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千万年,千万年,相照的光 地球最后的铁血纯爱双鬼解,轩策神圣婚姻不拆不逆
或许爱即一场二级相变
直|李轩为什么这么爱吴羽策吴羽策又为什么这么爱李轩的LOG(十四)

!Warning
已经不能算象上的LOG整理了,因为有很多部分已经是从和友人的聊天记录里的二次记录了
标记为“小尾百宝箱”的部分是我和美丽可爱的金鱼尾的联口嗨(……)
NSFW有,口嗨有,小论文有,暴论有,光口嗨不写的坑更加的有,如果不是特别有空建议直接业内关键词搜索以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
我的象

可恶……好喜欢策警告的眼神瞪着轩的时候被轩笑着偷亲一口说吴羽策你好可爱


想看一些初夜的事后……

策:李轩……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轩一愣:不想得到什么不行吗?

策笑了:没有人会做亏本的买卖,如果有,那只意味着他想要的远比抛出去的多

轩:那我想要你

这回轮到策愣了

轩:你的身体,你的灵魂,你的心,你的人,我全都想要

策:…………………………

策:好

轩:哎?

策:我说,好,我都给你

李轩失笑: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给出去啊……

策:我不是随便的人

轩:这还不随便啊?我要你就给?

策:嗯,你要,我就给

{{那总之说回初夜的话题……NSFW⚠}}
但感觉策蛮纯情的,第一次上床虽然是他主动但实际上被李轩仔细又涩情地抚摸的时候策就开始慌了……
策就是表面镇定但是会死死抱紧轩,还是有点怕的,但是因为对方是李轩,又被摸得很有感觉,整个人脊背紧绷,呼吸都是乱的,但是又任由李轩摆弄……完全彻底把自己交出去的姿态……
最后李轩进来的时候问他舒服吗,吴羽策已经找不到自己在哪里了
策的第一晚感觉就是一直在高潮,根本控制不了。被李轩彻底占有的满足感太强烈了,脑子里除了李轩已经没有办法去想别的事情了
做到最后已经射也射不出来了,干性高潮逼得他在李轩怀里痉挛。稍微找回一点意识的时候,发现轩在吻着他,李轩的东西还留在他体内,仿佛要流下来。然后被轩抱去清洗的时候太敏感了根本受不了,又去了一次
轩干完这一晚估计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感动得要命,策这么有感觉明显是因为太爱他了……李轩给什么吴羽策都照单全收
感觉把策抱回床上后轩会抱着昏昏欲睡的策低声说我也爱你


小尾百宝箱之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尾】在西安的冬天,结束了战况复盘,轩悄悄拉住策说,我们去看雪吧
下雪多好啊,可以一直走到白头,可以借着玩雪的名义,肆无忌惮地拥抱
穿得也厚实,即使摔在一块也不会疼

【俺】还能借着摔倒一起的时候,偷偷印一个吻

【尾】轩:我们明天去得找一找保安,门口台阶那里太滑了,我看小盖和小杨像照镜子一样一前一后滑下去了
又跟小朋友说,副队爱你们在心口难开,怕你们摔跤,特意早起来给你们除冰


感觉轩会很喜欢摸摸策的头发,跟本人(?)不太一样是有点柔软的发质,但是发尾就是会很叛逆地乱翘

轩晚上没事的时候就会很耐心地帮他理顺,但总是没多久就又缠到一起

(尾:其实我个人感觉策的长相是那种很清心寡欲的那一挂,乍看不会觉得有攻击性)

是的,平时神态会给人有点凶的感觉,醒的时候会让人觉得不好接近,其实眉眼是很温柔的

虽然只有李轩能看到这一面……


深夜了,谁看起来像是会怕鬼跑去和队友挤一张床的(仙草酱的场合)

吴羽策看完鬼片,脸色发白但表情如常,队友纷纷遗憾表示早说了拿鬼片吓副队是不可能的!

晚上回宿舍李轩一边觉得有点好笑一边拉了一下吴羽策的手腕,说晚上一起睡吧,吴羽策别开视线应了一声“嗯”

轩调侃:不会真吓到了吧

策冷漠:没有

轩忍笑:那怎么办,我有点怕,今晚你陪我睡好不好

策:……………………嗯


{{观了英国小哥找皇室成员闪婚为了给路边摊剪彩发现离不掉了的新闻后(NSFW}}
【桃】坏了,结婚风云……
【俺】不行!!!
如果离婚有冷静期那轩哥能把策哥在床上捆到冷静期结束(无情)
【桃】笑死,我支持(
同时,迅哥被捆小黑屋,无人在意
【俺】同时,迅哥被捆零下十度的小黑屋无人在意,比零下九度还冷一度
但感觉这个时候做的话就,策哥心里有亏欠,轩哥整什么过激的play他都配合……
【桃】kk过激
【俺】比如轩哥心里有气,虽然也不是真的气,但还是很气,就平时对策很温柔这个时候恶向胆边生想故意折腾一下策,比如绑着蒙眼不给射……
【桃】hso,绑上手(不伤手)
【俺】不错,还有比如让策自己弄给他看,然后策于心有愧,都从了……
【桃】虽然很羞耻,但是还是一声不吭接受了,好刺激
【俺】而且被李轩折腾他又有点兴奋……甚至会主动去贴轩,带一点点点点讨好的味道
李轩哪里受得了这个,咬着牙变本加厉折腾他,比如前后一起弄,搞到策断片,碰一下就受不了
【桃】折腾完又心软
【俺】搞完策一副被玩过头的样子伏在他身上,轩又有点心疼了,摸着策的背问他是不是弄得太过了,策被绑着手还主动去吻他
策:没事,我乐意
轩:………………
这谁顶得住,直接又一轮
上一轮的余韵还没过去呢,直接又被轩进来,策哭也不是叫也不是,只能喊李轩的名字
【桃】与此同时,李迅在零下十度的西伯利亚挖土豆(
【俺】感觉策真的会被弄到下不来床……就一直在去
甚至被抱去清洗的时候(桃:下意识还在抖),轩的手指在里面动,又去一次
甚至梦里又in了()醒的时候轩在弄他下面帮他弄出来,被快感逼醒的
弄出来以后全身发抖地说李轩,别弄了,我不行了……
轩起了坏心思,压着他轻轻摸下面:真不行啊?
策急喘了一阵,干脆闭上了眼,默许了
然后又弄了两回搞得意识都有点涣散了 轩也心疼了 不敢再过分了
【桃】hso,不能再过分了,但策的身体记住了这一次
对轩形成了条件反射
【俺】下一次轩稍微摸一摸就去了……
【桃】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迅已经在西伯利亚定居了


小尾百宝箱之俺们虚空也可以去搞音乐!

By 我美丽的金鱼尾
By 我美丽的金鱼尾

【尾】

其实感觉俺们虚空去搞音乐也是可以接受的,都是一群年轻人,不管是搞民乐还是西洋乐都很舒服

双鬼酱就特别有那种正派音乐学院出来的学生结果双双半路休学搞摇滚的感觉(俺:草,叛逆)

轩策新就特别有那种

指挥、小提琴首席、大提琴首席的感觉

而且正好指挥站中间,这俩各坐一边,稳稳的三角形
如果指挥不在场的话,基本都是小提琴首席替代指挥的工作


搞CP的尽头是上坟(不是喂

我是变态但我真的很想看策吊着半条命被一个人扔在世界上

活是活不下去,但死又不能死,李轩不希望他死

甚至不敢想李轩,怕想了就崩溃会下去殉他

尤其是如果轩其实没寄,最后回到策面前的时候,策一拳上去砸在轩旁边的墙壁(。)

打是不舍得打的,气是真的会气疯

想看这种时候轩哄着想给补偿,策逼着轩(其实不用逼):说你只属于我

虽然知道答案但要李轩亲口告诉他(点头)

策到底为什么给我占有欲这么强的印象捏……感觉还是决赛观战开汽水那段(捂)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策根本不关心其他人在说什么,但是李轩的话他听了的感觉

难说但,如果轩不得不去死,他会希望策把自己忘掉,但是策不得不去死的话,感觉会咬着轩说不要忘记我,绝不允许李轩移情别恋,否则奈何桥上见到李轩他暴打一顿扭头就走

(尾:就算变成鬼了,也要把那些靠近李轩的踹上两脚(他俩也好适合灵异场合!)别人的眼中中的轩:很温柔的帅哥,但是总感觉背后阴气森森的。就算被有道行的和尚看出来了,也跟人家打哈哈少管闲事)

但实际上如果李轩想他想了一辈子,奈何桥上等到人的时候又心疼

而且轩自己知道,一个人的时候就自言自语一样跟策说情话

:今天吓那小姑娘的是你吧,唉,人就是年纪太小了青春期萌动,我都拒绝过了,小朋友不经吓,有这么一次就行了,你们的规矩应该也不好总干涉阳间的事情吧?你别为这种事给自己找麻烦……

:不过我确实想过要不要找个别人凑合着过(顿了顿)……但见了几个还是觉得不好,太想你了,没别的心思分给其他人,就算是凑合也凑合不了

:你真的很好,我可能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了

:吴羽策……

(尾:一阵风从窗口灌进来,山上速生的杨树长得很快,也消亡得很快。自吴羽策离开后,已经换了四批树种了

不如我们去看海吧?)

换一边来点人鬼情未了

【尾】其实我一直在偷偷代这种
感觉很像那种下雨的晚上,策带领杀手要杀掉一个女人,她是一切的根源。她还在唱歌,她看起来那么天真。策无法下手,他觉得她倍感亲切。
但是轩按住他的肩膀,说这是我们必要的宿命
策抬头,泪水融化进了雨水
但是杀掉女人的同时,轩也消失了
女人是轩的一个傀儡,为了让策能心安理得地杀掉他而被制造出来的。但是他在上传的时候,机器习得了他的一些习惯
策觉得她很亲切,她很熟悉,她很像李轩
策的手上永远也洗不掉爱人的鲜血

【俺】但感觉如果不借助这种中间媒介的话,有点像那种
轩握着策的手,把策拿刀都发抖的手按稳了,然后把刀抵在自己胸口毫不犹豫地迎上去,在策的震惊和绝望里抱住他,说别怕,有我在,然后血就顺着红莲天舞渗到策的手上,还带着轩的体温
策哽咽着说为什么……轩说因为我爱你,我想你活下去

【尾】会有人来给轩续命的
轩!不要死!!!活着才能爱他!!!
策!不要殉情!!!

【俺】策感觉红莲天舞仿佛是捅进了自己的心脏,感觉那一刻自己真的跟李轩一起死了一遍
轩到最后还在抱着自己,可是策清晰地感觉到轩的体温在一点一点流逝
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如果是这种剧情一定是轩选择去死
可能是因为我潜意识里觉得只要李轩活着就绝对不会让策受一点伤害(。)就是哪怕意外,轩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把策带回来,以命换命也可以
但是轩就不会允许策以命换命……
且策还真的会听他的
他不让,策就真的会眼睁睁看着他死,哪怕很残忍,策就是,他自己是死是活,他听李轩的,李轩是死是活,他还是听李轩的……
李轩比吴羽策心狠……吴羽策就不会拿自己去伤害李轩,反过来李轩敢这么干……
吴羽策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难过,轩也心疼得要死,但还是会这么干……轩可能也清楚策会伤心欲绝,但是可能根本想不到自己一死,根本带走了策半条命……策过不去……
他以为给策时间总能过去的,或者说,他只能以为,给策时间,这一切总会过去的
不然他该怎么办呢……
感觉轩如果做了鬼有未完的心愿停在人世间,看策沉默地寻死觅活估计都能心疼死
策真的过得很认真,甚至都在为长远的以后列计划了,其他人都很欣慰觉得策这是走出来了,只有轩看得出来策根本就是在强迫自己活着,就只是因为他希望策好好活着

【尾】他不会爱任何人了,包括他自己

【俺】然后轩因为意外现身的那天,策盯着他整个人都在发抖,说我是不是真的疯了
轩解释说俺们鬼现身是要吸人的阳气的所以不能呆太长时间鬼老跟着也对你不好……结果策按着他直接强吻了
松开以后策说这样可以吗,你能不能多呆一会儿
说得很冷静但轩听出来了一种绝望的哀求……轩也心软了,轩抱着策半开玩笑地说这么想我吗我好感动
策沉默了好久好久,很突兀地笑了一声,策说没有,李轩,我没有想你,轩一愣,就听见策接着说,我不敢想,我怕我一想你我会直接崩溃……

【尾】…………我房间里的幽灵,我甚至不敢相信你的存在

【俺】策说我直到此时此刻都觉得,我可能是真的疯了……但是我不想正常了,如果疯掉可以让我看见你的幻觉那就疯了吧……轩心都碎了………………
何至于此……
轩二半夜等策睡下了,回地府不屈不挠跑了八百个部门,最后黑白无常复核轩的档案发现轩确实没到原本规定的死亡年龄,他是替了策的命格下来的,这情况没见过啊,最后大家开会后一致决定这样吧,李轩同志你在地府拿个派遣合同,你回阳间帮我们地府干点收鬼抓妖的没人愿意干的事儿,我们按绩效给你发对应的阳寿,攒够了资历你就可以还阳啦(。
轩:那吴羽策呢
地府:家属待遇我们可以一并解决,意思是你俩阳寿就暴力平均啦花完了再一起下来
轩喜气洋洋回到阳间准备去给策报喜,结果发现策早早醒了,正仰面对着天花板发呆,轩喊了一声吴羽策,策过电一样坐起来呆呆地盯着他,轩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发什么呆呢,策拽着他的手腕一把搂紧了,说我以为只是在做梦,我以为你又要消失了
轩有点悲哀地发现他好像不知道怎么去补策心上这道深入灵魂的裂痕
然后他把地府通知一说,策毫不犹豫地说好,我帮你
轩很无奈,这赤裸裸压榨劳动力啊你不要这么果断就答应
策说只要能让你回来,要我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轩伸出手指点在策唇上:嘘,这怎么行,把自己搭上我可不答应
没想到策忽然冷冷地呛了他一句:难道我就答应了?
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策是在翻旧账
策低声说我也不答应,可你在乎我答不答应吗
轩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说对不起
策别开视线,说唯独这件事我不想原谅你
轩说嗯,应该的
策说但是你回来了,这件事可以翻篇,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
轩想着,这么深的伤痕,怎么可能当作没发生过
感觉之后两个人捉鬼的时候,轩:不要着急我们谋定而后动……
策:红莲天舞一刀砍上去把鬼打废
轩:……说了多少次了你不要直接冲上去万一有危险呢!!
策:他刚才想攻击你
感觉两个人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个吵架,就是轩be like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真的没有必要……我不是已经答应过你我不会消失了吗
策咬着下唇不说话
轩暴躁了,抓着头发自己去一边冷静了,结果等他冷静好了站起来发现策在他不远处靠着墙,脸色惨白,轩又觉得自己怎么能对策不耐烦……又去道歉
策咬着牙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我尽量……我只能尽量,但李轩我控制不了自己……
轩抱着他安抚说没事了,没事了,别紧张,我不该对你发火的,我没有逼你的意思,放松,放松

【尾】等安抚好以后,又开始输出垃圾话
我们少吵点架吧,吵架多损耗阳寿啊……

【俺】草,哪壶不开提哪壶

【尾】轩喜提翻旧账升级版
轩你要是也遇到这种事,你也神经质
最后轩被吵得没脾气,接的最多的活就是劝小情侣
幽幽地按住想要自杀的人,我劝你不要哦,死不是爱人的好方式

【俺】最后轩拉着策大伙约法三章:你注意安全,我也注意安全,咱们都为了彼此爱惜一下自己
策:不要不告而别
轩:嗯
策:不要拿自己冒险
轩:嗯
策:遇到危险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涉险
轩:嗯
策:………………不要逼我眼睁睁看着你去死……
轩:不会的,再也不会了……
最后变成平时熟人面前手牵上了就不放,陌生人面前不方便牵手的时候就轩会赶两步走在策前面,不熟的人以为这是一种地位高的宣告,只有策知道,轩是为了随时随地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不让策去找他在哪里
策失而复得总觉得有段比较长的时间应该很难相信,轩死在自己手里的时候不相信他死了,轩做鬼回来了又不相信他回来了
每次都要摸一下确认一下,轩发现以后策每次无意识伸手轩就会立刻主动握上去

感觉不管是不是原作位面,策应该都有点分离焦虑。明明原作其实没怎么写但就怎么说,你俩怎么上哪儿都一起呢,多少有点不太正常……
总决赛哪儿不能看,都夏休期了,偏偏就要一起去现场


小尾百宝箱之黑塞代成莎士比亚的哲学系仙草酱(不是

【尾】突然想到了好久之前看的书,觉得他们俩也好适合那种哲学气质的男主设置
一个热情,一个冷静。热情的人一直在找寻自我,到底怎样的灵魂是完整的呢?
轩觉得策早就找到了他的灵魂,而自己还没有。策坐在课桌上,轩坐在椅子上,就像在告解室一样,轩对着策一点一点剖析自己。策看着他,从来不随意置评,只是会抓着轩的手说不要掉下去了
轩去学画,他认为或许他的一点灵魂是在他的绘画天赋里。策陪他打工,攒了很久的钱才买到了很珍贵的和著名画家同名的颜料。
他还有一间工作室,里面攒了很多的油画。策歪在唯一的一张沙发上,身后硌到了轩的速写本,便顺势躺在沙发上翻着轩的速写。他身量很高,腿很长,小腿有半节支出沙发外,细细的像一柄玉笛悬在暗紫色的沙发扶手外。
轩笑话他说你的姿势好像那个奥菲利亚
(俺:策看着轩,会不会想:李轩才更像是会疯了掉进水里去的那个)
(尾:只怕是一起掉进去哦)
(俺:🥺别掉进那条河了,坠入爱河吧)
策便手搭在胸前做祈祷状,轩来到他面前,在他鼻子上摸上了一点绿色,笑着说现在更像了,我来画你吧
可是轩发现他已经到了他绘画天赋的顶峰,再也画不出更多了,他还是没有找到那一点灵魂
他们晚上去小酒馆喝苦艾酒。酒馆里有吟游诗人在弹着五线琴,革命的海洋已经淹进每一个开放的房间,地上随处可见传单
轩有些醉了,随手从空中抓了一下,神秘地问策猜他抓住了什么
策:抓到了店主给我们免单的好心(俺:可爱……)
轩摇摇头说是我的最后一口气,你看这个酒馆背后就是墓园,我们和死亡靠得这么近呢
策一把将李轩的手攥紧,无助地用额头贴紧他
画笔试过了,我们也许该试试枪了
两个人的战术、枪法和默契配合都异常出众,两个人一下子成为了战场明星
可是那一刻还是会到来,那就是双子星被逐个击破的时候
两个人并排躺在白床单上,这里曾经躺过很多人,以后也会躺很多人。策手脚并用费力翻到李轩身边,轻轻地吻了他一下。
对不起,我把你的那一次呼吸还给你了。

【俺】可恶,轩你不心疼吗!!

【尾】可是…………轩变得完整了耶

【俺】😢填上他的不是那一次呼吸,是吴羽策的灵魂

【尾】对吴羽策的爱让李轩更加完整
黑塞:…………捏妈,我什么时候有说过这些
黑塞不要怪我到处代餐!明明就是你写得gay里gay气
结束战争之后,就可以找个山谷隐居
种葡萄,种无花果,做春天在樱桃树上做过的事

【俺】好,好,夏天带他去小溪里玩水,在他湿了半身后把花环戴在他的头上
去抱他,去吻他,像蝴蝶落在草尖,像露水滚进花的心脏

【尾】好好好,感觉到了他们的快乐
找什么劳什子自我,能爱人能被爱就不错啦(?)

【俺】一些草丛间司掌爱的小精灵会知道,唯有爱人的怀抱里才有自我的意义

【尾】黑塞变成莎士比亚
双鬼 仲夏夜之梦ver

【俺】不过不要爱情魔药那一节(无情

【尾】没错没错!就字面意思就好了
仙草酱十四幅画ver,画满十四幅画就可以看清爱人的模样
(世界线收束,第十四幅是轩画的策躺在沙发上,上色是直接用的手指,乍看策穿了一件绿衣服,细看却是轩的指纹)


小尾百宝箱之妖妃是真的有两把刷子在身上

【尾】突然觉得策在没有当妖妃之前,是干影卫起家的
(俺:联动一下椒的提问箱,想看一些策以为轩对自己只是利用,结果轩是十分的信任十分都给了他)
觉得他俩偷偷商量过,让策晚上扮鬼把那些不安好心的人都吓走的故事(俺:好可爱哦)策一边觉得很没道理,但另一方面又觉得或许是个办法

【俺】想看一些策为了救轩废了一半的功法散尽鬼神之力,醒来以后平静又苦涩地跟轩说我的鬼神之力用完了(没说的半句是我没有利用价值了可以扔了)
结果轩啊?了一声,说我知道,怎么你这样了还想跟人打架?
策怔住,轩摸不着头脑,只好上前拉住策的手说饿了吗,我去给你盛碗粥?
然后下一秒轩就被策抱住了,算起来应该是僭越但是轩没这个意识,就是感觉策好像被碰到了什么情绪的开关,于是也只能不明所以地搂住他摸摸策的头发
策感觉好陌生,明明他才是负有保护轩的使命的人,此时此刻却觉得好像被轩保护了
一边很迷恋轩的怀抱,一边又告诫自己,不能这么软弱
策:我还是你的影卫
轩:当然是……呃,当然你不想干的话——
策:想!……我想的

【尾】想看以后轩带兵出征,小影卫夜夜“侍寝”

【俺】不错,顺道杀了几波敌方派来的刺客

【尾】妖妃是真的两把刷子

【俺】有一回来的刺客不止一个,小影卫受了伤,自己没顾上,心急如焚地去看他的陛下有没有受伤
结果他的陛下亲自给他包扎,还问他疼不疼
轩脸色特别不好看,不知道的还以为策护驾不力要担责任,没想到轩是看人不管不顾受了伤气得

【尾】“嵇侍中之血”


吴羽策实在很像一种晶体,纯粹,坚硬,长程有序且各向异性,但李轩在他的命运里就好像那个无法避免的位错,一个小小的缺陷

——解理的瞬间总是从这样的地方开始的

张新杰或许也像,但张新杰在霸图必然经过了重结晶(你说这些谁懂啊!!

(尾:一种棱镜,只有一个特定的角度才能看到彩虹)

特定角度:李轩视角


要看轩看资料看得头痛的时候被策悄悄背后袭击!

轩:别闹……

策:你看得下去?

轩:好吧(一把抱住策)那我充会儿电


怎么说,感觉策一开始坚持打鬼剑是因为凭什么让我换职业我也打得好,但是后来打鬼剑的意义就不仅限于喜欢和打得好了,也因为这是和李轩一起争取一起拼杀才有的机会——吴羽策能以鬼剑这个职业站在场上本身就是他和李轩的胜利

他选择捍卫这份荣耀


想看那种,策在轩怀里睡,轩一边笑一边叹气这也能睡着,睡性真好……但实际上轩一走策就醒,有点风吹草动都立刻醒

(尾:是的是的,只有轩把策当小孩(?)也只有在轩身边,策偶尔会变成小孩(?))

不错……可以不用警惕不用思考,也不用为生存疲于奔命


小尾百宝箱之排pa下的年下仙草酱!

【尾】难说但我梦见了年下版的轩策,应该是打排球吧,轩是队里的王牌,球打得好,人也和善,连不苟言笑的策教练都很喜欢他,但是队里一直缺一个二传

【俺】ACE怎么不跟二传CP……

【尾】因为轩就是拖着,每次策挑好了新的人,轩就各种推辞,和人家练习,扣球扣失误了几次,就隔着球网冲策挑眉
结束练习,轩和策在更衣室亲得难舍难分。策跟他说我不能给你当二传,我的腿去年受伤了,等我出场你起码有半年会错过比赛
轩假装听不见他的话,一心一意地吻他,吻得策头发昏。在轩这张王牌还没有发到他手中时,他也在这个地方浑汗如雨
回来吧,这里有你珍视的一切,还有我
毕竟是自己最好的明星,也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敲打他
轩从小横冲直撞惯了,就算别人一直说他是真正的天才,他也相信从来没有什么是不劳而获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们虚空的王牌啊,第二天训练迷迷糊糊的
轩:做梦真好

【尾】想了一下下午说的那个年下轩策,感觉策受伤是在一个很重要的比赛上,然后策的教练觉得他需要休息,和他讨论过很多次之后,策停掉了自己所有的比赛。他被派去建设低年级的运动梯队。
虽然是休息,但是打球快占了他前半生的一大半,只能看着暂时还不成才的小朋友们打球还是挺郁闷的。
轩本来和朋友约好了周末到体育馆打球,不光朋友鸽了他,而且他正好碰上了排球队训练。策以为他是迟到的小队员,就叫他他到前面做动作示范。教练的眉头压得很紧,动作中传递出不容置疑的态度。
他之前追一个女孩的时候,天天陪她去女排训练。在这种耳濡目染的前提下,李轩的动作比很多小队员都要干净一些。做得很好,虽然策的眉头还是压得很紧,他站到轩背后,一点一点纠正轩的动作细节。策几乎是半搂着他,他可以闻见策身上有一点清苦的雪松味道。
再试一下吧,你能做得更好。

后来轩报名了排球队,毕竟当时女排教练也问了他要不要入队?他的表现很亮眼,发了一个好球之后,他会偷偷朝策挑眉。很多次之后,策被他勾得受不了,只给他一个人加大了训练量,训练结束的时候会在包里找到策偷偷塞进来的黑巧克力。

苦是轩对于策过于一厢情愿的想象。不管是巧克力还是雪松的味道,策的嘴巴永远抿得很紧,好像一辈子也学不会放松。李轩,排球队冉冉升起的新星如此认为。直到那一天他撞见了策和方锐一起出门。策把训练服抱在臂弯,另一只手揉了揉脸,另一个男人从后面揽住了策的肩膀。
他第一次觉得巧克力里面的酸味那么重
总觉得后面就应该发生一些强吻的戏份。轩用手臂把策锁在浴室的小角落。轩仿佛可以永无尽头地进攻,他以为策会推开他,没想到策只是像平时一样配合他。他一时情急,咬了策的舌头,策也咬了他的,两个人交换了一个血腥味很重的吻。

【俺】好!!!这个吻有安抚到轩吗,还是会让轩觉得“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呢,会一边强吻一边在喘息的间隙问策之前跟他一起的那个人是谁吗

【尾】问啊,得到了答案之后还是不满足,觉得策养好了伤就要归队,所以他要把策留下来,让他当自己的二传
但其实策已经跟方锐那边说了,应该不会归队了,让他们换一个人

【俺】吴羽策这个人你要定了是吧,锐锐大呼小叫:没了你我们可怎么办啊——

【尾】方锐很不解,就那么喜欢那小子吗?非要亲手教
策也心乱如麻,朝他挥挥手,再说吧
想要教他很多学长的经验,更想要站在他的身边,拿下那个错过的奖杯

【俺】吴羽策,别太爱了……

【尾】教练:吴羽策你养伤养到哪里去了?怎么越养越严重?
策:就加了一些训练
教练:?
策:我要给李轩当二传
教练:??
教练:现在的孩子们怎么一个比一个叛逆

【俺】轩你倒是按住他养伤——

【尾】之前不知道,知道了之后就跟他绑定了,去哪都一起

【俺】策暴露的时候轩岂不是心疼得要死
所以是怎么暴露的呢,直接在场上吗(好残忍)然后虚空那一场输了,然后策还把责任全都算给了自己
然而李轩暂时不想追究谁的责任,他只想知道策疼不疼
轩看着策冷铁一样的表情,他当然知道答案,但策只说没事,甚至不愿意让他开口问

【尾】想看策坐在长椅上,伤口绷开还在流血,用来紧急的包扎的绷带不够用了,轩一边裹一边用手去蹭策的血,后来轩直接用自己的训练外套去裹策的腿
我们一定会赢,但是不要再受伤了
浑身是血是我们双鬼酱的宿命

【俺】浑身是血的极限拉扯是我们双鬼酱的宿命

感觉之后轩会想法设法找借口跟着策一起绑定行动,虽然借口很高明,很无法拒绝,但是策怎么会看不出轩的想法
策心里其实是有点烦躁的,但每次想要发作就想起轩当时的表情,只能把这份烦躁强按下去
想这件事想得投入的时候脸颊忽然一冰,轩拿着罐饮料贴到了策脸上,半调侃地说想什么呢这么苦大仇深的
策盯着轩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说,想跟你接吻
不算说谎,他现在确实想,但他也确实在不动声色地回避李轩的问题

(尾:轩策你俩看看别人!看看别人!)

轩策属于一些,拉拉扯扯爱情长跑别人都以为你俩早就婚了其实还互相之间什么都没定,或者定是定了但是两个人都以为只是逢场作戏
一种很强的“我知道李轩/吴羽策喜欢我我也喜欢李轩/吴羽策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说出在一起三个字”感

(尾:衰草枯炀,青春易过
给我好好表白啊!!!)

实际上是因为小尾的排pa(?!)突然很想看一些吃醋桥段

想看轩吃策的醋又没有立场只能咬牙去堵策的门

想看策吃轩的醋又不知道这个叫吃醋!但就是心烦意乱不想搭理李轩了!

(括号儿:各写一篇)

然后被轩猜中了心思小心翼翼问:你该不会……吃我的醋吧……?策呆住,原来这个叫吃醋吗……轩一边憋笑一边去亲策:我跟xx能有什么啊

策:我知道!(抗拒

轩:让我抱一下,抱一下……

感觉策吃醋就是,比起酸更多是混乱,但是轩就是纯纯酸了,酸了又要说服自己不许酸,吴羽策跟我有关系吗

(桃:轩:吴羽策喜欢谁和我有关系吗?他不可能喜欢我)

然后虽然表现得很正常但是策凭直觉感觉轩不对劲

策:李轩你发什么神经……

轩hp-10000

在那自己强行消化的时候策拿一罐饮料贴到轩脸上

轩:………………

策:请你的

轩忽然就有了那么一点点点委屈,又要藏着,梗着脖子说谢谢啊

策坐下来,耐着性子有一搭没一搭说了一会儿的话,轩嗯嗯嗯嗯,策兴致缺缺,干脆靠到轩肩上:累了

轩:累了你回去睡啊……

策:你回我就回

轩没脾气了,策还要赖在轩身上装睡

轩酸酸地嘀嘀咕咕:又不喜欢我……

但还是脱了外套把策搂了搂怕他着凉

委屈是有的!但委屈归委屈又确实舍不得(


感觉双鬼酱在一些au里初遇也可以是策救轩(前面明明很纯爱怎么一转炮友变对象剧本

感觉双鬼酱在一些au里初遇也可以是策救轩,但是就是那种,被狼养大完全没接触过社会的策救了被仇家追杀重伤昏迷的轩

然后就是晚上的时候山里冷得要死,轩伤口发炎在烧,但是又忽冷忽热在说胡话,策想了想,窝到他身边给他取暖

轩醒过来的时候,策直勾勾地盯着他,轩:吓醒了

(桃:做了个噩梦,梦里有个鬼盯着他)

感觉这个au里两个人不太熟悉的时候晚上策说不定会趁着轩睡着了轻轻啃轩的喉咙,迟早杀了你.jpg(不是)

等最后可以杀了发现舍不得了,李轩主动把最脆弱的咽喉放到他面前都舍不得咬下去了🥺策还很迷茫,为什么咬不下去呢

然后被轩抱起来的时候感觉到了危险,可是感觉到了危险他居然不想动

(桃:被驯养的猫咪策,实在是他给的太多了)

实在是他给的太多了,be like

轩:这些爱都是你的

策:都是我的?

轩:所有的爱都是你的

策难以置信,被李轩的爱淹没,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桃:有种猫猫得到大碗猫粮的感觉,看呆)

第一反应是警惕:这是不是陷阱.jpg,发现不是就开始迷茫

(桃:他是不是馋我身子(。)

草,好像也无法反驳……

轩,你确实馋策身子吧!特别是食髓知味后

(桃:确实……但这对他来说不是重点)

是的,他要吴羽策的心……双鬼酱能不能有炮友变对象文学

(桃:能)

策:我以为你只是馋我身子

轩:不是想要你的心我怎么会馋你的身子!

炮友变对象的话,策觉得轩是馋自己身子,但实际上他每次都被轩弄得很舒服,自己弄怎么都不太满足(


策压床或许可以同时是一种猫压床和鬼压床

【桃】我早上是被太女一爪子糊醒的(拍脸)该给老子吃饭了
然后被我揪住后脖颈扔到了床尾,很熟练了

【我】想看轩一觉醒来:=_=
轩:卧槽,什么这么……沉
一摸,自己对象,算了,算了

【桃】笑死,这个不能扔

【我】李轩能怎么办呢,李轩只能随便吴羽策压着,还要伸手揽一下省得他掉下去

【桃】伸手捏捏猫爪,继续睡
好沉的策(
好深沉的爱

【千层】大猫猫当然很沉啦(点头)

【我】沉重的爱!

【千层】自己消受吧李轩!

【我】最后轩实在觉得太沉了!开始思考怎么把大猫猫策弄下去
尝试挪了一下,策扒拉得更紧了
尝试叫醒,策往他胸口蹭就是不醒
轩:吴羽策你是不是装睡……
然后听见策趴在他身上闷声憋笑,轩:💢
抓起来就是亲,亲到策忍不住躲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