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立夏五月初,南山掇仙草 地球最后的铁血纯爱双鬼解,轩策神圣婚姻不拆不逆
直|于远相关复读原文的小论文LOG

昨晚稍微复习了一下原作芋圆的部分,第N次感慨:玉凤,真是好男人啊……我的一款情深义重侠骨柔情狂剑……

于锋,一款情深义重狂剑;邹远,一款温柔敦厚弹药。

天造地设,相互成全。


凤这个经历,就非常一言难尽:

  • S6出道在轮换和主力之间徘徊,最青涩最单纯的那个赛季永远给了庙
  • S7nbcs,全明星查无此凤(
  • S8个人赛七连胜创记录
  • S9顶着乐乐复出的压力出走百花

可以说百花反应真的非常快了,凤刚崭露头角(S8)下赛季立刻就给凤抛来了橄榄枝(可以说百花内部确实从来没忘记过狂剑),就真的只是时也命也,但凡凤早一年来百花,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而百花战队当日所面对的状况,竟和后来张佳乐退役后的状况惊人的相似:当时的职业圈中,除孙哲平以外,竟然没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狂剑土选手。

凤和圆这点上真是相似的命苦,凤,平平之后的的第一狂剑,圆,乐乐之后的……至少是乐乐之后的弹药里很拔尖的弹药,注定他俩的职业生涯都必须过一关“克服双花留下的阴影”——不管是凤要面对的花杂爱前任也不爱我,还是圆圆要面对的我究竟要做自己还是做乐乐的替代,还是他俩共同面对的粉丝盼着我俩打繁花血景。

说实话,虽然走了点弯路,但好在芋圆这俩人心态够旷达……

S9

S9的凤说实话,心态就还蛮幼稚的(憋笑)

比起以前的第三号人物,貌似进步了一点。但这种进步于锋不稀罕,他只想当领衔主演。
所幸张佳乐复出是复出了,却没有回到百花,而是投去了霸图。
于锋以为这下他终于可以毫无悬念地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结果发现他还是没有。
当有一个百花粉喊着“支持于锋”的时候,必然有一百一千个百花粉在喊着“讨厌张佳乐”。
爱之深,责之切。
百花粉丝此时对张佳乐有多痛恨多纠结,可知他们曾经是多爱他们的这位队长。
这种爱是于锋所期待的,结果他发现,想真正成为一支战队万千宠爱的核心,原来并不是一纸转会合同就可以做到的。
百花粉丝宁愿去多喷张佳乐两句,也懒得过来对他道一声支持。
于锋很失落,非常失落。

就很好笑!!这种小孩子争宠一样觉得竞争对手不在自己就能获得爱的心理,只能说属实没挨过社会的毒打……

但说实话凤虽然观念很幼稚,但是看问题倒是很灵醒,看本质,他是真的知道花杂对乐的恨其实是爱之深责之切,这点而言,凤确实有做队长的大局观。


百花开局十分糟糕,这和于锋的情绪受到了打击不无关系。好在后来他振作起来。作为一个全明星级别的选手,并不会只指着天上掉馅饼,他有拼搏的斗志,他要用自己的努力,扭转百花粉丝们的心态。
于锋的状态一天天回升,和队伍一天天默契,百花的成绩终于被他带上了正轨。但粉丝心目中的那团阴影,割舍不掉的弹药专家阴影,始终存在。
就因为这种情绪,实力未达一流的邹远和他的新弹药专家花繁似锦居然可以被百花粉顶进全明星阵容。
于锋的心里并不是滋味。因为他意识到,如果有一天,邹远的实力达到真正一流,那么他于锋和他的狂剑士,又将沦为老二。
于锋不想当老二,他要用他的狂剑,来捍卫他想追求的一切!

S9的凤虽然想法挺幼稚的,但正直确实是凤的本色了,虽然怨念乐对百花的影响力,但相信努力拼搏就一定可以让花杂认可(太正直了);虽然觉得圆圆成为一流自己要做老二,但居然相信圆圆可以成为一流弹药!考虑S8和S9前期,百花和圆的表现应该都不太行,就这样凤都认可圆圆会成长为对自己地位的一种威胁……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一种潜意识的信任……就很可爱。

虽然我觉得圆圆知道玉凤这个心理后大概是一种啼笑皆非的心态——凤有撑起一支队伍所需要的大局观和足够强大的心理素质,态度端正,胜不骄败不馁,无论什么逆境永不言弃……其实观众想看到的不就是这个吗?

圆圆S8做过一年“不合格队长”,他对“花杂想看到的无非是在场上表现精彩的百花”恐怕有更深刻的理解……凤对自己的闪光点没有自觉,但我觉得圆多半是能看出来的,就算他的技术可以通过努力更上一层楼,其实百花未来的精神支柱,也只会是凤。

此所谓: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才是手段;风狂雨急时,立得定,方见脚根(深情)


一开始,他接过张佳乐留下的百花缭乱,他惊恐,他惊慌失措。战队要叫他继承张佳乐的位置,于是他没命地学习着张佳乐的打法,甚至连张佳乐的行事风格都快要模仿进去了。可是最后又怎样呢?他到底无法做到那么好,承受不起那么大的压力。那个赛季,百花是靠奋力崛起的唐昊在支撑着,他这个核心,在学习模仿张佳乐中就匆匆走完了那个赛季。
所以他知道不能那么下去。他需要找到一条可以让自己支撑下去的道路。所以他很感激那个时刻来到百花的于锋,是他扛走了原本压在邹远肩上的重担,让他可以没有负担地去摸索,去探究。

这段话甚至在S10(芋圆赛前踩点偶遇那段)……回头来看尤为感慨,倒不是感慨S8圆圆苦,是感慨那句“所以他知道不能那么下去。他需要找到一条可以让自己支撑下去的道路”……S8仓促上阵都快把他逼疯了,但邹远想的始终还是“怎样能打好、打得更好”……真的别看远少了其他花人一份张扬肆意的狂傲,但远真的就是双花亲生的弹药,太坚韧了,真的太坚韧了……连乐都有因为种种原因扛不住的时候(S7退役),远在最艰难最孤立无援的时刻也从没想过放弃自己,换一般人估计早就心态崩了要么放弃要么摆烂,圆是做不到的事情也咬牙坚持下来了……

他唯一担心的只有百花会不会放弃他:

邹远就这样辛苦地支撑了一整个赛季,坚持做着他根本做不到的事情。那个赛季结束了,邹远对自己的前途一片茫然,他当了一赛季的核心,却没有树立起来丝毫自信。
而后,张佳乐复出,加入霸图,随后霸图收购走了百花缭乱。没有角色,邹远以为自己也要被放弃了。

远,说实话你别想什么自己没有才能了,如果这份坚强都不算才能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算。

你就是我们百花的弹药啊!(大哭)

圆对凤的这份感激就挺让人心酸的,两个人差不多可以说都在花最兵荒马乱的时候相识相知做搭档,很多的苦处真只有他俩自己知道。

共患难,所以也格外珍惜凤这份(出自凤本人天性的)体谅和分担吧(

列屏群山

我尤其觉得主席实在是个好男人的段落……

近在咫尺,于锋的狂剑士被一枪爆头。
“我们是对手。”张佳乐平静地说着。
“谢谢。”对于这一枪,于锋居然道了一声谢。因为他清楚,在这一枪之后,他恐怕就将成为真正的百花核心,张佳乐留在百花粉丝心中的阴影,随着这一枪,都会被击碎。他们将不再存有惋惜、怀念,而只是存有干干净净的恨意。
“不客气。”
于锋没想到的是,张佳乐对于他的感谢,居然很理所当然地回应了一声。
“好好干吧,不要辜负了他们!”张佳乐对他说着。
这个家伙!是故意开的这一枪吗?
于锋呆住,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张佳乐是故意做得如此绝情,好让百花粉丝彻底断了对他的最后一丝念想,借此机会,更是把于锋推上尖端,让他成为百花粉丝新的精神寄托。
于锋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他接过了百花战队真正灵魂人物的寄托,而这,恰恰就是那一纸合同也无法带来的。
只是,这种方式也太残酷了吧!

某种意义上,两代花队长心照不宣的交接。

凤能明白乐乐的用心,也能明白这对百花对自己都好,都明白,但是无法接受为什么要用这么决绝残忍的方式告别。凤不是花杂也不是S8被突然抛下的小队友,他对乐的看法还是比较不掺杂个人情绪的,凤自己就是出走蓝雨来的百花,多少能够明白想要追求什么的那种心情,虽然因为花杂对乐的缠缠绵绵恨海情天多少有点不甘心有点郁闷,但确实他对乐是没有怨的,甚至可以说是理解乐的选择的。

不过理解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这么决绝的告别又是另一回事了……他自己走的时候面对少天的“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什么?”就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

一种虽然徒劳,但希望所有人都不受伤的回避。

于锋让所有人不用管他,分散退远,显然就是不想他们卷入繁花血景被击杀。

凤,本质上就是很温柔的人啊……哪怕花杂让他非常郁闷(甚至有种种疯逼实绩)但现在,作为花队长,他第一且唯一的反应就是护着花杂……


机会啊!机会!
机会?
此时于锋的心中,却全没有这种念头。
他挺身而出,全是一腔热血。
他听到了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对话,斩断过去,就要用这样的方式吗?于锋非常不认同,他甚至觉得愤怒。因为他身处百花,所以比旁人更了解张佳乐对这个群体意味着什么。所以当张佳乐最初向百花玩家假意拔枪相向的时候,他冲出去维护了。不只是为了张佳乐,同时也是不想百花粉丝受到这样的痛苦和伤害。
结果这时跳出了一个再睡一夏。
真实地,残酷地就要用这样的方式和百花粉告别。
于锋完全不能接受。
他挺身而出,并没有考虑任何后果,他只想做到他眼下所能做到的一切,大概只是战斗了……

花开堪折代表的花公会明显就是社会人思路了,立刻意识到这是个机会,然而凤就完全没想过利益问题,冲冠一怒为花杂(……)一人单挑繁花血景,这叫什么,这就是侠骨柔情好吗……!

感慨一下,我们百花出圣人啊……平退得太早先不论,乐乐出走兔后还放不下花杂,回来帮花抢BOSS;圆圆连续两年被花杂整活当玩具推上全明星,骂和嘲讽都没少挨,不怨不悔;主席拼死拼活把百花成绩盘活,花杂看都不看一眼,可真到这种时候完完全全站在花杂一边,就是不忍心看他们难过。

……百花何德何能,花杂何德何能,每一任队长都这么无怨无悔地爱护你们,你们看看隔壁9+10,良心不痛吗我问问你们花杂!!

凤“见不得花杂受伤”这种感情太温柔了,乐乐那些复杂的心思他多少理解,但是他又不愿意接受,“非得做到这种地步吗?”这样天真正直的想法就真的底色好温柔善良……一种单纯朴素的热血……


但是于锋的狂剑士却愣在了当场,好像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被挽救,以为自己已经挂掉了似的。
于锋确实以为自己这一击间就会挂掉,眼下的结果,让他感到诧异。自己刚才那一击,不至于躲闪不及吧?这家伙……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心软了啊……”于锋跟着就听到那边的狂剑士再睡一夏说了一句。
心软的人,当然不是说他。
“呵呵。”倒地的浅花迷人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主席,一种热血正直小青年突然被扔到世情复杂的场合……

我觉得列屏群山后凤应该多少明白了一个道理:世界上就是会有这种事,谁都没有做错什么,可伤害就是发生了。

这是种种无可挽回的事情里,最悲哀的一件。

S10

繁花血景。
百花战队说是要重现这一组合,但是很遗憾,这个世上张佳乐只有一个,孙哲平也只有一个,所以繁花血景,也只有一个。
重现,是百花美好的愿景,或者说是为粉丝绘出的蓝图。但事实上,邹远有自己的风格,于锋也和孙哲平大不一样,他们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完全打出张佳乐和孙哲平那样的配合。但是,那又怎样呢?无法复制的,也未必就是最强的,于锋从一开始,就对所谓的重现并不太感兴趣,他从更具冠军相的蓝雨转会而来,为的就是开创完全属于他的时代,绝不是来当任何人的复制品。
上赛季的前半段,勉强重现着所谓的繁花血景,但百花战队的成绩并不太好。直至后来,于锋和邹远都做出了调整,以他们两个更习惯更舒服的方式去配合,去战斗,百花战队的成绩顿时就有了起色。
到现在,两人都不会再迷茫,他们要用他们的方式,超越前辈,开创属于他们的组合。虽然现在外界普遍还是将他们这对搭档称作繁花血景,但是他们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专属于他们的名字。
带着这样的信念,邹远和百花一起迎来了新的赛季。
第一阵,他们就遇到了义斩,遇到了昔日繁花血景的缔造者之一孙哲平。那一场,孙哲平从个人赛里拿走了一分,虽然他的对手不是邹远也不是于锋,但外界偏偏就是做这种前辈与后辈的比较。义斩整体落败,反倒让孙哲平那一分鹤立鸡群,舆论描述中好像他是个胜利者一般。
这种不负责的言论让邹远很无奈,而他能做的却依然只是认真打好比赛。

花就真的很字面意义的百花,再惊艳的刹那芳华也终有一凋,但年年春风回时,总有重开日。虽然不再是旧年风光,但一样的似锦好颜色。

能在花这个环境下轻描淡写一句“但那又怎样呢”,是只有凤才能做到的大气啊(

一个有点意思的点:圆是百花官方出面说,邹远有才能,他不应该是张佳乐的替代者。这句“不应该”实在是多少有点让人看了伤情(

但是凤就是很坦荡的:他从更具冠军相的蓝雨转会而来,为的就是开创完全属于他的时代,绝不是来当任何人的复制品——这是凤的傲气和风骨,就因为凤是这个态度,圆才慢慢开始相信,自己可以不勉强自己做张佳乐吧……

百花给了远做自己的机会,玉凤给了远做自己的选择。

凤如何不算给了远解脱与自由。


全明星选手,被新秀击败?这恐怕会成为今天所有荣耀赛事中的一条重磅新闻。而他,将成为这条新闻中的陪衬,被人们嘲笑的那一个。
于锋不甘啊!
再打一次,他还是很有信心可以击败这个唐柔的。只可惜比赛中没有如果。
于锋黯然地走下场来,回到选手席。百花的队员们几乎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于锋是队长,是他们这支队伍现在的精神支柱,从来都是他去抚慰众人的。而现在,他遇到了这样的挫折,大家该说点什么好呢?
于锋却没有等大家来安慰他,下来稍坐了一下,就已经平复了心情。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他绝不能乱,他如果乱了,整个队伍都会因为没有主心骨而涣散。
他是输了,但是他输,并不代表百花输,百花战队还有一人呢!

凤,S10真的成熟了很多,再也不是S9为一个花杂支持自己就有一百个花杂骂张佳乐而emo的凤了(干什么

在队长的位置上是真的更有担当了。


断河岸边,落花狼藉已经不在。为造这一秒杀,兴欣在那一瞬间也是倾尽全力在攻击,留下了满地疮痍。
“抢攻!!!”于锋不在,邹远这个副队长瞬间就已经接过旗帜。他看得出,兴欣虽然一波带走了落花狼藉,但为了完成这一击他们事实上有点坏了节奏上的层次。所有角色几乎都出了大招,此时正是无以为继的收招阶段,也是百花可以趁势一波反击的机会。

这叫什么,君以知交待我,我当结草衔环为报……


“怎么回事?你和江波涛有仇吗?”叶修问道。
“没有啊!”邹远茫然。
“那这么愁眉苦脸的干什么?”叶修不解。
“我……输了啊!”邹远说。
“又不是第一次了。”叶修说。
众人抓狂,这是安慰吗?这不是安慰吧?
于锋作为邹远的队友,还是比较了解他的心态的,连忙过来把邹远拉到一边安慰去了,众人纷纷朝叶修投来鄙夷的目光。

就是说我写过这段的……!

不过那个时候没有意识到,其实可以跟上一段凤被柔妹儿挑下来的时候做个对比:

凤输了,不太淡定,自己调整。

圆输了,其实也不是第一次(意思是圆其实也可以自己调整过来),但凤还是要过去安慰,除了队长职责,恐怕也是经历过了,见不得圆圆失落(


现场死一般的沉寂,无论对百花的表现有多不满,此时的观众都已经没有心情去嘘,去起哄。
要赢啊!
所有人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声音:要赢!
“不能再丢分了,接下来的7分我们必须统统拿到。现在是我们本赛季最重要的时刻,大家一定要集中精神!胜利,一定要胜利,除了这个,将脑子里的其他念头统统抛掉。不要指望霸图战队会松懈,不会,那支队伍从来都不会。我们只有将自己的一切拿出来,统统押在这场比赛上。这是我们自己的机会,只能靠我们自己去把握。赢下去,一直赢下去!”个人赛后那短暂的休息中,于锋为百花全队拼命地打着气。
“上,不要让对手看扁,不要让粉丝失望!拿下他们。”于锋吼道。

“不要指望霸图战队会松懈,不会,那支队伍从来都不会。”

谁哭了,我哭了,兔花的恩恩怨怨啊,哪怕凤S9才来,恐怕也从圆那里听到不少兔的事情了(

凤鼓励的话里还带“不要让粉丝失望”……花杂何德何能……

“现在倒简单了。”结果他们的队长于锋倒是轻松起来,“就这么一条路,已经没有别的选择。让我们奋尽全力走下去吧!千万不要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不要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百花的诸位想着这句话,渐渐的,他们的目光都坚定起来。他们更需要这场胜利,所以他们应该在这个场上更加无所畏惧,管他对手是谁呢?

百花的精气神:管它多强的对手,打tmd!

凤是真的花人本色……本人坚决反对把凤开出花籍的行为!凤就是纯血花人!!


“接下来,需要比呼啸多拿2分,或者比三零一多拿3分,大家怎么看?”队长于锋平静地说着。
众人沉默。
“呃,或者应该准确一点,应该是,你怎么看,还有,你怎么看?”于锋的目光,投向了两个人。
邹远和曾信然。
他们就是百花接下来要在擂台赛中出场的选手。于锋干脆不去理会全队了,就指着接下来要为百花挣分的选手点名。
“不会放弃!”邹远语气坚定地说。
于锋点了点头,倍感欣慰。其实邹远比他在百花更有资历,更是百花战队多年核心弹药专家的角色接班人,但是自从他来之后,邹远就心甘情愿地把战队的话语权完全交给了他。这种信任和接纳,让于锋更加无比坚信这样的选择。此时他们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刻,于锋相信邹远不会让人失望,而他自己,也会拼尽全力。
于锋和邹远两人随即一起望向了曾信然。
“拼了,怕什么!”曾信然奋然道。作为一个新秀,初次上场紧张得人体僵直成为曾信然一生中最丢脸的时刻。从此他就抱着再糟糕也不会比那次更糟糕的心态,在场上反倒是越来越有勇气,渐渐在百花有了自己的位置,甚至在如此关键的战役中,都被派上了擂台赛。
看到队中的两位前辈核心都是如此决绝,曾信然完全找不到理由退缩,立即豪迈地和这二人站到了一起。
“好!”于锋大声说着,这一次,用了全队都可以听到的音量。
“其实有什么可怕呢?只要我们这里拿下擂台赛,呼啸那里输掉的话,那就是我们领先。”于锋说道。
“看我们的!”邹远现在是百花的副队长,在这种关键时刻,和于锋一起站出来勇扛重担。
“上场!”于锋说道。
“是,队长!”曾信然大声应着,年方十七的他,大步走在了最前面。

这里芋圆真的好恩爱哦,齐齐望向小曾简直一种美满家庭……谁能想到这样的圆距离S8只过去了区区两年……

想想也是,因为是在凤的身边,所以他可以站出来,与他并肩(

天塌下来,他们俩就是百花的天。


战斗到最后一刻吧!
带着这样的信念,邹远冲上了场。
他不是什么天才,他的上位本身就是一个意外。虽然从一开始百花战队就会对外宣传说他有这样那样的才能,是百花所看好的未来。但是邹远心里明白,那只是安抚粉丝的公关手段。百花推他上位,根本就是无奈之举。才能?他邹远到底有什么才能,当时他不知道,他相信百花其实也不知道。
不过他还是要很感激。
他感激百花战队在这以这样一种无奈又无厘头的方式推他上位后,居然真的对他保持了充分的耐心和信任。第七赛季,第八赛季,他打得不好;第九赛季,战队却也没有抛下他,反倒是开始为他量身打造角色。
圈里有人开玩笑似的说着,百花前弹药专家张佳乐积攒了大量的人品,于是他的继任者拥有了超凡的运气……
这是玩笑话,但邹远必须承认,他真的非常好运。
他没有引人瞩目的天赋,也没有一路厮杀上位,他作为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选手,一入职业圈,居然成了这一支战队的核心。这种穿越才会发生的狗屎运,就这样真实地发生在了他身上。
邹远彷徨过,困惑过,觉得压力太大过。
但是当他醒过来后,他意识到,自己就好像是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什么也没做,天生就拥有了别人可能一生都无法追求到的东西。
这时候如果再扯着嗓子嚷嚷“这都不是我想要的”,恐怕会被联盟那众多的普通选手、轮换选手、替补选手,乃至渴望进入职业圈却没有机会的那些人狠狠地抽翻在地:这特么还不想要,你到底想要什么?
所以邹远开始努力,因为他知道这个机会的难度非常大。
他没什么天赋,也不知道自己所谓的“才能”到底是什么,他只能加倍地苦练,才能,总是可以磨炼出来的。
第九赛季,百花引入于锋,战队有了新的核心,这让邹远身上的压力减轻了很多,这一赛季,他的进步很大。
到了第十赛季,他终于凭借自己的真本事,当选了全明星。
不过即使到了现在,邹远也不知道自己所谓的“才能”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将自己辛苦磨炼出来的技巧在场上不断地展示,寻找更多胜利的法门。大概每名选手都是这样做的吧!在不断磨炼自身技术的过程中,渐渐生成了独属于自己的“才能”。邹远一直是这样想的。
眼下,百花背水一战。
他就要用他这还未能清晰感受到的“才能”,与联盟中称为天才的这些人一战。
邹远无所畏惧。

圆很让人动容的一点也是这份“感激”。

明明是很难捱的一段岁月,但都被他温柔地接纳了,就好像S9的时候百花对内对外都不太待见凤,他一个“老资历”,毫无保留地给了当时位置很尴尬的凤信任和接纳。

“才能?他邹远到底有什么才能,当时他不知道,他相信百花其实也不知道。”就又心酸又好笑,圆自我评价还是偏低的,习惯了把自己放在一个低位做前提,但又真的很勇敢,接受这种前提且不气馁不放弃,是一种更大的勇敢。

很坚韧很温柔的圆,在不再强迫自己满足其他人对乐的代餐期待后,真的自由了。

好喜欢这句“无所畏惧”。


邹远真的已经竭尽所能了。面对轮回的擂台场,他大概是常规赛里打得最好,做得最出色的一个。
绝对不能辜负邹远的努力!
于锋带着这样的决心,来到了场上。
那个拼尽全力下去的家伙,可是将百花核心位置托给了他。自己承载起了这份责任,在场上,又怎么能做得比那家伙还差呢?那样的话,有什么资格从他手里接管这份责任。
“来吧!”于锋在频道里叫着,落花狼藉,这个昔日的第一狂剑,尘封了几年,在于锋来到百花后,终于重归宝座,向如今的荣耀第一人狠狠地冲了上去。
59%的生命,这都砍不掉,我还有什么面目去见百花的兄弟们?
重剑葬花,斩上。

之前吐槽说,花人其实大多明爱恨但薄恩义(不是贬义),只有凤是第一等重情重义狂剑……

什么叫重情重义,就是真的很看重“人心”,他人以真心待我(或者,哪怕不以真心待我)虽刀山火海,必不负所托。

这也是凤跟其他队长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其他队长真的各个都是老狐狸,人情练达,但真到要有更重要的追求的场合,人心向背是他们最后才会考虑的。但凤就不是,凤真的会很认真想办法不让人失望、不让人伤心难过……

他是坦荡荡拿一颗真心出去,交换对方的真情,绝不辜负,绝无算计,试问圆要如何不动容……


直至最终消息送来的那一刻。
“我们进了。”第一时间拿到消息的人说着。
“是吗?”于锋长出了口气,一下子坐倒在了场边的选手席上,那根不知绷了多久的神经,在这一刻终于松下来了。
“进了?”还有人做着最终的确认。
“是的,进了,我们进了,呼啸输给了微草,我们领先1分,进季后赛了!!”拿到消息的人激动地说着。
百花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兴奋?喜悦?
这种时候,好像都不是。
命运眷顾他们之后,他们感受到的是一种死里逃生般的庆幸。

超鱼:芋圆的死里逃生,团团的失意痛苦。

这种桥段总想叹苍天不负百花,可一想S5-7,又想说苍天负尽百花!


又一次到这里了……
于锋环顾现场。
来百花已经两年了,这是他第二次站到百花季后赛的舞台。去年,他们的对手是霸图,他亲眼目睹了百花粉丝对张佳乐的情绪。看起来是恨,可这恨又何尝不是因爱而转化?说到底,这全都是因为重视,于锋也希望得到这样的重视,所以他在百花很努力,他希望带给百花粉丝他们一直都没有得到过的。
冠军!
于锋得过冠军,这让他比圈里的任何人都要幸运的多。但是那个冠军,身上有太多别人的烙印,那个冠军,他的名字并不会被主要提及。于锋希望有一个冠军,当人们提起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名字。
所以他站在这里,为此狠狠舍弃了他曾经深爱着的蓝雨战队。为此那个蓝雨脑残粉的左宸锐把他黑得是一塌糊涂,对此于锋却只是一笑置之。
为了他所追求的,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世间是公平的,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先舍弃什么,这大概就是等价交换的原则了。自己如此,昔日百花的张佳乐,不也是如此吗?
当然,他对蓝雨远没有张佳乐于百花这般,这也是他会来到百花的原因。于锋甚至很不好意思地做过一个梦,梦到他离开蓝雨加入百花后,蓝雨的粉丝就像百花粉丝对张佳乐那样。那好像也不是什么美妙的遭遇,张佳乐的痛苦是大家看得到的,但是,于锋就是羡慕,那正是他最想得到的,重视!
他知道自己在百花的地位还远不如张佳乐,甚至昔日的狂剑士孙哲平。不过于锋有信心,因为他已经彻底将自己当作是一个百花人了,他相信他的努力,百花的粉丝们会看得到。而现在,他所要做到,就是冲过这第一关。
轮回!

世间是公平的,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先舍弃什么,自己如此,昔日百花的张佳乐,也是如此。

为什么说主席S10成长了太多,因为他终于彻底理解,也接受了乐的决绝,明白了这个位置到底要背负多沉重的东西……

梦见庙杂喊主席你为什么要走就真的很可爱!!笑的我要死……花杂,你们到底给主席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啊!!

凤觉得自己在花地位不如乐倒是算合情合理情有可原,但是凤觉得自己地位不如平就,我破防了!不至于啊凤!花杂虽然疯逼但到底人心不是铁打的啊……这可是S10季后赛!前面你和圆圆都神勇地把小周干下来了!台下还是客场,花杂对你们的期望和呐喊可都是真心的啊……平平已经走了五年了啊凤!!你再怎么不受待见也不至于在花杂心里不如平!

芋圆就真的充满了一种苦中作乐的苦逼气息……

圆:以被砸矿泉水瓶为前提进行心理建设
凤:以再强超不过张佳乐为前提努力争冠

根本都是把自己放在孤军一支的立场上做放手一搏的心态!对自己会获得支持一点期待都没有!花杂在你们心里真的就是好狠一群粉丝……


胜弱和胜负,这本就无绝对。强,可以拉高胜的几率,但永远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只要不是百分之百,那就总有几率发生别的事情,哪怕是万分之一,那也是一种可能性。
而现在看来,大众似乎认为百花的胜率只有19%。
就让这19%成为现实吧!于锋深呼吸,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晚上8点半还早,他又在赛台上走了一圈后,正准备离开。却看到邹远,这位他在百花的队友也出现在场馆,正从台阶登上赛台。
“你也来了?”于锋问道。两人虽然离得稍有点远,但此时场馆空无一人,安静极了。于锋稍稍提高点音量,就听到声音在场馆里不住地回荡着。
“是的,我来提前脑补一下气氛。”邹远答道。
“这怎么脑补?”于锋回头看了看身后,场馆空无一人,安静极了。
“我会尽量脑补得无限夸张,无限大,这样当真实来临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哈,不过如此嘛’,这样就会毫无压力了。”邹远说。
于锋笑。他知道他的这位队友,当初因为战队突然强加在他身上的压力,压抑得险些疯掉。这大概就是这家伙在那时候想到的,缓解比赛压力的办法吧!
他看着邹远,就见他站在赛台边沿,望着空无一人的看台,突然闭起双眼,撑开双臂,一脸专注地搞起了他缓解压力的脑补仪式。于锋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连一点脚步声都没有踏出。
半晌后,他看到邹远收起双臂,睁开眼,望向他,笑了笑。
“好了?”
“好了。你要不要也试试?”邹远问道。
“我?算了吧!这个不适合我,如果现场最终的气氛不如脑补的热烈的话,那我恐怕会很失望的。”于锋说。
“哈哈,说得是,你和我不一样啊!”邹远感慨道。

什么都不用说了,这就是爱情(大哭)

圆圆这个抗压方式很明显就是之前从来没有给过他支持和理解,所以他都是自己扛过来,也不向别人寻求支持和理解,就自己先演习好最糟糕的场面,然后等着最糟糕的场面发生。

其实是很孤独的。

但是现在有凤在后面静静看着他的时候就很不一样了,虽然他不会用这种方式缓解压力,但是他没有否认圆圆的仪式——其实也就是承认了圆圆过往种种挣扎和努力的意义,是接纳了过去圆经历的所有孤独和苦涩。

一种很温柔很温柔的陪伴与体谅。

所以圆圆回眸一笑的时候是真的很心动吧,走了这么长的路,终于遇到一个凤,几乎一种是涉过荆棘后终于抵达一处安魂之所的感动……以圆的温柔,说不定会觉得过往种种,都值得了。


曾经将邹远压抑到几乎疯狂的那个压力,其实就是于锋一直所向往的。
邹远惧怕那种压力,而于锋享受这种压力。
所以当于锋来到百花以后,邹远毫不拖泥带水地就将队长、核心统统交给了于锋。在减轻压力之后,邹远开始努力学着担当,努力抓住强加在身的好运,他渐渐做到了,但他也没有后悔曾经做出的决定。他到底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性格,队长、核心,这种承担最大压力的事,于锋远比他适合,交给他,也一定会比自己做得更好。
真是有趣呢!
邹远有时候情不自禁也会想想。他们这样两个截然相反的人,居然最后成了队友,成了搭档。是因为这样有反差的两个人,才最容易形成互补吗?这赛季最佳组合的评选中,他们两个得到的评价可也不低。
重现繁花血景吗?
邹远想到俱乐部一开始给他们两人树立的目标。现在看来,完成得只算凑合。繁花血景那种需要心灵相通的打法,并不仅仅需要技术,和选手的性格也大有关联。很遗憾,于锋不是孙哲平,他也不是张佳乐。他们两人,始终无法重现昔日的繁花血景。他们只能用属于他们的方式,也打造一对狂剑士和弹药专家的组合。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时代交替了。
过去的东西,终究不会再来,勉强复刻所得到的,也永远缺乏过去的那种味道。人们所怀念的有时并不真是繁花血景,而只是初见繁花血景时的心情吧?这种心情,才是真的永远无法复制的。因为第一次就是第一次,再来一次,那就是第二次,永远不可能是第一次。
用我们的方式!

“人们所怀念的有时并不真是繁花血景,而只是初见繁花血景时的心情”

谁能想到这是S8全明星上面对百花缭乱后退一步的那个圆。

凤,你真的是用自己的信念和意志给了圆解放和自由……这是只有在放下所有加在他自己身上的枷锁后回过头来,才能看清的事情啊……

繁花血景是百花的过去不假,是他们的阴影也不假,但芋圆选择了一条不清算、不抛弃、不辜负,但也不盲从、不回头的路,继承百花,并书写属于他们的新一页。

知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这点来说非常花,和背负起过去勇敢地继续向前的乐,其实是一样的……都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很深的爱。

我们百花的队长,都是很温柔的人。


百花的选手,那一晚有些消沉。一个看起来无法战胜的对手,让他们的情绪都有些低落。但是,一夜之后,百花的诸位,自己就调理好了心理状态。
既然已经觉得很难取胜,那么,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豁出去热热闹闹地打一场,完事!
于锋感受到了队内的这股子气氛。于是这关键的客场战役,干脆就完全放弃了保守,让所有人痛痛快快地放手一搏。
胜负?暂时抛诸脑后吧!
就在季后赛这个最严酷的舞台,用轮回这支最强劲的战队,检验一下我们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说凤改变了百花(特别是圆)很多,其实凤也是被百花改变了……一款谨慎细腻狂剑,到S10已经走上了“管他这么多,放手一搏,痛痛快快打一场!”的道路了……

在庙的主席肯定不会这样,估计都没有这个想法(憋笑

这是独属于百花的气质,烂漫到最热烈,甚至可以说恍惚间看到了平的风范……

由平至凤,百花始终是那个百花,从未改色。


百花战队被淘汰了,但是这场失利,于锋从百花成员的脸上看到了不甘,看到了懊恼。
“如果我那株魔界之花的摆放没有受到干扰的话!”召唤师选手朱效平不甘地直拍大腿。
“怪我,如果当时我能给你适当的掩护话……”邹远说道。
“如果我那一次偷袭可以得手的话……”刺客周光义说着。
一场比赛,留给了他们很多个如果。
而这些如果,对于此时的百花来说,象征的却是希望。因为他们会有机会,会有条件,将这些如果变成现实。
“明年,我们再来!”于锋说道。
“再来!”朱效平不拍大腿,改挥拳头了。
“再来!”所有百花选手纷纷郑重点头。
拼命杀进季后赛的百花,首轮两回合比赛便结束了他们的季后赛之旅。他们遗憾,他们不甘。但是于锋觉得,这些恰恰就是他们的收获。因为遗憾,因为不甘,他们才会更有变强的动力。如果对手的强大,让他们感受到的只是绝望的话,这支队伍,又怎么会有再战的勇气和信心?
能有这么一场比赛,能有这么一帮队友,真的太好了!
于锋想着,他觉得自己一定会有无比光明的未来,就在不远的明天。

一支队伍不怕失败,只怕没有再战的勇气……

会有的,都会有的(泪)

主席有世界上最好的队友,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百花。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