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千万年,千万年,相照的光 地球最后的铁血纯爱双鬼解,轩策神圣婚姻不拆不逆
或许爱即一场二级相变
直|李轩为什么这么爱吴羽策吴羽策又为什么这么爱李轩的LOG(十七)

!Warning
已经不能算象上的LOG整理了,因为有很多部分已经是从和友人的聊天记录里的二次记录了
标记为“小尾百宝箱”的部分是我和美丽可爱的金鱼尾的联口嗨(……)
NSFW有,口嗨有,小论文有,暴论有,光口嗨不写的坑更加的有,如果不是特别有空建议直接业内关键词搜索以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
我的象

感觉轩对于策和对于其他人确实是不一样的……

同样不太好的事情,对其他人,大概是一种打抱不平会大胆出头不怕惹事的正直(be like,队长开会)

但是对策,感觉轩第一反应真的是心疼……轩对叶在嘉世的遭遇显然就是纯纯鸣不平,没别的,感觉如果哪天比如知道了小乔在药的经历,估计也就是遗憾一下惋惜一下,也没别的,不会有太多想法,但是感觉策出道那会儿跟俱乐部拉锯战,轩应该就挺心疼的,并不仅仅是同情和不平……或者说就不是同情和不平,就是心疼了……

策对于轩来说不一样的地方确实就是他会心疼,所以多多少少会护着,哪怕对方不需要,这更多出于李轩本人的意愿而不是对方的需要……对别人他就没这个心思,大概就是一种各人自有各人的际遇他管不着也没资格评价好或不好更没立场同情或者干涉,但是对策他就很想捞起来管管……

※很想管管,但在某段时期(意思是在一起前)又不想负责(?)就是很想跟策保持亲密,又不愿意策把整个人都交出去给自己


【俺】轩第一次搂紧策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捏……

【尾】也许很单纯,觉得策过得很不好,很想安慰安慰他

【俺】搂上去的时候做好了策会一把推开的准备,没想到策只是僵了一下,就慢慢慢慢地把自己埋到了轩颈间
那个时候李轩想,啊,原来策也会有这样的时候……感觉自己印象里的策忽然丰满了一些,同时也有了一种模糊的责任感——“我想让他不那么难过”

【尾】你可以继续抱他,那样可以看到更多

【俺】原来性子再强硬的人,被人抱住的时候身体都是柔软的

【尾】策在我心中又变成寄居蟹,就是因为突然有了家,所以不放心去哪都得带着,生怕他也会消失

【俺】也或许小刺猬,怕扎到李轩,即使贪恋李轩的温暖也不愿意靠太近,直到轩抱上来,摸到他柔软的肚皮

【尾】🥺i策眼里的策:冷、傲
只有李轩才能感受到他的温暖

【俺】但我们CP粉明察秋毫,策在轩身边的时候明显放松多了!还会笑!

【尾】这是一个只有cp粉才能胜利的世界

【俺】这是一个cp粉赢麻了的世界
那第一次抱着策睡觉呢🥺
连被子带手臂,把策圈得严严实实,“我的”

【尾】策的眼睛亮晶晶的,以及后来每次有人问起他觉得副队长得怎么样?他都会想起那个夜晚,然后坚定地回答眼睛

【俺】感觉轩对于“吴羽策是我的”这一点,有点感动,有点得意,有点窃喜,也有点庆幸

【尾】很复杂,不是那种随便谈个恋爱玩一下

【俺】轩对策做不到那种玩一下的心态

【尾】是的,两个人都非常认真

【俺】如果没有吴羽策,轩对其他人是可以这样玩玩闹闹好聚好散的,但是对策,他做不到……
策那么认真那么执拗那么不懂迂回和放弃,李轩舍不得


某条金鱼尾一边看《紫与黑》一边代一些策替轩守边的故事

【尾】幻视一些策替轩守边的故事,明面上是皇帝和将军的文书,随书的是私人书信
策:你不是无敌骄阳的兄弟吗?可以让你兄弟来一趟吗?
轩:抱歉,抱歉,抱歉

【俺】笑死了,怕他冷怕他热怕他受伤怕他疼
但感觉如果战事拖久了轩是真的会自己跑一趟!

【尾】致:上特立米西斯总督 吴羽策

皇帝陛下已经收到了弗尔米奥的报告,兹事体大,皇帝陛下决定御驾亲征。

无敌骄阳的兄弟、爱民如子的君主、信仰的守护者、福萨尼的统治者神圣的李轩一世皇帝陛下

致无敌骄阳的兄弟、爱民如子的君主、信仰的守护者、福萨尼的统治者神圣的李轩一世皇帝陛下
吴羽策敬告皇帝陛下,雪天路滑,道路难行。万望陛下三思而后行。
上特立米西斯总督 吴羽策
李轩?你搞什么鬼花样?

而且之所以将军对皇帝这么说话,是因为他们是在学校认识的最好朋友

推荐良也看看,很好看,就是结尾很令人心碎罢了………………

【俺】(大震)

【尾】一些胡说,感觉西幻背景里的策给轩写信会不自觉地在“致无敌骄阳的表兄,亲爱的皇帝李轩”这句的亲爱的后面加一个逗号
一开始是无意为之,后来就习惯了

(俺:不错…………下意识的亲密)

By 小尾酱
By 小尾酱

【尾】悄悄………………

【俺】!!!!!!开饭了——
定情信物!!!

【尾】大概是这样的,策的亲缘淡薄,父亲沉溺于酒色,是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直在接济他们

【俺】那策岂不是早早就默认自己是轩的所有物了……

【尾】父亲唯一留下的值钱的东西就是这把匕首,所以策把它借父亲的名义送给了轩,算是一种谢礼吧,然后他要离开王城
父亲唯一留下的值钱的东西就是这把匕首,所以策把它借父亲的名义送给了轩,算是一种谢礼吧,然后他要离开王城
没想到轩以为他的老师送这个给他是想让他帮助自己的孩子
于是他第二天就去把策找到,留在自己身边了

【俺】感觉这个世界的策会在成年的那天晚上孤身前往轩的帐下,单膝跪在轩的面前,平静又冷硬地说:您可以随意处置我
轩愣了,策的姿态并无卑微,也不恐惧,甚至那种压倒性的气场即使他跪在地上也并无半分减弱
这个少年只是在献上他的忠诚与驯服
轩反应了好久才突然从椅子上起身,去把策拉起来,策不起,于是轩也跪了下去,与他平视
轩拉着他的手说,这怎么行,你可是吴羽策啊
策望向轩的目光满是茫然,他毕竟刚成年,怎么也想不到他要忠诚的对象会这么对他
他懵懵懂懂地被轩拉起来,轩伸手拂掉他鬓角和肩上的雪粒子,然后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又捂着他的手说:你这么大老远过来就为这个?冷不冷,我给你倒杯热茶?
策有点着急地拧着眉:我是认真的!
轩一笑:我知道,但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
策:你小看我,我可以为你做很多事
轩:这我也知道……
策:……
轩:好吧,那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吗?
策本来在想,他知道,但他说不需要,是不是就是不要我了?
结果李轩说,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吗
他发现自己除了一句斩钉截铁的“我愿意”,再说不出其他的话
李轩好像很开心,至少看起来如此
吴羽策满心茫然地想,他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尾】确实是爱上了

【俺】这个世界下,初夜会是策主动吗
讨论完政事,策没有走,直盯着轩看
轩:?
他们原本是席地而坐,这样暖和一些,结果策忽然跪起来吻轩。是那种虔诚的,献祭一样的吻
他们之前也接吻了几次,都浅尝辄止,但这次策忍不了了

【尾】策会用腰带把轩的眼睛蒙住

【俺】白天轩拒绝婚约的时候他也在场,他觉得自己在犯一个滔天大错,但他想犯这个错
轩:吴羽策……吴羽策你——

{{总之下面是NSFW内容,叠起来}}
然后轩在一片黑暗中感觉有一片温热潮湿包裹住了他那里
策的技巧很生疏,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技巧
轩一边喘息着摸着他的脸想让策停下(但又不敢轻举妄动怕伤了策),一边又在想,这是吴羽策……
轩设了一次,同时策摘掉了蒙在他眼睛上的腰带,于是轩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东西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部分,在策脸上,顺着策的嘴角往下流……
这个画面太有冲击性了……直接把轩看嗯了第二次
然后在轩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解开所有衣物的策,扶着他,不带任何润滑地,坐了下去
有点过了,虽然轩被爆炸般的快感搞得脑子一片空白,但他还是看出来了策很疼,疼得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于是他把策拉下来,撬开他的唇齿,轩尝到了血腥味但他还是慢慢地吻,分散策的注意力——策太有感觉了,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适应了一阵过后轩才开始小范围地动,尝试寻找角度
策一直在忍喘息忍呻吟,直到扫过某个点的时候,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震了一下,于是轩不紧不慢地浅浅蹭了一下那里,柔声问他,很想要吗
策被折磨得有点失神,轩反复问到第三遍,策才难耐地往那个位置套了一下:想……
余下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轩想出去的时候策死死拽着轩的手腕摇头,喘息着说,我又不会怀孕……于是一下没反应过来的轩,凭着本能也凭着策的指引,直接设在了他里面
等两个人稍微找回一点理智的时候,策感觉自己后面有什么要流出来,他在轩的怀里,轩吻着他的颈侧
初夜就搞这么激烈!

【尾】感觉这是另一轮的前兆

【俺】一夜七次
到最后策已经睡过去(也可能是晕过去)了,轩抱着他去清理洗的时候策在昏迷中又坚持不住去了一次,甚至在昏迷中去的时候还在小声喊着:李轩……
轩帮策清理的时候,手沿着策的脊背一路抚下去,直到温热的内部,策的身体还因为刺激有点发抖
轩把这个动作做了几次,有点恍惚地想,原来熔化这么锋利的刀,也只需要这些热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策感觉自己跟断片了一样,稍微动了一下发现自己是被李轩抱着睡的

【尾】没有人能比此时的策更幸福了

【俺】但总觉得你俩做了都还没告白耶

【尾】🥺🥺🥺🥺是这样的,更重要的东西总是迟来一步

【俺】想了想可以是,轩没有直接拒绝婚约,只说宴会有三天,再议不迟,于是策忍不了了先跟轩犯错了

【尾】轩……你是故意的吗?

【俺】策醒来第一件事,盯着轩的眼睛说,李轩,不要答应婚约
轩愣了一下,然后似笑非笑地说,吴羽策,你以什么立场来要求我拒绝xxx的联姻呢
策呆住了,然后又开始带着一种隐忍的表情咬住自己下唇,一种宁死不退让,却也明知无可奈何的姿态
最后策一咬牙一用力推开李轩:是我僭越了,公爵大人恕罪

【尾】😢😢😢公爵大人你说句话啊!

【俺】轩连忙拉住人用力按进自己怀里:怎么这么着急……你觉得“我的心上人”这个立场够吗?
策感觉自己好像幻听了,声音都有点颤抖:你再说一遍
轩捧起他的脸吻了下去:我是说,我准备拒绝他们,理由是——我的心上人会生气
感觉策这个时候大起大落会哭耶……埋在轩胸口无声地哭,超安静地掉眼泪
轩:坏了玩笑开大了,赶紧抱紧了哄
然后听见策小声地,带着哽咽地说爱他
然后两个人一起宴会迟到(。

【尾】大大大大迟到!这不就是私奔吗?

【俺】轩:昨日xx大人提到的婚约,恕我不能同意
来宾:????
轩:我已有了心上人,我的心上人性情刚烈执拗,倘若我同意这门亲事,恐怕要惹他生气
来宾窃窃私语:真的假的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李轩公爵看上过哪家姑娘
策还是面无表情地站在轩的身后,只有虚空的近臣(aka,李小迅)能看见,轩的手正在身后牢牢牵着策的手,十指相扣
结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策就去守边了,说不定是轩拒绝政治联姻的打击报复

【尾】Make sense

【俺】策要辞行的时候,轩会不会觉得对不起策,夸下海口说策是他的心上人,结果还是没能保护好他

【尾】策:可是我们在远地也有势力了
策:你如果需要我,我立刻就会回来

【俺】临行前都要走了,轩走了两步又回头跑回来一把搂住策:务必照顾好自己。然后才放开回了送行队列

【尾】轩要找谁陪策一起去啊?

【俺】李小迅,必须李小迅,消息灵通的飞毛腿,你不去谁去

【尾】小迅:我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我啥都不好说啊

【俺】但是李小迅一走,轩在皇宫里就少了一双耳朵,行事又要加倍谨慎

【尾】这不是还有小儿子吗?

【俺】才捷可比李小迅稳重多啦

【俺】策,守边庭的夜晚会不会想轩
策出来的时候还带了一条毯子,轩告诉他要去戍边的时候,他说好,然后只要了这条毯子。看着轩欲言又止的模样策笑了笑,附在轩耳边说,不然我睡不着呀

【尾】这有什么,公爵家大业大,天天给你寄东西

【俺】策要守多久的边,三年够吗

【尾】🥺🥺🥺🥺半年都能把他们两个憋死

【俺】轩你微服私访吧🥺
策:你怎么会在这里?!
轩:xx城里有一些让我在意的消息,我必须亲自来看看(顿了顿)……你不想看见我?🥺
策:(深吸一口气)……想,怎么不想……

【尾】策也是!好想好想!!

【俺】结结实实把轩从上到下摸过一遍!眼神滚烫地望着轩,然后一把抱住了李轩:做梦都在想……
感觉轩微服私访查清一些事后又回去跟王公贵族勾心斗角!然而也遭到对方的联手反扑,最后轩差点被困死在皇宫里,即将决出胜负的时候,策带队兵临城下
小盖小迅立大功
然后就变成李轩皇帝陛下了……!

【尾】🥺🥺🥺🥺无敌骄阳

【俺】然后就不要让策守边了吧!赶紧放回来夜夜笙歌(?

【尾】以提拔小迅的名义把他踢回远边(迅:骂骂咧咧)

【俺】但是也想看策又自请回边疆!问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你放心我以外的人守吗
轩苦笑:任何一个人自请去我都会同意的……怎么偏偏是你

【尾】多写信,多吃点,多想我

【俺】果不其然外敌进犯!策神勇无双,在国境线上打出了虎狼之名
轩:担心,担心,还是担心
轩:我觉得吴羽策报喜不报忧,李小迅,你给我写一份报告

【尾】迅:?
迅:后备让我干,情报也让我干,你们夫妻店就我一个员工是吧

【俺】但感觉策真的会报喜不报忧!

【尾】是的!!!
然后被迅恶意报复,把伤势报告严重了很多

【俺】be like:
策:这几日连战连捷,务请放心,今日梅花开了,balabalabala
迅:策哥在战场上肩膀中了一箭已经三天没下床啦——
轩你生气吗

【尾】皇帝李轩急召吴羽策将军回王城述职
策:?谁打我小报告

【俺】策:战事紧张,恕难从命
策眼神一冷:李小迅!

【尾】迅:(虽心虚)是不是上次我们截了那谁谁的军火他怀恨在心

【俺】策:(盯……)
迅:(心虚,大为心虚)
策:更改计划,奇袭提前到明天晚上
迅:啊???
策:迟则生变,(抿了抿唇)我怕我拒绝回去述职,李轩要来找我算账
……
仔细一想咱们这口嗨的部分写出来够一篇文了都

【尾】这就是…………联口嗨

【俺】然后策带伤夜袭敌营,取敌上首而还,然而原本就没好全乎的伤又裂开了!
策:烦躁,没时间养伤了
直接雷厉风行地打了一波扫荡,然后在估计着李轩就要发信跑过来前回去述职了!看着毫无异样,因为路上已经仔仔细细缠好了,述职完只想躲开李轩,也没去李轩寝宫
气得轩直接跑到策宅邸,拍门进去的时候策正在拆绷带……
好吧,忍住了,不能发火
策:(迟疑)我不是有意——……并无大碍,你别担心……
轩:(哽住)
轩:……你一只手不方便,我来吧
换好药后轩从背后抱着策,额头抵在策的颈上
轩没有说话,但是策感觉得到,他在难过
……李轩在为自己难过

【尾】找个人把他替回来,长久地待在边疆,鼻子不好使,耳朵不太灵
大冬天穿一身单衣也不觉得

【俺】策心如乱麻地把轩拉到自己身前,还没开口,轩抢先一句:对不起
策怔了:……你不要这么说
他把轩按在自己胸口:再给我一年、三年……最多五年,我会把所有威胁你的敌人全部铲平……然后我就回来,再也不走了

【尾】轩你真的需要吗?

【俺】他不在乎,但吴羽策想做🥺

【尾】别去了,留在他身边吧🥺我好痛啊,又要当笔友好多年
又不能phone six(?)

【俺】这里如果是我的话,我就安排策出去后不到一年,敌营联手进犯,边军死战,伤亡惨重
主帅吴羽策下落不明
然后轩带小盖御驾亲征荡平敌寇,随后传位盖才捷,本人亦不知所踪
所以轩怎么找到策的捏,在哪里找到策的捏……感觉策迟迟不来找是不是失忆了(沉思

【尾】嗯嗯嗯,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与君相恋一百次》

【俺】被一伙底层盗贼团伙收留!(锐锐:合着还有我的事啊

【尾】锐锐:一见如故!一见如故!

【俺】策想不起自己是谁经历过什么,但是身手不凡,救下了因为偷米被富商抓住要打死的锐锐的一个小弟,于是锐锐表示你要是没地方去,就跟我们干吧!放心我们干的都是劫富济贫的买卖,义贼!
然后轩隐身下线后,为了快速获得消息,做了行商
于是在某次策潜进轩的宅邸行窃之时!刚对完账准备去洗洗睡的轩,不期而遇地撞上了一双梦里见过无数遍的眼睛
轩跑出两步想去追,但策身手太好了,直接溜掉了。策听见身后那个人在喊吴羽策,不知为什么,喊得似乎挺伤心
那天晚上策罕见地做梦了,梦见什么了呢…………

【尾】梦见自己赶路,一路风尘仆仆在河边用水洗了洗脸,觉得自己要去见谁,很开心
忽然耳边传来震天的钟声,是国丧。潺潺的溪流声忽然变成哭声,眼睛里忽然流下两行血
戍边的那几年都会做的噩梦,就算失忆了也会做这样的梦

【俺】会在梦的尽头看到轩的背影吗

【尾】会的!第二天锐锐就来找他说,那个姓李的老板太可恶了blabla,我们要不要找找他的麻烦

【俺】策:(心不在焉)

【尾】锐:?(知心好兄弟上线)是不是那个李老板怎么你了?我早看他们不顺眼了,一个一个的
策:林老板不做生意?
锐:害,老林不一样。兄弟我看这么着,我听说那个李老板有幅特宝贝的画,从不示于人前
策:没必要吧
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想不想知道那是幅什么画?
策:我猜是名画
锐:我猜是藏宝图,要不要咱们借来看看

【俺】感觉策会主动请缨,他也好奇那个熟悉的感觉是什么

【尾】那到底里面是什么呢?
是策的画像还是本来就是空的,只是用来引起策的注意

【俺】怎么就不能是策的涂鸦呢(
画工非常一般,怎么看也看不出名贵的迹象,但是又细心装裱了

【尾】策:??这些人的爱好好难捉摸

【俺】正在思考咋回事儿的时候,有脚步声渐渐到门口停下了,策矮身藏进阴影里
轩要怎么办呢

【尾】像往常一样,喝茶,换衣服

【俺】轩已经感觉到有人在了吧!

【尾】🥺🥺🥺他非要装有什么办法

【俺】装,装,装到什么时候

【尾】策实在受不了了,就出来跟他换了两招想走,没想到两人的招式仿佛是同门

【俺】轩,打架的时候甚至用的是你的定情信物吧

【尾】策得到结论,这人是个鳏夫(?)

【俺】?草,怎么来的结论!

【尾】我编一下
只有死人是不可战胜的,画的本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对李轩很重要的人所画,如果李轩和这个人长久相处过,那么应该会交换更为精致的别的东西,而不是涂鸦
很可能这个人突发急病骤然离世,又或者李轩和这个人因为一些原因见不了面

【俺】策,过了几招你都没想起什么来吗🥺

【尾】脑壳有点痛,跟锐锐说要躺几天

【俺】躺着躺着李老板找上门了

【尾】李老板怎么找上门的呢?从正门大大方方地进(锐:删了,对我不好)还是走空门呢?

【俺】正门进!正门进!(锐锐:😡

【尾】小盖工作日志:
和大臣开会开到深夜,想轩哥,想策哥
策:呼呼大睡
小迅日记:
(指指点点)你到底在哪啊?
轩:我找一下吴羽策

【俺】策策,失忆以后莫非还抱着那条毯子睡

【尾】锐捡到他的时候,唯一的行李就是那条毯子

【俺】锐锐:(赔笑)贵客,贵客哈。但老板你看我们家没有叫吴羽策的小弟呀

【尾】轩心想,怎么连名字也忘了

【俺】你咋知道不是锐锐诓你

【尾】!!!!关心则乱

【俺】感觉策是自己醒了听见外面有声响,摸着刀就出来了
轩轩作何反应捏

【尾】让我编编
也许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策就觉得头疼得不行。明明才见过轩,但是觉得已经认识他很久了
与他交手,梦里与他拥吻
他认识我
他和我师乘同门

【俺】等策从头疼里回过神来,已经有人先锐锐一步扶住了他

【尾】锐你好多余🥺🥺🥺

【俺】那其实很像一个拥抱的姿态
于是策出于某种本能或者习惯,把额头抵在了轩肩膀,然后又出于某种本能,仿佛梦话地轻声念了一个名字:李轩
如果是武侠pa我就要安排策是被人用银针封住了记忆,然后拼命要想起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这个pa,大概只能用毒和药了吧(摸下巴
然后就毒发(?)晕过去了!
武侠pa的话感觉轩会发现银针的存在的,然后取出来以后策做了一个巨长巨长的梦,把他们相遇到自己被暗算这段全梦完了
这里,俺寻思轩你得出门找解药
……还是武侠好使……
算了,整点口对口喂药……

【尾】放血疗法和跳大神
毕竟是中世纪刻板印象
还可以跳跳大神,巫女的魔药

【俺】喝完感觉要触怒教廷,满城搜捕(

【尾】那这个时候就要讨论到底是小盖还是教廷的势力大了(在我的印象里,红衣主教是小周的样子,灰衣副主教是小江的样子)

【俺】?不错,听上去那还是有冠队势力大(……

【尾】爹的,周那张脸太有欺骗性了!明明和策是同一个地方出身,但是被小江找到,然后两个人偷到了天下…………
轩:上面有人

【俺】小周长得就像个圣子……不需要身份证那种……

【尾】轩的前半生:政斗;后半生:商战。真的有些时候很厌倦的,但是和吴羽策的相处方式就很简单,当一只草履虫就好

【俺】和策在一起他什么都不考虑,只要这一分这一秒
策策昏迷一星期,轩就守了一星期。听他在梦里喊李轩 拉着他的手自言自语一样地说别疼了
策醒的时候轩睡在他边上,手和他的手十指紧扣,策一下没反应过来今夕是何年。他稍微动一下,轩立刻条件反射坐起来找水找药,然后才看见策一双好亮的眼睛望着他
轩还有点慌,不确定策到底想起来没有,想起来到什么份上了。策也起来踉跄了两步走到轩面前,捧着轩的脸吻了下去
感觉两个人能聊到天黑,最后策靠在轩身上说:我终于完全属于你了

【尾】😢😢😢追更结束,哪里有红心蓝手键

【俺】笑死了,大更两天两夜终于大结局

{{一则NSFW的插曲(NSFW}}
【尾】想看策刚下战场,和迅交代完善后工作就急匆匆一个人回营了。轩就在帐内等着他,因为是自己偷偷来的,也不好露面,两个人一见面话还没有说几句,就情难自禁地吻起来。策脱了铠甲就像蚌打开了硬壳露出了温润的内里。里面的衣服是贴身的,尤其是小腿起伏的肌肉和靴子的开口是紧紧咬合的。皮靴上还有刚化的雪水,策的身体却是火热的。轩的手每到一处,都能带起一团火。
【俺】好!!!这不得弄到柔软的都化成水
【尾】轩还会问策有没有把门外的守卫支走
【俺】如果没有捏
感觉轩会一下暴露出蔫坏的一面重顶一下,附在策耳边说:那就辛苦小吴将军忍一忍啦,可别惊动了外边
轩动作是很温柔的,但策说守卫还在外面后,忽然糙得更快更深入了
策根本受不了,咬着下唇强忍着不出声,轩又追着他的唇吻他,把漏出来的呻吟都吞进这个吻里。还调侃策说,这么敏感,有没有想着我自己弄过?
策无力地闭上了眼睛,轩知道这是承认了
这种被思念的感觉太难顶了,轩一下也失控了,一阵又急又重的顶弄,策坚持不住就去了,下面一片狼藉
轩释放过后还在里面停留了一会儿,小幅度地顶他,感受着策在自己怀里轻轻颤抖
然后在一片释放后的安静里,策环着他的颈脖,忽然跟宣誓一样强硬地说:李轩,我还要
余下不可收拾(


不过之前跟豆沙聊过,感觉策确实是会因为“没有参与过李轩从前的生活且时间不可倒流他已经不能再回去参与了”这样的理由自苦的人

(尾:🥺🥺🥺🥺想和他一起出道吗?)

想一起上学,一起翻墙逃课一起去网吧,对于自己没能参与的李轩那一部分的人生抱着一种不甘心,虽然本人也知道没道理,所以不会跟李轩说

尤其在比如说轩轩同学聚会回来随口聊起从前的时候,策就会咬一下下唇

(尾:听到轩和老同学讲电话的时候,从背后吻轩的肩膀,有点恨地用牙咬一下)

不错……轩会注意到策在难过什么吗

(尾:一开始会觉得有点怪,但后来就有点想通了)

会趁着夏休期带策去走一圈他以前念书上学逃课打游戏的地方吗

拉着策去网吧,掏出两张鬼剑卡插上:来打两把?

(尾:会被围观的)

策沉默地坐下,然后两个鬼剑大杀四方。本来两个人都戴着口罩,大家还以为只是普通粉丝(X市的地头打双鬼多么正常

轩趁着网吧暴动前拽着策跑了,跑得他自己气喘吁吁,然后拉着策的手腕笑着说:看见没,以前班主任来扫荡,我就是这么跑的

(尾:轩!!!!你好好啊!!!)

策有没有安心,虽然回不到过去,但李轩知道他在想什么


想了想刚猛霸道鬼剑士(

难说但,总觉得策这样刚猛固执正面强攻盖章光属性(?)的人,会这么喜欢暗系的鬼剑,就是不肯换,这点就挺微妙的

感觉大家选职业还是多多少少跟自己个性有关系,像联盟几个近战,确实绝大多数都是性格上就很强攻派,箱包啊,糕啊,老韩啊,平平啊 都是很直白的阳刚派(

但是也正面强攻的策喜欢鬼剑就有点奇妙,感觉他性格上其实也不是直白,也有心思,就是有点,有点灰

喜欢鬼剑我会多少觉得,其实策自己也感觉得到自己心里有不那么明亮的部分,有阴暗的角落,而且很可能还在比较本质的位置

而且他白色的部分跟其他强攻派那种燃烧的色彩不一样,他的白色其实,挺安静的

我猜李轩一定意识到了那片暗属性的阴影,所以同样暗属性的他才能走进去,把角落里那个策找出来


好想看婚礼上,策被起哄推上去发表一点恋爱长跑感言

好想看婚礼上,策被起哄推上去发表一点恋爱长跑感言,策一边笑骂有什么好讲的,一边还是在轩温柔又幸福的目光注视中上去了

策讲得很慢,也很随便,但是又很认真,讲到最后居然红了眼眶。他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别开目光有点难堪

这个时候轩直接站起来走上前去从身侧搂住了他,然后开始接吻

策好像被一种巨大的幸福包围,但是原来幸福得太超过也会让人哽咽,于是他搂住李轩的脖子把头埋在他颈间

他说李轩,我们要长长久久

这话听起来就像是他们退役前的最后一场总决赛,吴羽策也是这样说,李轩,我们要赢

(尾:记得把捧花扔给我)

【尾】突然想到很缺德的

锐锐结婚,群众闹着要他扔捧花。但是他只有一枚胸花。反正都扔着玩,结果锐锐使了一点巧力,轩和策一起接住了(问就是电竞选手顶级的反应力

【俺】妙啊,策尴尬了,想抽手回去,结果轩不干,把策的手攥紧了不放

【尾】轩干脆顺势把策拉到他身边,并劝他说今天人家才是主角

【俺】然而策只是在想,李轩的指尖怎么这么凉

【尾】嘻嘻!人家的婚礼录像机可能会录下你们黏糊拉手耶

【俺】然后你俩结婚的时候林方神秘一笑送上一份大礼

【尾】🥺这不婚礼热场影像就有了!

跳进黄河拆不掉身上绑着的十公斤红线啦!

【俺】其实我蛮想看策给轩物理意义上绑红线!

绑在轩的小指上,很细心地绑好了以后系在自己的小指上,轩举起手忍着笑:什么情况啊

策认认真真看着他:怕你跑了

【尾】好可爱啊!!!!

…………对不起我以为是捆那个绑(走错片场)

【俺】也可以,但这个片场感觉应该是策把自己绑好了跪在床上等轩推门,然后轩拉了拉,策的手上感觉到线紧了紧,把他的手拽过去

策偏过头,发现轩把红线放在了自己唇边,一边吻着,一边目光眷恋地望着策,就do到意乱情迷

策: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会被爱淹没

【尾】终于有家了

【俺】有人把他从那片虚无的海洋里牵出来🥺


其实仙草酱这点还挺有意思的
轩去做什么事经常是因为有意思
策不去做什么事经常也是因为没什么意思

桃:轩去做了什么,策觉得没意思也变得有意思
我:李轩本身就是吴羽策的意思


妈的,杀心大起,一时间很难说咸鱼怂货轩和撒娇舔狗轩我更恨哪个,也很难说红衣女鬼策和霸总女王策我更恨哪个

结论是都杀了,受不了这个

杀心大起again:梦女滚出我CP!!!什么叫“便宜李轩了”你踏马谁啊你算老几???(愤怒拉黑

(灰:准备发起不在同人里进行外貌描写的呼吁,同意请呼吸)


双鬼拍阵的配合,有谁还能比虚空双鬼更加娴熟?无论是对方的意识,习惯,还有角色,两人都熟悉到了无法更进一步的程度,他们的配合,已经完全无需言语交流。

难说但,我总觉得,李轩这个平时很细心的人,走到这个份上实际上靠了很多的直觉,吴羽策这个平时很靠直觉的人,走到这个份上却是付出了很多的细心……


想看轩轩有高兴的事,回来第一件事:大字型压倒策

策被他压在身下感觉十分好笑:什么事这么高兴

轩:不告诉你

策:……不说拉倒,起开

轩:不起,让我抱一会儿……

策象征性推了推,随他去了,低声笑说什么毛病……

轩埋在策颈间:我乐意……

(尾:虚空队长获得了一些小道消息,Like会有世邀赛组织了表演赛啥啥的)

(尾:咱们有表演赛吗?)

(俺:没有搞过电竞,不知道,但管他呢!我说有就有)

表演赛不得整点2v2,所有联盟搭档上去溜一圈

当然恶毒一点,也可以整点拆2v2,比如所有最佳搭档拆了分两队互殴

(尾:好看!!!良教练我想看这个!)

(尾:我以为是搭档互换账号卡)(俺:那这双鬼酱铁赢啊!)(尾:毕竟我来自虚空战队)(俺:毕竟我来自虚空战队)

几天后表演赛的消息公布,中国队2v2组推了双鬼

策怔了一下,轩笑着说叶神这次打定主意不想上场,把咱俩报上去了

轩:你不想跟我一起吗

策被李轩抱着也抱着李轩,感觉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不是双一,答:领队认为箱包还得再摔打摔打(?

(尾:策会不会觉得很幸福也很幸运)(俺:那是当然……)

睡不着,想起小尾说不管想看,遂唐突一摸

世邀赛前一群职业选手在帝都聚会,打比赛的是训练,来的家属正好充陪练。晚上一帮大小伙子下了训出来吃烧烤,李轩手机响了一声,掏出来一看眼睛就亮了,抬起目光就满场找人。

“哎,谁看见我们家吴羽策了,我策呢?”

“什么你策,怎么就你们家了!”有关系亲近的在旁边指指点点嘀嘀咕咕,最后还是好心答了,“刚看方锐跟人走了,八成旁边网吧竞技场呢。”

李轩到网吧,吴羽策和方锐刚打完一把,吴羽策松开键盘鼠标长出一口气,屏幕上是大大的荣耀二字。旁边方锐哀嚎着要不要那么狠啊吴女士,你这是打击报复!

“倒欠一次上网费了方锐。”吴羽策说完,倒在椅背上仰头看李轩,“什么事?”

李轩心情特别好,伸手揽着吴羽策肩膀拖腔拖调:“策策——”

吴羽策瞬间鸡皮疙瘩掉一地,当场坐直了一手按在李轩脑袋上:“有话好好说,少恶心人。”

李轩忍住笑,清了清嗓子:“我有高兴的事。”

吴羽策疑惑地看着他。

“猜猜,猜猜。”李轩眨了眨眼。

吴羽策莫名其妙:“有什么好猜的……咱们老板决定把扫地焚香买回来了还是你李轩中了五百万大奖一夜暴富了?”

“吴、羽、策。”李轩贴着他颈侧,吴羽策觉得耳边痒痒的。李轩用双臂圈着他,咬耳朵一般地说:“想不想跟我一起上世邀赛。”

吴羽策愣了。

他和李轩之间没有什么“讳莫如深”的话题,但世邀赛多少算一个能不提就不提的事情。倒不是因为有什么解不开的芥蒂,只是彼此都太清楚对方的想法,很多事情没必要说,太尴尬。

国家队大名单早就定了,李轩怎么现在说起这个?

“……什么意思?”吴羽策将信将疑地反问。

李轩一副刨根问底的模样:“你先回答我想不想。”

“当然想。”吴羽策回答得干脆利落,直截了当,“谁会不想?”但事实就是事实,只要李轩还在这个职业圈,逢山鬼泣就会是辅助职业的最优选择。

吴羽策听见李轩在他耳边低声笑了好一会儿,这种发自内心的高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李轩的脸上。吴羽策叹了口气,嘴角也不自觉地染上了笑容:“说吧,哪来的五百万啊?”

“表演赛。”李轩一手勾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将那条短信亮在吴羽策眼前,“领队说他已经退役了,休想让他再上一次场,所以表演赛的2V2场填了咱俩的名字。”

“意思是……”

“意思是,得辛苦我们家副队陪我出一趟远门了。”


难说但,原作位面估计没有那么夸张但是,换一个AU,总觉得策是那种会跟轩说我是你的东西你可以随意处置的那种,直接把命就给出去了,当然只对李轩这样因为潜意识里觉得李轩是绝对安全的,但是与此同时另一个潜意识就是,好像一定要把什么有分量的东西给到李轩手上,他才能留在李轩身边,感觉策最底层的潜意识里“我有利用价值所以李轩会让我留在他身边”比“李轩爱我所以他会让我留在他身边”要来得可靠……


但我真的蛮想写两个人同居的时候李轩上网游抢BOSS,公会会长认出来了在这抱怨工作呢忽然麦一开是策哥(

策:李轩去洗澡了,我替一下(


感觉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他俩哪个很认真地去亲另一个,另一个都会慌

但是轩被亲得慌了就是手忙脚乱抱住策不停地安抚,策被亲慌了就是不明显地别开视线稍微有一点点抗拒但是又对轩予取予求还是放任他随便亲了

好可爱哦……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