面嫌弃,但肯定基本都搭理了,不然锐锐碰壁个两三次也就蔫了(。)

总而言之,老韩的刚猛属于霸气,平平的刚猛属于狂气,策的刚猛在我眼里,更多是一种不服输的意气。

围观总决赛的时候策两次喊出“不如来一波强攻爆发!”“要强攻!!”也可见一斑。一个是看比赛真全情投入,明显对自己喜欢的东西(荣耀)很有热情,二是“真男人敢于挺着伤害打强攻”的少年意气。

之前在复读LOG里好像提过我眼里轩哥是“认输不认命”,其实可以把轩策并柔妹儿分三个典型:李轩是“认输不认命”,这次输了,下次努力想办法赢回来;吴羽策是“认输不服输”,这次输了,下次一定不会输给你;柔妹儿是“根本不认输”,直到打赢为止永远在进攻。中间是有微妙的差别的。

……所以策的主流OOC到底为什么会变成清冷美人/高冷女王方向捏,我是百思不得其解,百思不得其解!

我跟友说一部分同人里的策给我的感觉不太舒服就是往清冷高傲的那个方向拗太过了……实际上策对人还是蛮平和的,就算偶有不服气也没说过什么重话,而且虽然话少但人并不冷……说到底什么清冷美人人设能喊出带俩感叹号的“要强攻”啊!(震声)

我坚持认为,策本质还是个容易心软的人……他其实不太愿意去伤害别人,也不乐意欠人情。总体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真有人开口向他求助,他属于一定会仗义帮忙不计报酬的那类人。

再聊一个五毛钱的轩

大部分聊李轩的话都在复读LOG里了,里头有的部分我就不重复了……由于九十九块都在LOG里聊完了,这里只聊个五毛钱的。

李轩其人,突出一个想很多。

跟友聊过,除了开荒一代加上网游里捡回来的少天,剩下的这么多人里头也就挑战赛上岸的轩哥和锐锐最有一种“江湖”气质。不管是挑战赛对小乔的且防且战最后“打得不错”,还是最后国家队里“是我是我别深八了”的主动调和,体现一个人情练达。

其实体感这是四期的一个大共性。四期基本上都出道就挑大梁,虽然风光万丈但说实话大伙私底下估计也吃了不少苦……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四期基本都是第一次做队长做核心,怎么团结队伍怎么把控大局大伙都是一点一点磨练出来的,人情世故上自然比后边几期有人护着的自然要成熟很多。

人情练达的一个重大要点是拿得起放得下,懂争取不强求。

但是李轩这个人又习惯想很多,一队之长战术核心,各种会发生的不会发生的都要考虑到。S10对网吧双岗抢楼的时候轩给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先说要救,局势飞快转进的时候又果断喊退。感觉李轩这样的人,就是在各种预料到的没有预料到的情况里不停地做取舍,有时候可能代价很大,但没办法只能这么做。给人(给我)一种,需要被迫在不断的选择当中舍弃很多东西,但又因为选择是自己做的,所以只能认下,没得后悔,也不能回头,这样的无奈感。

所以我多少会觉得,李轩可能认识不到,或者说会习惯性低估自己对于吴羽策的重要性。一种思维惯性……他自己需要在遇到意外时很快地强迫自己调整过来回到一个正常的轨道上,自然会下意识地避免自己跟其他人有类似“谁离了谁就活不了”这种程度的深刻关联。

换句话说,认为自己对于吴羽策来说没那么重要,会让他觉得好过一点,将来面对可能的离别的时候,心理准备也会好做一点。

嗯,他肯定是哪怕在热恋期也早早做好了“万一分手”准备的人,这是李轩本能冷静的一面。我感觉他可能根本就不太相信会有“长长久久”(但他希望会有,也会尽力往这个方向努力)而且实际上就因为心里永远会保留一个“分开”的选项,反倒会更珍惜眼前人……

这部分“下意识”李轩自己估计意识不到……所以如果有机会让他意识到策真的非他不可,轩心里大概是非常震撼的……“何至于此”的那种震撼。然后……留给他的路,其实也就只剩下“好好珍惜”一条了。

毕竟轩一款正人君子,是不会也不舍得辜负策的倾心交付的。

最后聊个九块钱的双鬼

李轩带一个中不溜的战队,说是豪门,到S8时七年五进季后赛——合理推测S4轩哥出道后的S4、S5、S6、S7都进了,S1-3里有一年季后赛——李轩在任期间除了S10,年年季后赛一轮游,S9险些被评为最失望战队;S10季后赛不入,我体感荣耀位面的舆论里那是板上钉钉的最失望战队(只是我体感),锅肯定很重很沉吧李轩同志。

所以倒是不难理解为什么S10李轩会很消极地想“六年间,他们又取得过什么呢?”“就连区区一个最佳组合的个人奖项,他都竞争不过和他同为黄金一代的苏沐橙,需要等到叶修退役离开后,才捡漏般地拾起这个奖项。”

虽然“六年又取得过什么”这种说辞让策哥知道大概挺伤人的。

不过仔细想一下这段就特别有意思,策在轩心里的分量还是非常不一样的。这里不是说那个直白的“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是说这段:

李轩也想当个纯粹的第一,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他还是第一阵鬼,连第一鬼剑的名头都没有拿下,而对这一名头形成压制的,却又是自己同队队友,从第五赛季起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最好搭档的吴羽策。
这都是什么事?
李轩有时也会这样嘲笑一下自己。

这句“这都是什么事?”里面的情绪就有点好笑,但是感觉得出来真的很爱吴羽策了。试想一下如果换一个不那么亲密的,没跟他做搭档的,比如我们给小乔年龄操作一下(?)轩会想“这都是什么事”吗?

不会,他只会磨练好技术水平赛场上一争高下,哪怕是同队。

什么叫“这都是什么事?”呢,这背后的潜台词首先是:我俩这么好,互相争这个第一是不合适的,如果对我争第一形成压制的不是吴羽策,我也不至于这么为难。

换句话说,李轩心里,跟吴羽策去争这个第一多少“有违道义”。虽然他私下还是会暗搓搓地想,暗搓搓地比较,但会嘲笑自己(这嘲笑多少带点自我鄙视的意思),说明在李轩的认识里,他认为这是不合适的

如果不是在意两个人的关系在意到一定程度,李轩怎么会在争第一这个问题上首先考虑“合不合适”。

这其实就是一种对两个人亲近关系的珍惜。

这个问题,李轩以前敏感过,对于自己的领先,嘴上不说,心中窃喜过。

这个“窃喜”的情绪其实也非常可爱。还是那个思路,换成没那么熟的人(比如小乔……)这种优势微弱的领先他会“窃喜”吗?恐怕首先应该是“如临大敌”,当天回去就开始加训,虚空卷王从此诞生(

敏感,不说,窃喜,其实就还是很在意策,这种在意不是嫉妒,更接近一种……孔雀开屏式的讨嫌。

我说个场景你们就知道了。班上第一名跟班上第二名成绩你追我赶,放榜前第一名心里非常心虚生怕被第二名超过去,放榜后发现自己比第二名高一分,洋洋得意去第二名面前炫耀:看看,还是我厉害吧!

问:他俩关系到底好还是不好。

有校园生活经验的同志应该都能感觉出来,这是关系很好。这种洋洋得意其实多少有点故意讨嫌,招惹人家的意思,其实是一种欣赏、喜欢,希望吸引对方注意力的行为。

轩这个“窃喜”多少有点这个意思。虽然他是个成年人不会表现出来,但心态上很接近这个心态,我就是压你一头,怎么样,还是我厉害吧。

就很孔雀开屏故意讨嫌……

发散一句,难说但李轩在我心里多少有点大男子主义(褒义),就是说,他如果喜欢一个人,总会把自己放在保护者、承担责任的位置上(何况本来就是队长)所以哪怕知道策很强,还是会想比策的位置靠前一步护着他。要靠前一步那当然得在第一的位置上。我要护着你,比你还弱算怎么回事……

总之就是这种微妙的胜负心实在是非常可爱。

李轩叹息着摇了摇头,目光落到了他的身旁。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但是同时又是和他拥有“谁是第一鬼剑士”之争的吴羽策。
“看你的了。”李轩说道。
虚空战队接下来就是吴羽策和他轮番上阵守擂了,兴欣这边尚有2.63个人,局面落后得可不少。
吴羽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起身毅然朝场上走去。

难说但,总觉得轩对其他人也就是一般礼貌一般和气,没什么重话,但这只是一种委婉。但他对策就是真的信任且温柔……哪怕有一些微妙的竞争关系,这份感情的底色还是珍惜和信赖……

“看你的了”就非常相信,倒不是说相信策一定能赢什么的,就是上场的是策让他很安心,这样的感觉。他一点都不怀疑也不担心策上场会有什么状态问题,完全相信策肯定会好好打。

有时候会觉得他俩信赖对方甚至超过自己……李轩可能会对自己能不能发挥好有疑虑,但完全不担心吴羽策上场会被垃圾话或者嘘声动摇;吴羽策可能会对自己的判断有迟疑,但李轩的行动他根本不会去想对还是不对,一定是对的,要怎么配合直接执行不带半点犹豫。

很难说这两个人精神上谁依赖谁多一点。体感轩需要策作为自己的锚点与支撑,策也需要轩的包容与回护,两个人都有很柔软很私密的一面是只向对方敞开的。

应该说,要走进策的内心,轩肯定付出了很多的耐心和爱,但与此同时,策也给出了他全部的信赖和忠诚。

“忠诚”这个词我想了好久,还是觉得它是最准确的……这点和韩张有点像,但是又有点微妙的差别。丈夫是忠诚于老韩,策是忠诚于对轩的感情。

丈夫忠诚于老韩就有点,把老韩在心里放高一层,队长神圣不可侵犯(?)但是策哥对轩哥就没有那种高高放起,策看轩是怎么看怎么正常(?)李轩就,普普通通一李轩,好像也没多特殊,但就是不一样。策的忠诚来自绝对的信赖,他不会背叛李轩很大程度上是他选择了不会背叛李轩,但张新杰不一样,张新杰是选择了韩文清本人。

超鱼说:韩张是一种信仰,双鬼是一种信赖。

确实是这样的。

说到底“完全无需言语交流”这个事情根本没法用偷摸大鸡解释嘛!如果这都不算爱!!(震声)

总觉得应该还有东西没唠完,但是算了,就算还有,剩下的还是留到文里慢慢探讨吧。人应该少写论文多产粮……真正的东西还是应该在文里写出来才作数。

通篇暴论,多有冒犯,如果不爽,都是你对(……)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