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春天

第二个春天

死亡的灰落在火上
火曾经烧过什么?


尚未有火烧灼过我的灵魂
我们交换过灵魂
交换过火焰与对白,思想与漫步
交换过以你为名的节日上焦灼的欢欣
交换过我的,或者你的
世人自以为懂得却无意批评的
不确定性


草叶是在抽芽
春天是在抵达
天风是在听我们高声辩论
世界的真理,或是宇宙的噩梦


走过多长的路,才从一个能级
跃迁到下一处?
这距离也许不够填满星间的光年,总归
年轻的灵魂只管行路
你是领路人,我是追随者


草叶是在抽芽
风声还是冷的
所有无解的真理中间
除你之外,不值一信


无意批评……无意提及
你的名,无意倾听,无意想望
无意以我的眼追逐你的眼
你是撩拨过我的火焰的
烧灼我的不是火焰


草叶是在抽芽
我不再像草叶一般拔节了
簌簌声指代落叶
漫长的命运在敲着我们破落的门啊——
你指代什么?


沉默的河流在淌
时空亦然
我不在对岸
你在哪里?


“进来吧,进来吧……”
残忍的即是温柔的,温柔的即是残忍的
这诡辩之间
烧灼我的不是火焰
烧灼我的是你


别再问为什么了吧
既我们已经交换过灵魂
既我们曾经交换过灵魂
落叶也已焚灰殆尽
雪就要落下来了


草叶是在抽芽
在雪之下
第二个春天仍是冷的


我们散步过的小路上
有无数的追随者
再没有领路人了


树木已比拔节的孩子们长得更高
他们庆祝以你为名的节日
长于时间,短于你未发出的信件


别再问为什么了吧
我仍想望着第二个春天
不必在乎时间,地点,这些于死亡全无意义
只要有一个时节,夜风扬起的时候,在你
烧灼我的灵魂的时候
白鹿无迹,芦草无声

- End -
诗歌
诗歌 玻海 哥本哈根
608字 599次阅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