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个人用复盘剧情大纲EP5-8(秦路为主)

重生复盘,保留部分详细对白和独白,以秦路或秦路相关为主。详略非常个人主观,我觉得有意思能琢磨出秦驰或者路铭嘉情感状态的我就详细记一下,跑剧情的我就一笔带过,并非原片节奏。

本文属于我自己用来写磕学论文的参考材料,用于迅速找对应位置和理清先后逻辑顺序,以及标记一些细节。

EP5

夏雨瞳建议把录音交冯潇,秦驰不想。

冯潇带秦驰进七一四现场。

邱冬阳对冯潇说过他的疑惑,为什么射向秦驰的子弹格外少。

冯潇:你现在能想起什么来吗?

秦驰:……咱俩,是因为谁有外遇才分开的吗?

冯潇:什么?

秦驰:我说,我们俩当初分开,是因为婚外情吗?

冯潇:没有……反正我没有。

冯潇:你问这个什么意思?

秦驰:那是我外面有女人吗?

冯潇:应该也没有,至少我没发现过。你那时候,经常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秦驰:离婚是谁先提的?

冯潇:也没有谁先提,就是大家都觉得走不下去了吧。

秦驰:是因为当时候我太忙了没有办法陪你吗。

冯潇: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呢。

秦驰:我想知道当时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冯潇:你……你就是那样。就像你自己期待的那样。

秦驰:你漂亮,你事业发展空间又比我大,性格脾气哪儿哪儿都好,就算分开了你都愿意帮我而且是冒险帮我。

冯潇:你想多了,我并不是要帮你,我只想查清案件的真相。

秦驰:没有,我说的意思是,这样的你都忍不了当时的我,那当时的我,是不是特别特别差劲。

冯潇回忆当初给秦驰带早餐,秦驰不领情。给他买的衣服被秦驰吐槽没场合能穿买东西不过脑,最后把衣服卷吧卷吧收柜子里了,冯潇气走。

冯潇:当初觉得水火不容的,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那个时候,就是觉得迈不过去了。

秦驰:赵馨诚跟我讲,他们海港过来的时候还听见了两声枪响,而这两声枪响完全不是来自警枪,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使用对方的枪的话,最后这两枪一定不是警察开的,是吗?

秦驰:……你不知道,谁都不知道。

秦驰回忆,站位,邱冬阳出现,秦驰情绪不稳。

邱冬阳:秦驰,这世上有公道二字,你信吗。

秦驰:我信,但我也希望,公道能相信我。

邱冬阳训冯潇不该让秦驰进现场。

看守所。路铭嘉挨个问见过照片上的人吗,没人应,问谁卖海洛因,并撬出范凯是供货商,接手了药头钟林的生意。

秦驰:那天晚上你在哪儿?

路铭嘉:啊,什么?

秦驰:七月十四号那天晚上,你去哪儿了。

路铭嘉:那天,队里边儿不是让我去九号院拿东西了吗。(对比在督察处,明显犹豫)

秦驰:当天晚上看见我,你觉得我有什么异样吗。

路铭嘉:……没、没有啊,没什么异常啊。你、你怎么了,秦队。

秦驰:之前呢。

路铭嘉:不是,您、您到底想问什么呀。

秦驰:我问的是以前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路铭嘉:(强颜欢笑)这问题让我怎么回答呀。

秦驰:我有过,徇私舞弊的事儿吗?

路铭嘉:您这问题问得……我们做刑警的,也没有这种机会吧。

秦驰:我们是权力机构,如果想的话还是有的。

路铭嘉:……我这么跟您说吧,反正据我所知是没有,但是说句不好听的,就算真有,一不露脸二担风险的,您肯定也偷着摸着的不可能让我知道,对吧。

秦驰:也就是说如果换作是你的话,你也不会让人知道,对吗。

路铭嘉:(怔住)……嗐。

秦驰先是看着路铭嘉,然后移开了视线。

援助中心食堂。前夫提议吃点,路铭嘉说不用,秦驰到窗口去了。路铭嘉表示秦队腿脚不太方便他俩先去吧,留秦驰吃饭。

秦驰跟范捷聊,秦驰也不知道自己以前的口味。范捷袒露心声,自己只是为了移民才来援助中心工作。

路铭嘉带娄颐和前夫到食堂。

路铭嘉联系了监管的派出所,说派出所民警会陪娄颐去找钟林,秦驰表示不用,他跟路铭嘉陪娄颐去找钟林。

长丰,火锅店。

老关萧闯带了幺鸡来见督察。

秦路和派出所民警接上头,去见钟林。

老关萧闯卡着幺鸡替火锅店要账。

幺鸡说六月底程岩有一帮朋友来津港,帮忙安排住房。幺鸡在体育馆那边给他们找了个落脚的地儿。住了不到两个星期,七月十四上午就出去了然后没回来。

邱冬阳让幺鸡指认照片。

萧闯:关队难得大晚上出来一趟。

钟林住处。

秦驰盘问钟林,钟林表示一年没见,犹豫之时娄颐喝茶被烫,钟林闭嘴,最后关头透露自己有个女儿。路铭嘉问他女儿喜欢吃啥,答威化饼干。

秦路带娄颐,路铭嘉表示给我十分钟时间,回案发现场找威化饼干。

(路铭嘉)亲人永远是最珍贵的财富,却又是我们最不懂得珍惜的,之所以不在乎,是因为我们都相信,时间、机遇、财富,所有这一切都稍纵即逝,而亲人不会。无论如何嫌恶、疏远,甚至是抛弃,他们都会待在我们认定的,属于他们自己的位置,等我们一无所有了,再想回头找他们,有时候还算幸运,其他的,大概就只剩下,感受他们那种失望的机会了。

秦驰上楼,给陈蕊一袋吃的,发现陈蕊痛经,又下去给妹妹买卫生巾,并表示可以占用他家卫生间。

秦驰挨个对比威化饼干口味。

秦驰煮面。陈蕊憋不住委屈开始哭。

第二天一早,冯潇送快递,快递里是一段录音,冯潇在办公室收到转交。内含纸条:下次就不用她转交了。

陈蕊出现,冯潇气走。

秦驰到队里,路铭嘉一路小跑报告钟林女儿钟尔菲情况,最后一次淘宝送货地址在海港堰河。

路铭嘉奇怪钟尔菲要是跟范凯厮混钟林能不知道吗。

秦驰闭目:不对劲。

路铭嘉:谁不对劲,钟林不对劲啊?

秦驰:所有人。

路铭嘉愣。

秦驰:都不对劲。

程岩来电话,秦驰没法挂,就在路铭嘉面前打完了。路铭嘉迟疑,没敢问。

EP6

秦驰路铭嘉走访堰河北,路铭嘉明确老板是代收快递,表示给老板看证件照也没用,钟尔菲可能已经换了造型,秦驰表示可以给他看范凯的照片。

路铭嘉走访电器行。老板表示男的女的都没印象。

秦路离开,秦驰路过隔壁小卖部时驻足进入,注意到小卖部架子上空了一块的威化饼干。秦驰询问,老板表示也是威化饼干,被人包圆了。路铭嘉跟上问是不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孩。老板迟疑,秦驰掏证件,老板表示不是镇上的人,路铭嘉给照片,老板表示眉眼有点像,但女孩满头小辫儿。秦驰问不是镇上的人一般哪里租房,老板表示北边长户营。

秦驰收到短信,跟路铭嘉要车钥匙。

秦驰:钥匙。

路铭嘉:啊?

秦驰:(伸手)钥匙。

路铭嘉给他了。

秦驰:你自己溜达着过去吧,挨家挨户走访一下。

路铭嘉:不是。

秦驰:我开车办点事儿,一会儿回来我找你会合。

路铭嘉:什么事儿啊,非得把我撂下。

秦驰气定神闲:定期督导。

路铭嘉无语点头。

秦驰开车走人。

夏雨瞳出租车过来,换到了秦驰的车上。

电话录音,程岩:我就给你三天时间。

电话录音,秦驰:好,回头再联系。

夏雨瞳上车。

夏雨瞳:(笑)看来,轻度的社交障碍,对你不是问题。新的社交行为模式,已经开始形成了。

秦驰:你的意思是说我在电话里这个对答策略有点儿……模棱两可。

夏雨瞳:(惊讶)你学会撒谎了。

秦驰:(难堪)

夏雨瞳:(笑)你不用不好意思,很多语言学家认为,这是人类的本能之一。

路铭嘉来电。

路铭嘉:喂,秦队,我找着他们俩住的那出租屋了。

秦驰:我马上到,发个定位给我。

夏雨瞳:又在查案?

秦驰:(笑)哼,我们一个定点医院老主任的毒贩儿子,不见了。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姑娘。

秦驰载着夏雨瞳去北边出租屋所在地。

路铭嘉:秦队。

秦驰:啊。

路铭嘉:我已经打电话给总队叫增员了,实在不行,咱们就先找当地派出所把现场给封锁了。

秦驰:那找着尸体了吗?

路铭嘉:(哽住)我……说不上来。

秦驰:……

出租屋内,路铭嘉表示一屋子的血让他很难对事态有什么乐观看法,他宁愿一屋子的血都是范凯的。秦驰不语。缉毒来电话,问要不要他们接手。

秦驰:命案优先,我们接。

池塘边。秦驰去找夏雨瞳,安排车送人回去。

夏雨瞳问起情况,秦驰表示没有尸体,没有受害人,就是有一堆喷溅血迹,夏雨瞳表示这地儿适合抛尸,秦驰表示是,如果死了人应该就在这附近,就是不知道死的人会是谁。

夏雨瞳:如果死的是她的儿子,也没什么不好吧?

秦驰拧眉,惊讶:你什么意思?

夏雨瞳:没什么,这儿有得你忙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秦驰客客气气目送人走,神色凝重。

增员赶到,开始搜屋子和池塘附近。

(路铭嘉)在每一个命案现场,你总能看到一些似曾相识的东西,比如说,血迹、物证、某些正常世界之外的奇怪物件,以及一群疲于奔命,试图寻找真相的人。

路铭嘉从屋里出来,到池塘边。

(路铭嘉)偶尔,你会看到某个父亲或母亲,可能与被害人相关,又或许是凶手的亲戚。可这不是我所认知的父母,恐怕也不是我所期待的父母,可是,什么样的父母能做到她这样呢?

(回忆)七一四当晚,路铭嘉在洗手间查看自己被踹的伤。

(回忆)警报响,外勤倾巢而出,路铭嘉接路正刚电话。

(回忆)路铭嘉:喂,爸。

(回忆)路正刚:铭嘉,你在哪儿呢。

(回忆)路铭嘉:我我取东西刚回来啊,怎么了?

(回忆)路正刚:你没跟孙队他们在一块儿吧?

(回忆)路铭嘉:他们出外勤行动了,没带我。

(回忆)路正刚:我知道了。

(回忆)路铭嘉在警报声和潮水一样的人群中一片茫然。

现场,池塘边,狗叫声。

秦驰过去查看,娄颐欲上前,被胡一彪拦住。

路铭嘉上前。池塘边发现一条狗的尸体,路铭嘉表示它是被砍死的,抓紧时间把它挖出来。

秦驰路铭嘉回到娄颐处,秦驰表示是一条死狗,并表示娄颐要不要跟他们说点什么,她可是去过上一个出租屋(也就是路铭嘉找出威化饼干那屋)的,并指出娄颐知道范凯贩毒且有几个有毒瘾的姑娘与他在一起,钟林与娄颐是见过的,捅破窗户纸表示娄颐是自己查过的不然不会知道他们在这儿,但是查不下去了想借用队里资源,没问题,把实话说出来。

秦驰话越说越重,说到人命关天胡一彪出来打圆场说挖出的不是狗吗,秦驰怒起表示可墙上是铐人的手铐子现在不知道两个姑娘是死是活。

娄颐一听两个姑娘顿时崩溃,路铭嘉跟着介绍情况,并指出屋里三组指纹里有范凯一组,另外两组到现在都还没查清楚。

秦路离开。

龙华路仓库。

邱冬阳劝解冯潇。冯潇不理解如果是秦驰他图啥。邱冬阳指出最阴暗的一种可能,秦驰想继续升任支队长或副支队长只有一种可能,这两个位置上有人提前出局。冯潇难以置信。邱冬阳表示他也不信,但他们的工作就是设定最坏的假设,然后去证明或是证伪。

冯潇的回忆,小松林。

秦驰:都是干公安的,工作性质决定一切嘛。

冯潇:你根本没听懂我的意思。

秦驰:啊?

冯潇:你之前很多时候比现在还忙。

秦驰:你也忙啊!大家靠的就是互相理解吧!?

冯潇:我以前发过一句牢骚吗?可是这几年你不一样了,你变了。

秦驰:所以你现在开始发牢骚了是吗?你把我约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就是为了吵架的?要吵咱俩回家吵,不好吗?

冯潇:(嘲讽笑)你都多久没回家了。我现在经常一两个礼拜都见不到你。

秦驰:我是在办案,办案你不理解吗?

冯潇:别再跟我说什么法律正义、为被害人主持公道,这些话我这两年听得太多了。

秦驰:你让我怎么办?上面给我压力,底下被害人家属跟我要交代,你告诉我我怎么办!?

冯潇:……我承认,你刚做刑警的时候,整天埋头苦干,可是自从你升任了支队的中队长,你就越来越焦虑。你只关注那些市局督办或者领导关注的案子,你会抢其他地区队的特情,还会跨区抓人,可能在别人眼里,你是不惜力,甚至是不惜命的,但是我的心里很清楚,你在意的无非是功名。

秦驰怒踢轮胎秋千。

邱冬阳表示信任医生的结论,要调换思路和方向找突破口。督查能力有限,长丰愿意配合,但人多不一定能出活儿。邱冬阳让冯潇和秦驰保持联系,可以向秦驰共享部分信息。

冯潇挂断秦驰电话,对邱冬阳表示不想再跟秦驰有任何联系了。邱冬阳叹气。

案发现场池塘边。

路铭嘉表示两组指纹还不能做比对,血是狗的血,狗被砍了十几刀。地方太偏远,走访无结果。秦驰表示杀流浪狗不犯法,还是在这种地方。路铭嘉附和,又表示杀狗又埋做事很矛盾,这属于突发暴力行为后的愧搓感?

秦驰没应,被垃圾堆吸引,路铭嘉跟上。俩人开始翻垃圾。

秦驰翻出来一条用刀剌断的新车胎。秦驰问路铭嘉要弄死一条狗怎么处理,路铭嘉表示扔屋里,反正不住了。秦驰表示然后弄得满墙都是血。路铭嘉表示那就扔外头,或者干脆扔池塘里。秦驰表示但是你挖了个坑,然后我们又找到了两条自行车胎。路铭嘉表示也没看见对应的自行车啊。

秦驰看着路铭嘉,不置可否地笑:那么请问,没有车胎的自行车能干什么用呢?

路铭嘉想到了沉尸,秦路找外援捞尸。

捞尸成功。女尸。通缉范凯。

秦驰回家去,陈蕊在楼道蹲着,等领回刀。秦驰把击锤和家门钥匙交给陈蕊,嘱咐她别离开,有事商量。秦驰把录音交给陈蕊辨认。

秦驰去找冯潇,解释陈蕊身份,让冯潇帮忙隐瞒。并请冯潇帮忙,冯潇拒绝,秦驰表示明白,要离开。冯潇拦住,问内容。

秦驰:我要看到,七一四的涉案枪支。

冯潇答应,交换条件是昨天快递的内容,秦驰表示没必要把这个当交换,他本来迟早会说。冯潇看秦驰的伤,被邱冬阳撞见。

西关支队。

路铭嘉报告尸检结果:没有针孔注射,但血检二甲基苯丙胺超标,吸食,死亡时间不超过四十八小时,勒死的,手上痕迹与手铐吻合,书包有身份证和学生证,叫张静文,二十一岁,福建人。

秦驰吃惊,回想起美甲店小姐姐说的福建口音女子。

秦驰:不是她们俩。

路铭嘉:不是,我们都核实过了,不会错的。

张是卫校学生,正在实习,两周没见,单位以为在学校学校以为在单位。两点前公交卡被刷过,已经调监控,便利店监控坏了,在排查。有地址。

秦驰表示回头我们也去一下。

路铭嘉犹犹豫豫地表示,做性侵检测的时候检出了狗毛,秦驰震惊。

秦路领枪,路铭嘉迟疑是否有必要。秦驰表示他养狗(知道人菜刀杀狗要多凶悍),离开,路铭嘉不情愿,也没说啥。

陈蕊带着击锤上市场找彭鹏。

支队门口娄颐拦秦驰车,路铭嘉问,娄颐要求秦驰透露信息,秦驰作难。

彭鹏判断陈蕊跟公安混一起了,陈蕊表示要替哥报仇。彭鹏劝。陈蕊打听陈夕来的具体目的,彭鹏透露程岩的时候情况,表示自己正在找他,得把陈蕊的生活费要出来。陈蕊表示找着了告诉她,她要见程岩,并准备离开。彭鹏塞了点钱给陈蕊,表示愿意收留陈蕊。

陈蕊:你说,警察有好人吗?

彭鹏:你觉着,我和你哥是好人吗?有人做贼,有人当兵,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哪。

陈蕊离开。

EP7

路铭嘉在小卖部装看板郎,秦驰娄颐在车上盯梢。路铭嘉时不时回头看老板娘,老板娘摇头表示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路铭嘉接路正刚电话,让路铭嘉不能没日没夜,注意休息,路铭嘉反问路正刚那你在家吗,路正刚表示等会儿开会,路铭嘉表示那不就完了吗咱俩干的是一个活儿半斤八两,你就别管我了,挂了路正刚电话。

车内,娄颐坦白是钟林来找的她,只是没想到越查发现越严重。秦驰表示还有比这个更严重的,另外还有第三个姑娘。娄颐震惊,难过崩溃。

钟尔菲出现,路铭嘉给秦驰通电话。秦驰路铭嘉尾随钟尔菲到出租屋,路铭嘉按住人,秦驰亮证件询问,让路铭嘉带姑娘下去顺便看住老太太。

秦驰持枪进入出租屋,范凯吸完毒正在劲儿上,秦驰问王小煦下落,范凯认下分尸。秦驰把枪上膛,准备铐范凯时意外沾毒,两人扭打在一起,路铭嘉来援,范凯逃跑。秦驰洗脸。路铭嘉小树林追人。

秦驰挣扎着装好弹夹,幻视赶上来的娄颐为陈夕。

秦驰缓过来后顺着路铭嘉的方向继续追人。

路铭嘉与秦驰在化工厂前会合,听见厂内响动。娄颐支开两人,锁上厂门,秦驰暴怒,伸手拽人没拽住。娄颐准备私刑清算范凯。秦路拦不住,秦驰开枪暴力破门无果,喊路铭嘉去找配电箱断电。

娄颐范凯对峙,质问家庭责任。娄颐丢下刀,向范凯表亲情。

路铭嘉追上,范凯挟持娄颐。秦驰一步一瘸上楼。范凯叫嚣开枪,路铭嘉边后退边放下枪口。

秦驰:(对路铭嘉)瞄好了。

路铭嘉迅速看一眼秦驰,重新紧张举枪,秦驰和路铭嘉一起瞄准范凯。

秦驰:范凯,我们的人现在把这儿都围了。你就是抽得六亲不认连你亲娘都不认了你应该明白一点——你跑得了吗!

秦驰:咱像个爷们儿一样,敢作敢当一点,把刀放下。放下!!

范凯让秦路放下枪,准备鱼死网破,路铭嘉着急。秦驰放下枪,同时按下路铭嘉的手。

娄颐迎刀自戕,三人震惊。

范凯逃跑,秦驰激愤开枪,路铭嘉奋起直追,秦驰留下按住娄颐血管,无力回天。

路铭嘉抄路到范凯面前堵死对方出路,范凯扔刀跳管道逃跑,失足落入反应池。

秦驰赶到。

路铭嘉:(装腔)百分之十一的苯酸混合溶液,这玩意儿要命吗?我觉得,还是找工厂的专业人士来捞他吧。我们又没有防护服。

秦驰转身欲走。

路铭嘉:要不——给特警打个电话?

秦驰头也不回配合演出:我手机没电了。

路铭嘉点头,探身看反应池。

范凯被捞出来,胡一彪秦驰靠在警车前盖上看工作人员把人拖走。

胡一彪:他这样能不能撑到审判我看难说。

秦驰:要下雨了。

胡一彪:你说什么?

秦驰:天要冷了。

秦驰转身离开,路铭嘉迎面而来。

路铭嘉:你没事儿吧。

秦驰没理他。

路铭嘉继续向前,从看守的警员手里的塑料袋里取出一盒威化饼干,递给车里的钟尔菲。

胡一彪上前,伸手验路铭嘉脸。

胡一彪:哼,好小子,有样儿。

路铭嘉不情不愿,点头,低下视线。

胡一彪:枪开过没有?

路铭嘉摇头。

胡一彪伸手要过枪,路正刚到。胡一彪打过招呼离开。路正刚到路铭嘉跟前,拉着路铭嘉到一边。

路正刚:你怎么回事儿,啊?等增援来了按程序行动啊。条例你怎么记的,太不像话了!

路铭嘉:哎呀行了行了,爸。

路正刚:等着挨批吧。

路铭嘉:我错了,以后不会了。

晚上,路正刚路铭嘉一起吃饭。

路正刚:你把头抬起来。

路铭嘉:嗯?

路正刚:不会留下疤吧?

路铭嘉:哎呦,那怕什么的呀。

路正刚:啊?

路铭嘉:爸我跟你说啊,我们队讲究的是统一风格,你看人秦队和胡队,以后你要是没点伤残,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混西关的!

路正刚:这都什么逻辑这是。

路铭嘉笑:吃啊。

两个人接着吃。

(路铭嘉)其实亲人这个命题,大可想得简单一点。就好像他是我爸,我是他儿子,今生已成定局。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对彼此好一点。

援助中心,秦驰把娄颐遗物交给她前夫。

(路铭嘉)对亲人,你可以不支持、不理解,甚至不承认。无所谓了,只要存在关联,自有相处之道。

范捷赶来,与秦驰撞上。秦驰提醒移民申请要提前三到六个月提交,范捷表示哪还能顾得上,等这重新回到正轨就走。范捷跑向他爸,秦驰遥遥回望。

(路铭嘉)我知道,这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不是每个家庭都幸福美满,而亲人自然也不会每一个都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但我们依然要善待他们。

秦驰回家,陈蕊开着灯睡在沙发上,手里攥着秦驰给的那份录音。

(路铭嘉)至少有一天他们离去了,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秦驰关上门,轻手轻脚放好钥匙,撸狗子,发现桌上还留了一碗板结成一团的面,努力再三还是没吃下去。转身悄悄按掉录音的播放键,把刀放回到陈蕊旁边,拉好毯子,带击锤下楼。

楼下,长椅上,秦驰接程岩来电,挂断电话后秦驰头痛,出现幻觉,见到自己叔叔秦莽,秦莽表示自己是来帮秦驰突围的。

串吧,秦驰路铭嘉吃饭。交通队打来电话报交通肇事逃逸。

路铭嘉:哦,这件事儿按理来说跟咱们关系不大,但是我怕有什么特殊情况,我还是去看看吧。

秦驰:你去队里,带个探组过去。

路铭嘉懵逼:我?我我我、我带探组……

秦驰无动于衷。

路铭嘉:……行,那我看看有没有人愿意跟我去吧。

秦驰:不用商量,让他们执行命令。

路铭嘉:……行。

刘弥回来,调侃路哥挂彩,路铭嘉勾着他往外走表示哥什么哥叫叔叔。

秦驰接陈蕊班主任电话,被告知陈蕊找人冒充家长开家长会,班主任以退学转学警告,秦驰被迫认下陈蕊家长。

秦驰挨班主任训。秦驰警告性踹陈蕊,被老师训不可以暴力教育。

秦驰学校里跟陈蕊谈心,秦驰没想到陈蕊还是个学生。

车上,秦驰关心学费,陈蕊不领情。秦驰问起父母,陈蕊爆发表示你早该知道我爹妈都没了只有我哥,秦驰靠边停车,表示七一四案他是被调查者,对陈蕊家庭情况并不知情,道歉。

秦驰接路铭嘉来电,准备去现场,秦驰建议陈蕊把复仇的事情往后延,考个大学。陈蕊生气,表示格林娜初中都没毕业人不也成了大明星了吗,摔门离开。

秦驰:我只是不想让你报了仇之后变得无事可做。

EP8

路铭嘉在现场勘察,秦驰赶到,路铭嘉交代情况。现场勘验发现一个不明塑料件。肇事逃离车辆在案发现场不远处,车主在后备箱。

会议室,路铭嘉翻材料,秦驰精神不好。胡一彪到会,路铭嘉介绍情况。车主被催账,另有三个号码与车主联系过。胡一彪没啥建议,秦驰支开路铭嘉跟胡一彪单独对话。

秦驰:我跟胡队说句话。

路铭嘉:哦,行。

路铭嘉离开。

胡一彪:我刚来支队那天咱俩可就说好了,你不能说多干点活受点累你就有情绪吧?

秦驰:但是你对统领整个支队好像并不感冒啊。所以今天我想问你一句,市局派你来,是专门盯着我的吗?

胡一彪:你觉得呢?

秦驰:我想说的是——

胡一彪:你想多了。

秦驰:我还没说呢。

胡一彪:不管你想说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你想多了。

胡一彪起身离开会议室,秦驰头疼。

秦驰路铭嘉上万强的房产公司(实际是放高利贷的)。路铭嘉亮出证件,麻将桌上有人吓得起立,钢管掉在地上,同桌其他人拉着他坐回去。路铭嘉询问万强,秦驰走向麻将桌,捡起钢管递给掉钢管的人,对方怂。

万强狡辩路铭嘉所说的高利贷,说是做生意资金拆兑,被秦驰一句“他死了”堵口,秦驰单刀直入“你杀的?”万强疯狂否认,强烈表示自己是清白的,秦驰不理,扭头就走,路铭嘉一句“行了!”喊停,让万强带上所有人回去做笔录。

彭鹏打麻将,找陈蕊来,陈蕊听说找着程老四了要求告诉她地址她要去找,被彭鹏笑进都进不去,进去了就出不来了。陈蕊生气。彭鹏打算替她要一笔安身立命的钱。陈蕊把录音笔给彭鹏,让彭鹏辨认录音里的人。彭鹏认出程老四的声音,准备去找程老四的茬。

邱冬阳开完家长会回来,冯潇转达说关宏峰有进展,邱冬阳觉得关宏峰会亲自打电实属稀罕,前往长丰支队。冯潇借口有疑点要确认,让邱冬阳签字核查物证。

路铭嘉到办公室找秦驰递技术队查的结果。万强正在审,路铭嘉觉得不太像,秦驰让他不要大意。秦驰问廖勇之前是干什么的,路铭嘉介绍廖勇是个经纪人,现在工作不咋样但是跟他联系的三个女人都大有来头。廖勇是前绯命组合的经纪人。这个组合成立于九年前,红了一年不到门面担当意外溺毙于家中。剩下三个一个抱干爹大腿大红大紫,一个转行做音乐人,一个退出娱乐圈。廖勇结过两次婚,但感情都不好没人愿意来辨认尸体。秦驰让路铭嘉见着三个人先问,自己去趟被害者家里看看,临出门前跟路铭嘉交代方便的话要张签名CD,给陈蕊的。

路铭嘉疑惑技术队已经去过廖勇家了咱们还要再去一趟吗,秦驰表示这个案子不是一个被害人。

长丰支队,关宏峰太忙,萧闯出来迎接邱冬阳,说接到线报,南沙谭桥以西有个聚赌窝点,抽码局抽水的就是程老四,长丰和向阳支队会联合突击实施抓捕,剩下的不好说建议邱冬阳可以去踩个点。萧闯叮嘱邱冬阳怎么进去随便,不要打草惊蛇。

秦驰走访被撞死的环卫工家,死者丈夫已经把孩子送到姥姥家,自己抽烟酗酒浇愁。死者丈夫询问凶手找到没有,秦驰告知情况,要找到杀害车主的凶手才能知道肇事司机的情况。死者丈夫悲声表示环卫站正想把责任推给被害人,看被害人是不是违反工作条例才会在马路中央被撞。秦驰突发头痛,默默离开。

冯潇电联秦驰让秦驰过来看物证,幻觉里秦莽劝秦驰去医院,秦驰不能爽冯潇的约,只好找夏雨瞳。夏雨瞳注意到秦驰眼神有些涣散,问过用药记录后夏雨瞳也疑惑秦驰好像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情况,警告秦驰如果明天依然有这样的症状直接去找莫忠懿。

夏雨瞳送秦驰离开,秦驰答应症状严重了会去找莫忠懿。

秦莽:你信得过她吗?

秦驰:我不知道除了她以外我还能信得了谁。

秦莽:那她对你的症状怎么看。

秦驰:不是大事。

夏雨瞳察觉不对,回头观察,注意到秦驰似乎有幻觉。

秦驰接路铭嘉电话。

路铭嘉:喂秦队,你要是想要签名儿啊估计得单跑一趟了。人家天后的谱就是大呀,直接派了一个律师过来,自己根本不露面儿。

秦驰:她在哪儿。

路铭嘉:您来队里接我,我带您过去。

秦驰挂了电话,驱车离开法证中心。

路铭嘉带着秦驰前往邹晓雯所在会场,路上跟秦驰介绍情况,技术队说凶手戴了手套。监控还在排查。

邹晓雯经纪人不情愿地迎接,秦路不领情,经纪人求情,秦驰“你确定明天能开是吧。”经纪人再三保证。邹晓雯出现,秦驰再次反问,经纪人终于妥协。

支队会议室,三姐妹和各自的关系人到场。秦驰路铭嘉到场,邹晓雯的律师表示希望能单独谈话,秦驰答应。秦驰问三个人对廖勇的印象,邹打圆场称普通朋友,李塑料同事谈不上朋友,石揭开锅盖捅出被逼陪客,现场炸锅,石晶情绪失控。

秦驰离开,路铭嘉追出来。

路铭嘉:您要我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呀?

秦驰:石晶开了一个好头,别人就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

路铭嘉:那那那那您干嘛去啊?

陈蕊找到支队,胡一彪把人送给秦驰走人。

路铭嘉:秦队,你上次还没说——

秦驰拉上陈蕊迅速走人,路铭嘉原地懵逼。

秦驰留下车钥匙,告诉陈蕊个把小时就回来。陈蕊问起胡一彪,觉得胡一彪不像是个好人,也不像个警察。秦驰表示你以前说过警察都不是好人。陈蕊欲辩解,秦驰见冯潇下楼,下车离开。

冯潇:我还是觉得你有事儿瞒着我。

冯潇带秦驰到谈话室,把物证枪交给秦驰,自己去楼道里帮秦驰放风。秦驰忍着头痛拆枪,不成。

审讯室,路铭嘉对三对夫妻/情侣分别询问。

幻觉中秦莽教秦驰认枪(M92F,美国警用手枪)、拆枪。

石晶回忆陪客经历,石晶丈夫表示接受她的过去。廖勇找她要五十万,石晶表示自己撒谎出小区门口拒绝廖勇,丈夫表示自己十点多到小区门口跟她见面。

秦驰成功拆解枪械。

秦驰:我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秦莽:作为刑警,能力一般,但直觉很好。而且有心机,懂得钻营。不媚上也不欺下,算得上是八面玲珑了。但说句良心话啊,如果不是咱俩这种关系,你会是我很讨厌的那种警察。

秦驰点头:就是因为我那个时候太爱钻营了是吗。

秦莽:是因为你不真实。

秦驰点头。

秦莽:支队长也好,刑警也罢,不过是一种身份,人归根结底是要做自己。

秦驰:我就不明白了,您是觉得我,太不像自己是吗。

秦莽:和冯潇在一起的时候,和你爹在一起的时候,或者是在支队当差的时候,你觉得都是一样的吗?

秦驰思索良久:可是难道不应该把工作和生活区别开吗?

秦莽:方式应该有所不同但是立场,应该是一致的。

秦驰:立场?

秦莽:对,做人的立场。

秦驰不解。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