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踏破贺兰山缺,君自有还我山河胆魄 对均剑客的正副队爱好者,地球最后的双鬼芋圆解
直☞喻黄/双鬼/双花/于远/刘卢etc.
口嗨如山倒,填坑如抽丝
直|是说旧情复燃最可怕的夜半发言LOG(三)

!Warning
象上直直相关LOG整理,涉及跟朋友的聊天的部分只记录我本人的发言(灰灰除外
采用时间倒序记录,都说了我是地球最后的双鬼芋圆解
我的象

话虽这么说,但我突然想看一些救赎系的向哨芋圆(你

其实就是很想看主席一直以为圆圆是个挺好说话各方面都很温和的一哨,没想到暴走后居然有这么歇斯底里的疯狂一面,这样的精神冲击下重新认识自己搭档并建立起一些不好定性的感情纽带……

君を壊す呪いが、君を赦す祈りが
胸に宿した、光
刻まれた罪の名を、傷つけた愛の名を
叫びつづけた、痛み
(大概这个感觉(怎么就魔纪走向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圆圆的精神图景大概就是之前网庙(?应该是网庙吧)庙主场的那个龙卷风地图一样的景象……取爹妈双花ID里一个缭乱与狼藉(可能还有个荒凉x)

反倒是主席的图景总觉得是一些……很难描述,一些武侠pa的修炼圣地,出武林秘籍那种,有山有水有瀑布,闻鸡而起日落而息那种(主席:你到底对我什么印象)


鱼鱼们都是心口不一的,嘴上说着不要胃痛,但都喜欢胃痛

(友:我就很坦荡,就要胃痛就要胃痛,爽死我了(不是))

草,对不起,我就是ry位面兔老解,口嫌体正直,说着不要胃痛了快ttmm其实心里爽的一批


我内心的乐:遇攻则攻,遇平则受(闭眼)

想来原因只有一个——

张佳乐爱孙哲平!

(友:乐可以攻其他人但爱的只有平)

乐乐潇洒帅气的喜欢都可以给其他人,但天真烂漫的爱永远是平平的!(震声)


(友:喻黄人好多)

草为什么我作为一个喻黄粉压根就没怎么发过喻黄的内容……仔细一看完全高强度双鬼情未了加百花意难忘

(友:双鬼和百花意难忘太蛊了,想起以前有个直直手书,大部分cp都是虐的,只有喻黄甜甜蜜蜜与众不同……)

草你这么一说确实……要我论一下喻黄我也只能说小情侣甜甜蜜蜜有什么好论的,一起出道一起冠军配合默契无话不谈心意相通,还要什么自行车………………


是说旧情复燃直后,我本人的状态好得直逼高中那会儿状态最好的时候,几乎天天都有新想法,之前“好想写点啥但不知道写啥”的状态一扫而空,感觉人年轻了七岁!!这就是人搞高中的坑就会回到高中吗虽然我高中没有为直直写过一个字
太快乐了,谢谢阿直!!

(灰:可以 你妹了(?)

我妹了!我现在是十七岁的政了!!!


灰灰说我本人在她印象里已经化为这个表情☞
特此澄清:你好,我确实是


(友:无法接受不写出他们之间暗流涌动氛围的双鬼……有时候因为太过默契心照不宣反而成了一种阻碍……)

双鬼太知道对方的禁区在哪里,所以闯禁区就格外需要勇气……倒不如说决心破釜沉舟的一刻才是双鬼最好看的一刻

我忽然意识到为什么写双鬼必须有拧麻花的拉拉扯扯
因为双鬼的感情本质上就是一种“保全自我”的本能与“成为对方”的冲动之间的拉锯战
实际上绝大多数爱情都要过这关:究竟要不要磨掉自己的一部分,去成为风险巨大的、未知的、不可控的“属于对方”的另一部分,只是双鬼因为职业相同还是搭档,这种竞争与侵犯与抵抗的感觉要比其他对强上很多……
但我永远喜欢看他俩在各种抗争后最终缴械投降选择认命交出自我的一刻,是认命,也是新生

在感情的赛场上毅然选择破釜沉舟去拥抱“不确定”的时刻是最最动人的……


被自己写的段落狠狠萌到了这是正常的吗……

真可爱啊我家CP……


或许S11,主席留K市过年,于是年初二的时候平乐团圆凤历史性齐聚一堂,吃好喝好后拍张合照,圆圆举自拍杆,乐乐揽着圆圆肩膀,平平伸手在乐乐脑门后面比V,圆圆勾着团团手臂,但脑袋偏向主席,差不多靠在主席肩上

@邹远_百花V:岁岁有百花 查看图片

试问几家分糖,几家打架,荣耀论坛能掐多少栋楼

(灰:离谱啊……)

灰灰,天才!!
灰灰,天才!!

友:花杂狂喜,打什么打,5p给我孟
我:草!还是你孟老哥牛蛙!!


(友:这个王为什么是老干部人设)

草,杰西卡明明给人感觉挺活泼有梗一年轻人……为什么会是老干部C!
(转念一想他们王粉的王我都看不懂,算了)


本人芋圆观:
主席对圆圆最大的致命一击,就是从花杂到队友都拿圆代餐乐,只有主席觉得我不是来跟你搞什么狂剑弹药复刻繁花血景的,张佳乐是很好很强但那是百花的过去不是你我要关心的事情,我来百花,是来带领百花争冠军的

本人的团圆观:
吊 桥 效 应

本人团圆观里,团圆不团圆其实有一个蛮重要的原因就是团对圆接近一种“照顾照顾”的友伴之情,既不把圆视为威胁,也不把圆视为远大前程里一定要有的某某(。)团的野心在于证明自己,而且是单枪匹马一骑绝尘地证明自己(注定他要在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的荣耀里被老王叶叶等教做人),这么独的野心其实是很难容得下一个圆的(

说到底,团是圆的吊桥效应,圆却只是团在某段人生低谷期有幸同路的伙伴,有人共患难当然安慰,也会有很多很好的回忆,但终究只能同路一段,这一段过去了,团是不会回头的(或许也是一种花人本色……)


团圆,我的一款当季限定不可深究(


想写一段S9全明星前,圆圆被花杂因为diss乐乐投上去又尴尬又难过不知道怎么说,只好一个人出去散心,主席作为新晋队长对花杂的疯魔也很无奈,能给的评价只有一句“胡闹!”
主席找到圆圆的时候圆圆正在翠湖边上看着水面发呆,看到主席来了扯了个笑脸说队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主席看他这个表情一梗,抬手挡上圆圆的视线,说别笑了,你现在笑得比哭还难看
圆圆一愣,安静了好一会儿才说,可是不笑的话,我真的会哭出来的呀

整点百花意难忘雷文

S9全明星期间圆圆跟团团聊天,团团算是整个会场里唯一一个他相处起来没什么负担的人,他们聊天聊地聊K市天气,主席找过来的时候圆圆正跟团团笑成一团,主席一愣,心说难得邹远还有这么开心的时候自己看来是白操心了,想起自己跟黄少天虽然也还能聊但多多少少有点尴尬的场面心里又开始复杂,干脆不打扰两位旧队友叙旧了
于是他也就没看到散场的时候团团在圆圆脸上很迅速地亲了一下,说不好是什么定性,或许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亲昵和祝福的表示
圆圆反倒是瞬间冷静了下来,刚才聊天的时候总以为还是团在百花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是一种习惯产生的幻觉。冷静下来后圆不可遏制地开始想他到底是不是爱过(这里甚至是个过去式)团团?还是S8独有的吊桥效应?但无论是与不是,现在这都不是一个可以深究的问题了
圆圆的视线下意识地在人群里扫,似乎是本能地想找一个谁接住自己,可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后圆才怔怔地想,自己到底是想在人群里找谁呢

主席类团,也不类团

我甚至很雷地想过因为圆对团的结论是吊桥效应,所以圆察觉到自己对主席有所心动的时候警惕了很久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还是纯粹只是找到了一个(类似团的)依靠产生的错觉,最后要到S10圆才确定这是真的爱情(x)

然后S10圆圆确定是爱情,大抵是因为说起新老繁花血景的时候主席说,花杂会把咱俩跟双花比无可厚非
圆圆完全没想到主席这种人居然对花杂的疯魔这么宽容:啊?
主席马上补充解释:我不是说咱俩要打繁花血景的意思,没必要,不适合就是不适合。我的意思是,百花粉之所以会成为百花粉,是因为繁花血景确实很惊艳吧。既然我们是百花,那百花的过去也是我们的过去啊
圆圆想,团大概是绝对不会这么说的,团只会说百花的过去与他何干
然后主席说,但你不是张佳乐的替代品,我也不想做孙哲平,所以百花的过去,只能属于过去

或许是圆圆的心动一刻

S9的时候主席看圆勉强学乐,复盘结束后“邹远会后留一下”,圆圆以为自己发挥不好要挨批,没想到主席让他坐下后特别认真地说,百花之前是选了你操作百花缭乱没错,但你不是张佳乐,没有必要模仿他的打法


(友:感觉自己的团圆圆团都可以无缝接芋圆+唐林方)

那其实我所有的团圆最后都会终结于芋圆(……

(友:团圆是一段有赏味期的爱情)

花可以长好,月却难长盈,因此自古团圆终有期


江湖厮杀,刀剑无情君且随意🎵


跟起尸君说武侠pa双鬼让轩哥扎马尾策哥披头散发
不由想到一个场景,就干什么事情要低头的时候策哥头发老掉下来,不爽地问轩哥有没有绳子,轩哥摸遍全身翻出来一条(本来是绑什么的没想好),策哥接过来就很随意地一挽一绑
轩哥看呆了
策哥:?
轩哥支支吾吾别过视线,半晌才说,真挺好看的


若恩义两难,何必相护(念)


我靠,我靠,我靠,这不就是我们花吗?!?!?谁又在哭!意思是我怎么又在哭!!花杂猛汉落泪了……那句“那又怎样”我狠狠emo到了…………
这歌词怎么做到又弹药又狂剑甚至还流氓的……!!我就是一声大恸……
建议定为花杂团建曲!!

分享Winky诗的单曲《不枉》


今晚实在是笑得我……总共才六个人的群啊!!怎么做到看到一个贴回来群里一提就有人举手:我写的
除了一个画手一个被封号的黄王解,剩下四个真的就集体不约而同出门日路了啊!!


告解,我最喜欢乐攻解的一点是,她的武侠真的有“恩仇几许当从何了结”的拉扯感,浪漫色彩太浓烈了,无论如何赶不上(我的意思是我不行)的一种快意潇洒……


给我自己磕头了:大纲都有了你就老老实实按大纲来好不好!不要“俺寻思”了!!再离谱下去赶不上策哥生日了!!!


来一点我心目中狂剑(或许加上策哥)代餐曲top1

煮酒燃江雪 豪饮过长夜
知他侠气比坛中酒更烈
摘不走星月 沥不尽狂血
毁誉得失当从何抛却
待胜负已决 任心锋沃雪
月满时又忆河朔旧年节
风雷犹激越
一支短歌轻描淡写

完全的一款我心目中的狂剑(虽然人家唱的是刀(这不鬼剑(喂)))…………

庙药三剑客就是这首代餐top1了

何曾困顿红尘俗世宽街窄巷
平生只怨寻常
还试剑与英雄明了爱恨短长
江湖留名几行
从山绝处看云水远来自何方
一线天遥地广
回眸试新招剑气划出满世霜
三千里明月光

狂剑讲究一个恩仇烈似酒的狷狂,庙药三剑客讲究一个剑比我轻狂的潇洒……


蚌埠住了,我大破防…………

我,你,我…………走了!心碎了!!伤心欲绝…………………………!!!!

路人眼中的策:谁
路人眼中的双鬼:哦火锅底

我!@#¥#%¥@%&@#%……
我这就去填坑!!妈蛋啊!!!(哭红了眼)

《有些事情是家大业大也无法解决的》
——意思是双鬼解和芋圆解的人生(

我们电竞童话赛博武侠也是要论实绩的
《没有冠军可能会有男人,但不一定有人嗑》


唉,唉,唉,百花,我命定的百花…………


谁的剑划过了酷暑严寒的纠缠🎶
划不过背叛🎶
划过了离合悲欢🎶
却划不过遗憾🎶

(意思是多情剑客无情剑就是坠吊的(泪


(和友讨论友的武侠pa)

依我看,看葬花的属性!如果是隔壁沐沐的后羿弓那可以留给百花把乐给他的剑穗带走,如果就普普通通一把重剑,平平拿走有又何妨!(大声)

草但是我隔壁确实会有一段是乐把一把刻着“猎寻”两个字的匕首交给文州说是给叶叶的信物……
主席,主席你就让他用奔雷剑又何妨!(大声

可以有一把尤其特殊!我那把设定上是当年乐跟人(也或许兽)竞技场(??)打架的时候赤手空拳莫得武器,旁边围观的平看不过去,飞了一把匕首给他,乐就用这把匕首屠了竞技场,所以只有这把是不一样的!

都可以,都可以,重点在于谁送谁的,是什么刀不重要……

就是定情信物!好比红莲天舞好比圆圆的草环手链(合十


多少相遇能有始有终(泪


四海俱风光,与我谁更无双
可以说是一款所有正副队搭档(以及刘卢)都可以代一口的武侠……

回眸试新招剑气划出满世霜,三千里明月光
一款我的庙药三剑客……


什么芋圆怎么会没有能看的,我不相信啊!!是赛前踩点圆圆对主席那回眸一笑不够爱情吗!!!为什么!!!


这就是“虽然想好了盘子但距离托盘而出大概还有十万八千里的剧情我全都没想好”


是说我迟早要给所有的正副队搭档来一篇起名叫《无双》的原作向


我翻了翻我的AO3,我上一次正儿八经舞簧是2018年,再上一次是2015年(都是军党(ry
而短短半个月不到,我这个摇摇车都不会开的清水战士已经为双鬼上过两次秋名山了……这绝对很不对劲啊!!!


どんなにも離れても、君へ勇気を誓う!♪

有没有人拿激唱infinity剪过直直就是说……


安科宇宙骰娘们十分喜爱的设定:
奶妈大猛1
弹药天下第1(涨价了偶尔除外)


(落花狼藉楼相关)

我to我CP:
虽然你们是在胃痛但是,不要生气了!!这都生了快两千字的气了!这爱还做不做了!!赶紧做起来好吧!!!

棋下完了,虽然下完了但建议你俩交流感情还是以谈心为主不要一言不合就下这种棋……嘴长了是用来说话的啊!(大力摇晃)

太快了,一觉醒来轩哥已经三盘定情棋和策哥ttmmxql了(恍惚)
备用机:你们他妈的不要过来啊————

(友:严厉谴责双鬼进了宿舍还要在备用机上搞的行为)

备用机很崩溃,你们不要因为定情棋是在我这里下的就杠上了一定要在这里下!


或许保温杯
或许保温杯

轩哥:你哄鬼呢!
轩哥:你哄鬼呢!

策哥:手机没开.jpg
策哥:手机没开.jpg

我八百个设备到处贴!

(友:保温杯配花的这句话好合适!)

没错!!夺么喜庆!(然而(下略

(友:没有然而!虽然我想起了那些花儿散落在天涯……)

那些花儿散落在天涯,也可以是一种聚是百团花散是满天星!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哽咽)


关于配平方案

实在get不到昊翔,都是国家队配平为什么箱包不配给小事情!嘉世绝恋有什么不好!!我的配平方案里箱包一定是配给小事情的(。)除非你跟我说小事情已经许了方学才我勉强可以接受不配给小事情……
团实在想不到可以配给谁,独美算了

(友:孙肖szd!我亲眼所见!
团适合搞一些无疾而终的初恋)

孙肖szd!团应该搞一些多年后蓦然回首我已经不知道那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这样稀里糊涂错过的初恋

(友:是的!少年人的情爱朦朦胧胧才是最好的! )


我们直直是一款道德标杆纸片竞(确信)


本花杂永远喜欢百花!新花旧花都是我的宝贝百花!!
冠军只有一个,比赛可以是有怨有悔的比赛,但我们花人,一定都要做无怨无悔的人


(评友鱼的武侠pa)

天呢我好喜欢这个意气风发又锋芒毕露的乐乐……!!头发短了是慧剑斩情丝送平平了吧()团团这种对乐内心是服气的但个性上又死要面子不服输就很卡瓦,感觉乐的完全的一种团心底越想磨掉摩擦的刻痕反而越发深刻的情结……

疯批乐的OOC点在于疯批且没什么道理(?)和意气风发少年情态怎么会一样捏!!
团团其实心里已经是个花人然而嘴硬,这么一想团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把自己变成一个对花没有留恋的风人呢(

有留恋但不被感情所困的团才是那个一拳一刀打出自己人生的团……!
老林怎么带着锐锐双宿双飞了,太缺德了!!(不是)
喜欢这个心里难得别扭的团,suki……

(友:双花那边是乐炸了百花谷带着复合的前夫平平私奔浪迹天涯去了,所以这两对老前辈(?)cp都是,父母跑了十八岁少年撑起一个家——)

关键十八岁少年怎么全是百花的少年啊!!!逮着一家祸害缺大德了!!!

只要他们留下来我做什么都愿意,可他们想走却不是圆圆不愿意就能拦住的(为之一恸……)这么一想主席也是一款想走就走,然而幸运的是终究他愿意为百花(也为圆圆)而留……

鱼真的很会写!!!甚至让我想以谣传谣了,圆圆那种有点什么都不想了的听天由命感(关键这确实是命运的时刻)好美好美…………

(友:笔给你!想看鱼鱼写的! 每次都觉得鱼鱼描述得好好)

直解传统艺能,以谣传谣,发动!

谷主以前是有心上人的,就是第一任谷主,和你一样练的一柄重剑。

于锋养伤的时候,邹远干的最多的事便是在廊下支着脑袋,趴着床沿儿望向于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往事。于锋一开始还客气地回应几句免得冷场,可后来他就发现根本没有这个必要——邹远根本不在意他有没有在听,邹远只是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离别后孤单了太久,也攒了太多的回忆。于锋问你怎么不进来说,站着多累。邹远只笑了笑,说,你住的是谷主的房间,我进去怕是不太合适。

难道我一个外人住进来就合适?而且他之前说百花谷就剩他一个了,那理当由他做这个谷主吧?这人真是好生奇怪。于锋想着,嘴上却说,只可惜,我那柄奔雷剑留了蓝溪阁。说着又在心里补上后半句:否则又怎会重伤至此。

邹远一愣,说,孙谷主的重剑葬花,也留了百花谷。

接着他眉眼弯出一个笑来,说的却是无限伤情的话。

邹远说,从前谷主三往武林大会皆惜败当年魁首,他回来后饮醉了,与我们开玩笑说,世界上大抵是真有命运在的。他是玩笑,可后来他们一个二个都走了,我才知时也命也,皆非我所能及……原来你们使重剑的,端的都习一身慧剑斩情丝的功法。

于锋眉头一皱,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不是个滋味,可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此时只恨自己在蓝溪阁时,没与那黄少天多学几句活跃气氛的讨巧话儿。

他翻身下床,活动了两下手脚,在邹远想要出声阻止他时抬手止了邹远的话头,接着从廊下一把拉住了邹远的手腕,不由分说便拽着邹远往外走。邹远顺从地跟着他,望着于锋的背影他说,从前昊哥拉着我偷偷去谷外,也是这样拉着我的手。

于锋听他这么说,心底一股无名火起,手上的劲儿更大了些。照理说这应当是能将人攥得生疼的,可邹远却静得很,仿佛没有感觉。于锋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院子里,他被邹远带回来的第一天,首先见到的便是院子里这树开得白若新雪的梨花。他松开邹远,折下一枝梨花,摆的是一招起式。

于锋语声凌厉,说,你与我打一场。

邹远低头不答,竟是往后退了两步。

于锋又说,我不管是谁教的你或是你自己悟出了什么,我于锋一不信命——若真有命运,叛出蓝溪阁当天我就该死在崩塌的山岩下,可你救了我;二不认狂剑知情不知义,我不管你见过多少狂剑,但我于锋做得天下第一狂剑士,自认也做得天下第一等知恩重义之人。

那梨花枝在于锋手中挽了个剑花,雪样的花瓣雨一样落,被风卷着沾在邹远洗得泛白的衣襟上。

你与我打一场,若我赢了,从此以后你莫再信那些时与命。

邹远的喉结上下一动,他按着自己颤抖的右手,良久才轻声问道,那我信什么呢?

于锋一笑,梨枝一动清风起,卷起地上落英三千。

他说,若我赢了,从此以后,你信我。


那总之我先稍微把这段芋圆为之一记

少天跟文州重逢后说起自己在百花被芋圆救了,然后主席说他要留在百花
少天:我当他薄情寡义是为做天下第一,不想那个邹远,居然是他于锋第一等的苟且!
文州:你还瞧不上他们儿女情长,那我算什么,也是你第一等的苟且?

——

圆圆:可你不是为了天下第一才叛出蓝溪阁的吗?百花如今仅剩我一人,恐怕不是好归宿
主席:凭我手中一柄重剑,何愁百花不重开!
圆圆:那这个谷主,你做好了
主席:啊?
圆圆:……你不愿么?
主席:但这是你前辈传与你的吧……
圆圆:可我心里是不愿的呀(笑)只是千般不愿也没有办法,毕竟没有人愿意拿自在逍遥身赎我
主席:……好
圆圆:?
主席:我做百花谷谷主,换你自在逍遥身

来口嗨一段大概是同一个故事下的团团圆圆

总觉得当年团团走的时候应该是个冬天(虽然不符合转会窗但都武侠了!)一夜之间天降大雪,团团就在圆圆门口站了小半夜,圆圆一开门愣住了,团团说我是来道别的
圆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说,你进来坐,我去给你烫壶酒
那酒是当年孙哲平张佳乐还在的时候埋下的,乐乐还调侃圆圆说将来你有心上人了就拿来做新婚酒。那个时候圆圆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团团,然而慌张地掩饰过去了,平乐只当孩子听见这些情啊爱啊的害羞
团团酒量不如圆圆,何况是这种埋了好久的烈酒,圆圆问他,真的要走吗,团团沉默着咬着碗沿一干而尽,耳畔都是充血的耳鸣
理所当然的,也就没有听到圆圆那句很轻很轻的“就不能为我留下来吗”
团团醉成酒心糖糕后圆圆还无比清醒,看了团团好一会儿,才凑近了,很轻地吻着团团的唇,然后烧热了屋里取暖的柴火,找了床被子给团团盖好,自己出了屋子,在门口直站到发梢肩上全是白色,和今夜来找自己的团团如出一辙
霜雪吹满头,终究也算不得白首的

继续口嗨,圆圆唯一一次喝醉,是张佳乐走的那天晚上

圆圆只醉过一回,就是涨价了走的那天
那天百花谷所有人都以为谷主是被心魔魇住了,整个百花谷的人都想拦下他,只有圆圆知道不是的,他是真的想走
百花谷里乐乐以一敌百横扫千军,团团准备去帮百花人的时候一直没动静的圆圆突然一下抓住团团的手腕
“别去了……”
声音太小了,团团没听清
圆圆被逼得用这辈子没用过的音量吼:我说别去了!谷主想走就走,是我们留不住他!!
所有人为之一愣,连张佳乐都停手了
圆圆泪流了满面也不擦,只涩然重复了一遍:是我们留不住他………………
那天晚上圆圆第一次拿上乐乐留给他的地窖的钥匙,抱着一坛酒上了百花最高的楼顶,从黄昏直喝到月上三竿
团团找过来的时候圆圆醉得很安静,团团知道圆圆酒量好,以为没醉,可等团团想去拉他的时候,圆圆突然放声恸哭,好像要把这辈子的委屈一口气哭出来一样


灰:

{{喻黄一款我的命中注定(折了一下的意思是我要开始讲不礼貌话了}}
是说不知为何这几天看了一些叶黄王黄黄王王喻周喻etc。也不是不行,但是只要文里喻和黄开始互动,这篇的原cp立刻就变得索然无味(喂)让人感觉(主要是让我感觉)这段感情是作者强求…(喂!!
也挺好的 四舍五入就是怎么都能嗑到(草

意思是俺也一样,比如豆汁楼文州那句毫无迟疑的“我选少天”,我一下忘记这楼走的是扫鹦(

(灰:分化楼的最后两页成功让我忘了前面的八十段感情纠葛()

没错,分化楼最后两页完全的被鱼心似铁夺去魂魄……


翻了翻芋圆相关段落,好喜欢主席那段“或许花杂的执念并不是繁花血景而是初见繁花血景时刹那的心动”(虽然是圆圆的心理描写但我相信是主席来了以后定下的),一种清醒又坚韧的自信,既不打算抛下百花的过去,也不为双花留下的过去所困,更没有把圆圆当任何人的替代品,对两个人的未来做出的考量完全是为他们俩为百花的
不抛弃,不辜负,却也不附庸,不回头
锋芒慧剑专斩情丝了属于是……
主席我的一款顶天立地好男人……圆圆如何能不心动(


我:写个三千字都费劲
乐攻解:才十万字
强者如斯……!!!我跪下了…………乐攻解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含泪)


yw你什么时候带带我们无冠队比如虚空百花雷霆……我的意思是带带我们双鬼芋圆(闭眼)
虽然这么说,但是,yw,不要小卷毛!!!(痛苦面具)

(友:卷毛根本体现不出吴羽策的气质!)

卷毛是个什么啊!!(愤怒拍桌)
你说八卦王迅哥是个卷毛我倒是还相信一丢丢不是完全不行……
一定要用的话我选择y0的人设(闭眼)、


1202年了方4000有脸了!!!!


总觉得苗疆妖女楼主鱼已经加入了乐攻解孙肖解等做饭大手子行列……
救救我好喜欢她在双花lbgbt楼的乐……


京城富家子平x苗疆妖女乐那楼的lz居然是个画手!!
苗疆妖女乐未免太好看了,天下哪有这等花容月貌的妖女…………!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