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千万年,千万年,相照的光 地球最后的铁血纯爱双鬼解,轩策神圣婚姻不拆不逆
或许爱即一场二级相变
直|李轩为什么这么爱吴羽策吴羽策又为什么这么爱李轩的LOG(十八)

!Warning
已经不能算象上的LOG整理了,因为有很多部分已经是从和友人的聊天记录里的二次记录了
标记为“小尾百宝箱”的部分是我和美丽可爱的金鱼尾的联口嗨(……)
NSFW有,口嗨有,小论文有,暴论有,光口嗨不写的坑更加的有,如果不是特别有空建议直接业内关键词搜索以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
我的象

感觉轩很……难说但的一点是,他会负责任,也有责任心,但他本质不太想算人情帐

就是,比如队友心态有问题啊他也会去聊,替人出头啊有需要也会去出头,但是,到此为止,后面如果有人说要还他人情他就绷不住了开始想跑了。轩觉得我做事只是因为我当时想这么干,跟你没有关系,我也不想跟你扯上太多有的没的的关系

跟策相处他会比较注意感觉就是因为,知道策会记……策是对别人的好都认真记着的那种人,轩其实情愿他不要记,因为他自己从来不记也希望策不要有那么重的包袱

不轻易给承诺是因为策真的会当真……

但是策对于轩来说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其他人往往这一次结束了就结束了,如果之后很麻烦疏远就是了,但是对于策,明知道会有纠缠,明知道很大的可能要被迫负责,明知道会被记挂,轩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对策好

虽然抵触那种很麻烦的关系,但对方是吴羽策

他当然可以推开可以拒绝可以直截了当地把关系钉死在朋友这一层,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但李轩不愿意这样……这种不愿意超越了他的怕麻烦

所以哪怕他暂时没决定好要不要回应策的爱,也会放任策的亲近,接纳策的感情,也在策需要的时候对他好

其实就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他的徘徊只是徘徊而已,吴羽策是不一样的,他对吴羽策有不舍,有心疼,就是答案了

愿意一次次地跟吴羽策纠缠下去耗下去,就是答案了

但讲道理轩又没办法不把策当自己的责任……

面对其他人多少还有点,怎么说,横竖都是对方自己选的自己担着呗。但是策实在是太直接太坦诚,没法用这一套说服自己

轩只能一个人想两个人的事儿。虽然也知道策愿意,但是愿意就更不能不当成自己的责任,所以会搞得很纠结,拧麻花

两个人对待对方的逻辑都不是自己日常的逻辑,所以有相当一部分精力耗在直觉与逻辑的对抗里,耗在舒适区与找罪受的矛盾里

但归根结底会这么辛苦就是因为对方是不一样的……

感觉,对于轩哥来说,“我认了,吴羽策就是我这辈子想好好守着的人了”这样的时刻,还蛮冲击的……挺随性一个人自愿接受了沉重的部分

策的爱是不计后果,轩的爱是计算了所有的后果后,依然选择承担

策爱得太重了……换成别人李轩当场就跑了,感觉受不起这么沉重的感情的时候他就选择回避了

但那是吴羽策……

好像某种贵重物品,策给了,轩不接的话摔地上就碎了,轩还没考虑好收不收,但他不想看着这么纯粹的东西碎掉,所以先接好了拿稳了,但是没答应策收下

不敢随便处置,不敢接,但是也舍不得辜负

可实际上换成其他人他并不会在意碎不碎的,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我礼貌拒绝就好了,怎么处理是你的事

可是那是吴羽策

李轩想的就是哪怕最后不接受,尽量不要伤对方的心,能护一点就护多一点,找找有没有两全的办法,但当他想两全,当他不想伤吴羽策的心的时候,事情就不一样了……

答案就只剩下那一个了

吴羽策肯定知道“李轩已经知道自己的心意”了,但是他拿不准的是李轩打算怎么办,因为李轩不会给明确的态度

对他好,甚至比一般朋友还好一些,但是也不过界,也不拒绝,策看不明白…………就只能让李轩不上不下地吊着

他可以抽身离开吗完全可以,但是,但是

其实李轩如果拒绝了我觉得策应该也就到此为止,策可能都说不好自己是不是在等一个拒绝

但是李轩没说,他就没有理由放弃,就这么心甘情愿地被李轩不上不下地吊着

而世界上也只有一个吴羽策这么认死理,这么执拗,这么不知退缩为何物,坚忍得愿意陪李轩消磨这么久这么多年

这种关系就很微妙,不上不下地吊着就对策来说挺煎熬的,虽然策认了,大概还比较适应这种状态且对于轩的温存还很依赖和受用。局外人就看不懂了,都觉得你俩不是都很难受吗——但实际上这种难受是当事人有意维持的

两个人都可以随时抽身回到舒适区,但谁都不愿意打破这份找罪受的平衡,而这种平衡只通往一条路……

李轩不是没有想过吴羽策放弃,但是吴羽策不会,所以他也不会

最终结论只有一种,李轩认了,接过来,好好珍惜,没别的了


想起之前写从一而终的时候想塞进去但没塞进去的桥段,就是,开战术会,轩在上面大讲特讲对手特点可能布置应对方案注意事项,话没停朝着策的方向伸手一摊,其他队友还在注意力高度集中地消化战术要点呢轩这个动作一出队友根本反应不过来,但是策条件反射一样把桌上另一支颜色的笔给他了,轩理所当然一样地拿笔在白板上继续分析。全程没有一句关于“那支笔给我”的交流,连眼神交流也没有,就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策甚至也没有“想”,就是轩做这个动作他也就下意识回应他,至于怎么知道是要那支笔,策也不知道怎么知道的,反正他就是这么反应了

全过程两个人都没觉得有任何不对,也不是有意,更谈不上什么谁为谁着想谁体贴谁之类,就是很自然而然天经地义,对他们来说就是极小极小的一件事开完会估计就忘了,但是在我眼里就很爱情………………

俺寻思这应当不是我造谣,王冬自己写的《熟悉到无法更进一步》《无需言语交流》…………


其实感觉仙草酱的关系里,策包容轩的时候可能还更多。双岗抢楼上一秒说救下一秒又退,轩其实是比较灵活比较随机应变的那种人,这种临场发挥,灵的时候是神来之笔,不灵的时候称之为想一出是一出………………

感觉轩刚出道刚跟策搭档那会儿没少想一出是一出……双鬼拍阵本来也蛮异想天开的“好像……也不是不行”,如果策没有拿出巨大的耐心和包容,他们俩走不到现在的……

对策的犟脾气轩确实会无奈确实会让步,但是方向性的东西其实一直是轩在把握,轩还是蛮不服输的……

这点别扭也好随性也好,带来的巨大的不安稳(好的时候是新鲜和有趣,不好的时候那就是搞砸了),轩自己可以对自己随便点无所谓,但是策要陪他走下来其实真的很耐心也很坚韧

像什么妻管严跪键盘轩在我心里就是一万匹草拟吗呼啸而过……


我独余一把剑 听风去涯边海边
只快意一刹间 也胜过逐流千年
愿化作浩荡孤夜 碧海青天
汪洋中自在草芥
我手中一把剑 出鞘过百遍千遍
皎若月凛若雪 不敬谁只敬长天
便纵有万量沧海 倒倾人间
此心亦未曾改变

难说但……少天………………
分享国风堂/三无MarBlue的单曲《折剑》


轩:(拿着三张鬼剑小号)小吴同学,你要的鬼剑是这张阵鬼,这张斩鬼,还是这张阵斩双修鬼捏?

策把三张都抽出来放旁边,牢牢扣住轩的手腕:都不要,我只要这一个鬼剑

轩:好吧,眼光很好嘛,挑到荣耀第一阵鬼

策:你给吗?

轩:归你了


真的很不喜欢一些舞得太过的弯爱直,策爱人爱得不卑微啊……策给出去了就是给出去了,会想要轩回应天经地义但轩不回应他也不会自艾自怜……怎么也是“那就这样”地认了吧

倒是轩面对一张底牌都不留的策更没办法,怀揣一种贵重物品小心轻放的谨慎(

超鱼说轩可以想躲,但不能不在乎,是这样的,虽然策会听轩的,会把自己的一切全部交出去,本质上轩是决定他俩关系的那一个,但是,是吴羽策本人做的决定选择了要李轩……这个“选择”很主动很重要啊,如果不是他允许李轩进入自己的生命参与自己的生活,他想干什么李轩哪里拦得住

实际上也是因为他决定把“决定权”交给李轩了,轩才会承担起这段关系……不然轩肯定懒得管,尊重个人命运得了

因为吴羽策信任他,所以他才不想辜负吴羽策,这里面有基本的道义和责任,和他真的很在乎吴羽策;也因为李轩也许会躲也许会不接受也许会不想负责,但李轩不会辜负别人的信任,所以吴羽策才选择把自己交出去……

他俩就是一个系统,一个人的态度会影响另一个人,另一个人的回应也会反过来影响对方,他俩是互为因果彼此影响着进入这段关系,也改变这段关系的

把任何一方写得很卑微我都觉得很无语……

他俩为啥搁这儿拧麻花,就是因为会被对方影响啊!!!因为自己在乎,因为自己在乎以后对方就有了影响自己的能力……而人对自己的失控都是本能厌恶的。所以有逃避的心情不想面对的心情尴尬的心情愁肠百结的心情都很正常,如果自己能完全决定对方,那还尴尬个什么!就是因为不能啊……

因为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影响而心烦意乱,因为知道自己有能力影响对方而小心谨慎。两个人都在关系里为了维持平衡而耗尽心力,但平衡之下又是想要打破平衡的冲动和顾虑(超鱼:一个人对自己影响这么大,自己也能改变对方的一举一动,就是天平两端

仙草酱的有趣之处就在于这里啊!!!什么忠犬女王什么……反正就是,没有意思……

仙草酱,爱情就是两个人的冒险

就像逢山鬼泣不是没有洗成过斩鬼,仙草酱的关系里有分工,有习惯,但也有变数,也有双鬼拍阵猝不及防的意外性。唯一不变的是那份相依相守的执着和爱意

仙草酱拧麻花,拧的本质是因为不可分割,这才是麻花的真谛!!不拧成一股怎么会是麻花呢

轩不确定该不该接受,接受了对他俩好不好的时候会拧,确定关系以后也许会为自己是不是占了对方便宜是不是对对方不好纠结,但本质上,都想爱得更多一点

友说他们都愿意为了对方改变愿意各退一步,但永远不会丢失自己。实际上他们各自本质的一面也都被对方保护得很好,策的坚忍执着有轩护着不让他直接跟外界的狂风暴雨撞得头破血流;轩的冒险热情也有策在身后始终支持他守护他不让荣耀最初的快乐被琐事消磨

我把我的生命交给你,你也把你的生命交给我,合而为一,牢牢地牢牢地牵系在一起

吴羽策一定会赌因为他爱李轩,吴羽策一定能赌赢,因为李轩爱他


yjgj策偏要在虚空打鬼剑还不能说明什么可能人家就是喜欢打鬼剑就是觉得自己打鬼剑不比李轩差多少肯定能出名堂呢,其他战队不一定有鬼剑的席位是吧
真正暴露出问题的是,打出来了全明星了没有席位战队也要给他加一席了,愣不肯走就非得要打双鬼……


哎,我真觉得直直有些舞法舞得难看就是因为眼界窄了,少了点江湖义气……直直原作为啥赛博武侠,除了因为打起来操作实在很离谱很武侠,也有个气质上的原因就是真的大伙儿都挺仗义的,哪怕场上是冤家对手场下关系都挺好的

老板娘收留这帮牛鬼蛇神组战队,少天跑过来帮叶打副本打完了还说有啥需要就说,小楼一个正经人民币战士给叶当了多少回冤大头,人是不知道吗,人是不在乎吃这点亏

叶在夹的待遇曝光以后老韩和一众队长出来说话,轩队长开会的时候给六号放冷箭,列屏群山的时候乐帮凤立队长威信那一枪和凤不顾一切护着花杂输出

直直这帮人除了那几个明谱的反派,其实都挺重情义的

我贼反感说策是为了报提携之恩留在虚空委曲求全要处处忍让balabala, 这种说法让我不太舒服的地方在哪儿呢,就是看上去好像是承认了双鬼之间“情”的存在,但实际上双鬼之间除了“情”,一定是还有一份“义”在的。义是什么,是两个人心里头都有杆秤,是我知道这个人对我好不是图我什么,只是他想这么做,我对他好也不是我图什么,只是我想这么做

是爱护与支持,是不辜负

这才叫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哪怕有让人尴尬的争议,也只是尴尬而不是怨气,轩目送策上场的时候依然是一句坚决信任的“看你的了”(

涨价了对百花情深似海但他要走,小事情对雷霆情深似海但他要走,吴羽策不走绝对不仅仅因为所谓的“李轩对他有恩”,感激是留不住人的,何况转会根本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但凡跟李轩相处得不愉快要处处忍让那吴羽策肯定走得没有二话,什么人拦得住他?李轩也不行

他会留下一定是因为和李轩搭档一起打双鬼是他的快乐——一起研究荣耀里没人试过的玩法,一起上场去,用其他人没见过的方式赢下来,和志同道合,知心知己的搭档一起冒险,赢了是满堂彩直呼绝活输了反正挨骂也是一起挨

这种和李轩并肩战斗的快乐才是策留下来的本质原因……没有这份“一起做有意思的事情”的快乐,轩和策做不了最好的朋友更做不了无需言语交流就能心有灵犀的最佳搭档,就算过程中会有分歧会有摩擦会生气也会吵架,但这就是因为亲近因为信任因为牢不可破的“我们要在一起”的决心啊……有情有义才是完整的仙草酱

是意气相投是志同道合是相互支持,也是矢志不渝的爱

我完全不觉得轩拉着策打鬼剑是因为怜悯……那个时候他才出道一年根本就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有没有队长的自觉都还要打个问号,十有八九就是策出道战神乎其技双鬼拍阵尝到甜头了觉得这个有意思,咱俩试试呗,至于什么传闻中的挑衅啊威胁啊在“卧槽这么打好爽”面前估计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我也不觉得策会觉得这是“恩情”,我一直觉得双鬼出道这件事对于策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他觉得自己和李轩为了这个位置肯定得争个你死我活,也做好了跟李轩竞争这个位置的心理准备的时刻,李轩告诉他,咱俩可以一起打——“忽然发现原来荣耀的答案并不唯一,原来是可以‘一起’的”这种意识,这种想法,对于策来说是很重要的,所以给他推开这扇窗的李轩,当然是很特别的

决定把自己的前程与另一个人绑在一起,一定是出于一种最深刻的信赖,最内行的欣赏,最美好的期待

比任何人都相信双鬼能赢,比任何人都相信虚空会是冠军

也许退役后回顾起来会觉得职业生涯有血有泪有遗憾有不甘,但对于选择彼此并肩作战,双鬼一定都是无怨无悔的

爱护对方,也被对方爱护

包容对方,也被对方包容

信任对方,也被对方信任

风雪同归,前程与共,我们的双鬼酱


其实哪有那么复杂,人活在世界上,情义情义,除了情还讲一个义,轩愿意护着策策愿意纵容轩,无非因为“这人待我好,我不能辜负他”

这种情义朴素、基本、简单、没有逼格、完全不扭曲(……),但就是很有力,有虚空独有的那种剑走偏锋但求无怨无悔的张扬气质

出道那会儿轩策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联盟也刚刚走上商业化的正轨,黄金一代那自然是出自黄金时代,你说这俩小年青的能想啥,无非是“两个鬼剑还能这么打,之前没人这么打过,有意思,咱俩试试”,战队粉丝什么的,哪有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有意思的事儿重要啊,他俩根本都不是会在乎别人怎么说的人


越想越觉得双鬼拍阵真是天才构想,双鬼真是绝配,虚空真是完美!!!

灰:虚空为什么是神(又

在谈这个问题之前,先说说其他队
首先是犯下了傲慢之罪的+10,成为嘉王朝就露出不屑的笑,这样的战队注定走不长远。事实也是如此,靠叶秋得到三连冠之后一直在走下坡路,最终泯然挑战赛。与之相比神就很谦卑,称为季后赛门槛是神留给凡人的慈悲,神不是不会,只是不想通过太完美的表现让对手绝望所以故意不用,可笑有些人不理解神的良苦用心,竟然还用这些事来讥讽神,我劝你们好自为之。
然后是犯下愤怒之罪的82(:什么○死叶秋什么把老板骂出去)接着是犯下懒惰之罪的(让我看看谁放假就回家了不好好训练) 再然后是犯下嫉妒之罪的呼啸(:嫉妒别队有张副(牵强)) 犯下贪婪之罪的百花(:涨价了你为什么要走!!)犯下暴食之罪的轮回(就你又买技能书又买一叶又买箱包是吧)犯下猥琐之罪的兴欣(什么老魏什么方)


大研究一番鬼剑的技能,发现好像没有那么下水道……

居然是可以套圈的

居然可以套比较远

实际上好像只是对枪炮和神枪的普攻断吟唱特别头疼,但是对近战职业刀阵以内基本无敌

且解开了我的一个长久疑惑:对于魔道这种会飞的职业来说鬼阵到底有没有用

答案是有用,是3D鬼阵!!!

考虑到微草的神枪不常驻首发,只能说赢微草那场好像知道怎么赢的了…………

不要说我们虚空不行!!!我们虚空是能打得不得了与完美!你怎么不理解?????


难说但,分寸感其实还好,升职加薪也只是让人火大,真正让我很想给hdl一铲子的还是那句“这种小角色也有人记得啊?”


真正的小情侣想睡就睡!!!

感觉虽然策是会在旅途中靠在轩身上睡着的那个,但平时轩通宵熬夜每次都是策给他盖毯子。然后轩腰酸背痛腿抽筋地爬起来的时候策还没起,轩又把毯子搭在策身上

感觉策会很喜欢睡轩睡过的被窝(

当然最喜欢一起睡但并不是每次都能同步作息

但是策又不太想让李轩发现这点,所以都是不动声色等李轩走了以后蹭。仅有的几次失误是李轩晚归,策实在起不来直接睡他床上了

但是轩也从来不喊醒他,每次都轻手轻脚躺到他身边

(尾:论李轩不在身边的策,穿人家的衣服,睡人家的床)

然后策就会像有感应一样靠过来,轩就轻轻把被子拉过来盖着两个人

然后第二天策在轩怀里醒过来,懵了,也不敢推,也舍不得推

僵持之际就听见李轩在他耳边憋笑

策:💢

起了

轩:吴、羽、策

策莫名心虚:干嘛

轩眉眼弯弯:第四次了(指爬李轩床

策:……昨晚太困了

轩把策拉下来按到怀里:我没说不许,我的意思是,你想睡就睡

策,睡得不想放手了吧🥺这可是李轩诶

感觉策被按在轩床上糙的时候也很不行,到处都是李轩的味道,感觉自己被李轩困死了,无路可逃

只有无穷无尽的欲海狂澜


【俺】其实我一直想写一个策本来是鬼后来被轩分了一半的灵魂才成了人的剧本
你不说想看西幻,俺寻思可以西幻一下
就那种西幻魔法背景,策准备燃尽自己保护所有人(主要是李轩)也真的这么干了

【尾】🥺是精灵

【俺】轩抱着风中残烛的策去求大法师(哪位奶妈来一下)

【尾】也可以找找大祭司

【俺】大法师说没得救,轩说我知道有一种禁术可以把人的灵魂一分为二,我还知道你一定会
奶妈说李轩你疯了
分他一半的灵魂,他的生命要靠你的灵力维系,他受的伤都会反噬在你身上,他死了你也要跟着死
轩斩钉截铁地说我知道
奶妈顿了顿说,少了一半的灵魂你就不再是人类了
轩点点头说,只要能救他,我不计较任何代价
奶妈:你们会被xxxx(就当是某个西幻宗教组织罢)追杀的
轩:无所谓,我会保护他的安全
奶妈没话讲了
但其实策虽然风中残烛但策是有意识的,他都听见了,拼了命想说李轩你不要犯傻,但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眼角无声坠下了一滴眼泪

【尾】策是不是再也不能用自己去冒险了

【俺】是😢李轩会因为他疼
但总觉得策醒来以后应该带着混乱与愤怒与恨当着轩的面捅过自己一刀,然后看着李轩脸色瞬间白了,策苦笑着说李轩,疼吗,疼得要死了吧,后悔吗
结果轩没说疼不疼,只是上去给策的伤口处理好了,然后抱紧了策
策直接就疯了,策说李轩你不是首席(填个西幻职业)吗你就是这么把首席拱手让人的??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哭过了
感觉之后策每次战斗的时候心都在滴血,知道烧的是李轩的半条命
轩每次都逗他哄他说没事,就那么点灵力堂堂一个前首席还拿不出来?随便烧
策就抱着他,策不知道怎么表达,但他舍不得

【尾】策!!!😢轩!!😢
你们俩弃武从文吧,别玩命了,我很痛心啊!

【俺】感觉策会被说是轩的傀儡(或者别的什么不好听的词)轩每次听见就脸色很差

【尾】策倒觉得没什么,只不过如果别人议论轩什么,策会立刻动手

【俺】轩每次还给策顺气,说我现在客观上就是鬼嘛……然后策愤怒地瞪他,轩只好收声了

【尾】策:好火大啊!!!
如果这么说轩也许会把生死置之度外,策反而学会了惜命
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轩会装作不经意问策那天(指濒死的那天)看到了什么?
其实策什么都看不见,眼前一片黑,只听到了轩和奶妈的对话,恨不得立马弹射起身把轩揍一顿
策想了很久,久到轩都以为他要装没听见了。
策说,看到了十八岁的你,我就跟在你身后跑,你的头发越来越长,越来越白

【俺】这个背景下,doi或许可以是一种补魔

【俺】想看仙草酱背靠背杀十万大军,杀完以后对面看两个人还游刃有余的样子有所忌惮撤退了,刚撤干净策立刻回头捞住了已经透支得站不稳的轩……
策想骂人,舍不得,轩赖在他身上半开玩笑的语气说我这个前首席还算名副其实吧?
策没搭理他:还走得动吗
轩:……再歇会儿(识时务
两个人挨着坐一起,轩的头搭在策的肩上
策:……如果难受,没有必要供应我自由活动的灵力,最低限度的就够了
轩:(闭着眼含糊)那不行……这点灵力都拿不出来岂不是显得我很没出息……
策:李轩——
轩:(打断)我不同意,想都别想
策:……
策抿着嘴唇想李轩说的是真的,没有傀儡可以获得僭越主人的自由,但他会给吴羽策绝对的自由
也想看策一个人身陷险境的时候拼了命地拖时间:这条命是李轩给我的,绝对不能让这些人得逞……

【尾】好一对恩爱情侣

【俺】感觉策被分了一半的灵魂醒来,最在意的还是自己死了李轩也会跟着死,轩倒是对这点相当无所谓,开玩笑说生同衾死同穴不好吗,我很满意啊
策只想打人

【尾】感觉策刚醒来那段时间看李轩就烦,但是又想他。每天准时跟轩打个招呼就走了
只是有一天轩迟到了,策终于按捺不住了,策还是要去找他,真的很想他

【俺】策找不到人的时候理智上知道自己没事李轩肯定没事,但心里还是发慌
他真的很怕李轩消失不见……


感觉策被轩牵着的时候习惯性不看路不思考

轩:坏了,走错了

策:哦……

轩:(好笑)你怎么都不提醒我一下

策:我也没注意(

对于策来说无所谓,只要跟李轩在一起,多绕点弯路也无所谓


代点谍战

失去一个人最悲伤的是,那个人带走了一部分其他人都不认识的你。

【俺】代……再也没有人知道吴羽策温柔而驯服的一面……

【尾】是的是的,双鬼酱不能轻易告别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自己身上都有着彼此的一部分,一小片珍贵的自我

【俺】双鬼酱,互相交换过一半的灵魂,强行分开的痛苦是无法承受的……

【尾】血,血盟!

【俺】草,不至于,不至于,不需要那玩意(?
其实我甚至觉得第一次分开的时候策都还好,或者起码能骗自己还好,难的是第一次分开后李轩又出现在他眼前,瞬间就崩溃了……
感觉会有严重的生理反应……反胃眩晕血压升高呼吸困难之类……然后被轩搂着摸着脊背顺气:慢一点,慢一点……没事了

【尾】如果轩轩还没有发现他在场,和别人言笑晏晏的话,会把手攥紧,甚至想冲过去揪住轩的衣服质问他。但是只要对方是轩,策就永远不会这么做。
策会把手松开,深吸一口气,像平常一样像阵风一样走开。
(误会的前兆)

【俺】不要啊——
感觉有一部分的策死在了这一刻……

【尾】策的难过是很安静的,不管是以前追逐李轩的时候,还是他以为自己被李轩抛弃的时候

【俺】李轩怎么舍得……!
但是真的在李轩面前的时候,这种难过吴羽策想藏也藏不住。为什么呢,明明在其他人面前都可以藏好的,连方锐和李迅都看不出来,可是李轩只要一眼,只看了一眼,就看得他几近崩溃
他只能躲开李轩,但李轩怎么可能放他走
心疼死了,心疼死了
想看这个时候如果轩还不能跟策挑明……怕给策带来危险,心疼得都快疯了,面上还要对策装礼貌和善(一不锈钢盆的狗血
走的时候感觉到策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也没有办法只能强忍着没回头

【尾】《家与国,恨与爱的双重间谍,他该何去何从,敬请期待……》

【俺】草死了,好,如果是个间谍片,解开误会的时候应该就是
接头地点暴露,策听到爆炸声直接往那个方向跑,结果被迎面而来的一个人一把拦住强行按上了车
策看到轩的瞬间气得发抖,声如冷铁:我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
轩很无奈:我不能看着你去送死……
策失声吼他:你让我去死!
轩把策揽进怀里,好温柔地说,可我想你活着

【尾】我又懂了,仙草酱在任何狗血(?)场合都是一场至死方休的大雨,任何色彩都变成了无力的矫饰,唯有两个赤裸的灵魂无尽地对望着
🥺“这也是你的计划吗?”

【俺】然后轩把策带回了家,他们就像一夜之间回到了从前,接吻,做爱,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出门,回来的时候带上一份报纸
直到某个深夜,温存后策闭着眼将额头抵在轩的锁骨上,说,李轩,你的任务是什么?
轩好像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他摸摸策的头发,用手指卷着策的发梢,从容地说,有人托我在你们的人找到你之前保护好你的安全
策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轩和和气气地说,你希望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什么人

【尾】🥺🥺🥺🥺顶级间谍

【俺】🥺不管是什么人,都是吴羽策的爱人
可是策望着他想说我爱你的时刻,轩突然吻上来,没让他把那个爱字说出口
策明白了,可他没有办法,他只能沉默而无望地抱紧了李轩
他俩怎样才能在一起……

【尾】这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俺】他俩怎样才能把爱说出口……李轩你怎么舍得让吴羽策那么那么那么难过……

【尾】除非轩你也难过

【俺】轩难过了策是什么反应呢

【尾】会走上一种极端,对轩难过的罪魁祸首充满滔天杀意

【俺】如果是因为他自己呢

【尾】太无措了,可能直接宕机了,紧紧握着轩的手祈祷

【俺】李轩会因为什么难过呢……

【尾】在原作向里是无法想象的

【俺】想看一些从小被灭门的策语气很平静,像讲别人家的故事一样说起自己的事情,他自己觉得没什么很平常,甚至时不时还能自嘲地调侃两句。可说着说着,听他讲的李轩先掉了眼泪
策看了是什么反应呢……茫然吗?李轩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难过,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小心地靠近李轩,有点迟疑,有点犹豫地替李轩擦了一下眼泪
手背潮湿的感觉好陌生
轩抬手攥紧了策的手,策愣了一下,然后,仿佛出于某种本能一般地起身,跪在了李轩面前,轩的手被他拉下来落在轩的腿上,然后策慢慢地,慢慢地,把头靠在了轩的手背上
他还是在想,李轩为什么要哭呢
但与此同时策心里也升起了一种陌生的感觉,心脏好像被浸在了温水里,他忽然觉得李轩是可以信任的
李轩把他拉起来,搂进怀里,说,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好吗?
策的喉结上下一动,好久才轻声说,我说不定会出卖你的
轩把人抱得更紧:只要我在,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轩把人抱得更紧:只要我在,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尾】“从未有过信仰之人的忠诚”

【俺】感觉策策会出于本能去吻轩。纯出于本能,策都不一定知道自己这份感觉是什么,他只是很想吻李轩
于是他这么做了

【尾】原始冲动…………

【俺】吻得生涩,强硬,没有章法。轩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回吻了下去
轩的技巧上道很多,策很快被吻得心跳加速,意乱情迷。松开的时候吴羽策想,这到底是什么

【尾】策:很喜欢,还想要

【俺】策,亲完很幸福,但又有种巨大的空虚
策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他只是伏在轩的胸口,轩的心跳声落在他耳畔,轩的手臂环在他肩上
策低声地、自言自语地念:李、轩……李轩,李轩。

【俺】感觉策是那种,知道轩的事情正在紧要关头不能分心,自己就算受了重伤也会咬紧牙关在电话里语气如常地跟轩说没事,但是一回到家就撑不住地倒在床上,闷在李轩睡过的被子里忍到昏过去
轩回来的以后以为策是睡了,轻手轻脚灯都没敢开,结果一摸立马发现不对
把策翻过来的时候策拧着眉头死死抱着自己被子,伤口处理过,但处理得太草率了,这会儿又有点渗血
轩刚想把人叫起来就听见策梦里喊:李轩,你别走……
轩be like:不是说没事吗……!
感觉策醒来第一反应是藏被子……策:抱歉,弄脏了
给李轩气得……
感觉轩听完气得直皱眉头咬着牙低气压,策犹豫了好久才说:我过会儿就洗干净。轩内心裂开,我草我气的是这个吗

【尾】如果不是看策还有伤,轩立马把策大透三百遍…………

【俺】轩咬着牙转身就走,策眼神暗了暗,抿紧了嘴唇。十几秒后轩拎着药箱进来,在策面前坐下来:让我看一眼
策迟疑:你不生气了……?
轩:我气得快发疯了
策虽然疼但眼神很清醒:为什么?
轩抬头看着他:吴羽策,你不明白吗?
策有点想移开视线,但忍住了没有,就这么执拗地看着李轩:我可以明白吗?

【尾】轩气极反笑,行,你不明白算了……
轩和策接吻的时候,轩会摸到策后颈上的骨头
但是策的反骨永远不会朝向轩

【俺】策策,少爱一点不会死人的……

【尾】策:从来没有试过,我又怎么知道
想了想,策策的回答也许不是“我可以明白吗”,也许是——
“我应该明白吗”
自己是生是死他听李轩的,李轩是生是死他听李轩的,连爱不爱李轩,他也听李轩的
吴羽策为什么那么那么那么爱李轩,想不明白


感觉策策就是那种很抗拒其他人肢体接触,锐锐过来勾肩搭背都会皱眉,但是喜欢被轩顺毛……摸哪里都可以,他喜欢,被摸的时候会眯起眼睛露出舒服享受的表情

(桃:只有李轩可以rua他)

李轩可以rua,且他喜欢被李轩rua

大猫猫

全明星的时候轩很自然地从背后揽着策在屏幕上指指点点说小话,轩走了以后锐锐悲愤:我上次搭你肩膀还被你打了!

策横眉冷对:你大可以再试试

(桃:笑死,不好意思锐锐,xql和你不一样)

锐锐可以去rua老林

【千层】笑死 锐锐真可怜捏(?)
虽然感觉策不让锐rua自己但是他会rua锐(?)感觉大家都会rua锐(怎么回事)

【俺】但是策rua锐和rua轩的心情是不一样的,rua锐就是单纯手痒了,rua轩是心猿意马
会有其他人rua轩吗,rua了策会不爽吗

【千层】四期的会吧,感觉分人(?)

【俺】感觉李迅属于不怕死想rua一把的

【千层】作死第一线人员李迅,干嘛非要想rua嘛!

【俺】人总是想追求刺激……
感觉迅哥儿还想rua策,但第一个被打

【千层】笑死确实,感觉他从青训营就想rua,想一次被打一次

【俺】迅哥儿,本来以为策子哥就是这样生冷勿近,直到某天发现自家队长想着事情边跟副队聊天的时候就会下意识rua副队

【千层】李迅:我懂了 只是我不配罢了

【俺】迅哥儿:策子哥我rua不到,轩哥我总能找机会rua到吧!

【千层】结果被打得更狠了,李小迅想不明白

【俺】轩:?
策:(盯……)
迅:🤐

【千层】迅:我自己滚总行了吧
虚空日常迫害李迅(1/1)

【俺】李小迅,道行浅了
但是四期兄弟勾肩搭背(譬如黄少天)感觉策在后面还是会有点不爽

【千层】不过感觉小盖patpat轩就可以 有种小孩长大了(哎)

【俺】小盖来找副队抱一下也可以,李小迅来找副队抱一下只会收获一顿“李迅你欠收拾是吧”

【千层】笑死真惨啊!!

【俺】四期跟轩勾肩搭背,策绕到轩另外一边抓住轩的手腕。轩不明所以,但手下意识跟策握在一起十指相扣,策才觉得稍微好受了一点

【千层】黄少在旁边:噫呃 我闪

【俺】黄少光顾着讲话没看见!旁边某条鱼目光一闪,不动声色把黄少天拎走了

【千层】世界和平还是靠鱼(点头)

【俺】然后晚上上了床轩突然被策扑倒
轩:?
策:(不说话,但不撒手)
轩想了想,凭直觉开始吻他
策,占有欲好强哦

【千层】是猫猫(点头)

【俺】谁都不能碰猫猫的所有物,虽然策自己不爽又不会跟轩说(

【千层】笑死 完全靠轩自己猜!

【俺】但是每次都能猜对耶……这就是最佳搭档的默契吗

【千层】只能一辈子都不放了!

【俺】不仅这辈子,还贪心想要下辈子,下下辈子

【千层】应该说生生世世(笑)实在是太爱了没办法

【俺】:生生世世有点太贪心了吧?
:你不想?
:想得要死
让李轩想想吴羽策可能跟别人在一起……不行
李轩os:还是得抓在自己手里

【千层】这么一看你俩的占有欲谁都不少嘛!

【俺】触发效果不一样!轩不会在意策跟其他人关系多好多好,勾肩搭背也ok,但吴羽策必须喜欢我
轩,经常装作不懂策的感情,但是不允许策退出
策:李轩是我的
“吴羽策必须喜欢我”就挺不讲道理的!!土匪(轻轻
但是轩有十成十的把握,策真的很喜欢他……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千层】真的是土匪笑死
你就是仗着吴羽策喜欢你!!

【俺】你就是仗着吴羽策喜欢你!!
策就没有十成十的信心李轩喜欢他

【千层】真不对等(指指点点)但是感觉策敢赌

【俺】吴羽策:我乐意
没有底牌的人最敢赌,因为没什么可以输的
但是策就是会赌赢,因为李轩真的爱他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