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に問い掛ける願い、もうひとふりの力を下さい」 向天再借五百肝是否就能把我手上的坑平掉?←人生疑问 アサルトリリィ / 戦姫絶唱シンフォギア / 津港三部曲 / 花帰葬。
本站共有440篇文章,总计1,651,119字。

Assault Lily|凡是时间从你所夺去的,另一个春天全部都要,为你召回

——写在 Assault Lily Last Bullet 活动《守护天使的誓言》全剧情翻译完成后

Assault Lily Last Bullet 活动「守护天使的誓言」全剧情

仔细一想我连去年的年终总结都一直拖着没写,居然先开始写译后记了……アサリ,你都对我做了什么呀!(叹气……)

能看到这篇文章的读者朋友大概都已经知道这个突发爆肝是怎么来的了,无非是作为铁血动画厨的我和你暗本来只当 Last Bullet 是个动画完结后的寄托,万没想到打完活动剧情,我先傻了……这个台本太好太好,在各种意义上都超乎我的意料,无论反复看多少次都让我哭到哽咽,当即拍案而起:“这个翻译我们做吧!A 稿我来。”

当然,还是很感谢作为 B 稿的你暗,明明是 B 稿,却硬生生陪我通了两个宵。仔细一想前年做《花归葬》的文本翻译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好像每次我进哪个坑发疯都少不了把你暗拖下水(笑)对你暗来说实属交友不慎,交友不慎。下次还是别跟我一起拼了,睡觉啊!

其实明明每个 Part 也就一分半左右,但怎么工作的时候总觉得望不到头……等我把所有定稿统计了一下字数看到两万五,我沉默了。

行吧……什么时候我写文能有这个效率大概做梦都会笑醒……

从我自己翻译的角度来说,这次比起以前在技巧上做了一点调整。因为剧情是女孩子们的关于爱的故事嘛,底色实在是很温柔,而那种燃烧一样的坚决的真诚又那么炽热,所以开始翻译的时候就决定了:这一次翻译的原则应该在兼具表意准确的前提下以流畅度为优先,绝对不能让翻译腔毁掉原文本中流淌的深情。

换句话说,如果不能把我自己打剧情的时候哭干的 22.5 个东湖的眼泪原原本本挣回来,我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为 YUYURIRI 倾注的爱(笑)。

……但愿能被读者们认可一句我做到了。

回来说剧情吧。

如果说动画写得最好的是「美铃·梦结·梨璃·结梨」的关系,互相映衬互相升华,那么《守护天使的誓言》就是在此基础上做了进一步深化,甚至升华了「梅·梦结·梨璃」和「梦结·梨璃·枫」的关系。

在动画里,美铃和梨璃对梦结的爱是一组对照。美铃其实自己就是一个破碎的人,她的底色是悲哀的,对“朝露”这种稍纵即逝的、梦幻的、我们用日语说叫“儚く”的迷恋决定了她的绝望。可是一个破碎的人能给出什么样的爱呢,她只能在自己划定的界线范围内守望着梦结,被“想要跨过这段距离”“想给梦结看自己破碎的本质”“想去伤害梦结”“但也想守护梦结”的欲望折磨——当然如果有人理解不了为什么伤害欲也是一种绝望的爱的表达……那我只能说等你再长大一点就应该能明白了,我不太想解释这个……

所以动画 EP12 里,结梨送梨璃和梦结回去,美铃姐姐却没有来找梦结,我的反应是:啊,果然会是这样啊……

对于美铃来说,她最后的、也是最绝望的愿望应该就是:“请梦结好好地活下去。”——这点也得到了梨璃的确认。

所以,除非梦结已经做出了决定,决心就算有那么多那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我也要活下去。”否则美铃是宁愿在看不见的地方守望她也不会出现的。

请你向前,请你不要回头,请你和你爱的那孩子好好地活下去。

就算这是最破碎最绝望的爱……可也是美铃能给出的全部了。

作为被爱着的个体,在过去的时间点上,美铃对梦结给的单纯的爱感到的是无边的恐惧;而梨璃面对同样单纯地爱着她的结梨给出的爱,心里却是无上的喜悦。

两位 Charisma(也或许 Laplace)持有者,几乎就是一暗一明的爱的两面。

梨璃给梦结的爱在形态上就纯粹很多。梨璃对她没有保留,不设距离,是一片天真烂漫的坦荡赤诚。在失去美铃后,对长久地没有“活着”的实感的梦结来说,梨璃就这样不管不顾地闯进来,带着“生命”本身,带着铺天盖地不容拒绝的光明闯进来。梦结怎么能不被她吸引,又怎么能不生出一种本能的恐慌——

在经历了那么多的失去过后,自己该不该去相信梨璃所代表的“生命”本身。

你见过春天的时候一夜之间抽条的柳吗?就是那样的,一夜春雨后,所有生的希望不容置疑地从所有角落萌发。

“我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因为被我所爱而开心……”

“我是不知道但我就是明白!”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井梦结选择相信梨璃、接纳梨璃,就是选择了“生的道路”,就是选择了……回到人间。

是一柳梨璃把她拉回这个人间的。

那是她的护佑之子啊,以那样坚决的姿态把一颗真心毫无保留地交到她手上的,“她的”护佑之子啊。“她的”这两个字多么让人发自内心地颤抖。

一柳梨璃根本不讲道理,她明白生死的意义却不对此恐惧,她想做的事情就去做从来不问值不值得。她的“生”的形态就是燃烧,像初升的朝阳一样破开所有似乎永不终结的长夜,不顾一切地完成了一场向白井梦结的盛大的奔赴。

她怎么敢、又怎么能轻慢这样沉重又轻盈、炽热也温暖的爱呢。

不就只能下定决心,以自己的生命守护她吗?

一定程度上,我很理解在梨璃遇到危险的时候梦结赌上自己性命的选择,但是吧……我还是很崩溃,还是很想说——搞成这样,难道梨璃就好过了?!

是,你白井梦结是想拼了命也要守护你的护佑之子,可是她难道就不想守护你吗?

白井梦结,你不明白吗?

梦结不是不信,是不敢,是不能,是“至少这么做了不会后悔”。

她根本不去想“要是我出事了梨璃会怎么样”,不然她要如何毫不动摇毫不犹豫地以自己的命换爱人的命?她要怎么在见过生的鲜活后再坦然选择死的深渊?

但话兜兜转转又回来,比起一周目我的全面崩溃,在完成翻译后我反倒……有点释怀了。

这次到底还是不一样的,这次的赴死和梦结以往丝毫不爱惜自己地冲在队伍最前线的找死行为,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在经历了 BOUQUET 里那么长的跋涉后,梦结终于也学会了“相信”——相信百由一定会能找到那只特型 HUGE,相信梨璃一定能撑住,相信她们一定会有未来。

她是在赌,但不是以前那种抱着自己一定会死在天亮前孤独长夜里的自弃在赌,她是在“为梨璃争取更大的可能性”在赌,她的最终的目标是和梨璃一起牵着手活下去,并为此不惜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伙伴们的手上,相信她们一定能把她们救回来。

事实上,从百由、到枫、到梅、到一柳队的同伴们甚至到亚尔夫海姆的天叶她们,的确没有一个人放弃她们,没有一个人有愧于梦结这份深沉的托付。

走过了那么长那么苦难的路,对于白井梦结来说,这一切终于都有了意义。

在她终于做好了告别的准备后,带着一身前尘孽缘的美铃才最终来赴这一场迟到了许久的告别。

“来吧……该醒来啦。”

“你要加油呀。梦结。”

前尘往事,终于落定。

美铃是带着无限的眷恋与祝福轻轻推着梦结醒来的,而梨璃这边,则是梨璃先意识到了这是个梦,也是她先对结梨说“这样的话,我就必须得走了。”

梨璃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她也会消极地想“让我获得这份幸福,真的合适吗”,也会想“这就是我的错”。梦结说她“又冲动又莽撞又不知害怕为何物”,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的,梨璃也会怕,怕“我要是睡着了,总觉得姐姐大人就会离开我”。

不知道看到这句话的读者朋友们有没有想起动画 EP5 的 ED,也就是我们梦结梨璃情歌对唱的《Heart+Heart》里,梨璃唱的:

マイナス思考、もし君が / 也会消极地想,你会不会
鳥のように飛んでいてしまうかも、なんて / 忽然就像鸟儿一样飞走了,之类的

我以前说过,《Heart+Heart》如果要我挑一句最爱情的,我会选择这句。爱情里那种患得患失的不安太真实了,几乎折射出某种爱的本质。

但比起这些消极的想法,梨璃更加知晓爱的力量——来自她的姐姐大人,来自一柳队的队友,来自百合丘的其他 Lily 同伴们。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五话第一节,结梨问梨璃“战斗的时候,不难受了吗?不会觉得想要放弃了吗?”的时候,BGM 是八音盒版的《Edel Lille》。

回想一下这首歌的歌词:

かすかな記憶だった 結んだ約束は / 那细碎的记忆里,与你结下的约定
今でも色褪せはしない / 时至今日依然不曾褪色
 
密かに隠してた 思いはあなたを導き / 那悄悄藏起的思念,会将你指引
そして そして 強さになる / 最终,最终,成为你的坚强

梨璃想了一会儿,终于笑着说:“嗯,没关系了。”

结梨告别时说:

“我希望梨璃,能去尽情看看,看更多、更多、各种各样的景色呀。”

“尽情去欢笑,尽情去享受吧。和梨璃最爱的人们一起。”

“这样的话,我也会为梨璃而开心哦。”

很难不让人想起结梨在 EP9 的 ED《まばたき》里所唱的:

やわらかな息吹見つめていたい / 也想要去看一看那些温柔的生机
そこに確かなものなどなくたっていい / 即使那并没有什么切实的存在,也没有关系

这份遗憾,最终以祝福的方式,连带着结梨未完成的生命,一起交到了梨璃的手上。

她要出发了。

那悄悄藏起的思念,会将你指引;最终,最终,成为你的坚强。

这是只属于一柳梨璃的强大,是一份在知晓了苦难的意义后,依然怀抱着希望一往无前的温柔。

一往无前的道路尽头,是她爱着的姐姐大人。

她们都没有死在春天之前的那个漫长的冬夜里。

而支撑着她们走完这场相互奔赴的,是梅和枫这样以各自温柔的方式守护她们的朋友们。

我实在是很喜欢《守护天使的誓言》里对梅和枫的刻画,特别是这种刻画都集中体现在跟她们的关系很奇妙的人身上——平时是团队里的关系润滑剂的梅和梨璃这次都因为梦结选择了单骑深入;平时天天喊着梨璃同学的小枫,不由分说地选择了为梦结分担 MAGI 污染的痛苦。

梅虽然又是羡慕又是伤感于梦结梨璃的关系,但始终沉默地守望着、陪伴着梦结,面对她已经确认的事实“梨璃就是那个可以带梦结回到人间的人”,即使伤感,她也给予了最温柔的注视。

按照梨璃的说法,是“维持着绝对不会找不到她,也绝不会伤害她的温柔的距离”。

我读这段的时候是真的很感慨……梦结梨璃相互的爱确实炽热又坚定,但梅与梦结之间这种属于慈恩,属于无私,属于人类最真挚的感情之一的情谊,又有谁能不为之动容呢?

到最后,梦结对梅郑重地说出那句感谢时,又有谁能不心生感慨呢。

当然,更让人会心一笑的是,在梅这种看起来有点孤单的守望背后,鹤纱也一直在注视着梅。

梦结对梅是全盘信任的,这种信任让她支持梅的涉险行为,并坚信她有办法解决;而鹤纱,即使在理性上知道梅的实力,感情上却还是会忍不住担心梅的安危。

这份有点笨拙的牵挂,显然梅也看在眼里,也深表感激:“让你担心了。”

两相呼应,这几个人之间春风化雨的、涓涓细水一般的情感联系,共同构成了一柳队“有情”的底色。

至于小枫——小枫实属一柳队里的情商天花板,正道之光。

我觉得“行侠仗义”这个词还是蛮小枫本枫的,虽然她估计是那种花花公子式的游侠(笑)。变态的表象其实更多是活跃气氛和调笑的手段,小枫本质上,确实是一个高贵优雅、堂堂正正、有原则有底线的“大小姐”。

动画 EP9 在难办的立场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一柳队也好,这次活动在梨璃情绪激动有所冒犯的时候温柔地对以“哎呀,是什么事来着?我都忘记了呢。”也好,直接强行分担了梦结的 MAGI 污染,义正辞严道“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要是还不明白,我就要再给你一记耳光了哦。”——我和你暗戏称小枫这是“正道之光的笨蛋暴走修正掌”——也好。

小枫始终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践行自己的正义。

我确实很喜欢小枫。我个人非常讨厌小枫相关的剧情里无脑刷“迫害”的行为,讨嫌。只要看过动画都能意识到,小枫虽然是个变态,但始终有一份高傲优雅的细心;虽然行为常常过激,但其实什么都明白,从没真的踩过谁的底线伤过谁的心,心底始终有一份江湖热血一般的情义。嘴上说着梦结是情敌,其实一直在为她们两人的幸福保驾护航。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二水、鹤纱和米莉亚姆等一柳队的伙伴们每次都在吐槽小枫变态,却还是非常亲近她。

试问谁看到一柳队的大家争相表示“你们要是倒下了,就由我来救”的时候,不会一边笑着“一柳队怎么就只有傻子呢”一边悄悄擦去眼角的泪水呢。

动画和游戏里,我非常喜欢的一点就是,Lily 们真的是“命运共同体”,绝不放弃任何一个同伴,就算是死境,也要凭着一腔意气撞出一条生路。

十几岁的小姑娘,就应该有这样鲜活而无畏的生命力啊。

至于神雨,你暗实在是说了很多了我觉得我没有什么补充的了,大家去看这个立派的神雨厨发癫就完了!

——好啦还是说两句。其实活动剧情里神雨的段落不算很多,但每段都很精到,特别是都与梦结梨璃形成了很有张力的对仗,在结构上首先就给了我一种美感。要说梦结梨璃那边是轰轰烈烈的刀山火海也为你趟的乱来,神雨这边就更缠绵深情一些。

神琳半开玩笑地说梦结这么担心梨璃有点羡慕呢,雨嘉马上说如果神琳受伤了我也会一样担心的。

这当然是雨嘉的真心和坦率,但显然神琳是有点意外的。

她又何尝不欣喜于雨嘉这份纤细又坚韧的爱意。

其实我觉得神琳应该是一开始就对百由和梦结的戏有点怀疑——她还是很敏感的,在百由吞吞吐吐的时候就有点觉得不对了,但是谨慎地没有说出来,所以在梅坚决阻止梦结勉强前进的时候第一个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她确实经历过太多事情了,所以也很习惯自己扛,包括最后自己也很怕,但还是故作镇定指挥作战。但以前就只是自己扛而已,到现在,她终于有了一个可以放下这份沉重的栖身之所——在王雨嘉身旁。

因为只有这个不太自信却也无比坚韧的王雨嘉,会对她说:那下次就换我让神琳安下心来。

——曾经是神琳给了我力量,下一次,也请让我成为神琳的力量。

我有的时候也在想,郭神琳看着王雨嘉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想,如果是因为以前经历的所有才让她遇到王雨嘉,那多少的磨难也算“值得”。

这个故事实在是太好了……我打完当时就说:这是一个所有的爱都得以安放的美丽的故事。

逝去的爱得到了安慰,紧握的爱得到了成全,残缺的爱得到了补全,守望的爱得到了回响。

愿我家 YUYURIRI,从此以后再不放开彼此的手。

愿爱她们的与她们所爱的人们,无论遭逢怎样的苦难,都能擦干泪水,继续向前。

愿你们幸福,愿你们平安,愿你们所有的思念都有归处。

谢谢你,Assault Lily BOUQUET,谢谢你,Assault Lily Last Bullet。

这条苦难光荣的路走到最后,终于你们都是无怨无悔的。

这样就好。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