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让我见证那个梦的后续吧。」 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翻译存档。同人女没有休班日! Assault Lily Project /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本站共有409篇文章,总计1,517,513字。

重生|个人用复盘剧情大纲EP9-12(秦路为主)

重生复盘,保留部分详细对白和独白,以秦路或秦路相关为主。详略非常个人主观,我觉得有意思能琢磨出秦驰或者路铭嘉情感状态的我就详细记一下,跑剧情的我就一笔带过,并非原片节奏。

本文属于我自己用来写磕学论文的参考材料,用于迅速找对应位置和理清先后逻辑顺序,以及标记一些细节。

EP9

路铭嘉询问三对情侣(?),李伊人的说法:和男朋友在海帆酒吧喝酒,九点四十四分接廖勇电话后见面,十来分钟,男朋友放她出去了,廖勇说刚跟石晶见过面,石晶答应把钱给他,李伊人表示自己没给,不在乎。路铭嘉若有所思。

督察处谈话室。

秦莽:今后有什么打算?哦,我是说等一切都结束了。

秦驰:没有打算。

秦莽表情复杂。

秦驰:打算了又有什么用呢,如果我过去是一个比较爱钻营的人的话,我现在不是也做到支队的副支队长了?

秦莽:不过那姓胡的显然是来临时充个数儿啊。

秦驰摇头:我看不透他。

秦驰顿了顿:您的意思是让我瞄着支队的一把手的位置,然后呢?下基层锻炼?进政治部?再然后?四十五岁之前竞争主管副局长?

秦莽无奈地笑:这思路听着蛮正确的。

秦驰:我就是觉得这样没有什么意义。

秦驰走到窗边。

秦莽叹气:哎呀,这两枪把你仕途上的野心都击毙了……哎,有没有想过尝试另一种生活。

秦驰吃痛:哪一种?

秦莽:跟冯潇复婚。

秦驰转头看着秦莽。

秦莽:要个孩子什么的。抽时间呢,好好陪陪你爹。

秦驰转身坐正。

秦莽:如果击锤命够长,你还真能过上一家五口其乐融融的好日子。

秦驰一脸好笑:哈?转过脸不看秦莽。

秦莽:怎么了,不相信?你们俩显然还藕断丝连。再说你爹也快退休了。

秦驰垂下目光:我只是很难相信,这一切能有结束的一天……

秦驰抬头:能吗?不能。

审讯室,邹晓雯的经纪人嘱咐律师要按律师的主意说,宽慰邹晓雯。路铭嘉进门,对排场这么大表示委婉的不满,经纪人打圆场,律师开场白刚说完,路铭嘉看着邹晓雯,邹晓雯让其他人都出去,路铭嘉主动起身开门赶客,但邹晓雯最终还是留下了保镖。

邹晓雯的说法:廖勇用几张照片要挟她;邹晓雯没去见廖勇;邹晓雯表达了对廖勇的恶心,表示经纪人何姐说现在的粉丝接受度很高,危机公关一下就没问题,并不对她造成威胁;廖勇来电话的时候,她在演出场地排练。路铭嘉提醒廖勇遇害的位置距离她排练场地就几百米,邹晓雯不在乎。

询问结束,两人出门时路铭嘉问了一下保镖的姓名。

路铭嘉结束询问,出来遇上胡一彪,被胡一彪夸有两下子。

督察处门口,秦驰让冯潇回去,冯潇表示不想等出了事才知道。

秦驰:你回去吧,我回头联系你。

冯潇:我可不希望等出了事儿,再听你跟我解释。为什么不能现在告诉我?

秦驰:……立场。我现在告诉你的话你就要有立场,挑边儿站,很难。我不想让你那么难。

冯潇:你凭什么觉得我一定会为难?

秦驰低头,冯潇生气,转身回大楼。

秦驰看着冯潇的背影:你不觉得为难,就只会更糟。

秦驰接路铭嘉来电。

路铭嘉:喂,秦队。哦对了,那个,签名儿我忘要了,要不下次吧。

秦驰:都问完了吗?

路铭嘉:呵,别提了,没一个说实话的。

秦驰:要把一个成年男子,脖子撅断了再放到后备箱,得有点儿力气。

路铭嘉:是啊,但是她们三个人啊,身边每个人都有一个关系比较亲密的男性。这个石晶,她的老公叫赵涛,而这个李伊人呢,她有一个洋男朋友,叫申健康,这小子中文说得不怎么样,身体是真健康,还有咱们都见过的,就在后台那个天后的那个保镖,叫丁立。我现在觉得呀,她跟那个保镖关系应该不一般。

秦驰:相同的时间,和犯罪现场又是相等的距离,这事儿有意思了。

路铭嘉:是,三对儿嫌疑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凶手就在里头。

天台(?)俯瞰津港。

(邱冬阳)我知道自己会成功,因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邱冬阳从街边小店上路,倚在栏杆上看巷子里混混们码局。

(邱冬阳)我代表的是一个高概率参数。我会抓到他们,无论如何,不惜代价。
与其他的动物不同,人总会有赌博心理。我们热衷寄望于某个微乎其微的几率——打扑克、掷骰子、买彩票、在互联网上挖虚拟货币,总想以小博大,破坏规则,甚至是犯罪。

秦驰开车带陈蕊到路边,让陈蕊等着准备下车,陈蕊拉了一把,把录音笔还给秦驰。秦驰接过,下车,下楼梯。

胡一彪在面馆吃面。

(邱冬阳)这种心理的重点就在于,失败者会不断地去搏下一个更微小的几率,妄想咸鱼翻身,会一次次地尝试,又一次次地失败。最终陷入绝望的死循环。

王绛拍了一下胡一彪,胡一彪把一本关于陈夕的刑事侦查卷宗交给王绛。卷宗里夹了陈夕和陈蕊的照片。

(邱冬阳)他们总会留下痕迹。而我的工作,就是寻找这一类的痕迹,再沿着线索揪出那群赌徒,不为拯救,而是终结。

路铭嘉沿着案发现场的路步行,看时间。

白天,路铭嘉秦驰在监控室看监控,路铭嘉以为秦驰看睡着了,暂停了画面。

秦驰:放。

路铭嘉愣了一下:哦。

重新播放。

路铭嘉看秦驰又闭上了眼,叹了口气:这这……

又按了暂停。

秦驰睁眼坐起:我让你放啊!

路铭嘉放,怂:秦队,我我我我不用再看了,要不,你听听我是怎么想的。

秦驰坐直:讲。

路铭嘉:你看啊,很明显,这个车呢,是在追她。为什么追她呢,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高秀芳她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说我分析啊,这个路的下半部分,很有可能是廖勇遇害的第一现场。

秦驰沉默片刻:去现场看看。

秦驰起身一瘸一拐出门,路铭嘉跟上。

车上。

路铭嘉:秦队,您是不是不太舒服呀?

秦驰不回答,拔出针管,递向路铭嘉:试试?

路铭嘉赔笑:不不不不,我不是说现在。我是说最近吧,我感觉您老是飘飘忽忽的。

秦驰沉默片刻:你是觉得,不太像几天前的我,还是,几个月前的我。

路铭嘉:您这回答还这么严肃。我就随便一说啊,呃……之前呢,我也一直在您手底下干活儿,谈不上特别了解,但是我就觉得吧,啧……

秦驰收好针筒:你到底想说什么。

路铭嘉:我觉得您现在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是完全不一样了。

秦驰:……有人说,过去的我,八面玲珑,左右逢源。

路铭嘉看了一眼秦驰。

秦驰:上上下下都能打成一片,说我是刑警队伍里的十全标兵。是吗?

路铭嘉:……是。以前嘛,您对谁都挺好的,都挺热情的,我觉得没毛病。但是现在呢,啧,怎么说呢,哎呀……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您,我觉得……更真诚。

秦驰看向路铭嘉,路铭嘉回看一眼,又扭头看路看车。

路铭嘉:我可对您一直都很真诚啊。

秦驰路铭嘉沿着案发现场那条路边走边观察。秦驰问肇事车辆的情况,路铭嘉对答如流,两个人在一小滩后排气的冷凝水痕前停住,同步蹲下。路铭嘉疑惑这会是第一现场吗,秦驰回头,路铭嘉跟着回头看案发现场的方向。

秦驰:这个距离其实应该是——

路铭嘉:那边儿可以看到这边儿发生的一切。

秦驰点头。

路铭嘉:如果说高秀芳当时目睹了这一切的话,凶手很有可能把她——杀人灭口了。

秦驰点头,两人一起再次回头看案发现场方向。

秦路两人沿案发现场方向下行,路铭嘉表示昨晚十点来的时候看到烟酒铺还开着,问要不要走访,秦驰点头。烟酒铺老板娘表示认识高秀芳,路铭嘉询问车祸当晚有没有发现什么,老板夫妻表示当晚孩子不舒服,九点多就关门了。秦驰问孩子多大了,老板回答三岁。秦驰离开,路铭嘉正要跟上时老板娘问高秀芳情况如何,路铭嘉摇了摇头。

路边。

路铭嘉:怎么了秦队?

秦驰:我在想咱们这行儿,有一天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吗?

路铭嘉笑:嗐,这有什么不能的呀。我觉得呀,咱们迟早,都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秦驰笑着转过头。

路铭嘉:不过……像娄颐那样儿的也是例外哈。为了工作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要了。

秦驰手机震动。程岩的电话。

路铭嘉:对了秦队,这个廖勇家的搜索一直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咱俩得去一趟呀。

秦驰:呃……你开车先去吧,我一会儿到。

路铭嘉一愣:啊?

秦驰抬眼,无语地一挥手打发路铭嘉走。

路铭嘉点头:行。

秦驰看路铭嘉上车才接起电话。

程岩吐槽你是不是以为可以一直拖下去,秦驰主动表示已经拿到了,准备交货。程岩让秦驰来西四环南沙谭桥。秦驰管程岩要录音载体的原始文件。

邱冬阳去枪库领枪,枪库小哥表示督查用枪您还是第一个。

秦驰同样领了一把九二,出门遇到胡一彪吃薯片。

胡一彪:呦,你这案子办得都挺凶险的呀。怎么,确定嫌疑目标啦?

秦驰:廖勇被打死了,他的目击证人高秀芳也被打死灭口了。谨慎点儿好。

秦驰往前走,路过胡一彪身边时指了指自己脑袋:我可不想每次出事儿都得靠运气活着。

胡一彪看着秦驰背影:你真以为活下来是凭自己的运气啊?

秦驰止步,回头看着胡一彪,牵出一个笑。胡一彪一边吃薯片一边回了一个笑。两人背向分开。

秦驰前往廖勇家中。

路铭嘉见秦驰来,直接问勒索人会把勒索的东西带在身上跟被勒索人见面吗?秦驰一愣,路铭嘉表示不对劲啊。路铭嘉继续分析,车上的现金说明有人认怂了付了钱,但是没搜到用来要挟的东西,秦驰接上,问路铭嘉这儿没有是吗,路铭嘉称是。

秦驰表示只有一人份东西勒索不到三个人,有一个人交了钱也不可能交三份东西。路铭嘉提出可以拿同一份东西勒索三个人;秦驰回应有时间把死者塞后备箱,还要把所有勒索的证据都带走,还要开车撞死目击证人然后戴上手套规避侦查,结果却没拿后座上的二十万现金,说得通吗。路铭嘉疑惑她不差钱?也不对啊,秦驰摇头。

路铭嘉:哎我就说吧,现在这些线索里头有好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是吧。

秦驰:不是所有的凶手都像吴晓芸那样,既有专业背景又有应变能力。暴力犯罪没有那么复杂,有的时候很简单,就是简单、粗暴、直接。哦你觉得有一些线索很令人费解是吧,其实就是源于非常正常的一个自然行为,想多了。

秦驰转身进房间,路铭嘉转头确认没有人注意这边,缓步跟上。

路铭嘉:就像是七一四那天晚上,仓库的火拼对吗?

秦驰怔住,回头与路铭嘉四目相对,然后一言不发走进房间里。

路铭嘉步步紧逼:我知道,七一四这件事对您来说一直是一个禁忌。但是您最近时而神秘失踪,时而心不在焉的,是不是跟市里头还在查您这件事有关系。

秦驰抢话打断:你当天不在现场,就不要讲这些没有用的话。

路铭嘉:我是不在,是我不想在的吗?!咱们中队都去了,就留我一个人在队里头,人家去了的,那是生是死都是英雄,没去的是什么呀?怂包!

秦驰眼神闪开,不看路铭嘉。

路铭嘉:秦队,您看我像怂包吗?我是没去,这事怪我吗?

秦驰重新看向路铭嘉:……我不记得了。

秦驰:但是我跟你讲过:没去,挺好。

路铭嘉几步跟上秦驰:您不记得了,那我来帮您回忆回忆。

路铭嘉:之所以那天晚上我没去,就是因为我有一个在市局里头当领导的爸爸!不过这事我不怪他,我也不怪你们,要怪啊,就怪这个社会太势利眼了,要怪就怪我自己,我自暴自弃。

秦驰说不出话,走到窗边。

路铭嘉:您以为七一四之后只有您一个人心里不痛快吗?我经常脑子里就会想啊——六对九,如果说那天晚上我去了的话,那就是七对九。是不是从胜算上,咱们就更多了一点。换句话说,是不是我们就可以有机会多活一个兄弟下来,即便那个人——他不是我?

秦驰沉默片刻:你是需要让我跟你道歉吗。

路铭嘉:我不是那个意思——

路铭嘉:听我爸说,市里的督察还在查这件事。邱冬阳一直想在您身上找一个突破口。但是在我这儿,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以后,我都相信,您不是那种会害自己兄弟的人——至少在这一点上,我是信任您的。

秦驰:看来应该道歉之后再加个谢谢。

路铭嘉:……

路铭嘉上前。

路铭嘉:秦队,我需要你信任我。

秦驰:我没有不信任你——

路铭嘉:你有事儿瞒着我。

秦驰:我是不信任我自己。

路铭嘉叹气:要不这样。

秦驰抢话:这样吧。眼前这个案子破完了,再说。

秦驰丢下路铭嘉出门,在门口踩空一个台阶,突然注意到台阶里头是空的。两人碰上眼神,都明白了东西可能藏哪儿了。

秦驰离开案发现场上车,趴在方向盘上掏出准备交给程老四的仿真枪,状态极差。

秦驰长叹一口气:总算是从支队收缴的仿真枪里找到一样的了。

秦莽一哂:握把不是原配的,不过既然没打算送卢浮宫,作为赝品也算是合格的,你虽然已经把扳机给掰折了,但是,你最好交上去之前,把指纹都擦干净喽。

秦驰趴方向盘:明白。

秦莽:再坚持一下,啊,等到交接的时候抓着那孙子,我相信这一切,都应该有个结果了。

秦驰起身:怎么算是有结果。

秦莽望着他。

秦驰:把人抓到,交给邱冬阳,就算了结了?如果过去的我真有问题,会怎么样呢?

秦莽:周围的人都相信你,你自己反倒怀疑自己。

秦驰:周围的人。除了您和冯潇。

秦莽:啧,你信不过我的判断也可以,但是小冯肯帮你,这恐怕不都是感情因素吧。这毕竟不是你喝不喝牛奶、穿什么样颜色的衣服的琐碎小事。还有就是,那个小丫头,你算是她的仇人啊,何况你以前也说过,小路也信你。现在是怎么了这是。

秦驰:小丫头,是在她哥哥死了之后急于找一个活下去的支点,不管是要杀了我,还是想调查事情的真相。小路最多算是……共事上的信任,不是——

秦莽:那就足够了!你死去的那些兄弟,当初也像现在一样信你吧。好了好了,别多想,啊。不管结果怎么样,你现在只能往下走。

秦驰接路铭嘉电话。

路铭嘉:秦队,芝麻开门了。

秦驰:里面有什么?

路铭嘉:十足真金呀。这也太黄了。

秦驰:带回去,挨个,仔细查。

路铭嘉:行,那咱们队里见吧。

秦驰挂断电话,重新把仿真枪收好。秦莽已经消失,秦驰把仿真枪放在副驾驶座上,驱车离开,有一辆车跟着秦驰开走。路铭嘉把物证全部带回队里。

会议室,路铭嘉挨个查照片。秦驰到达。

路铭嘉:秦队。

秦驰:怎么样。

路铭嘉:我现在还没完全都查清楚,但是就目前手里头掌握的资料来看呢,除了组合的那三个女孩儿以外,这个廖勇,手里头至少掌握了二十多个艺人的影印资料,内容呢五花八门,但无非都是一些什么出轨呀、劈腿呀,钱色交易之类的下三路,即便是咱们掌握了他案发前的通话记录,估计这个,嫌疑范围又扩大了几倍。

秦驰点头:优先查这三个。

路铭嘉:哦,你放心吧,我已经按照她们三个的名字,分别把这个证据都整理到这三个袋子里了。

秦驰查看物证袋,对手表起了好奇心。

夏雨瞳到会议室。

路铭嘉起身:哎,夏老师好。

夏雨瞳微笑。秦驰不明所以。

路铭嘉开玩笑:心理医生上门问诊,这应该是处级干部里的最高规格了吧?

秦驰无情:干你的活儿。

秦驰到夏雨瞳跟前。

夏雨瞳:我听小路说,你们上次办案的时候,你的脸上渗入大量的毒品类化学制剂。

秦驰回头看路铭嘉,路铭嘉也看着他,有点如坐针毡。

夏雨瞳:这对你本来就有损伤的大脑,无疑是雪上加霜。

秦驰叹气,踱步向路铭嘉方向,路铭嘉眼神闪躲。

夏雨瞳:你应该尽快去治疗。

秦驰把物证扔回桌面上,对路铭嘉:替我送夏老师。

秦驰转身离开,夏雨瞳看回路铭嘉。

路铭嘉:夏老师,您别介意啊。他最近压力比较大。

夏雨瞳笑,低头看物证照片,伸手取出一张。

夏雨瞳:她们是同一个团队吗?

路铭嘉:对,您听过她们的歌儿?

夏雨瞳一哂:这几个女孩儿,显然就是演艺圈的打扮,而且,还带着同款的手表。

路铭嘉点头,夏雨瞳看了看物证表:这款表我知道,是一只定制款。

路铭嘉:她们的前经纪人遇害了,而且在遇害之前,分别勒索过这三个女孩儿,所以说,这三个女孩儿,以及她们身边的三个男伴,是现在嫌疑最大的人。

夏雨瞳:你已经确定了?

路铭嘉:怎么说呢,也不算吧,目前他们的赔率是一比一比一。

路铭嘉乖巧:夏老师,我正犯愁呢,您看看您有什么高见啊?

夏雨瞳低头翻开照片,抽出其中一张李伊人与粉丝的合照。

路铭嘉:您觉得……她嫌疑最大?

夏雨瞳笑:没有,只是这一张照片儿与众不同。

路铭嘉皱眉不解,夏雨瞳扔下照片潇洒离开。

路铭嘉喊住夏雨瞳:夏老师。

夏雨瞳回头。

路铭嘉:您是觉得……这张照片儿,最不像勒索的证据对吗?

夏雨瞳和善地笑:差不多吧。

夏雨瞳离开,路铭嘉若有所思。

路铭嘉到邹晓雯演出场地。经纪人紧张。路铭嘉坦言自己不是来砸场子的,经纪人拜托路铭嘉等演唱会结束后再跟邹晓雯谈话,路铭嘉表示自己是来找经纪人谈的。经纪人疑惑。路铭嘉表示调查了工商底案,经纪人正是三姐妹组合解散前廖勇公司的执行经理。经纪人想搪塞过去,路铭嘉甩出二十万块钱的来源,击溃对方心理防线。

秦驰独自驾车前往交接地点,程岩电话指挥。

EP10

路铭嘉询问邹晓雯经纪人,经纪人承认给了钱,丁立开车带着邹晓雯见了廖勇,十点多回来。经纪人表示可以查行车记录仪,路铭嘉表示已经查过,钱没少给,东西倒是没拿回来。廖勇还要十万才肯吐。经纪人嘲讽廖勇,当年也知道廖勇手里有这么多东西,但没在意。经纪人提到周岩,路铭嘉表示理解娱乐圈操作,经纪人表示周岩一死谁都混不好。路铭嘉说你不还是把她推到了这个位置。经纪人:赌徒一旦上了桌,不管输赢,只要下了注,没有退路。

秦驰被程岩指挥下车。

邹晓雯在后台化妆间抱怨赞助商没人性,经纪人领着路铭嘉到化妆间找邹晓雯。邹晓雯表示只给他钱了没杀人。路铭嘉问邹晓雯表的来处,邹晓雯坦言是组合还在时廖勇给四姐妹的纪念品。路铭嘉管邹晓雯要她的那块表,顺带请邹晓雯签了个名儿。经纪人忙不迭答应。路铭嘉顺便给了个糊弄广告商的建议。

秦驰按照程岩的指示把东西放到信箱里。离开。

邱冬阳去银行ATM取钱,陈蕊在他身后等半天等不耐烦,敲玻璃催邱冬阳搞快点。彭鹏带着一帮弟兄来找陈蕊,吓邱冬阳一跳。

秦驰被人尾随着离开巷子。

路铭嘉找石晶要表,让石晶夫妻俩陪着走一圈,并指出到便利店不到三分钟的路程石晶当晚却走了二十三分钟,中间的时间对不上。石晶不敢吱声,路铭嘉自问自答也许是去散步了,领着夫妻俩继续散步。

秦驰穿小巷,不明男子继续尾随。

路铭嘉沿着案发现场道路继续走,边走边给石晶夫妻俩介绍案发现场的情况。说到凶手开车撞死目击的环卫工,石晶开始着急想辩解,被路铭嘉按下。

秦驰绕道欲回到信箱前,跟踪的男子被另外的人放倒。秦驰注意到动静,没看见人。信箱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人拿走。秦驰上车,追拿走东西的人。

路铭嘉绕完一圈计时,确定石晶去见过廖勇了,问石晶那三五分钟里都跟廖勇聊了什么。

秦驰驱车尾随。

路铭嘉在便利店买了喝的请石晶放松。石晶害怕被抓,她丈夫宽慰说反正你也没做什么说就说吧。石晶终于松口。

廖勇管石晶要五十万,石晶经济不行拿不出五十万,乞求廖勇放过。廖勇不为所动。石晶边走边哭到楼下才发现跟丈夫撒谎买沙拉酱没圆上,又倒回来买东西,还买了把刀想报复,结果碰上丈夫来找。石晶向丈夫全盘托出,谋杀行为遭到丈夫阻拦。

路铭嘉宽慰夫妻俩,从监控录像的时间可以知道不是他们杀的人。石晶谈起周岩,说到周岩是离队后不久才出的事。路铭嘉疑惑还有离队这事。石晶解释是组合专辑发行三十万那天的庆功会上周岩提出要离队单飞走唱作人的路线,最后不欢而散,没想到当晚周岩就出事了。

路铭嘉给技术队打电话,调周岩的案卷、问地址。

赌场,邱冬阳装成赌徒进场。

秦驰尾随取货人。

路铭嘉接向阳警队电话,带着几块表开车前往周岩家看现场。

赌场,邱冬阳观察周围情况。

路铭嘉停车在路边,看着手表,若有所思。

赌场,邱冬阳自称陈夕的朋友,找程老四。

彭鹏和他的小弟们准备去砸场子,陈蕊想跟,被彭鹏赶出去了。

路铭嘉到周岩家楼下,突然意识到周岩家楼下的场景就是李伊人那张照片上的景。

邱冬阳在程老四面前来者不善,称是替陈夕要说法的。

秦驰尾随收货人来到赌场门口。程岩收到枪。秦驰把枪上好膛,只见彭鹏一群人进了巷子。

路铭嘉被周岩父亲领上楼,周岩父亲表示屋里摆设都没动过。路铭嘉注意到放在书架上的表。

彭鹏带人强闯赌场,秦驰混在队伍最后进场。彭鹏等人砸场子,程岩出现,邱冬阳秦驰出到赌场大厅观察情况。长丰支队开始行动,陈蕊注意到长丰的动向。

秦驰与邱冬阳认出彼此,秦驰开枪镇场,陈蕊给彭鹏来电话通知,彭鹏没有听程老四挑衅针对秦驰,直接撤走。

路铭嘉拿到周岩的案卷,没跟支队透露为什么要掉周岩的卷。

彭鹏带上陈蕊撤退,秦驰邱冬阳追程岩,分岔道口邱冬阳追两个小弟,秦驰在幻觉的指引下走了另一条路。

邱冬阳撞上彭鹏一行人,萧闯带队包抄。

秦驰进巷子仔细搜查,与程岩缠斗,负伤。胡一彪赶到,打伤程岩的手。程岩跑路,秦驰昏迷。

路铭嘉在周岩家边看案卷边还原现场。

EP11

路铭嘉还原案发现场。按照还原,周岩应该是洗澡时发现手表没摘下来,于是将手表摘下放在旁边。

路铭嘉看案卷,发现周岩睡衣上的口红痕迹。

路铭嘉接电话,得知秦驰出事,立刻拿上睡衣离开。直奔医院。

路铭嘉:胡队,秦队怎么样了?

胡一彪怒斥:你还是副支队长的助理吗?领导命都快没了!你跟哪儿呢?!

路铭嘉被吓到:我、我去廖勇和那个环卫工人遇害的案子……

胡一彪:办案也是秦驰办!秦驰到哪儿你到哪儿,秦驰办什么案你办什么案!他就是撒尿,你都得在厕所门口给我戳着!!别以为你老子是个官儿,就可以擅离职守!

路铭嘉莫名火起:胡队。

胡一彪:怎么了。

路铭嘉辩解:我去办案是秦队让我去的,我什么时候擅离职守了!再说了,跟我爸有什么关系啊?你甭管我是谁儿子,以后啊,我做好我手头工作,咱们就事论事,好吧!?

胡一彪:小兔崽——

邱冬阳赶到。胡一彪住嘴,路铭嘉后退两步放弃争执。萧闯赶到,跟邱冬阳打过招呼。问胡一彪秦驰的情况。胡一彪表示人醒了,看着还行,路铭嘉闻言小松一口气。

萧闯转达关宏峰的意见,把秦驰负伤的锅揽了下来。跟胡一彪要现场两把开过的枪做弹道,另请胡一彪做笔录,胡一彪表示配合。邱冬阳拉过萧闯问自己那把枪,萧闯表示枪和行动报告明天一早送市局。路铭嘉看邱冬阳管萧闯要自己的包,开始思考。萧闯想走,胡一彪在萧闯耳边叮嘱了一句,萧闯点头,两人一起离开。

路铭嘉:邱处,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呀?

萧闯跟胡一彪说彭鹏那群人的情况,关宏峰的意思这帮人录个笔录等候处理。胡一彪见彭鹏,彭鹏秒怂,萧闯留胡一彪彭鹏独处,胡一彪制住彭鹏,提醒彭鹏记着马元安的下场,威胁彭鹏老实呆着不要生事。

路局也到了医院,胡一彪吓一跳。秦驰在医生带他拍片子的路上跑了,现在手机衣服全在路铭嘉手上。胡一彪惊诧。

(邱冬阳)我承认,现实中存在着某种计算外的余数,这种办案的干扰因素多是假象。只是格外逼真而已。这其中最难破解的,大概就是——感情。

陈蕊回秦驰家,想敲门又想起自己有钥匙。击锤等在门口。

(邱冬阳)它无关于逻辑与概率,无从推断,也无法论证。

陈蕊还是没开门,去楼梯口坐着了,击锤也回到了房间里。

(邱冬阳)感情很危险。不仅仅在于可以欺骗他人,而是当你相信并服从它的时候,你会蒙蔽你自己。你会把正义、公理原则、法律,全部置之于身后,甘心沉迷于飞蛾扑火般的自毁之路上。

冯潇家,冯潇从厨房倒了牛奶,回房间给倒在床上的秦驰。秦驰已经睡着。冯潇把牛奶放到一边,给他盖好被子。秦驰做噩梦,冯潇安抚。

(邱冬阳)我并不是冷血无情,只是职责所在,我是执法者,当所有人都在为爱恨情仇纠缠不休的时候,我希望理智的声音还在,或至少,自己依旧保持清醒。

酒吧,路铭嘉研究自己手上的四块表,和那张被夏雨瞳点出来的拍摄于周岩楼下的照片,思考。

邱冬阳办公室。邱冬阳回想起赌场里的情形,程岩拿到的那把枪,不速之客秦驰,程岩挑唆彭鹏陈夕的死就是秦驰干的。又想起之前在督察处,冯潇查看秦驰的伤口、以及冯潇让他签字看七一四物证。邱冬阳打开督察处监控,发现当天秦驰与冯潇见过,且秦驰在谈话室拆枪、与人谈话的画面。

冯潇家。秦驰梦见程岩说自己早该死了、自己与程岩有灰色交易、以及七一四当晚,还有秦莽教自己开枪。秦驰惊醒,冯潇关切,秦驰头痛,蹭到冯潇怀里寻安慰。冯潇问是疼得厉害吗,要不送你去医院吧。

秦驰惨笑:怎么也想不起来过去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但是不管什么样子,一定蠢得可以。

冯潇:为什么这么说啊。

秦驰:竟然愿意用功名,换这么好的时光。

冯潇动容:其实只要人还在,很多事情都可以从新开始。

秦驰沉默良久,看着床头柜上两人的合照,缓缓起身离开冯潇。

秦驰:但是美好的时光已经被换走了……再也换不回来了。

冯潇不语,下床离开。

冯潇在客厅沙发上抱着水杯发呆。秦驰换好衣服出来,说这儿还跟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又问冯潇听了录音没有。门口响起来敲门声,秦驰父亲秦浩来接秦驰。

胡一彪在支队门口路边跟车里王绛交代,说秦浩来电话称秦驰昨晚在他那儿过的夜。王绛责怪胡一彪漏过了机会。驱车离开。

路铭嘉从队里出来:胡队,秦队找着了?呵,我看您没这么大邪火了,应该不止是因为昨天睡了一觉吧?

胡一彪:咱们就事论事啊,我没那么大邪火。秦驰昨晚上在他老爷子那儿过的夜,你直接给秦浩打电话联系他吧。

路铭嘉不依不饶:哎,胡队,我这案子有进展了,得跟您请示一下呀,我是先去接秦队呢,还是继续查案呀?

胡一彪笑,指了指路铭嘉:心眼儿忒窄。

胡一彪转身回队里。路铭嘉拿着秦驰的手机,程岩来电,路铭嘉没接也没挂断,进了队里。

秦浩送秦驰回家里,秦驰管陈蕊要钥匙。

李伊人的工作室,李伊人训歌手,歌手反呛,前后两个调,是李伊人的谱有问题,气走。李伊人正欲发作,路铭嘉推门而入,李伊人男朋友被领事馆喊走。路铭嘉看谱,说前后不是一首歌。路铭嘉揭穿海帆酒吧老板献唱是十二点登台,李伊人在时间上撒谎了。李伊人狡辩,路铭嘉表示自己过来是借用一下她的表,李伊人表示不知道丢哪儿了。民警进屋。路铭嘉表示我带你去找表。

秦驰家。秦驰请陈蕊帮忙清理换药。陈蕊犹豫了一下还是动手了。

秦驰问陈蕊是不是给他打电话了,陈蕊承认当时自己和彭鹏也在赌局。秦驰起身,进里屋,又出来拿了吃的给陈蕊,表示自己这两天会很忙,管不了陈蕊了,并把击锤拜托给陈蕊照顾。

陈蕊:你去哪儿?

秦驰: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呀。

陈蕊:你这样会死的。

秦驰: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死之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

陈蕊质问秦驰为什么要对她好,秦驰不可能是出于愧疚,秦驰讲自己的同事,人不应该活在仇恨里。陈蕊红了眼眶。

督察处,邱冬阳试探冯潇物证的事儿。路局来督察处,说收到长丰向阳联名投诉邱冬阳擅自进入现场。王绛打圆场,把邱冬阳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冯潇也告离开。

西关支队审讯室。李伊人不承认杀人。路铭嘉捅破李伊人杀的不止一个人。击溃李伊人心理防线。中途程岩来电话,被路铭嘉挂断。路铭嘉拿出照片,李伊人继续抵赖。

路铭嘉从睡裙上的口红印推断出周岩在卸妆和洗澡中间有人来访。路铭嘉直接指出李伊人就是那个登门造访的人,并拿出四块表,让李伊人辨认。

路铭嘉指出停在十点零五分、出现在周岩遇害现场的那块表就是李伊人的表。

EP12

秦驰忍着剧烈不适旁观路铭嘉的审讯。路铭嘉推门而入,慌忙上前扶着秦驰。

路铭嘉:秦队,你没事儿吧?赶紧去医院吧,这儿有我们呢。

秦驰:……我没事……不出意外的话……她……

路铭嘉:不存在什么意外,肯定是她。

秦驰:一个人。

路铭嘉:基本上可以排除申健康参与的可能性了。

秦驰转头看着路铭嘉。

路铭嘉:法医那边也说了,最新的验尸结果表明,廖勇的死存在某种偶然性。

案发当晚,李伊人与廖勇争执、打斗,李伊人推搡之下廖勇意外身亡。李伊人为了掩盖,处理了案发现场,并想驾车逃逸,意外撞死环卫工后因为水箱损坏汽车无法发动,汽车逃跑。

路铭嘉:但至少有一点,她说的是对的。没有人care艳照,但杀人可是重罪。

秦驰点头:……但是她矢口否认,没有直接证据咱们就不能给她——

路铭嘉:秦队,您就别操心了啊。赶紧的,我送你去医院吧。

秦驰挥开路铭嘉的手:必须找到证据。

胡一彪推门而入,上去搀住秦驰:再不去医院就得给你收尸了。(对路铭嘉)赶紧开车去。

路铭嘉:哎。

路铭嘉三步并两步走到门口。

秦驰:等会儿。

路铭嘉回头。

秦驰:留下来,继续查案。

胡一彪:不是——

秦驰:守好本分。

秦驰跌跌撞撞出门,把物证袋往路铭嘉手里一拍:搞定她。

路铭嘉看着手里的物证袋,若有所思。

(胡一彪画外音: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

路铭嘉重返案发现场小卖部。老板娘正带着娃玩玩具车。路铭嘉从证物袋里取出一个玩具配件,正好能与小朋友的玩具车拼装在一起。路铭嘉道出案发当晚高秀芳是为了救孩子才会被李伊人意外撞死,路铭嘉对老板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老板娘站出来为高秀芳作证。

案发当晚,小卖部老板夫妇在发现高秀芳死亡李伊人驾车逃逸后,选择关闭店门,装没看到。

老板娘指认李伊人。

路铭嘉再次审讯李伊人,中途程岩来电,又被他挂断。路铭嘉坦言虽然九年前周岩的案子警方掌握了线索和李伊人证词里撒的谎,也确定了那块进了水的表就是李伊人的,大概勾勒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甚至找到了廖勇用来要挟她的照片,但在李伊人死不开口的情况下,没有直接证据能给李伊人定罪。李伊人挑衅,路铭嘉转而攻心,直言李伊人不可能达到周岩的高度,也不可能理解周岩。路铭嘉拿出周岩的CD,给李伊人听她模仿不出的真正的完整版。

路铭嘉:我想让你知道,你毁掉的,是什么。

(邱冬阳)在办案中,通常很难得到对方的全盘信任。我们强调的公正、独立,往往给自身带来了曲解和周围人的疏离,是为公理提供了最正当的守护。

邱冬阳在督察处进行指纹比对,匹配成功。

(邱冬阳)说起来,真相往往充满着无奈、残酷,甚至会很悲凉。但对我而言,真相意味着正义,我不接受迟来的正义。所以,我不会任由真相被淡忘。我会穷追不舍到尽头,哪怕最后,是你死我亡。

陈蕊带着击锤坐在长椅上,彭鹏叼着棒棒糖出现,给了陈蕊一颗糖。

医院。莫忠懿训胡一彪明知道秦驰头部渗入了毒品怎么不早点送他来,胡一彪一脸懵逼。莫忠懿表示你们干公安的都是弱智吗,骂胡一彪没常识,胡一彪百口莫辩。胡一彪正要发作,被夏雨瞳一拍强行按住。夏雨瞳提出用生理盐水加速自体循环,莫忠懿无奈同意。

秦驰要求一个人待会儿,开始没人敢,秦驰表示两分钟就好,夏雨瞳等人终于出病房。秦浩、冯潇赶到,莫忠懿问秦驰昨晚的情况,冯潇救场,表示十二点换过一次药,好像一直在做噩梦。莫忠懿看夏雨瞳,夏雨瞳回看。胡一彪闷声不响。

西关支队。李伊人防线彻底崩溃,路铭嘉离开审讯室。程岩再次来电话,路铭嘉思前想后,叹了一口气,接起。

程岩:我操你妈的秦驰,你玩我!老子他妈手残了!你他妈还我!我告诉你我他妈弄死你!我弄死你之前我让你身败名裂!!

路铭嘉:你还有精神打电话过来瞎嚷嚷,说明秦队对你下手还是不够狠哪。

路铭嘉边说边快步往技术队去。

程岩懵了:你是谁?

路铭嘉:我跟秦队一直都在找你。

路铭嘉比划着让技术队给电话做三角定位。

程岩:你开的抢?

路铭嘉:哼,如果是我,你是不是应该更担心你的另一只手啊?

程岩气急败坏:你他妈也得死!你和秦驰都得死!!他妈都得死!!

程岩挂断电话。路铭嘉问三角定位,技术队小哥表示不行。

路铭嘉:就是这个号码,继续追踪。

医院。护士急慌慌跑来告诉莫忠懿九号病房的监测记录出问题了,莫忠懿转身闯进病房,秦驰昏迷在地,莫忠懿赶人,现场抢救。

冯潇、秦浩守在秦驰病房前。冯潇打好饭进病房,观察秦驰。

(冯潇)或早或晚,我终于适应了一个人生活。一个人起床、一个人走在路上、一个人吃饭。没有人照顾我,我也不需要照顾任何人。

胡一彪在支队,起床、围观打靶、洗漱、出院门买包子,喂流浪狗。

(冯潇)很多时候,我会不停地找事情做来排解,让生活变得有条理,甚至是精致一些。

陈蕊拖地,收拾秦驰家里,把冯潇和秦驰的合照倒扣上,洗狗。

(冯潇)虽然到头来心里很清楚,这一切只是为了强调自己的存在。说起来跟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有家人、朋友和同事,每天我都会和他们其中的某一部分产生交集。但我确实又是一个人。

邱冬阳家,邱冬阳儿子邱烨吃了一半邱冬阳坐下开始吃早饭,儿子吃完起身上学。

(冯潇)想来,孤独只是一种心情,不是一种状态。

邱冬阳老婆也准备出门,邱冬阳想和老婆孩子说点什么,老婆招呼了一声带上孩子出门,没理邱冬阳。邱冬阳悻悻然。

医院。

路铭嘉:嫂子,医生不是说了吗,秦队已经脱离危险了。您就回去歇两天吧,我让队里的兄弟过来看着他就行了。

冯潇:……楼上不是有你们的人在盯着吗?

路铭嘉:……那个不一样,那个是受伤的嫌疑人。

冯潇点头:你们秦队不是。

路铭嘉低下头没说话。路铭嘉手机响。

路铭嘉:不好意思啊,队里打过来的。

冯潇:没事儿啊你接吧,你吵不醒他的。

路铭嘉:我、我还是出去回一下吧。

路铭嘉快步出门。

冯潇:等等。

路铭嘉停步回头。

冯潇:我跟他已经离婚好久了,以后别再叫我嫂子了。

路铭嘉笑笑:行。姐。

冯潇看着路铭嘉,路铭嘉转身出门。

医院门口,邱冬阳正要进门,被胡一彪叫住。胡一彪挤兑邱冬阳一趟趟跑比刘备三顾茅庐还勤快,邱冬阳坦然说是因为冯潇请假,你要是有本事让秦驰早日康复他也就不用往医院跑了。陈蕊在一边看见他俩,立刻藏了起来。

路铭嘉从医院出来,见两人对峙,打了招呼打破剑拔弩张的气氛。

路铭嘉:邱处,胡队。

胡一彪:回队里啊?

路铭嘉:哦,银号胡同刚刚报了起命案……

邱冬阳转身进了医院。路铭嘉胡一彪目送他离开。

路铭嘉:兄弟们都去了,您看……

胡一彪:你全权处理吧。(路铭嘉:哎。)叫队里来车接你了吗?要不,开我车?

路铭嘉:不用,嫂子……不是,冯姐把秦队的车钥匙给我了。

胡一彪点点头:行,去吧。

胡一彪路铭嘉背向而行,藏在后头的陈蕊冒出,追着路铭嘉上了车。

陈蕊:你干嘛偷他车?

路铭嘉:我怎么就偷,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措辞?秦队把钥匙给我的!

陈蕊:他醒啦?

路铭嘉:不是,他前妻让我把车开回去。

陈蕊不服:这已经是前妻了,她有什么资格让你这么做呀?

路铭嘉犯嘀咕:嗐,他俩这事儿吧,说不清楚。不是,我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啊?他不是不让你跟着他吗?

陈蕊:管不着。

路铭嘉无语,叹气:你们俩什么关系啊,我是——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好像你们哪,也没有人跟我说实话。你要真有那闲工夫,你就上去做陪护去,跟他前妻PK一下,我要工作、要办案,我肯定不能带着你,啊。

路铭嘉收技术队小王微信:铭嘉,快过来啊,法医和鉴证科的都到了!

路铭嘉啧一声,陈蕊气乎乎系上安全带,路铭嘉只好开车把小姑娘带走。

邱冬阳从病房出来,见胡一彪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病房外。

邱冬阳: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看一眼?

胡一彪笑:许你盯着下属,就许我盯着秦驰。

邱冬阳嘲讽:副支队长在里面躺着,支队长在外面把岗,难不成,秦驰昏迷不醒,整个西关支队就停止运作了?

胡一彪一脸无所谓:下午队长肯定会有新的指派,停止运作倒不至于。

楼上同事下来报胡一彪:胡队,楼上那个——

胡一彪摆手阻止同事往下说,同事看邱冬阳,邱冬阳识趣,大步离开。同事表示楼上的醒了,医生说情况还不稳定再观察几天。胡一彪表示知道,什么时候能转押了再说。

路铭嘉带着陈蕊到案发现场外围,陈蕊去哪儿他不管,但不能进警戒线。陈蕊耍性子不下车,路铭嘉无语,直接把陈蕊锁车上,进了现场。

凌晨发案,一刀毙命,死者刘浩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住前面银号小区,凌晨三点多给老婆打电话说在应酬回去的路上,电话突然中断。现场没有发现疑似凶器的物品。走访周围无目击证人。随身财务没有丢失,有两把车钥匙。

现场外汽车警报鸣笛,路铭嘉吐槽一声“我去”跑出警戒线,陈蕊撬开了车门倚在门旁边。路铭嘉关掉警报数落陈蕊,推上车门就走,陈蕊喊他不应。

路铭嘉让查两辆车的车牌号,路过胡同口的时候注意到一辆车,说不会这么巧吧,掏出死者的车钥匙开锁,真就是这辆。同时技术队传来消息,被害人名下只有一辆车,是辆奥迪,不是停在路口这辆。

督察处,邱冬阳指纹比对匹配上程岩。邱冬阳打电话问程岩,答复目前还没有线索,对方很狡猾,很难确定他的位置。邱冬阳问要多长时间才能查到他,对方表示很难说,但一有消息就通知邱冬阳。

路铭嘉接到技术队电话,请技术队帮忙查一查程岩是不是他定位追踪的人,并表示有雷他来背。

核实两辆车,其中奥迪停在死者自己小区,而停在路口的白色宝马属于合伙人薛冬。薛冬没联系上。路铭嘉顾及死者家属心情,上死者家里做笔录,并嘱咐同事这条路属于生活道路,尽早解封,但拍照要细。

现场外又响汽车鸣笛。陈蕊在踹轮胎。路铭嘉恼,质问陈蕊到底要干什么。陈蕊表示自己饿了。路铭嘉表示脑壳痛。

邱冬阳停车在路铭嘉所在现场外。

餐厅,陈蕊认真吃,路铭嘉看着小票内心白眼。陈蕊让路铭嘉不要催吃饭,路铭嘉无语,表示单买完了一会儿让队里派辆车来接她想去哪去哪,但别打扰他工作,起身就走。陈蕊三两口吃完小跑追了出去。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