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快乐如此短暂,像兔子的尾巴掠过秋天的草原 地球最后的铁血纯爱双鬼解,轩策神圣婚姻不拆不逆
或许爱即一场二级相变
直|是说旧情复燃最可怕的夜半发言LOG(六)

!Warning
象上直直相关LOG整理,涉及跟朋友的聊天的部分只记录我本人的发言(灰灰除外
采用时间倒序记录,怎么开年第一篇博文还是这啊(
我的象

为什么在安科楼受伤的总是双鬼解

无情剑客黄少天百无禁忌吴羽策……(狠狠闭眼)


俺也放个直直鱼年终俺也放个直直鱼年终

你是咪直鱼 雪羽霜刀

你在 九月二十三 仰卧起坐入直

你在2021年最早收藏的直帖是 直,网近,随缘安科,你是一个韩家公子,是平行世界第一牧师兼第一美人,你今天要来打荣耀了

你发表了 3 个安科,完结个数是 0,其中最长的一个 也没翻页

你最喜欢的是 直,深夜安科,给张佳乐和孙哲平手上栓根红线,你笑得最多的是 百花老哥楼,你最胃痛的是 黄少天分化楼

你参与了 方肖、双鬼、百花意难忘、邱叶 的造谣,其中造得最真情实感的是 落花狼藉楼双鬼衍生(,摩得最情真意切的是的是 刘卢杏花微雨楼

你嗑到了 很多很多 对新CP,其中最冷的是 圆芋(

在你嗑到的帖子里,你最喜欢的是 郭明宇杨聪造谣楼

在你的2022年,你最希望看到的是 不要打架,安科摩多(闭


整点不公检法的向哨的芋圆(为什么到我这里还要强调不公检法)

大概就是大敌当前弹尽粮绝,百花缭乱在但是乐不在,圆适配度够,但不高,可以启动百花缭乱但是驾驭它对圆消耗太高打不了长期战,但百花又需要时间完成撤离
圆请求断后拖时间,凤一开始有点犹豫,但是看圆坚持,叹了口气同意了
上级不同意,要求两个人立即撤离保存战力,圆还没说话凤先在频道里开了口
凤:让他去,邹远可以
指挥:开什么玩笑你们现在应该——
凤:(大声)我说了邹远可以!
频道里沉默了好一会儿,凤才平静地说:我也留下,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圆听着没说话

两个人的单独信道里凤问圆:有把握吗?
圆笑起来,说:不知道,但我不会放弃的
凤也跟着笑,说:那就上吧

圆上了,并且强迫自己打了整三轮,凤能维系他的精神稳定但是分担不了他的身体负荷,圆体力和精神双重透支完全是凭着信念在支撑自己继续。最后百花传来消息已经全部撤出你俩也赶紧撤,圆下来的时候一身血染的风采,腿一软直接跪下去了,但是没摔,被凤稳稳地接住了搂在怀里。
圆笑起来望着凤,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干得还算漂亮吧?
凤一半是震撼一半是心在滴血,说不出话来,圆就把自己埋在凤的胸前闷声说:你就表扬我一下,于锋你夸一夸我,我就、还能再……
凤直接低头吻上去了,其实很心疼很心疼,但亲完还是笑起来,很认真地说打得很漂亮,非常漂亮,百花的首席名副其实
圆说那就好,然后紧绷的精神一松整个人就放心倒在凤怀里了(
凤抱着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其实整个人都在后背发凉,但是又觉得很感动(


难说但,如果是asari paro的直

刻板印象
虽然凤是狂剑,但芋圆想必是凤charisma+圆lntr
双鬼是轩Regista+策此世至理
双花不好说,平乐搞不好是双lntr(坏了,你俩才是船田姐妹)
喻黄是喻heliosphere,黄zeno paradoxa
(大捂特捂)


但凡我填坑有口嗨十分之一努力


可恶超鱼好会想梗好会写,我天天抓心挠肺望眼欲穿等更


跟友鱼论完后顿时感到亿点点压力,开始心虚地展开亿点点自我反省……(

其实鱼是对的,哪怕是AU我也想还原一下原作那种拉拉扯扯的感觉(
但是我的手和脑子它可能不允许我完成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啊!!!

妈的,王冬你过世前真会写,好端端的怎么就过世了呢!!


是谁二半夜复习红线楼3.0泪水横流哭湿了枕巾,哦是我啊
超鱼真的好会写,我tm心绞痛………………


难说但,感觉主席刚来百花没有跟圆太熟但是也比较熟悉可以聊一些有的没的的时期,两个人聊起乐
凤:你觉得乐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圆:(冥思苦想很久后,肯定)很好的人
凤:团呢
圆:(即答)很好的人!
凤:(乐了)我呢??
圆:(明白过来凤在逗他,配合,跟着笑)也是很好的人!
凤:邹远,你眼里有不好的人吗?
圆:(略一思索)嗯……扔矿泉水瓶的粉丝……
圆:(立刻找补)当然我不是对粉丝有什么怨言他们也是因为喜欢百花才——
凤:(语塞)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是对粉丝有意见!
圆:(笑,小声)就,嗯……稍微记一点仇,不算过分吧……


我的爱好还是在这个同人女们都在追求刺激和性张力的时代显得比较格格不入(
我还是很认真地爱着以真心换真心彼此珍惜彼此依靠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古典爱情……


有的时候我还是希望自己收收写文时不合时宜的缺德(
但是算了,勉强不来……


只要百花不打算放弃圆,圆迟早会找到自己的路的,凤之于圆的意义在于解放了他给了他自由,而不在于拯救……


其实仔细想了想我对团圆的理解也好像比较接近亲情,或者说性质上和亲情比较像……亲情其实就有点,虽然并不理解,但是愿意一次次地,哪怕是徒劳地进行给予……
团肯定不会理解圆的处境和迷茫,更加不理解圆为什么心甘情愿逼着自己做不想做也不擅长做的事情去成为乐,但是当圆需要一些陪伴和感情支撑的时候团还是会给,哪怕是一起吐黑泥哪怕是邹远不可能做到的建议哪怕是争一场胜利,如果这样能让圆心情(至少看起来)好一些,团会愿意去做,虽然不理解,但愿意做
圆就不说了,他一直是更温柔更包容也更坚强的那个,不管是对团还是后来对凤
可能也是为什么团圆的关系即使分开了也依然保持到了S10……不求回报的“对你好”实在是太少了,芋圆之间理解体谅和柔软的爱护是我很爱的部分,但芋圆之间其实多多少少可以找到一些源头的理由,比如感激,比如保护,比如责任,比如信赖,团圆之间就很没有理由了,好像是一种天然如此的对你好

团,不理解圆但愿意碰到一次试一次,有的时候试对了(也或许是因为圆的温柔),不知道理由,更多的时候没试出来,也不知道理由
这跟凤在看见圆被叶欺负(?)以后当机立断地拉走圆进行安慰之间的差距,差不多就是我从祖传代码里抄抄拼拼贴贴,报了错也不知道为什么错没报错也不一定真跑通了的代码水平,跟github上数千Star项目的代码水平之间的差距吧(


虽然我是个花杂我还是要说,我们百花究竟是个什么魔窟啊……圆,乐之下第一弹药,被花杂整得自我评价跌穿地心以被丢矿泉水瓶为前提进行战前心理建设,凤,平之后第一狂剑,被花杂整得怀疑人生到连凯蒂都打过了还觉得自己队内地位不如竞走五年的平,团,下克上硬莽出来的第一流氓,S8强势崛起都没在花杂这里分到一点战队核心该分到的眼神(……)
然而每一任花队长都对花杂情深似海,花杂,你们何德何能,良心不痛吗…………


我不吃主流轩策的女王策方向OOC,也不吃策轩的野狼策方向OOC,是说我不饿死谁饿死(闭
可是,可是,这都不是吴羽策啊!!!!(震

双鬼解有三恨,一恨忠犬女王,二恨至亲至疏,三恨策威胁论💢
都给我gck!


{{干啥啥不行造雷第一名的芋圆团修罗场(NSFW注意)}}
想看一些芋圆在暧昧期的时候没断干净的前男友团忽然回来把圆下了,凤回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圆被团下到高潮的ntr剧本
芋圆暧昧期,但是磨合得很辛苦又打不出繁花血景,圆觉得和凤多半成不了,谁知道凤已经打定主意干脆不要繁花血景(
这时候还没断干净的ex团突然回家探亲同时在训练室把圆下了,甚至是披着圆的队服把圆下了(怕引人注目)凤打开锁一开门就看着圆高潮,圆想躲,躲不开(甚至高潮可能就是因为有被凤看到了的刺激)凤感觉自己仿佛被ntr了但仔细一想有关系的是团圆又不是他和圆,又没有立场暴走,最后只能沉默低气压摔门走人
凤咣当把门摔上,圆心里狠狠一沉,团看着圆的表情开始不爽:怎么你不是真喜欢上你们新队长了吧

{{越来越雷(NSFW注意)}}
凤回自己(和圆的)宿舍把门一关,本来想镇定一下,结果圆被团下得乱七八糟的画面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凤也起反应了,决定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结果宿舍门一开,圆慌慌张张就进来了,正撞见准备去解决生理问题的凤
圆并不知道该怎么办,战战兢兢说我跟团现在只是ex关系……凤说你俩的事情不需要告诉我,难道你还能跟我下棋吗(
圆静了一会儿,把宿舍门一关,真的跪了下去开始给凤口
凤也蒙圈了,卧槽这到底是在搞什么,但其实圆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搞什么,他俩当时感情还没到那个份上,圆只是单纯不想因为这个意外被凤疏远(?)
凤把圆压在床上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己来之前这间宿舍的主人就是团圆,心浮气躁之下凤:唐昊也在这里和你下过棋吗(肯定语气)
圆也僵住了,下倒是下过,但是不一样,虽然他也不知道哪里不一样……
此时团正一个人在训练室抽事后烟(
圆跑路的时候团拉着他反唇相讥你对凤还真是情深似海,圆心如乱麻,避开团的视线很快说了句对不起,然后挣开团就追出去了,团拦不住,看着圆跑的背影心里大为火光,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邹远的队服还披在自己身上(。


只能说六届CP确实让我变成了期末作业型同人女……单机最快乐(x


今日造雷:

想看那种,策哥意外被人注射什么成瘾类或者致幻类或者别的什么药剂,戒断风险很高,策哥求生欲望其实很强烈也坚决觉得风险大就风险大只要能活下来无所畏惧,轩哥也狠狠心同意,哪怕策哥不同意他也要私心一把不能让策哥死,然后用药期间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钢铁意志都有一瞬间的动摇了,但是看见轩哥又把求死的那一部分强行按回去了,轩哥就守在床边按着他等他发作过去,一边心痛到呼吸不畅一边祈祷快点扛过来,他看出来策哥刚才其实有一瞬间动摇了,他不确定万一策哥真的跟他说李轩你让我死吧他自己能不能狠得下心拒绝,能狠下心拒绝一次能不能扛住第二次第三次(

如果策哥发作的时候还因为某些原因(条件所限或者随便怎么着)不能硬绑只能靠轩哥按着或者打在一起硬耗到他没力气,这个事情就更合我心了(对不起我是变态)

也想看轩哥按着发作的策哥的时候一边喘一边吼策哥:吴羽策你振作点!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你想没想过你死了我怎么办!你要我怎么办!

(友鱼:殉情……)
也不是不行……轩哥放狠话你敢死我就殉情下去做一对黄泉鸳鸯,策哥一片耳鸣中心里一紧,突然咬牙把自己控住了,不能死,李轩尤其不能陪自己死

最后再雷一段!这种桥段结尾最好是,策哥鬼门关前走一回,好得能回岗位事情基本尘埃落定的时候跟轩哥闲聊,随口提到说其实当时真的想跟你说不如让我死了,轩哥倒水的手一抖,努力装得云淡风轻地说你不还是坚持下来了没说嘛

然后策哥静了一下,说,是,当时看着你我就在想,你都为我做到这个份上了,我不能再把这么残忍的决定推给你

喜欢一些……策哥其实求生意志极其强烈,但是生理上的痛苦已经超过承受极限了,能拖住他不崩溃的只有本能的对轩哥的信任和爱(

轩哥也爱他,所以但凡策哥让他放手他再痛可能也真的会放手,策哥也知道轩哥会这样,所以最终最终还是舍不得让轩哥来做这个决定……

轩哥就属于那种,会在策哥承受不住直接昏迷过去还在生理痉挛的时候攥着策哥的手一边眼泪停不下来一边念叨“别疼了吴羽策算我求你别再疼了……”的人(
总觉得这波下来策哥一直该挂水的挂着,可能脱离危险期的时候状态看着比轩哥还好……
然后策哥看着明显被折磨得比自己还像病号的轩哥,瞬间就心疼了(
策哥就招呼轩哥过来,轩哥以为是要水要食要三急(不是)颠儿颠儿就过来了,没想到策哥一掀被子让开半张床,言简意赅:睡觉
轩哥哭笑不得:你干嘛啊
策: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看上去比我还憔悴
轩:不至于……
策:李轩
轩:……
策:真的憔悴了
轩哥瞬间转身蹲下来背对着策哥,眼泪差点没忍住就让策看到了
其实算是后怕,身处其中的当时轩其实什么也没想,只是千方百计想让策活下来,真的熬过去以后缓过劲来才开始后怕,当时一秒钟没想过策要是扛不住怎么办,现在反应过来恐惧委屈欣慰感激全绞在一起,扛不住了


我放弃了,我的口味就是这么天雷狗血……没有救的


跟友鱼花了一晚上终于把百花线编全乎了,为之一记

总之本位面走一个邱帝登基剧本,现任皇上是陶轩(……)属于拿着宫斗剧本上位的那种,小邱是原太子所出,宫变当日被方世镜悄悄带走藏匿,后交给叶叶照顾,叶叶替他从母姓改名邱非。

一到三期全都是前太子党,方世镜因为藏匿原太子血脉治罪流放岭南,途中为老魏所救,后教文州诗书策论;同时期,林杰急流勇退明哲保身让位王杰希,虚空双透明退隐江湖,韩远走西北拐到丈夫,平南下云滇交往林乐,只剩叶叶留守帝京,其余各有机缘。
(*N市被我迁到怒江了,对不起……)

数年后文州登科,被叶叶(也只被叶叶)看出是方世镜的学生,出任监察御史,有人参平平贪污粮饷。锐锐作为文州放出的鹞子前往云滇,本来任务是拦下平平千万别回来送死,路上因为行盗被林老师逮了认识林老师,真心属了林老师。

锐跟平传达完后,平指出他不回去下一步就是嘉世铁骑踏平云滇百花呼啸二部,锐锐有心保呼啸,平平有心保百花,两人心照不宣,锐放平回去了,平抗争失败,下天牢。

平离开百花前,双花捡到圆(此时大概还是鸟蛋的状态……),林方捡到团。

平一走无音信,接任平的郭阳不理乐的打听,乐以为被平欺骗感情(?)怒而试绝情蛊,大失败。一个人把圆圆养到能化人形(……)

9+10从中作梗,呼啸哗变,林方被迫金蝉脱壳离开呼啸,途中为韩张所救(虽然为什么兔你们在云南我还没想好)乐孤军深入来救人(团),又中怀梦草(有一有二就有三哈……)醒时手中猎寻有血,乐也误以为自己误杀林方,痛苦之余找到并带走了团。乐自己成了屠呼啸的头一号嫌疑人。

呼啸都这样了百花不反百花就是下一个,于是百花叛了,乐带着团圆打了一年多反围剿,实在难打,条件艰苦,加上乐养着隔壁家的团又有跟平纠缠不清的旧账,百花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此时叶叶终于查到当年跟平好的是哪个,打过一架后给乐捎消息说平秋后问斩,你再不去救人怕是来不及了。乐终于决定走。

乐走后不久,9+10再次从中作梗暗示团林方死在乐手里,团将信将疑,9+10方抛出乐留在现场的短刀,团混乱中同意回去继承呼啸向乐复仇,同时圆也在仓促中继承百花,团圆分道扬镳。

团没想到他没先找乐复仇反倒先见到了林老师。韩叶联军大部队压境,林团重见分外眼红直接开打(团:林敬言你为什么要走!)团下克上,与此同时大疫开始蔓延,三月后整个云滇几成死城,韩叶联军差点全军覆没,为百花部所护——凤凰圆烧尽过半神力守住了百花谷。叶橙韩张林在百花谷开大会,认定陶轩铁了心要他们死,干脆反了。叶出去后卖秋弟弟,自己暗中行动,首先私联文州,文州有方世镜旧仇在,一拍即合,然后想办法把小邱带出来保护起来(同时为了不暴露小邱的身份,各家把新生代都拢在一起了);韩张利用兔的势力为叶平林乐做身份,成为一二期旧势力的保护伞。

然后就是交九主线,本来双鬼是不应该掺和到这事儿里头来的,毕竟这基本是有冠队的谋反大业(……)但没办法,老王一算这里头有神神鬼鬼的事情事关天下苍生生死存亡,轩哥是必然选择掺和进来的。

主席这边,主席还是比较有建功立业的仕途心的,文州叛了他不太想掺和进去,但庙到底对他有恩,主席同意为文州跑最后一趟,跟惊喜儿去云滇查大疫来源以及当年平的案子,争取为平翻案。结果刚进云滇就被活死人潮围了,圆圆走一出妖女救大侠,芋圆好上后主席接过百花的担子,也叛了,跟叶韩文州合流。

剩下的想起来再补(


世间难得物,毕竟不成双……


我和灰灰:
二友为梦中五百万大打出手→为梦中五块钱大打出手→为梦中五分钱大打出手→为梦中三分钱……别打了!吃点好的!!


大胆开麦:给我们刘卢整一个双剑合璧……!!!


不禁一填……

嗑生嗑死问卷
嗑生嗑死问卷

但其实如果不是只能填一个,嗑药那一栏,“一道人影,几乎是在手雷爆炸的一瞬间,从逢山鬼泣身边抹过,手中翻起的太刀,同样流过一串冰晶,只是远没有四轮天舞释放时那么夺目。”必紧随其后……


怎么办啊——!!!
我都真情实感两个……不是,三个月了啊——!!!!!!
轩哥——策哥——!!!!

七叶老师:旧情复燃的女人真是可怕呢

但其实七年前我不是很吃这一对……属于礼节性一配平……

七叶老师:所以这是一记回旋刀,迟来的爱迟来的花开(?)

没错,这是一记迟到七年的回旋镖……(流泪)


当我在QQ上跟友鱼口嗨一整天,结果就是想整理到毛象上来的时候发现这字也太tm多了根本理不动!!
双鬼解,你在干什么啊双鬼解——!(意思是别口嗨了该填坑了)

但是口嗨真爽啊……

新的一年,直解祝大家:文修武偃、心想事橙、桂林一枝、锐不可当、允文允武、天天开心、角立杰出、运扫谦军、深仁厚泽、翻江倒海、平安喜乐、团团圆圆、鸾翔凤集、乘时高上、器宇轩昂、发策决科、三杨开泰、白龙于飞、钟灵毓秀、才华拔萃、神清气全、新年新气象!


很突然地跟友鱼聊起我流S5双花,为之一摸

小张队,你怎么在这啊?大家找你找半天了。张伟推开会议室的门就是一愣。

张佳乐抱着保温杯倚在窗边望着楼下的街道,整个人都落在一片灰扑扑的阴影里,等到张伟推门而入后,他才回过神来,怔怔地说了句没事。

第五赛季结束,百花惜败微草,队长孙哲平退役,他走的这天百花全队都去送了——除了张佳乐。这位百花的副队长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张伟等人费了好大的劲,宿舍、训练室,哪哪都找不着人,电话也打不通,最后还是孙哲平发了话,说不用找了。

实际上,张佳乐一早就来了临着街道的会议室,反锁上了会议室的门,一个人无比沉默的望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他看着孙哲平点了根烟,在百花战队的门前等了好久;也看见张伟尴尬又着急的向他解释什么,最后孙哲平一挥手打断了他,目光遥遥地向上一扫,有一个瞬间两个人的目光隔空撞在了一起,几乎让张佳乐以为孙哲平发现了自己,吓得他迅速收回视线紧贴在墙上,大气不敢出。

等心情稍微平复下来了,张佳乐有点自嘲地想:所以自己这是在较什么劲呢?

百花战队的队员很有意思,管孙哲平叫孙队,管张佳乐叫小张队,明明算起来张佳乐比孙哲平年纪还要大一些。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队里有一个大张伟,让他顺理成章地成了小张队,还是因为跟孙哲平这位队长比起来,他性格上的确更幼稚一些。

就好比现在,于情于理他都该去送孙哲平,孙哲平在等他,百花战队的其他人也在等他,可他就是手机一关直接逃到了会议室。

张佳乐无论如何也不想出现在那些送行的人群里。

所以他就只是沉默地注视孙哲平从等待到放弃,沉默地在孙哲平看不见的高处,目送他沿着他们最熟悉的那条路离开百花。


回想起来,整个第五赛季他们没少吵架,甚至最后总决赛败给微草的那天晚上都在吵。导火索当然是孙哲平的手伤,可又好像不单是这么简单的事儿。他们吵了那么多的架,孙哲平只在那天晚上见过张佳乐哭,边哭边骂,骂天骂地骂孙哲平也骂自己。好在大伙输了比赛都不好受,各回各家散得早,回百花队里的只有他们两个人,丢人好歹没有丢到家门外去。

孙哲平最后点了根烟,跟叶秋那个老烟枪不一样,他没有瘾,只是压力大的时候需要什么东西来镇定一下。本赛季中途他宣布打不了了的那天晚上他也是这样抽了一夜的烟,那个时候张佳乐在楼顶找到他强颜欢笑地说没事,没事,不是还有我么,我一定会连你那份一起拿个冠军回来的。“没事”说了好多遍,不知道是在安慰孙哲平还是安慰他自己。

而这天晚上张佳乐却是劈手夺下他的烟,狠狠一瞪:你还抽!不知道对身体不好吗抽什么抽!

孙哲平终于忍无可忍地吼了他一句:张佳乐,你现实一点!

一句话把张佳乐吼懵了。

什么意思,他哪里不现实?对他来说还有什么能比“孙哲平不能打荣耀了”更沉重更现实?

半个赛季过去,孙哲平仿佛已经接受了一切,他冷静,理智,可靠,处理临退役前的工作堪称井井有条,甚至在面对张佳乐的时候还有几分不知是否故意的轻松。可孙哲平越是平静,张佳乐越觉得自己歇斯底里的难过像是无理取闹。

那是孙哲平!百花是他邀请张佳乐建立的,繁花血景是他们两个打出来的,张佳乐难道没有这个立场为孙哲平伤心难过吗?

他都还没接受,孙哲平凭什么先认了!

张佳乐只觉得自己整个赛季的挣扎与心痛好像都在孙哲平的这句话里成了笑话。他气得发抖,话都憋不出来半句,他也想忍住泪水可眼泪止不住地吧嗒吧嗒往下掉,最后张佳乐攥紧了拳头猛一转身,摔门把孙哲平关在了门的另一侧。

门后面,孙哲平懊恼地抓了一把头发,心里堵得要命,心说张佳乐这人怎么这么倔呢?

明明张佳乐自己比谁都清楚,接受或者不接受都没有用,无论他再怎么反抗,再怎么歇斯底里,孙哲平离开的这一天总会来的。

这是谁都无法挽回的事情。


口嗨一下如果双鬼在我系(x)

那轩哥和策哥本来是同院不同组的,方向也不一样,轩哥电子学硬件分析模拟啥都干干,组内顶梁柱一般的工具人

策哥倒是单纯做理论,但是在组里产量不是很高,不太喜欢水文章,看不上,就做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东西会钻到很深,文章都挺漂亮,就是压着学院的指标发文章(

两个人本来交集不多,最多中期考核作报告的时候互相听一耳朵(不同方向也听不懂),结果轩哥某次中期报告的时候用的一个文章策哥恰好看过,提问环节就跟轩哥说这个文章在什么什么地方做了个近似,你这个情况可能不能这么近似,应该怎么怎么处理

轩哥:卧槽,高手在身边!立刻交换微信

后来有事没事骚扰一下两个人也就半生不熟了

后来两个人终于从青椒绞肉机里卷出来拿到了教职,轩哥是因为确实仅次于隔壁学院玉凤的卷,手里担着三两个实验还有教学任务,策哥是因为在临出站的时候终于发了一篇顶刊(……

但总之两个人都险险上岸,策哥他们理论组人丁凋敝!总之就是非常没有话语权,上岸后一打听好家伙连办公室都没有(理论上应该有,但那个办公室是隔壁生物方向的实验间,后来人搬走了东西还没搬走,已经拖了有个两年了),最后学院协调来协调去还是电子学组匀了两张桌子给他们理论组(

策哥倒是无所谓的,做理论的嘛,有个地方给他推公式就行了,没想到上班第一天,迎面撞上刚熬完大夜从实验间出来的轩哥

策:……你在这个办公室?
轩:嚯,可不嘛,全学院就数咱这办公室地儿又高又偏

轩哥有教学任务,带电动力学,是个大课,时不时就有学生来问问题的求情的乱七八糟的,但是轩哥又有科研任务,人在实验室里间走不开的时候就得让学生等,他们办公室又偏,学生跑一趟也怪麻烦的,策哥看不下去了就干脆顺口帮轩哥答疑了,一来二去学生甚至有“老师老师习题课你去不去啊?”的神秘发言

李轩:学生这么喜欢你,你不去说不过去吧
吴羽策:……这又不是我的班……
李轩:我请吃饭(深情
……最后还是去了

策哥科研进展不顺利的时候就去找轩哥喝酒,主要是整个院他都不熟,也就只能找轩哥喝酒,喝得半醉就开始骂学院狗逼行政有病,八百年前的材料谁tm知道放哪儿了,又要补,他妈的交八个表里头七个表都要手工填问题是鬼知道以前他们怎么弄的

轩哥陪酒陪骂陪熬夜(反正也要做实验)可以说是三陪好同事了,折腾半天把策哥弄回办公室,甚至贡献出了自己为了熬大夜放办公室的折叠床和毯子和毛巾被(……

第二天策哥醒的时候发现桌上多了一叠理好的单据,问就是轩哥说问了远在美帝的前任负责人,然后又花了半个晚上从八百年前的档案柜底下翻出来了当年的材料帮他理好了(

感人啊……


意思是想看一些丈夫真情流露……

老韩退役那天也是老韩第一次见到丈夫掉眼泪,在后台,无人的角落里,被老韩找到的时候老韩也惊了

丈夫这个人连哭起来都很克制,表情看上去也没有特别特别难过,单纯的无声落泪,但就是看得老韩贼揪心,老韩在记者会上都镇定自若,面对丈夫掉眼泪一下就慌了

老韩憋半天憋出一句我退役你哭什么……
丈夫也在想同样的问题,韩文清退役我难过什么

丈夫也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个什么劲,于情于理其实都不至于,但就是很难过,又很反感自己会情绪失控,然后更反感自己情绪失控的时候下意识想跟老韩发泄,就硬生生把所有负面情绪压住打算自己处理,但老韩一过来就有点扛不住了

丈夫对老韩多少有点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的心痛,但又清楚老韩不需要,于是不说不问只用坚定的一如既往的陪伴支持老韩,但很偶尔很偶尔的时候丈夫也会觉得自己这个立场很苍白,明明是最近的距离但又好像远隔天涯,虽然大家都说有他以后老韩有了个好帮手,但张新杰很清楚,韩文清有没有张新杰其实都是一如既往的,他要到很久以后才能意识到,困扰他的最大的那个问题其实是:在私人感情上,韩文清到底需不需要一个张新杰呢(

老韩的场合

老韩很多年后回过头来也觉得自己对丈夫这个人的感情其实是很复杂的,自己脾气其实相当不好,这毛病老韩自己也知道,但很神奇跟丈夫相处的时候他血压几乎就没有高过

事后想想也知道,这意味着丈夫肯定在他韩文清身上付出了巨大的耐心和温柔

这种不动声色的好反倒让老韩不知所措,他只是脾气不好又不是不识好歹,但说谢谢太生分,说回报他也不知道到底能给张新杰什么,相处久了他也知道丈夫虽然在队伍里没有他这么个性鲜明,但其实骨子里就是标准兔老哥,强硬坚定不知悔改,独得要死,也不会稀罕他韩文清回报不回报的,那给他韩文清剩下的唯一选项就是一如既往不知退缩地冲在队伍的最前方,守护霸图也守护他们霸图最优秀的牧师

同样要过很久老韩才能意识到,自己能在场上越战越勇,有一部分原因,确实是因为背负了某个特定的人的期待

他不想让张新杰失望


很突然地!决定来一篇《五次邹远发现于锋在准备求婚,一次他没有拆穿》

草但是感觉双鬼也可以!!

意思是,我怎么没有十八只手呢!!!

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