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让我见证那个梦的后续吧。」 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翻译存档。同人女没有休班日! Assault Lily Project /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本站共有409篇文章,总计1,517,513字。

重生|个人用复盘剧情大纲EP13-16(秦路为主)

重生复盘,保留部分详细对白和独白,以秦路或秦路相关为主。详略非常个人主观,我觉得有意思能琢磨出秦驰或者路铭嘉情感状态的我就详细记一下,跑剧情的我就一笔带过,并非原片节奏。

本文属于我自己用来写磕学论文的参考材料,用于迅速找对应位置和理清先后逻辑顺序,以及标记一些细节。

EP13

陈蕊追出来,路铭嘉烦。

陈蕊:哎,你等等!哎,你干嘛丢下我你什么意思?

路铭嘉:我什么意思啊?你是谁我不知道,你跟秦队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是看在秦队的份上,我已经让你吃了我小半个月的工资了。现在我要去工作了,挣出我的下一份工资来养活我自己,OK?

路铭嘉上车,关门,陈蕊在外边委屈。路铭嘉到底看不过去,掏出纸币写了张纸条把电话给了陈蕊。

路铭嘉:这上面是我电话,你可以随时联系我。秦队那边要有什么问题我也会跟你说的,放心吧,医生说他会醒过来的。

陈蕊:我叫陈蕊。

路铭嘉无语:我叫路铭嘉,幸会啊。拿着吧。

陈蕊:陈夕是我哥哥。

路铭嘉表情骤变,转头看着陈蕊,又仓促移开视线。

陈蕊:我没有家可以回。

路铭嘉收回纸条,叹气,整理好震惊和复杂的情绪,打开车门。

路铭嘉:先上车吧。

陈蕊老实上车。

路铭嘉:你刚刚跟我说的这事儿我得消化消化。但是我还是得跟你约法三章啊:第一,我工作的时候你别老跟着我,你去哪儿我不管,但是你不能踏入案发现场半步,也不能在外头瞎起哄、瞎胡闹什么的,听见了吗?第二,这辆车你不许碰,也别总喊饿饿饿的,总之就是别老给我添麻烦。第三——

路铭嘉一时词穷。

陈蕊:……第三什么?

路铭嘉凶:不许再来这么贵的地方吃饭!把安全带系上。

路铭嘉驱车离开。

总队会议。邱冬阳姗姗来迟,冯潇未到会,陪在医院。路正刚就秦驰受伤后工作如何开展问西关支队意见,莫忠懿、邱冬阳列席。

莫忠懿汇报秦驰病情,颅压破表深度脑昏迷,路正刚问什么时候能醒,莫忠懿答下一秒钟或者一周之内。莫忠懿不建议秦驰苏醒后继续参与一线工作。

西关支队,梁局看胡一彪,胡一彪表示等秦驰醒过来再说,眼下队里的工作小路足够应付了。路局表示路铭嘉只是秦驰的助理主持工作怕是荒唐。

梁局:那好办,我马上调派小路做胡支队长的助理。

胡一彪:啊?

梁局盯胡一彪,眼神警告。

胡一彪:……成。

路正刚以路铭嘉欠缺经验敲打胡一彪负起责任,梁局再次眼神警告胡一彪。胡一彪无奈。

散会后路正刚回办公室,邱冬阳找路正刚要人手,路正刚表示人手不够用。邱冬阳晓之以理表示多一点人案子就能早一点结,路正刚无奈认下。

户外,询问刘浩天的妻子,妻子表示跟刘浩天通电话的时候听到有人叫薛冬。刘浩天妻子表示她丈夫和薛冬是大学同学,毕业以后共同创业很多年。路铭嘉问相处如何,刘浩天妻子表示应该挺好的吧,路铭嘉疑惑什么叫“应该挺好的吧”,刘浩天妻子解释曾听刘浩天说“如果冬子不做律师,也许会是个好人。”

薛冬联系不上,家里没人,关机。

西关支队,路铭嘉询问被害人事务所同事,女性同事表示人都挺好的,刘律师为人比较保守,但说到薛冬欲言又止。

支队外,串吧老板见陈蕊徘徊在外,送了点串儿给陈蕊,陈蕊吃得一脸幽怨。

支队内,男性同事表示薛冬过得潇洒,刘浩天活得委屈,每天两点一线,不过昨晚——

支队外,陈蕊无目的游荡,消磨时间。

支队内,另一名男性同事表示昨晚他俩一起陪客户,刘浩天不喝酒,应该是去帮薛冬把车开回来。

支队外,陈蕊逗猫猫。

支队内,另一名女性同事明示刘浩天吃窝边草。路铭嘉正思考,陈蕊不断重复来微信消息催他。

支队门口,路铭嘉无语看支队外无聊到跳方格的陈蕊,技术队吴哥过来找路铭嘉送程岩的三角定位结果,手机信号活跃在长丰之前查封的聚赌窝点,时断时续,技术队在图上标好了顺序。路铭嘉写过,表示手头有事儿等忙完了再收拾他。吴哥打听为什么要查这个号码。路铭嘉坦言这个家伙一直在给秦队打电话,感觉跟龙华路的案子有关。技术队吴哥一听神情凛然。

路铭嘉结束对话,一脸不爽出去会陈蕊,陈蕊同一脸不爽。路铭嘉叹气,边摇头边无奈掏钱。陈蕊不接。路铭嘉无语,又加了两张。

路铭嘉:拿着,自己去吃点东西,别烦我。

陈蕊生闷气接过,路铭嘉转身回了队里。

总队,路正刚邱冬阳通电话传达省厅意见,邱冬阳表示正在深入调查,相信很快就能有进展。

邱冬阳挂断电话,神色凝重。

薛冬常去的会所,路铭嘉询问会所看场子的及……老鸨。老板一不小心好像捅漏了派出所有违规行为。路铭嘉恼火,直接捅破昨天晚上有女性跟薛冬回去,会所方欲狡辩,路铭嘉顺手一诈,看场子的自乱阵脚,迅速交代。路铭嘉步步紧逼,要监控和陪回家的女公关下落。

路铭嘉走访女公关。

医院。胡一彪守在秦驰病房外头。队里小哥跟楼上守范凯的小哥交接,在范凯病房外谈起秦驰病情。病房内范凯已醒,外边对话全听见了。

女公关家,路铭嘉简单问完话,对方啥也没透露。路铭嘉接技术队吴哥电话,程岩有新动向,路铭嘉问女公关借纸笔优哉游哉画图。女公关试探几时能离开她家,路铭嘉捅破阳台藏了人的事实。

薛冬终于出现,领着路铭嘉去高档酒店吃饭谈话。路铭嘉来者不善,薛冬客客气气老油条,表示帮不上太大的忙。路铭嘉问刘浩天有无仇人,薛冬否认,表示刘浩天是个很传统的人。路铭嘉抛出刘浩天与前台秘书有婚外情,薛冬一愣,但还是帮着刘浩天圆了场子说不会有人恨他到要杀他的地步。

路铭嘉直接问作为合伙人薛冬刘浩天有无共同的仇人,薛冬否认,表示认识时间长了在他身边的都是朋友。路铭嘉嗤笑,不信。薛冬表示也包括路铭嘉。

医院,冯潇在秦驰脸上涂鸦,门外胡一彪瞧见敲门进来,冯潇急忙拉上被子,胡一彪掀开,满脸的“有意思”。

胡一彪:你就算伺候他后半辈子,他也不一定会和你复婚的。

胡一彪说完转身离开。

冯潇:胡支队长。

胡一彪停步,回头。

冯潇:你跟人说话……向来都这么没分寸,是吗?

胡一彪笑:你别误会啊,我只是想提醒你,这家伙啊心里有个结,在结没有解开之前,他不适合跟任何人在一起——也应该不会跟任何人在一起。

冯潇:如果你指的是龙华路的案子,那我可以告诉你,他肯定是无辜的。

胡一彪: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事儿跟我不相干。

胡一彪出去,带上房门。

傍晚西关支队,总队来人带走陈蕊问话,陈蕊反抗,大声喊路铭嘉求救。路铭嘉暴起冲上去要护陈蕊,被其他人拦下。邱冬阳拦下路铭嘉解释。

路铭嘉愤怒:首先,我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其次,她还是个未成年人!你们凭什么把她带走啊!

邱冬阳:你知道她身份?……那好吧,那我就不用再跟你解释什么了。我们要带她回市局录笔录。

邱冬阳转身要走,路铭嘉咬牙切齿:邱处!

邱冬阳回头。

路铭嘉:她是一个未成年人,我不可能看着你们就这么把她带走的,我得跟着。

邱冬阳莫名感觉好笑:哦那也好,那跟我们一起回市局,上车上车。

陈蕊在车里一脸着急看着路铭嘉,路铭嘉咬牙开车跟上市局车辆。

医院,冯潇带着饭盒从病房出来,坐到胡一彪另一头的椅子上。

冯潇:我刚才说我相信他是无辜的,不是因为我们过去的感情,也不是因为我对未来有什么期许。

胡一彪: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了解他。

冯潇叹气:过去……他确实是那种,做事会瞻前顾后、权衡利弊的人,可是如果你让他出卖自己的同事,甚至背叛公安这个职业,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事到临头,他都不可能下得去手。

胡一彪:是吗?

冯潇愠怒。

胡一彪:我怎么觉得,你爷们儿是个狠角色呀。他这样的人我见过几个,不多,个个都是直线思维,想到了就去做,事前也不会做什么准备,做了呢,更不会考虑后果。(笑)你别这么瞪着我,说实话,我喜欢这种人。

冯潇:过去他也许是,可是现在他已经变了,不像你说的那样了。

胡一彪叹气感慨:在挨了一枪之后,你还确定,他是你了解的那个人吗?

冯潇低头不语,深吸一口气后撂下饭盒。

冯潇:我没什么胃口。

冯潇起身离开,进门前嘱咐胡一彪:你记得刷干净了再还给我。

胡一彪等冯潇关了门开始吃。

(冯潇)我们孑然一身在世上行走,却又总在寻找同伴。

市局,路正刚听同事汇报工作。

督察处,邱冬阳对陈蕊做笔录。

(冯潇)我们愿意相信,每一个人都会穷极一生寻找彼此,相知的、相爱的,甚至是相爱相杀的。

路铭嘉怒气冲冲欲强闯谈话室,被人阻拦但没拦住,路正刚看着他推门进入谈话室。

(冯潇)我们发出邀请,期待回应,然后在这两者之间,体味悲喜。但终有一天我们会发现,人来人往,却依旧孤单。

路铭嘉愤怒地看着邱冬阳,邱冬阳询问被打断,退了一步,陈蕊见路铭嘉宛如看救星。

门外,路正刚无语,掏出手机边走边发信息。

(冯潇)不是因为我们不了解他人,而是因为,不了解自己。

医院秦驰病房门外,胡一彪吃饱喝足收拾饭盒,紧接着接到电话。

(冯潇)相互依偎,是为了感受温暖,还是为了活得安全?

督察处。

路铭嘉:问完了吗?问完了我可以带她走了吗?

邱冬阳没得商量:不可以。我还没有问完,请你回避一下。

路铭嘉一脸不快,刚出门接到胡一彪电话。

路铭嘉:喂,胡队。

胡一彪:干活去。

路铭嘉:邱冬阳他们扣的那个女孩儿,就是一直跟秦队在一起的那个。他是七一四主犯陈夕的妹妹,我无论如何我都得把她带走。

胡一彪:拘传最多四十八小时,到时候就放人了。

路铭嘉:如果秦队在的话他不可能任由这个女孩儿被他们扣着!

胡一彪:就算他现在在,职务也比我矮半级,这事儿你别操心了。

路铭嘉:我做不到。

胡一彪:你再说一遍?

路铭嘉:我告诉你胡队,要不然你就把我开了,这事在我这儿,没缓!

胡一彪:你爸打给我没有直接干预,就是因为他尊重你作为一名刑警的独立身份。那好,如果你在工作上不把自己当成路正刚的儿子,就服从命令,离开那儿,去办案!

胡一彪挂电话。

路铭嘉重新推门而入,提醒邱冬阳:最多四十八小时啊。

邱冬阳:当然。

路铭嘉与陈蕊眼神交流。

邱冬阳:回避一下吧。

路铭嘉要走,陈蕊叫住路铭嘉。

陈蕊:击锤。

陈蕊连忙掏出钥匙:记得去他家给击锤喂饭,我要是回不去,就没有人会管它了。

路铭嘉接过钥匙,一言不发离开。

医院。冯潇在秦驰身边趴着睡着,胡一彪把洗好的饭盒放桌上,悄然离开。出来后胡一彪接王绛消息,出来见王绛。

胡一彪:领导是来替我班儿的吗?

王绛:怎么,呆不住了?据说他随时会醒,你不会熬太久了。

胡一彪:跟哪儿都是熬,在这儿还简单点儿。

王绛:情况有进展了,秦驰一醒,立刻复职。

胡一彪半嘲讽:咱们领导还真是爱将如子啊。

王绛:听你这口气,是不是有什么意见哪?

胡一彪:我能有什么意见呀?以大局为重呗。

王绛:彪子,要说以大局为重,一般人和你比不了。

胡一彪摆手打断:哎,打住。我这是个人选择,跟大局不大局的没什么关系。

王绛:这其中也包括,一部分秦驰的个人选择。

胡一彪嘲讽:他有选择的机会吗?

胡一彪转身欲走。

王绛:彪子。

胡一彪回头,理了理下衣摆,扬长而去。

市局大楼门口。

路铭嘉:在谈话室里,我听你提到了一个叫程岩的名字对吧?

邱冬阳:是你?

路铭嘉:您跟秦队一起出现在南沙谭桥的赌窝,也是为了抓住他吧?

邱冬阳:督查工作的内容不便向你透露。有了进展,领导批准了,我会和你们支队通气的。

邱冬阳转身欲走。

路铭嘉:我有线索,关于程岩的。

邱冬阳闻言回头:哦?

路铭嘉:您的身份特殊。我想的,你的外围工作也很难进展,即便是你从刑侦支队找几个人来帮你,您心里也明白,到底能不能抓住他。

邱冬阳转身正对路铭嘉:你继续。

路铭嘉:我是来帮你的。秦队现在昏迷不醒,而我作为他唯一的助理,我有权调动西关支队所有的资源,这是第一。第二,我掌握了程岩的行动线索。第三,我还有很多其他的资源我不用说你也懂。综上所述,我能帮到您。

邱冬阳:那需要我做什么。

路铭嘉:首先,赶紧把那小姑娘给放了。其次,我需要您帮我打一个电话。

市局大楼外,陈蕊被带到路铭嘉跟前。路铭嘉把钥匙丢回给陈蕊。

路铭嘉:我对狗过敏,还是你喂它比较合适。

陈蕊:明明就是觉得对不起我,还非得假装对狗过敏。

路铭嘉:谁对不起你了?

陈蕊:你要是一直带着我,我会被那个大叔抓走吗?

路铭嘉无语,叹气。

陈蕊:你想说什么?

路铭嘉:我想说,你为什么会被那个大叔抓走,你好像不应该来问我。

陈蕊瞪路铭嘉。

路铭嘉:但是,你好像除了我也没别人可问。

陈蕊欲辩解。

路铭嘉好声劝:好了,你别往心里去了。他是抓了你,但是他的真正意图,是要查清楚你哥的问题。

陈蕊闭麦。

路铭嘉:走吧。

陈蕊跟上:那……秦驰……医院那边他怎么样了。

路铭嘉想事儿没应,被陈蕊拽了一把。

路铭嘉:啊?

陈蕊:他不会是醒不过来了吧?!

路铭嘉:啊,不好意思啊我刚才走神儿了。那个秦队没事儿,医生说他能醒过来。

陈蕊:那你刚刚怎么了。

路铭嘉:我刚刚是忽然想起来我今天一个案子的被害人。

陈蕊:就是那个胡同里被杀的律师?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路铭嘉:我不知道。我在想啊,既然邱冬阳的目标不是你,那凶手的目标,也有可能不是刘浩天呀?

还原胡同当晚刘浩天被捅过程。

律师事务所,薛冬听路铭嘉讲凶手目标可能是他,刘浩天管薛冬叫冬子而非薛冬,那一声可能是凶手喊的,刘浩天是替薛冬死的,薛冬表示难以置信。

中途走了个小姐,路铭嘉无语表示你挺忙啊,又管薛冬要仇家名单。薛冬表示没有,不愿意配合,路铭嘉不吃这套,对薛冬采取保护措施,互相跟着办案子。薛冬不爽,点打火机没点着,把打火机扔上了桌。

EP14

医院,秦驰将醒,七一四乱梦,幻觉父亲和叔叔争论。

秦莽:我在这儿还不是因为你有些事情做不到。

秦浩:我不管是因为什么。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支持理解和帮助,我觉得你不能给他这些。

秦莽:你看,这就是你的问题。你只会用一块模板去当警察,就像你现在,当一个大众款的爹。你并不真正了解他,自然就不知道他真正需要什么。

秦浩:那在你看来,他最需要什么呢?

秦莽: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保护,或者解脱。

莫忠懿赶到。

法庭,路铭嘉冷眼看薛冬出庭,薛冬当事人希望孩子尽赡养义务,但对方没答应,薛冬要了一笔巨额补偿,路铭嘉对此不以为然。薛冬阐述自己的现实主义选择,路铭嘉冷笑,表示这俩孩子被狠敲一笔,恐怕再也不想回国看父亲了。

长丰支队,萧闯带队出行动,吐槽西关那边的线索靠谱吗,他们怎么知道那个电话就是程老四的。关宏峰表示是不是到了就知道了,反正也没有更好的线索。邱冬阳来找。

路铭嘉跟薛冬搞拆迁的发小聊天,把薛冬夸得天花乱坠。路铭嘉问起结仇,发小表示可能是见不得别人好。薛冬帮发小打赢了一场官司,并表示律师费可以等有钱了再说。

邱冬阳给路铭嘉微信:长丰支队马上要行动了,你赶紧过来吧。定位我马上发给你。

路铭嘉让薛冬跟着自己去办案。两人离开。

邱冬阳问萧闯行动计划,萧闯无奈。路铭嘉带着薛冬赶到,萧闯派了俩人保护薛冬,调侃路铭嘉怎么空手来的。萧闯表示目前只是围堵,路铭嘉提出让自己和邱冬阳进去找人。

邱冬阳路铭嘉两人假装逛街,邱冬阳惨遭路铭嘉吐槽。

邱冬阳:哎,自从你跟了秦驰之后,你变化挺大。

路铭嘉:你这是在夸我吗。

邱冬阳叹气:你是越来越相信秦驰啊。

路铭嘉:从某种层面上,是吧。

邱冬阳:但愿这种信任,不会连事实都不顾。

路铭嘉: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在阐述我的个人观点。但是在你调查秦队这件事上,我还是会选择尊重你的工作的。你不觉得你现在有点儿,过于“桥是桥,路是路”了吗?

邱冬阳:执法执规,就是为了遏制自己的私心杂念,我呢,不求你好我好大家好,情面多了误事。

路铭嘉:生活中呢?

邱冬阳拦住路铭嘉:程岩伤的是右手吧?

两人发现程岩。路铭嘉让邱冬阳报信,自己上去盯人。萧闯带队开始行动。路铭嘉假意借火接近程岩盯梢。

萧闯开始准备收网。

程岩收账结束,准备离开。路铭嘉报信,对讲机信号不好被干扰,只好自己追。程岩发现自己被包围,与邱冬阳正面碰上,逃进楼梯间,正面遇上路铭嘉,把路铭嘉推倒后逃跑,路铭嘉起身追赶。

程岩无路可逃,跳过街天桥,路铭嘉紧追其后,追入建材市场后程岩与手下分开,路铭嘉给邱冬阳电话请求支援,并行险招打通程岩电话找出程岩位置,被程岩以枪威胁。

路铭嘉:我劝你还是别开枪,动静那么大,把所有人都引过来了。

程岩:我要走不了我就先让你走,听见没有!别动啊——别动!你是西关支队的?

路铭嘉冷笑:呵,挺了解情况啊,秦队有事,有些事让我来替他。

程岩:你他妈跟秦驰说,赶紧把枪序列号给我,再跟我耍滑头,我把录音交给你们纪委!听见没有!

路铭嘉:手伤得那么严重,我怎么怀疑他给你什么,你都会交给纪委呢?

程岩:你他妈再废话我打死你信不信,啊?别动啊,别动!

路铭嘉趁机转身,识破程岩的枪已经掰了扳机,上手擒住程岩,程岩小弟从身后打晕路铭嘉,程岩把手机留在副驾驶座底下,只身离开找姜淮。

路铭嘉醒后萧闯带增员赶到,路铭嘉把程岩的枪交给萧闯,邱冬阳注意到那把枪。萧闯收网,漏了程岩。路铭嘉请求如果抓到程岩让他们参与后续,萧闯答应。邱冬阳问路铭嘉要不要去医院,路铭嘉表示小伤没事。邱冬阳想再看看程岩的枪,希望路铭嘉能帮忙从长丰物证科借出来。

入夜,秦驰家楼下,路铭嘉和薛冬靠着车,薛冬应酬电话,路铭嘉目送陈蕊遛击锤。路铭嘉管薛冬要嫌疑人名单,挑明根本没人关心薛冬死活。

西关支队,路铭嘉调取会所当晚的监控,判断凶手应该是跟踪尾随的,让规划路线沿途调取监控,让值守的人不要掉以轻心,实在累了就轮值。技术队小哥把市局邱冬阳送来的文件给路铭嘉,是七一四案内部人员调查的卷宗(现场勘察卷)。路铭嘉翻到高继来的枪支页。

陈蕊来电话,表示饿了。路铭嘉表示自己忙着,自己吃。陈蕊表示没钱。路铭嘉问陈蕊听没听说过高继来,被否。陈蕊又喊饿,路铭嘉无奈,让陈蕊打车过来支队。

刘记串吧,老板小心打听秦驰,路铭嘉想了想表示医生说问题不大,但现在还没醒过来。陈蕊松口说起高继来,表示不喜欢他。路铭嘉深入询问,陈蕊坦白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高继来似乎很高兴陈夕有个妹妹,让陈蕊不舒服。老板儿子回来,提醒路铭嘉案卷目录掉地上了,路铭嘉捡起来擦油。

枪库,路铭嘉领了一把九二。

蔡崇:当初没怎么见你来过枪库啊,自打出了龙华路的事儿以后,好像你的杀气越来越重了。

路铭嘉看了蔡哥一眼,沉默片刻:我之前也来过枪库。

蔡崇摇头:那不一样。

路铭嘉:哪儿不一样了。

蔡崇:兄弟,我当警察十年了,在枪库八年,绝大部分来这儿领枪的,就跟咱们年底到后勤那儿领鸡蛋和橄榄油没什么区别。有枪支使用规范镇着,实际上开枪的次数有限得很。

路铭嘉沉默。

蔡崇“啧”一声:你不是。你打算用它。

路铭嘉眼神闪躲:……我是打算防身的。

蔡崇一边给路铭嘉压子弹一边笑:如果在一间三十五平方米的房间里待上八年,你也能清楚地区分出,什么人是用枪的,什么人是拿来做摆设的。即便是在咱们刑侦口,真正愿意用枪的人,并不多。当初吕队,就属于不愿意用枪的。但这个问题在孙队和秦队那儿,似乎都算不上问题。

路铭嘉认真:蔡哥,不是我信不过你啊,你这么说有什么根据吗?

蔡崇笑:没有什么依据,你可别当真啊。

蔡崇压完子弹把枪给路铭嘉。

路铭嘉:……那个……我多问两句啊。

蔡崇:嗯。

路铭嘉:以您的经验来看,胡队呢?您觉得他属于爱用枪的那一类吗?

蔡崇收起笑,认真点头:当然。他随时都带着家伙,上个礼拜还在这儿领了枪,可是到现在还没还。嘶……不过我觉得凭他那个狠劲儿,有枪没枪区别不大。

路铭嘉:他拿枪干什么用啊?

蔡崇笑:我哪儿知道啊,人家是领导!难不成人家给我打个报告,告诉我他怎么用枪啊?

路铭嘉跟着不好意思笑:是。

蔡崇:哎不过我听说他最近一直在医院探望秦队,我就纳闷儿了,怎么,现在到医院探视还得配枪啊?

路铭嘉:行,辛苦了蔡哥。

路铭嘉正要走,又想起来,问蔡崇是不是对各种各样的枪都了解,蔡崇自信满满表示自己就是因为喜欢枪才当的警察,别说手枪,就是步枪,只要不是太偏门儿的都了解。路铭嘉赞蔡崇专业,表示过两天没准还要来拜访。

刘浩天告别仪式,薛冬安排各项事宜,路铭嘉双手抱胸看戏,表示人多情况更复杂,要跟着薛冬。

医院,冯潇告诉邱冬阳医生说秦驰情况正常,体内炎症还没消除再昏睡一段时间比较好。邱冬阳问起那跟冯潇谈话秦驰是否能听见,冯潇否定。邱冬阳离开。门外遇上胡一彪,胡一彪讥诮邱冬阳,邱冬阳表示明白是自己工作方式有问题。邱冬阳问胡一彪把事儿全给小路怎么回事,胡一彪拿范凯做借口挡了回去。

刘浩天告别仪式,薛冬挨付超打,骂声惊天。路铭嘉从旁人闲聊中得知薛冬与刘浩天老婆达成协议,私下收回刘浩天的股份没分给其他合伙人,激怒了合伙人付超。路铭嘉上前询问薛冬情况,薛冬不打算报警。

长丰,火锅店,萧闯带陈蕊一桌吃,路铭嘉隔了好几桌跟队里同志说自己的判断,不会是付超,嘱咐蹲守薛冬家的探员多加小心。

EP15

路铭嘉、萧闯、陈蕊及长丰的同志们一起吃火锅,路铭嘉给萧闯敬酒,完了大家一起盯着陈蕊,陈蕊秒怂,放筷子拿路铭嘉的钱包出去结账,萧闯把程岩的枪交给路铭嘉,萧闯表示这物证有意思。程岩还没抓到,但已经上了抓逃榜,萧闯放话没有人能从他手里逃三次。陈蕊回来听到对话末尾,表示自己也许能找人打听程老四。

回程路上,路铭嘉问陈蕊为什么要帮他们,陈蕊答肯定程岩搞了什么鬼才会害了陈夕同时也害了西关一队人。

路铭嘉:我以为你就是想杀了秦队,替你哥报仇呢。

陈蕊: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开枪杀了我哥。就算是,那我也要搞清楚,到底是谁,把我哥推到枪口前面的。

路铭嘉沉默,回忆起程岩说的录音的事儿。

路铭嘉:如果最后你发现……程岩跟秦队,是一伙儿的呢?

陈蕊大惊,扭头看着路铭嘉,路铭嘉跟她视线一触即分。

医院。夏雨瞳站在门口看秦驰,路铭嘉带着案件也到了门口。

夏雨瞳:如果你是秦驰,还愿意醒过来面对这一切吗?

路铭嘉:我不是他。但是我希望他醒过来,面对他应该面对的。如果他不愿意面对,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什么都知道。(瞄了一眼夏雨瞳)那我就说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了。

夏雨瞳:我一直以为,你很信任他。(转身面对路铭嘉)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冯潇提着保温桶路过,把病房门关上了。

冯潇坐到秦驰床边,望着秦驰。

(冯潇)我们都需要同伴。如果说群居是种本能,那同伴就是种选择。

门外,路铭嘉跟夏雨瞳说事儿,胡一彪装睡远远看着。

(冯潇)我们通过外貌、性格、血缘、社会价值,甚至意识形态来品评他人,再从中甄选,哪些可以同路前行,哪些最好不要再见。

陈蕊遛击锤。彭鹏找上门。

(冯潇)可以在一起的,殊途也能同归;合不来的,还是算了。毕竟谁也不会指望从无法信任的同伴身上,得到哪怕是最脆弱的安全感。

薛冬边喝酒,坐在地上翻一地相册,最后翻出一张三人合照,叹了口气,若有所思。

未完待续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