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燃烧形态。」 アサリオタクです、ゆゆりり大好き! 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生活叨叨。二半夜发病是每个同人女的人生必经之路。 Assault Lily Project /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本站共有406篇文章,总计1,498,477字。
「个人抒怀」下的文章
散记|What's the colour of the electric sheep you see?
写流水账来了(我好直白)。 其实这篇记录应该在一个月前写的,但是就,越拖越久越拖越久……算了,无所谓了。 八百年了…… 八百年了,我怎么还在搞指纹宇宙! 《重生》又嗑得我上头……就是这个墙头真滴冷啊,太他娘冷了,不应该啊,我们秦路明明是个涨停股!啊!秦俭驰嘉多好啊!!一边做复......
散记|饰られた虚実、爱がなければ视えない。
我又来水博文了……不过会写这个除了惯例记一下自己最近的墙头(?)还有一个原因是昨晚听了老蒋的新杂谈《饭圈观察(下):饭圈女孩在想些什么?男男CP为什么会流行?》。 说实话还挺惊喜的,因为我本身也是这里头提到的耽美文化的深度参与者(虽然我不搞偶像……或者说不搞真人偶......
散记|Once it was discarded dream. Let again, let again.
227过去后十四天,写写关于同人的一些私人回忆 什么样的翻译才是好翻译 for-given 227过去后十四天,写写关于同人的一些私人回忆 26和27日两天,从重庆中转回到了兰州,连续两天睡不够四小时感觉自己每一秒钟都在猝死的边缘。一路都在填表,回到兰州以后按照规定先原地隔离十四天,填表......
提问箱问答汇总(二)
生活 推荐 工作 网站 互动 安利 无解本相关 生活 “问问阿良晚上大概都多晚睡啊?感觉经常熬夜的亚子” 那是真的很经常,平时上班的时候一般一点半左右,假期就不定了,有的时候搞CP上了头可能嗷嗷叫到四五点(……) 但我内心是想做一个十一点睡觉的人的(垂泪) “阿良可以po下Q群日常......
提问箱问答汇总(一)
搞法 CP与角色 兴趣 情感 观点 搞法 “请问政委,平时看文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情节吗?(和刚刚问暗的是同一个人哦ᶘ ͡°ᴥ͡°ᶅ)”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来了.jpg 这个问题本狗血爱好者有一箩筐的变态发言!我要先现场唱一句「爱本是绝色无双的仇🎵」 其实就是喜欢一切情难自已的情节,什么爱得对......
散记|赤之华兮灯火,纷而下兮百妖行
再不更新显得我好像一个莫得感情的翻译博主(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没错)所以我来更新一下最近的宅与生活(?)。 总体上来说,最近最大的人生疑问是到底多少个肝才够我在花灯ACCAナカゲノ之间反复横跳?——这种人生疑问未免也太没出息了一点。 湘儿想了一下跟我说:十个够不够? 我......
毕业|少年よ我に帰れ
毕业 前路 面基 滑铁卢 其他 我:明天记得提醒我去拍证件照…… 苏:好 我:四年了,我终于要有一张新证件照了【 苏:人生进入新阶段了吗 我:是的哦 苏:嗯,恭喜 我:谢谢 新证件照拍得还行,比我入学的那张好看。 无论如何,我毕业了。(其实没有,因为我吊车尾学分还差点儿的缘故要到一月份才拿得......
半夜鸡叫|2018至今微博存档
今天 07:40 来自 微博 HTML5 版 已编辑 我的姬友阿苏真是个狼人 我夜半鬼叫为什么我cp这么苦从头到尾没一个选项是正确的怎么都是苦,你妈的,为什么 阿苏:因为爱太好了,以至于好像能拯救什么 我先愣了一下,接着当场坐地大哭失声 2月21日 23:50 来自 微博 HTML5 版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个糕糕......
2018: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好好过日子
锵锵!好久不见我终于回来写年终总结啦~ 比起去年全中国乱跑,处于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中的倒霉应届毕业生的今年果然是无所事事的一年——不过现实世界一旦无所事事起来就意味着会在虚拟世界活跃起来就是了。 总之,平平安安又度过了一年,大抵算一件好事吧。 编月史 一月:终......
散记|在反复丢人中每日进化,才是舞台创造科少女的常态!
↑开场推歌,史上最弱也最强的Seventina↑ 哈哈哈哈哈哈是的,本篇是最近几个月来的花式丢人实录,感觉不写点啥正常话唠文你们都得觉得我在发疯的路上一路狂奔了。(天音:难道不是吗?) 最近因为少歌开始干起了半吊子翻译的活儿,先是手游剧情然后是前传漫画然后是监督的访谈——啊当......
散记|あの時キミも見たでしよう,弾けた星のキラめき
好久没写自己的生活了……简单记一下吧。 标题是《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的OP《星のダイアローグ》,中村彼方老师天下第一!少女歌剧天下第一! 首先当然是少歌 少女歌剧天下第一!少女歌剧天下第一!少女歌剧天下第一! 十一话之前我去写了《スタァライト|永恒的少女,指引我们上升!》......
“做到问心无愧就行,其他则要随缘。”
标题by一位优秀的人民教师——我爸。 兵荒马乱的一星期,中间好几次想着“我操我受不了了我要上来骂人”打开了文档,然后又念着“不行,要保护朋友,私事不能往公开平台发,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关掉,现在终于算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可以冷静地写一下这事儿了。 当然,这篇主要是写......
雪花太轻,爱字太重
其实这篇我不知道该扔什么分类……分开发太短,合在一起又太杂,就随手扔这儿了…… 2018-06-03:想了一下还是挪到观剧分类了,毕竟一大半的篇幅都在真情实感地写我麻的小论文。 翻一本书 聊聊破云 这就是命吧 雪花太轻,爱字太重 滑铁卢 找到一个不受干扰的所在,二十年来第一次静心读完......
散记|吃饱,睡好,热闹而郑重地、活在人世间
有段时间没来写写自己的生活了,趁我还没忘掉自己最近在干嘛赶紧来写写。 反正还是一如既往的叨逼叨…… 沉迷纸片人 无限咕咕的电台节目 终于告一段落的报告 前途与意义 沉迷纸片人 感觉最近精神生活(?)上最大的事情就是沉迷EVA……沉迷反复温习原作、肝了篇同人、花了有接......
凌晨两点二十分的深夜梦话
如果可以——我是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未来,我陌生的爱人一定不要是个诗人。她可以阅读它们,可以抄诵它们,但永远不要写下它们。 所有相信诗歌的人,都经历过一生里最寂静的时刻。那是从千万亿的爱里发现自己失落的时刻,意味着在某一刻的时间里,自遥远的、这颗星球以外的故......
散记|全ての終わりに,愛があるなら。
跟学长聊人生、以及青春的诗 上了第一艘不是公检法题材的船 重看《白夜追凶》23集 其他 不要紧张,这篇博文是中文的。 这篇博文可能会很乱,因为最近连续真情实感次数明显增多,所以什么乱七八糟的感想都记一记。所以Tag都是乱打的,我自己的博客我爱怎么打怎么打,略略略~ 跟学......
叙事的绝对权威,或写作者的一厢情愿
公立新年、农历新年、新学期返校日。 一般来说所有的“新”都标志着某个阶段的告一段落,下一个新阶段的开始。 坐着15小时的卧铺,拖着行李箱,背着我的电子设备再步行1小时,从粤北山沟沟里千里迢迢回到学校宿舍的我,在“下一个新阶段”开始前,到底在期待着自己做什么呢......
2017:山河别后,人间相逢
编月史 刚交上两个大实验课的报告,老师看着掐着Deadline交上一沓报告的我说:“好,学分拿到啦~”我顶着已经傻成一团浆糊的脑子笑得飘乎乎的。 这个时间大家都在写年终总结,但我仔细想想好像也实在没什么好总结的,混吃等死又一年。还好上半年姑且维持着写手帐的习惯(?),下半年因为......
爱地球,亦爱火星和冥王星
考六级 这周六考了六级,没什么很大实感。听力都听懂了但题目都不好选,不知道考的什么鬼…… 反正过不过我都逃不掉考研英语…… 一个好玩的事情是我的卷子,翻译题是介绍洞庭湖,两个词,“龙舟赛”,“传说中”: [写]the 【Dragon】 Boat Race [内心默念]ドラゴン [写]In the 【legend】 [内心默念]レジェン......
我可爱的孩子们
自从我妈今年做了班主任以后,我和我妈就时不时在餐桌、电话或者微信里谈到教育相关的话题。 得益于年年都有年龄段在高中的小朋友加入我所常驻的社群,这两年跟小朋友们的交流多了(人送外号良政委——我自己都不记得这个称呼到底怎么来的了……),自己也刚从那个阶段过......
当我们在叨叨的时候我们在叨叨什么
吃不到一个锅里去 周三晚上填坑群临时起意开了个小型沙龙,第一期的题目是「提名十篇对写作有参考意义/有特色独树一帜/超好看/反正不管怎样就想安利的短篇小说」。 我其实很多次被中文系的朋友们说读书取径窄,古典文学能看到睡着,读外国文学还没读量子力学来得有......
不确定性原理让生活变得可爱了一些
标题的那句是我一年前的四月写的摸鱼诗《写在教三202属于物理系的诗》最后一节的最后一句: 这个晚上本该属于物理系 属于上个世纪,属于宇宙和普朗克,属于发音婉转的德尔塔与西格玛 一位白衣姑娘让蒸发的水滴和老旧的机车回归本义,使科里奥利力的字节铿锵有力 夜幕因为她......
告别社交应用的第一周
发现距离决定离开LOFTER已经过去一周了,刚好可以静下来好好回顾一下自己的生活了,最近其实过得有点疲,可以说有点隐含的焦虑吧,虽然自己有理性的认识也知道这才是生活的常态,但总归不是一个太好的状态,我也很久没更新“生活”这个分类下的文章了(倒是扔了很多很多“小说”......
等学会什么以后才去做一件事情是来不及的
虽然这话是我导说起做科研的时候说的,意思是比如你发现你搞分析的时候发现要用Python,发现要用C++,完了,不会,这怎么办,你肯定不能指望跟计算机系的一样把这些东西全学了再来干活,来不及的。 唯一的做法就是啥都不懂就上去干,照着抄,抄完了改改,改哪儿不对再查再改,到能用了完事......
那保卫着的,也用来葬送
​ 写这个博文的起因是红茶他们难产好久(我至少在上上学期末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打算录了……)的关于同人的节目终于发了,作为多年来一直跟红茶对着干的一名友人,我当然听完以后按惯例去diss他。然后红茶说“我大概知道你要说啥,我连怎么回应都想过了。”那我还写个鬼啊,不......
该说是人类的傲慢呢,还是文青的傲慢呢
敲完实验报告久久地打开岛君的公众号看一眼,今天的推送有点意思,说是微软家小冰AI出诗集了。 评论毫不意外地看到一堆秀优越感的人类同胞23333典型言论是“无感情地搬弄辞藻而已”“没有情感,就不配叫做诗”。 关掉网页,存好我的折线图,心里默默感慨一句人类还真是傲慢啊......
唠嗑,也谈一种创作观
刚在逼乎围观了一下如何看待某我很喜欢的作家的某部作品的问题…… 不管这部作品的事儿,我讲一下我“现在”(此处引号表强调)的创作观,特别是写作有历史背景的题材的时候 历史上我们有开明乡绅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残暴土豪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工农先锋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
唠嗑与感想:一个小天使读者的评论指南
填坑填到一半跑去知乎上瞎逛,然后忽然真情实感地跟雅湘唠起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作者与读者,或者说是写作与评论的问题。 摸着良心说,作为作者我是一个特别差劲的作者,这个“差劲”不是指写得差,是指坑品,死在手里的稿子比发出去的多了不知道多少,而且过去的一年压根没......
祝平安不祝顺利,祝甘愿不祝幸福:大龄老阿姨的CP观
今晚和纤维阿苏的聊天记录摘录 纤维:这个……唉cp观这种东西真的要随着价值观的改变而改变的😂 良良:不到老阿姨的年龄不懂开船(泣血.jpg) 纤维:哈哈哈哈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嘛 良良:唉,自我安慰,三年前我也以为在一起就是万岁 良良:后来才知道豪情万丈不是最终,细水长流才是正路 纤......
昨天和纤维的晚饭研讨会简记
和纤维出去吃饭的时候zqsg聊了很多个墙头…… 也zqsg总结了一下我俩这专注站糖刀二象性的体质下的CP相处模式的问题,特别是在双箭头下为什么达不成HE的问题。 总结起来其实都是四个字——作天作地。 我们是真的很喜欢作天作地的CP啊…… 第一种是互相有箭头,但是箭头对不......
我们深居于此,我们全然不知
动笔之前的准备阶段是一个很漫长但是很有意思的过程。 我纤维和姐夫的搞事目前搞得有条不紊,我已经读完了大半本《抗战中的武汉》(即使我这一周忙得梦里都是实验报告),读完了三四篇论文,偶尔在对某个具体名词的检索中发现一些新的东西,TG组群里每天都能看到我扔上去的......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最近几天什么新闻都没跟(除了天宫二号),原因只有一个——我在装机…… 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进WHEP以后老师让装一个CERN的数据处理软件叫ROOT,这个软件是在Linux系统下运行的。 我最开始试了一下装虚拟机……过程很波折,机子出厂是Win10(嗯,所谓Bug10……),装VMware的时候崩了两次……然后......
立FLAG以及其他
昨晚继续跟SYSU的博后小哥逛帝都,去了后海。 大半个晚上在聊物理,毕竟四个物理系233333从热力环流聊到水的非线性聊到凝聚态聊到Veto和LS聊到核电站聊到标准模型聊到Higgs Particle聊到经典力学聊到下一次组会…… 说真的用英文聊物理太拼了。 但还是聊得异常开心,特别是吃饭的时候聊JUNO......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Yeah
来这一趟最大的收获其实是……变得越发不要脸了(^_^)Y花式套词勾搭抱大腿,还解锁了英文讲不通就靠比划的技能 啥知识太久不用都可能忘,不要脸的技能应该终身受用吧 连ww老师这种看着就很腹黑的老师我们都去套词了诶!!不是黑!真的!可是老师你真的太刷存在感了!你们SYSU整个学......
人情练达即文章
奥登年轻的时候写: 我们必须相爱 否则死亡 很多很多年以后他把这一句改成了: 我们必须相爱 然后死亡 闲琴说这就是知天命了。 我猜可能不仅仅是知天命,也是知天命的同时也通人情了,这是作为一个诗人最难得的一样品质。 衡量一部小说优秀与否的标准是异质性,而衡量一首诗优秀......
也谈谈小说诗歌之于我
办公室在打印东西,于是我被赶到四楼来坐着了23333,没别的事,扯点闲篇。 我写小说的初衷是排遣家长晚上下班辅导,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的无聊感。最早关于写小说的记忆是五年级的时候每节下课跟两位同学拿着本粉红色的笔记本和一支极细的圆珠笔,去开满三角梅的走廊尽头,挨着围......
北京暴雨
我离开武汉时,武汉暴雨 我来到帝都一周,帝都暴雨…… 我哥吐槽说你怎么去哪里哪里就下暴雨,什么体质 我:??武汉暴雨就算了,北京也怪我??是亲哥??? ——确实不是 ——哦(拜拜) 我哥其实是我初中后桌 顶着狂风暴雨我们跟着夏令营的同学去参观高能所各个实验室 宛如几周前我爬雪山过草地......
不表明立场无法在中国生存的日子不远了?
在微博上看到这么个论调,憋了两天还是忍不住跑出来说两句。 先说:我的朋友中间从左派到右派都有,甚至有天然认为独立更好的ww妹子,我对所有持有自己不同立场的个人一点意见都没有,他们都是很可爱的人。 本人自干五政委一枚,只扯闲篇,性情从心(怂),不论战,玩不来(摊手)。 然后开......
天不佑武汉,吾辈自佑之
昨晚武汉开始天降暴雨,伴雷鸣闪电,早上是被哗哗的雨声吓醒的。 真的是吓醒的。 深海学长说水在往东湖里灌,湖滨路已成河。连桂园都早上停电了,我……我还没有准备干粮啊……(哭) 孟展还在华科,不知情况。 蔡甸昨晚有大转移,西马克说学校还没通知,辅导员说考完的尽量早点回家......
日常之四
大英考完,心如死灰 意外收到阿林的一条消息,说是很久没联系了,翻着通讯录就想来敲个门 噢,真是好久不见 谢你给我一桩生活中温柔的小意外 得偿所愿是好的 但阴差阳错也不是不好
日常之三
今天最后一节微积分,也是整个学期最后一节课。 周老师跟我们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今后的路就要你们自己走了。” ……好煽情我竟然差点掉眼泪了…… 大一一年,微积分1微积分2,我遇到了两位真.值得我敬爱的老师。 虽然学艺不精并不能说微积分学得多好(准确来说是学得要......
日常之一
哇舜远竟然牵手了 竟然牵手了!!! 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抱着朋友们狠亲一口 一个常年北极圈垦荒的人被殿下迷得七荤八素(揍) 北极圈的最高表白就是给你产粮,你想看什么,说,不管冷拆逆,我都写,就写给你一个人看 九言儿说想看西北送弓,好的吧等我摸完这轮鱼就去写 又及,锦鲤的双螺旋呢????亲......
独木桥——由军党引发的
前两天被大喵和锦鲤勾得爬回去看了看自己三年前的几篇军党,被自己萌到了。大喵表示喜欢看并问我什么时候再写,我想了想等玻海本出完就爬回去写一写吧,恰好大喵的《长安远》也要重开了……不过我肯定没有大喵那么业良我手上大纲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 之前人文有个编......
关于写作
写作实在不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 当你发现那些剧中人在舞台上的每一个动作都牵扯着遥遥的过去,当每个人遥遥的过去在幕布的后面遥遥地织成一张共形图,每个为读者忽略的细节变成了这共形图上某一坐标的刻薄隐喻。 过好生活已经是一桩艰难的任务,过好一群人的生活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