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诗:过河

端午诗:过河

我们得用水和词语去洗刷
数个世纪前的尘土
不必言语,不必声张,不必有一场好雨的计较与原谅
我们要趟水过河,生的水凉,死的岸高


词语每整齐地排列一行,离时间就近一寸
浸没躯体的水就深一分
直到没过我们的头顶,使裙摆开在水面如白花
芰荷芝兰织衣是风雅,松柏为席天穹为被是胆魄
而我属草本
属芦苇的朴素和卷柏的卑微


到不了汨罗江,只能枕着长江的一头听水和词语
每一条河流的水底都沉着往事,沉着纪念和遗忘
只有微生物知道他们的语言,并将其翻译成水草
辨不清比喻,我只好以成为粽叶的方式
包裹安康,期待以无名信的形式
寄给一株新开的雏菊


武大桂园
2016/6/9

- End -
诗歌
诗歌
268字 583次阅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小尾 reply

    江声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