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燃烧形态。」 アサリオタクです、ゆゆりり大好き! 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生活叨叨。二半夜发病是每个同人女的人生必经之路。 Assault Lily Project /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本站共有406篇文章,总计1,498,477字。
「写作随感」下的文章
散记|Once it was discarded dream. Let again, let again.
227过去后十四天,写写关于同人的一些私人回忆 什么样的翻译才是好翻译 for-given 227过去后十四天,写写关于同人的一些私人回忆 26和27日两天,从重庆中转回到了兰州,连续两天睡不够四小时感觉自己每一秒钟都在猝死的边缘。一路都在填表,回到兰州以后按照规定先原地隔离十四天,填表......
提问箱问答汇总(二)
生活 推荐 工作 网站 互动 安利 无解本相关 生活 “问问阿良晚上大概都多晚睡啊?感觉经常熬夜的亚子” 那是真的很经常,平时上班的时候一般一点半左右,假期就不定了,有的时候搞CP上了头可能嗷嗷叫到四五点(……) 但我内心是想做一个十一点睡觉的人的(垂泪) “阿良可以po下Q群日常......
提问箱问答汇总(一)
搞法 CP与角色 兴趣 情感 观点 搞法 “请问政委,平时看文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情节吗?(和刚刚问暗的是同一个人哦ᶘ ͡°ᴥ͡°ᶅ)”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来了.jpg 这个问题本狗血爱好者有一箩筐的变态发言!我要先现场唱一句「爱本是绝色无双的仇🎵」 其实就是喜欢一切情难自已的情节,什么爱得对......
半夜鸡叫|2018至今微博存档
今天 07:40 来自 微博 HTML5 版 已编辑 我的姬友阿苏真是个狼人 我夜半鬼叫为什么我cp这么苦从头到尾没一个选项是正确的怎么都是苦,你妈的,为什么 阿苏:因为爱太好了,以至于好像能拯救什么 我先愣了一下,接着当场坐地大哭失声 2月21日 23:50 来自 微博 HTML5 版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个糕糕......
散记|生病的一周,卡文的一周,以及拆砖Repo
大家一定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啊……血的教训。 生病的一周 先是重感冒,咳到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 然后可能是因为重感冒导致免疫力下降,感染了外耳道炎,痛到半夜辗转反侧睡不着,跑去校医院开了点消炎药以后稍微好了点,但还是并发头痛,周日吃完药蒙头昏睡了一整天不省......
散记|写给生命中绵延不绝的雨水
最近都在干嘛 先说一下最近没更新博客的日子我都干啥去了。(不对,我明明有更文啊!) 填《大雨倾覆》,填完了,不仅赶上了暗暗的生日而且赶上了53日(薰嗣日),我很开心。虽然这文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要做(打算把它再修一点细节向EOE靠得更近一点),不过已经是我目前水平的极限了,人要学......
散记|全ての終わりに,愛があるなら。
跟学长聊人生、以及青春的诗 上了第一艘不是公检法题材的船 重看《白夜追凶》23集 其他 不要紧张,这篇博文是中文的。 这篇博文可能会很乱,因为最近连续真情实感次数明显增多,所以什么乱七八糟的感想都记一记。所以Tag都是乱打的,我自己的博客我爱怎么打怎么打,略略略~ 跟学......
叙事的绝对权威,或写作者的一厢情愿
公立新年、农历新年、新学期返校日。 一般来说所有的“新”都标志着某个阶段的告一段落,下一个新阶段的开始。 坐着15小时的卧铺,拖着行李箱,背着我的电子设备再步行1小时,从粤北山沟沟里千里迢迢回到学校宿舍的我,在“下一个新阶段”开始前,到底在期待着自己做什么呢......
那保卫着的,也用来葬送
​ 写这个博文的起因是红茶他们难产好久(我至少在上上学期末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打算录了……)的关于同人的节目终于发了,作为多年来一直跟红茶对着干的一名友人,我当然听完以后按惯例去diss他。然后红茶说“我大概知道你要说啥,我连怎么回应都想过了。”那我还写个鬼啊,不......
唠嗑,也谈一种创作观
刚在逼乎围观了一下如何看待某我很喜欢的作家的某部作品的问题…… 不管这部作品的事儿,我讲一下我“现在”(此处引号表强调)的创作观,特别是写作有历史背景的题材的时候 历史上我们有开明乡绅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残暴土豪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工农先锋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
唠嗑与感想:一个小天使读者的评论指南
填坑填到一半跑去知乎上瞎逛,然后忽然真情实感地跟雅湘唠起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作者与读者,或者说是写作与评论的问题。 摸着良心说,作为作者我是一个特别差劲的作者,这个“差劲”不是指写得差,是指坑品,死在手里的稿子比发出去的多了不知道多少,而且过去的一年压根没......
祝平安不祝顺利,祝甘愿不祝幸福:大龄老阿姨的CP观
今晚和纤维阿苏的聊天记录摘录 纤维:这个……唉cp观这种东西真的要随着价值观的改变而改变的😂 良良:不到老阿姨的年龄不懂开船(泣血.jpg) 纤维:哈哈哈哈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嘛 良良:唉,自我安慰,三年前我也以为在一起就是万岁 良良:后来才知道豪情万丈不是最终,细水长流才是正路 纤......
昨天和纤维的晚饭研讨会简记
和纤维出去吃饭的时候zqsg聊了很多个墙头…… 也zqsg总结了一下我俩这专注站糖刀二象性的体质下的CP相处模式的问题,特别是在双箭头下为什么达不成HE的问题。 总结起来其实都是四个字——作天作地。 我们是真的很喜欢作天作地的CP啊…… 第一种是互相有箭头,但是箭头对不......
我们深居于此,我们全然不知
动笔之前的准备阶段是一个很漫长但是很有意思的过程。 我纤维和姐夫的搞事目前搞得有条不紊,我已经读完了大半本《抗战中的武汉》(即使我这一周忙得梦里都是实验报告),读完了三四篇论文,偶尔在对某个具体名词的检索中发现一些新的东西,TG组群里每天都能看到我扔上去的......
人情练达即文章
奥登年轻的时候写: 我们必须相爱 否则死亡 很多很多年以后他把这一句改成了: 我们必须相爱 然后死亡 闲琴说这就是知天命了。 我猜可能不仅仅是知天命,也是知天命的同时也通人情了,这是作为一个诗人最难得的一样品质。 衡量一部小说优秀与否的标准是异质性,而衡量一首诗优秀......
也谈谈小说诗歌之于我
办公室在打印东西,于是我被赶到四楼来坐着了23333,没别的事,扯点闲篇。 我写小说的初衷是排遣家长晚上下班辅导,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的无聊感。最早关于写小说的记忆是五年级的时候每节下课跟两位同学拿着本粉红色的笔记本和一支极细的圆珠笔,去开满三角梅的走廊尽头,挨着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