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千万年,千万年,相照的光 地球最后的铁血纯爱双鬼解,轩策神圣婚姻不拆不逆
或许爱即一场二级相变
直|李轩为什么这么爱吴羽策吴羽策又为什么这么爱李轩的LOG(十一)

!Warning
已经不能算象上的LOG整理了,因为有很多部分已经是从和友人的聊天记录里的二次记录了
NSFW有,口嗨有,小论文有,暴论有,光口嗨不写的坑更加的有,如果不是特别有空建议直接业内关键词搜索以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
我的象

第一阵鬼是全体荣耀鬼剑玩家的,虚空队长是所有队员和粉丝的,但李轩是且仅是吴羽策的🥺


暴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同意……我看谁敢不同意!(捂

我用菜市场最大声的喇叭宣布:我们双鬼有镇圈文学了!!!


括号儿:写好吴羽策首先从不写吴羽策长得像女的不让他穿女装开始


轩策be like:直到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就看我什么时候写到

“李轩,哪怕我死了,躯体腐烂在炮火之下,灵魂也永远向着你的方向。”

“我信,我真的相信……所以吴羽策,你一定要回来。”


感觉吴羽策是那种……奄奄一息的时候要回到巢穴(意思是李轩怀里)才肯安心死掉的野兽……


我观同担是魔教中人,我观拆逆亦是魔教中人,遂恍然大悟:原来我才是魔教中人……

(cr:灰灰)


一种没什么来由的感觉:
同样是面临某个重大的离别,平平是会让乐乐往前走别回头的那个,轩哥是会跟策哥说“你走的时候能不能回头看我一眼”的那个

现在我感觉,轩是舍不得不回头的那个,策可能是强忍着不回头的那个

只不过策强忍着不回头,是因为他清楚自己要是回头了,只要一眼,他就再也没有走掉的力气了


AK15跟吴羽策是真的有点亲戚关系在身上吧(陷入沉思)

括号儿:都有wu
我:你说的对啊(拍大腿


感觉双鬼酱做爱:

虽然身体很爽,但比起生理快感主要是在进行一些精神上的互相确认;虽然主要是在进行一些精神上的互相确认,但因为太有感觉了,所以身体很爽


别人家拉拉扯扯的一般是我不知道你喜欢我你也不知道我喜欢你的双向暗恋,但我们双鬼酱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很强烈的,“我知道李轩/吴羽策喜欢我我也喜欢李轩/吴羽策,但八百年过去了谁都没说出那一句在一起”,这种气息……


“我即是我即是我们。”


想写烧钱pa的双鬼但我不会起名

然后快快乐乐地打开了电动力学课本企图随便找个名词对付一下(喂)

明白了,按烧钱的风格总题应该叫深势阱,标题依次叫正则对易、特征空间、共轭转置、正交归一(且慢)


仔细一想账号卡严格意义上是不会死的!

……那不就是一种人形(干什么又烧钱)

1294可以是一种双鬼酱……1615未尝不可以是一种双鬼酱……AK15你好吴羽策🥺

《关于我在媚宅游里大胆代餐这件事》


难说但隐约觉得双鬼之所以拉拉扯扯拧麻花一个重大原因是策对轩欲求很深但是轩对策其实不求什么……

策全身心给出去也要轩的身体和心的全部,他觉得要等价交换要值得,但轩不太向他索求什么就让他会有点茫然,不知道怎么示爱,也会怀疑自己向李轩索取的正当性(。)

但轩的视角其实就是,我是无条件爱你的,不需要你给什么我也爱你,你就简简单单爱我就可以了

但是策很难理解“简简单单”,因为他对李轩的感情就根本不简单(捂)

两个人就开始搁这儿拧麻花……

(大声暴论)不拧麻花的双鬼不是双鬼!


我草,把千层那张轩策设成手机桌面后,每次打开手机都要先盯着看上半分钟,然后

:咦我刚才是为什么要拿手机来着

救命啊这不是完全被夺去心魄了吗——!!!!


难说,策在我心里属于一把绝世好刀,锋利,冷硬,强悍,百折不摧,但是认主(李轩)

但偏偏我就很想看他折断的时刻……虽然实际上也只有李轩能做到……折断的时刻就同时存在一种破碎感和剑折不改刚的本质强硬……

如果有AU能让策折一百次我一定让他九十九次都扛过来了但在最后一次崩溃在李轩怀里

我是坏人,我就要看本来对自己一身伤完全不在乎的策在被轩抱住的瞬间开始受不住地疼


乐乐在我心里攻遍全联盟但他要给平平做0
策哥在我心里攻遍全联盟但他要给轩哥做0
少天在我心里攻遍全联盟但他要给文州做0

时隔四个月补充:
孙翔是全联盟的0,但他要给肖时钦做1(从善如流


时常觉得李轩垄断了吴羽策爱情的所有可能

意思就是如果世界上没有李轩,吴羽策可能不会对任何人有好感以上的感情,但只要世界上有李轩,吴羽策的爱情就只会全部给李轩……


不行,就算喝醉了,我还是无法原谅天知河………………

双鬼tag下我无法原谅的策比职业联盟的总人数还要多………………


难说但,我CP有一种能把两情相悦的事情整得极端复杂,又把极端复杂的事情整得异常单纯的本事……

想看那种……策扛不住推拉的折磨了主动在床上逼李轩,一边很执拗地说李轩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想吗,一边去蹭去抱去把自己埋在李轩的怀里,李轩心里乱得要命,按着策沉默了好久才苦笑说想啊,做梦都想……策呼吸沉重地打断他说没有但是!没有但是……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策热切地望着轩,轩百感交集,又心疼又喜欢又为难又动情,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策破釜沉舟一样吻上去的时候,轩抬起手指挡在了他俩嘴唇之间

然后策的眼神瞬间就暗下去了

李轩也别开视线闭上了眼,偏过头吻了吻策的颈侧

但是感觉两个人做完(主要是策发泄完)以后,两个人躺在床上,策就这么看着轩,轩最后还是会伸手抱住他,在策唇上不带情色意味也完全不缠绵地吻一下。就是一种安慰……

最后策告白的时候其实是带着绝望的,几乎已经相信肯定会被轩拒绝……但还是说了,把自己交代出去的那种说了

这种绝望就明显到轩都感觉得出来……并且真的在自责自己怎么能对吴羽策这么残忍

到策的心一点一点凉下去,一点一点绝望下去,轩才抚摸着策的脊背说,对不起

轩知道自己是逼着策承受这种残忍,但是他也是真的心疼,所以在回绝策的同时他又抱着他,抚摸他,吻他,说别难过

但是仔细一想,不管受了多深刻的伤,哪天轩想明白了,跟策说我们在一起吧,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奔向他,吻住他……就根本没有退缩或者拒绝的选项

怎么会这样捏……

椒:有点……那个……天真大学生投怀送抱单亲爸爸……

我:宇宙猫猫头.jpg


好喜欢好喜欢轩策抱在一起睡呜呜呜呜呜呜,感觉就是,轩抱着策的时候明明感觉是保护,但真的抱紧的时候反而感觉被策安抚了、保护了

策抱着轩的时候就很安宁,李轩现在是他一个人的这个认知就,一方面让他柔软下来,另一方面那一层柔软之下又更坚定更强硬地要跟轩不分开……

两个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互相抚摸着彼此感受着彼此……就很让人沉沦……

感觉比做爱还涩情(x)

可恶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仙草酱抱一起,一种绝对的占有,完全排他的占有欲宣言……

策:李轩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会觉得对于策来说“李轩是我一个人的”这样的认知属于巨大冲击,根本抵抗不了……

轩毕竟对大家都挺好的,就有的时候策分不清他到底是纯粹那么好还是真的自己不一样(

队长是大家的,第一阵鬼是全荣耀的,可李轩居然是他一个人的

策那么强硬的人居然也扛不住这样的冲击

抱着李轩也被李轩抱着的时候,别无所求,可同时又觉得自己什么都想要

……可恶,李轩,你最知道怎么让吴羽策难过……可你怎么舍得让他那么难过……

其实是很奇怪的,客观而言轩的怀抱其实没那么牢靠,没那么坚不可摧,甚至策就见过无数次轩的动摇轩的迷茫轩的不安和躁动,但策又毫无保留地相信,就算轩没有那种战无不胜的强大,只要他需要,也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护着他,所以策在这个不太牢靠的怀抱里是永远安心永远放松的;反过来策的怀抱其实一直都很坚实,隔开一切伤害的铜墙铁壁,给予支持与守护的力量,然而轩抱着策的时候,在倍感安慰之外,首先想到的是要撑起这么一片遮风挡雨的庇护所需要吴羽策付出多少……所以拥着全虚空最百折不摧的一把刀的时候,轩反倒非常心疼……

be like:虽然没有在做爱,但是做爱了


难说但,想看正邪混战的时候本来是名门正派的轩冲出来反水跟被围攻的策背靠背,在打到策真准备你死我活的时候旁的飞出几支箭(虽但,沐沐是你吗)轩来不及招架策来不及闪避,轩直接用身体替策挡了,策准备暴走之际被轩切了一下后颈晕了过去,轩强撑着把策抱起来,把身上的箭簇拔出来扔在地上,当一声响,血花泼了满地……

轩喘着气,眼神坚定又冰冷地握紧了四轮天舞横在身前:我不管诸位和魔教之间有什么仇怨要清算,吴羽策,我今天要带走。

周围人都迟疑着后腿了一步,硬生生给一身血染的风采的轩让开了一条路。

当然这口气只是强撑的,没跑出多远轩就跪了,倒在地上的时候还没忘记抱紧策给策垫着别摔到,然后策被震醒的时候一手的血还是热的,李轩的血……策当场就疯了

然后还是气若游丝的轩伸手抱着策说我没事,我没事……虽然也不知道没的哪门子事,轩昏迷前最后一句是别哭,怎么还哭上了,真遭不住……然后策抱着轩去找4000儿,从来不跪天地君亲师的策见了医生当场就要跪求他救轩,被4000儿眼疾手快稳稳拽住:这我可受不起,这一跪你还是留着跟李轩拜堂吧

↑be like 哪句不会说专门捡哪句

“我没事……真没事……”轩伸手抱住策

“哄鬼都没有你敷衍!”策声音发紧

“别慌,去找方士谦……微草还欠我一个人情……”

策咬着牙架着轩起来

“我说过会保护你的……”

“我说过我不需要!”

“要是我运气没那么好……今后你就自由了……也挺好的……”

“我不会让你死的。”

“就是答应我一件事……不要去找苏沐橙他们……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策咬牙:“除了这些你就没有别的话要告诉我吗?”

“有啊……本来有的。但是……咳……现在可能还是……不告诉你比较好……”

“你不会死的。”

“吴羽策……”

“李轩,你再多说一句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李轩进气短出气长地笑:“也可以……死在你手里……也算善终……”

“我让你闭嘴!”吼出来已经有哭腔了

轩有点发愣,但意识已经很散了,最后抬手摸了一下策的脸颊:“……别哭,怎么还哭上了,真遭不住……”

在轩的手脱力掉下去前一秒,策抓住轩的手按在自己脸上,无声有泪流

虽然我想说,也想看4000救活轩哥后在院子里干活策哥沉默但主动帮忙,4000:呦,不错,你比王杰希识好歹

(千层画了武侠pa的仙草酱)我大受感动我大摸特摸,摸了(摸了

黑暗里闪出一个身影,吴羽策翻刀直向,红莲天舞却生生停在了那人胸前两寸之处。

皎白的月光映出一张他在梦里描摹过数百次的脸庞。

李轩。吴羽策盯着李轩怔了片刻,视线倏地向下落在四轮天舞冰冷的刀光上。吴羽策凉凉一哂,红莲天舞向前一送:连你也要杀我。

李轩却没有躲。

吴羽策咬紧了牙关,也没有进。

刀尖抵在他的胸口,轻微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李轩望向吴羽策,与他四目相对。吴羽策的眼神太好懂,混杂着愤怒与犹豫,仇恨与失望,最终绞成一种深不见底的痛苦。李轩叹了一口气,松手一甩,四轮天舞当啷一声,落在了吴羽策脚边。

李轩手无寸铁,却坦然迎着红莲天舞的刀尖向前两步,吴羽策咬紧牙关,生生向后退了两步。明明他才是拿刀抵在李轩胸口的那个,此刻却仿佛是李轩在步步紧逼,而他面对李轩,拿不出分毫的还手之力。李轩伸手握住红莲天舞的刀身,血顺着他的手掌流下来,他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直接用手将刀拨到一边,接着他张开双臂,迎面抱住了吴羽策。

吴羽策瞬间睁大了眼睛。

李轩的手掌抚过他僵硬的脊背,附在他耳边低声说着:吴羽策,相信我,我不是来杀你的……

变故就发生在转瞬之间。

空中传来一点细微的响动,李轩下意识一个矮身从地上抽起四轮天舞——

黑暗里顿时炸开两声金属相撞的铿锵之音,以及利器没入血肉的沉闷之声。

紧接着,是四轮天舞脱手,掉在地上的清脆响声。

两支寒光毕露的箭簇被四轮天舞斩在地下,还有一支径直没入了他的腹部。

与此同时,红莲天舞赤红妖艳的刀身也从他的身后贯穿而出。

李轩强忍着几乎让他灵魂出窍的剧痛,却只能狠狠闭了闭眼,苦笑道:你还是……不愿意相信我……

他抬手搭在吴羽策握刀的那只手上,吴羽策像是被烫到了一般松开手,退了两步。李轩笑了笑,握住红莲天舞的刀柄径自一抽!

原来这么痛的吗……李轩闷声喘着气,血沿着刀身滴滴答答地打在地上,没入他们脚下的泥土中。吴羽策近乎呆滞地望着李轩抽出一把鲜血淋漓天舞刀,翻手送回他的刀鞘中。

他捡起四轮天舞,凑近吴羽策耳边,叹息一般低声道:我不是来杀你的……我是来带你走的。吴羽策……对不起。

四周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一下变得清晰,吴羽策恍然意识到,他早就被包围了。

兴欣的弓箭手……

吴羽策还来不及抽刀,后颈突然被人猛地一切,当即失去了意识。李轩将身上那支箭随手拔出来扔在地上,甩出一泼血花,接着他抱起吴羽策,将四轮天舞横在身前。

李轩的眼神前所未有地冰冷,他扬声道:苏姑娘,我知道你在!我不想管你们兴欣有多少仇怨要找嘉世山庄清算,但这一箭我替他挨了,吴羽策,我今天一定要带走。

兴欣阵内一片寂静。

李轩一身白衣染得血迹斑驳,月色下直如厉鬼还魂。他挑刀向前,四轮天舞划出一声破空的轻响。夜空中终于传来一声清脆的哨音,刀锋所指的方向,兴欣的人马却是齐齐让出了一条路。

只是李轩实在没有力气再喊什么了。他闭了闭眼,低声念了一句“谢谢”,便扛着吴羽策,一步一步离开了包围圈。

吴羽策是被一阵撞击摔醒的,他在惊惧中睁开眼,身下是李轩发凉的身体,手上是李轩发烫的血。

李轩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双臂却还牢牢地抱着他,把他护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垫在他身下。

李轩……吴羽策颤抖着回抱住他,失声吼道,李轩!!

他这辈子恐怕都没有这么害怕这么绝望过。吴家被灭门的时候他还太小,满心都是紧张与戒备,还有对生存的渴望;后来他蛰伏在嘉世等待着复仇的时机,他提防着周围所有人,摆出一副乖戾又强硬的态度,无论“自己人”还是江湖上的正派子弟都对他退避三舍。

除了李轩。

他第一次复仇失败险些败露,李轩没有拿他谋一个更高的地位,反而替他把尾巴全都收拾干净;他杀了陇北县的狗官,李轩抚掌赞他刀法真漂亮;他孤身入霸图营地打探消息,折了随身佩戴多年的长刀,李轩把红莲天舞递到他的手上,说,它很衬你。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不能看着你去送死……

李轩费劲地抬起手,按在吴羽策柔软的发上:我说过会保护你的。我没事、我没事,你别难过……吴羽策……

我说过我不需要!吴羽策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号声,你以为你有多了不起,李轩,你凭什么同情我……

吴羽策的手臂猝然收紧,李轩吃痛地闷哼一声,感觉自己快要出窍的灵魂被吴羽策牢牢按在了他怀里。他微偏了偏头,甚至感觉不到身体有没有执行这个动作——也许是有的吧,几近于无的触觉提醒着他,自己已经吻住了吴羽策的唇。

吴羽策的身体过电般颤抖了一下。

凭这个……可以吗?李轩笑了笑,气若游丝却也咬牙坚持着说,不是同情……我只是、很喜欢你……吴羽策……

我爱你。

那三个字落在吴羽策耳畔,让他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直到李轩伏在他肩上,承受不住地咳出一大口鲜血,吴羽策才如梦方醒,那种铺天盖地的恐惧一下攫住了他的心脏,让他几乎要当场崩溃:李轩……李轩你别死!你要敢死在这里我现在就杀了你……

话说到最后已经全乱了,甚至带着一点撕裂的尾音。李轩将自己的脸贴在吴羽策脸上,温柔地、带着一点哄劝地说着:不会的,不会的……别慌,别慌,去凤凰山……找方士谦,中草堂还欠我一个人情……

吴羽策瞬间爆发出了一股狠劲儿,直接把李轩抱了起来。

李轩的意识已经很涣散了,却还是不停地说着:你不要去找苏沐橙,她那三箭没下死手,已经留了情面了……

吴羽策冷冷斥道:李轩你闭嘴。

李轩没有听,也可能已经听不见了:也不要去复仇……至少现在、不要……嘉世背后有问题,不要去送死……

吴羽策干脆吼道:我让你闭嘴!

吼完他自己也是一愣——滚烫的液体毫无征兆地从他的眼眶滚下来,顺着脸颊划下,滴滴点点地打在李轩颈侧。

李轩也怔了,失去意识前,他拼命地抬手试图去碰吴羽策的脸:别哭,怎么还哭上了,真遭不住……

在那只手脱力坠落的前一刻,吴羽策攥住了李轩的手,把它用力按在了自己泪痕斑驳的脸颊上。


虽然本人严格1v1,但是确实策这么要强的人就是比起被李轩爱护更希望站在李轩身前斩断一切来敌……be like,武侠pa的话,策如果遭遇什么重大的痛苦比如被信任的人背叛了啊好友被自己害死了啊什么的,轩把他抱进怀里的时候策的第一句话肯定是:李轩,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但是轩就很明白策这种心思,大概会说:我不是怜悯,也没有同情你……我是觉得心疼

策就彻底完了,就完全没有办法挣开李轩了


难说但,虽然都是会殉情的人(意思是我眼里),但感觉策选择殉情就是二话不说冲上去跟轩站在一起到最后要死一起死,但是轩可能会有个时间差,就是会在策走前说你稍微等一等我,我很快就来,不会太久的,然后把必须完成的使命做完以后才果断殉情的那种(捂)


总之很突然地一摸南楼望春风的双鬼线!!

策的父母本来都是我党地下工作者,爹是交通员妈是发报员,策不知道,两口子瞒得很好,策只依稀记得他爸会给他一包烟让他去送给码头李叔叔,又或者他妈有时会整夜整夜地坐在绣桌前忙碌,第二天的时候带他去绣庄,把那些绣好的绢布卖掉

直到某天晚上两个人一个都没回来,十七岁的策在家里听着外面枪声响了一整夜。到了天亮,码头那个他爸经常混在一起打牌喝酒的李叔叔找上门来说,我家那也是个小子,以后你就跟我们一起过吧

后来策才知道因为负责人叛变,那天晚上原来我党在武汉的交通线全部暴露,除了极少数逃出来的以及单线联系甚至就没有联系人的,全部牺牲。

知道这事的时候策已经明白自己父母以及这位名义上的养父在干什么了,策说我要加入你们,李父愣了一下说不行,你家就剩你一个了,策很坚持,那个时候策还没有什么救亡图存的概念,他只是想知道,父母对他那么好,为什么还是把他抛下了,他想知道什么事情能比他更重要

李父没说什么,但是回到房间后李轩跟他说,你会后悔的

后面由于我已经忘了喻黄那边怎么写的了(灰灰拿着板砖来砸了)所以不会编了!但总之大概就是,双鬼一个小组,轩是交通员,策做他的报务员,成绩斐然屡建奇功,但轩是有顾虑的,就是策每次都是奔着效率最高的方法去,基本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当然干他们这行的都是在刀尖上跳舞轩心里有数,别人也看不出策和其他同行有什么差别,但轩直觉不对,所以每次行动都多留了个心眼,嘱咐策安全第一不要冒险

策其实不太理解,因为轩自己每次都在冒险

总之大概就是,李轩同志努力教会策,我们虽然干的是刀尖上跳舞的活儿,但归根结底干这个是为了让所有人做人,所以首先我们自己得把自己当个人看

其实就是刚说的策本来只想把自己锻成插在敌人心脏上最锋利最凶狠的一把刀,但是轩说你对自己好一点

策说你爸告诉过你没有,我知道我父母死的时候我那么难过,都没掉一滴眼泪,我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哭

轩梗了一下,然后靠着策叹了口气说,那以后你要是难过了,就让我替你哭吧

策没告诉轩,那可能是他第一次有了一点不太真切的、想哭的冲动

后面没想好但大概就是策终于学会感受自己的感受(并死心塌地地爱上轩)之后,某个任务轩决定冒一把险,可能会把自己折进去那种,如果他折进去了策要撤离并接替他把失败的消息发出去

策难以置信,疯了一样地盯着他:我以为教会我自己人的性命比任务重要的是你

轩笑了一下说:对,但与此同时,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

后面,后面我彻底忘记原来跟纤纤都码了个什么盘子了,但鉴于我现在私心爆棚所以暂定走个he路线,轩九死一生差点回不来但还是被策豁出命去捞回来了,劫后余生的那个晚上策埋在他肩上哭得很凶很无声,轩人都傻了都顾不上自己的伤,手足无措地哄人,越哄策哭得越伤心

策带着哭腔说李轩我只有你了,你不能这么对我……

轩心疼得一塌糊涂

策情绪崩溃扛不住的时候说你要是迟早要丢下我为什么还要教会我这些(指感情)

轩只能一遍遍说对不起,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策好过一点,就用力抱着对方希望能用体温温暖怀里这具颤抖的身体

策说李轩你敢死转头我就敢跟你一起死,你不要想用组织使命理想信仰那套绊住我,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能做主的只有我这条命,它是你的

轩沉默了好久好久才说,我不要

策整个人都过电一样地懵了

轩抱紧了策,很温柔也很坚定地说,我希望你活着,希望你幸福,希望你自由,希望你去做你想做的事爱你想爱的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没有第二次今天这样的幸运了,我就在地下等着你,多久都等,所以你不要着急下来,你在地上到处走走逛逛,那个时候可能就没有宵禁也没有军警封锁线了,去哪里都好,见见更多的人,也许里面也有人能打动你,被你所爱,最好他也和我一样爱你,那也很好,那等一切结束那天我就远远看你们一眼就走……

策嘶声打断他说李轩你闭嘴!不会有其他人了……只有你……

轩很心疼地亲了策一下,说,我当然会努力活着,为了你,也为了所有人,你呢

策哽咽了好久才说,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只要你平安,我就好好活着

轩好长好长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喃喃道:真傻

后续,后续反正he!(捂)你俩去延安吧(八百万个细节还没想)

再加点

总之因为各种原因任务失败了,同僚很多人死了,策尽力了想救人没救回来,没把自己搭进去已经算很好了

但是策觉得是自己的责任,他知道轩跟那些牺牲的同僚关系很好很好,是过命的交情,所以见到轩以后就真的把配枪反手交给轩,枪口抵在自己心脏上,说是我造成了他们的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轩人傻了,直接从策手里下了枪三五秒拆散了放到一边,用力抱了上去说你在说什么……我们已经失去很多人了,我无论如何不能再失去你……

轩说其实你也很难过不是吗,你也很在乎他们很想念他们不是吗,你难过就不要一个人硬撑啊我们不是搭档吗……策咬紧了牙关终于恸哭失声

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凉薄那么不在意,原来他其实也那么那么想念其他人……

总之有个画面可以发配给双鬼来一段

就是深夜,宵禁的时候,满街全是追着他俩的枪声,两个人沿着昙华林花园山天主堂背后那个石阶陡坡手拉着手狂奔,然后躲在教堂背后树丛的阴影里,外面枪声乱响,轩盯着策闪着光的眼睛,感觉实在是亮得他心慌,于是抬手捂住策的眼睛俯身就吻了上去

一种有今天没明天的最后交代……

又或者两个人拉着手跑的时候后面一声枪响,有人手里一空

感觉是策跑在前面,轩后面中枪,那天晚上轩还因为伤口感染发高烧。外面还在搜查,策就只能拧着毛巾守着轩给他物理降温,轩烧得不行了也忍不住痛得无意识呻吟

策两只手握着轩一只手,感觉好像自己放掉了就要彻底失去李轩了

往后阴雨天的时候轩的旧伤还会隐隐作痛,虽然每次轩都装没事,但每次策都看出来是装没事

睡觉的时候策就会主动往轩那边钻,替他捂热

最好这枚子弹还卡在轩体内取不出来,随时随地可能会要他的命(秦……)轩本人对此倒是很无所谓,感觉活得很够本,就是对不起策,策反而是最上心的那个

轩,惜命又不惜命,能活就珍惜,不能活就先把必须要做的事情做了,活得很有主次,就是对策很残忍

对策态度上越温情,实质上越残忍

反过来也可以,还是枪战,轩把外衣脱下来团一团塞策嘴里:忍着点!

忍着忍着痛到直接昏迷过去,醒的时候被李轩死死搂在怀里,轩伸手摸一把策全是冷汗的脸:还活着吗

策有气无力:嗯

(千层:有人很怕他一觉不醒)

有人在策中弹的时候抱紧了他在他耳边一遍遍喊:吴羽策,别睡

感觉痛的程度超过人类生理极限的时候策也会忍不住惨叫……然后痛呼声被堵在轩塞进来的衣服里

听得李轩感觉被打中的是自己

轩的手很稳,按着策的力道也很稳重,感觉自己也很冷静,但是轩弄完等策痛昏过去以后他才发现,自己早就泪流满面了……

或许有弹片取不出来,动的时候能听见在肋骨间轻响

策痛的时候轩平时都寸步不离照顾着,年岁久了本来已经不怎么痛了的时候,轩忽然不在,策痛起来差点跪在地上,但是轩不在

疯狂地想李轩你在哪……(这个时候轩在外面搏命(。)

然后轩终于逃脱,回家推开门,一眼看见策坐在地上靠着墙,脸色惨白,好像睡着了一样,轩感觉自己因为剧烈运动沸腾的血瞬间冰住了

踉跄着跪到策身边,策听到动静终于睁开眼:李轩……

抱着策的时候太用力,策闷哼一声,轩又马上放开:是不是碰疼你了

策知道轩是吓到了,主动抱住轩往怀里带:不是,没有,不疼的……

鬼哄鬼.jpg

在灰灰的要求(?)怂恿(?)下把本位面be的本子发给了喻黄

灰:快让我看天为革命理想牺牲…

我:好家伙我们不谋而合

而且我要看一点天代鱼赴死

甚至不如就死在鱼手上!在鱼的瞄准镜里,天笑得灿烂,口型无声地说:文州,开——枪——

完美,这个梗多合适啊,就这么定了(擅自)


告解,双鬼之间,我好喜欢策不怎么心疼自己,结果没想到轩特别心疼他的部分

就有点像,策对自己的认识就是要把自己锻成削铁如泥一把最锋利的刀,所以只会想很实际的怎么达成目标的部分,不怎么在意自己的感受,结果没想到一身血回来,轩开口第一句话是问他疼不疼


年少的时候打了一万个gal(没那么多)什么怪病都见过了,但是只有一个设定我很想发给双鬼一试

是ef的千寻线,简单来说就是策拿千寻的剧本,只能保持连续十三小时的记忆,每过一分钟十三小时时限外的记忆就会消失一分钟,如果失去意识(比如睡眠)超过十三小时,脑内会被重置回十八岁还没遇到李轩前的状态
但是他遇上李轩了
策知道自己不适合喜欢别人,挺残忍,但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
轩有心理准备,虽然策有不安但轩还是倾其所有地爱他了,但实际上最后轩造成了策超时限重置的时候就很残忍很残忍,轩发现自己的心理准备原来都是扯淡,真的太绝望了,轩本来可以趁策问出“你是谁?”的时候走掉的,没有人会怪他,甚至这样对策对自己可能都更好,但他还是没有走

想看按千寻线走到最后轩攥着一打日记回来的时候策泪流满面还是苦笑着说“十三个小时不去想你,对我来说还是太难了……”(真的梦到了)
然后轩冲上去抱着他的时候策说李轩,我可以爱你吗
轩哽咽着说你不是已经爱上我了吗

灰灰:想看反过来的。我:也行

那轩重置的时候就轮到策自责到崩溃
轩友好问他:你是……?
策人快疯了

但为什么总觉得就算反过来了最后结局抱着轩问他我可以爱你吗的还是策
就类似于,攥着一打不完整的日记语无伦次地问轩我还没有找齐,我会尽量找齐的再给我一点时间……轩抱上去的时候策会问李轩,我可以爱你吗
发现了一些结局不动点……
(灰灰:行,在变幻的世界里不变的是心

超鱼:可以来个前世今生。我:那我再拿个本子缝合一下

超鱼:前世你忘了我,今生我忘了你(
但结局是不变的
我:懂了,跟神无月的本子搓一搓

一直以来是轩十三个小时,直到某一代策受不了了,决定自己代轩承受(

而且可以合理解释一些设定,比如记忆都去哪了答案是作为情感能量燃烧拯救世界去了,同时也是一种保护机制(怎么把巫女相杀的设定也缝进来了)一个杀一个的话十三个小时保证之后杀人的那个不会太痛苦
但当初设计这套机制的神明没想到,十三个小时还是太长了,根本不够忘掉一个人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