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踏破贺兰山缺,君自有还我山河胆魄 对均剑客的正副队爱好者,地球最后的双鬼芋圆解
直☞喻黄/双鬼/双花/于远/刘卢etc.
口嗨如山倒,填坑如抽丝
方肖|W市谣言实录

!Warning
鱼塘方肖楼一时兴起的造谣段子合集(方是方学才)
就,纯属随口造谣……方肖解解们不要恨我,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随口造谣,每段都很短,前后没有逻辑想到哪里造谣到哪里

1

肖时钦对于方学才的第一印象,用他们W市的话来说,就是这娃蛮“灵醒”——这个词可以用于夸人聪明机灵,也可以用于损人歪脑筋多。那是他第一次带方学才上场,队内频道只打了三个字:方,策应。本来只是想让这个刺客回来救一下治疗,没想到方学才不光救,还顺势更主动地纠缠起了对面来援的剑客,纠缠中鬼魅才一记空跃让对面的剑客攻击一空,治疗抓住空档就是一个神圣之火,局势瞬间逆转。

赛后肖时钦难得显得有点激动,在记者会上把方学才拎出来反复地夸,说方学才很好地领会了给他的那句“策应”在全盘战术中的意义,时机抓得很准,还给队伍创造了条件云云。

而那个时候方学才只是在旁边笑,笑容里难掩高兴,却也有几分初次上场的腼腆。

2

总体来说,雷霆的队员们遵循着这么一种行动方针:内事问肖队,外事问方副。

这里的“外事”指的是战队团建活动和各种联盟营业活动,偶尔还有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行政工作。

方学才第一次主动把这些活儿要过来的时候肖时钦还十万分地不好意思——他在队里亲力亲为惯了,总觉得什么都操一把心是理所当然的。这态度气得方学才拿着一叠薄薄的策划案拍在他脑门儿上,说,这点小事都不让我帮你,我做的到底是副队长还是吉祥物啊?

肖时钦刚想出声辩解,方学才一挥手打断他,说,场上的事儿都听你的,但你也得多依靠我们一点儿啊,肖队。

方学才说完低头扫了两眼文件,开始招呼起队里的大小伙子过来帮忙。

肖时钦看着他们忙活的身影,很无奈地叹出一个笑来。

3

有时候方学才会想,自己性格上比肖时钦利落的那点儿,到底是天性使然还是习惯了给老好人肖时钦唱白脸。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就是见不得肖时钦受欺负。

作为多年好友也作为肖时钦的副队长,他最清楚肖时钦的才华,也最深恨于雷霆——这些包括他自己在内的队友们——水平不足以支持肖时钦放开手脚地发挥。

如果说肖时钦在场上拼尽了能尽的人事,然后静听天命,那他又何尝不是在追赶着肖时钦尽所有能尽的人事。

可天命如何能以谋算更变。

雷霆成绩不理想的时候,肖时钦总习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看着媒体狗屁不通的通稿和粉丝铺天盖地的骂声,方学才总是想,如果肖时钦想去搏一个光明的前程,就算全世界反对他也会送上祝福,因为他值得。

可真当肖时钦宣布要去嘉世赴那个“远大前程”时,方学才才意识到,原来分别会是那么难过的一件事。

难过到他连饯别的祝福都说得磕磕绊绊,声带颤抖。

4

W市物华天宝,九省通衢,唯一的问题是六七月份下雨下到人崩溃。雷霆的地理位置又不太好,刚好夹在两山之间,一下雨就涝,可战队这种地方到处都是电气设备,最见不得涝,所以每次夏休期,家在本地的肖时钦和方学才都会主动承担起战队的防汛工作。

方学才刚出道那年W市的夏天邪了门,长江水涨得一天三警报,天跟漏了似的往地上泼水,肖时钦未雨绸缪跟方学才两个人把重要的资料设备全部搬到了楼上,下去配电室断了闸,隔天水就淹到了一楼的门都只看得见一个顶。

最后还是方学才从杂物间的犄角旮旯里翻出了一只皮划艇,两个人才从二层楼梯间的窗户爬了出去。

肖时钦是个仔细人,隔一小时就会查一遍最新消息,然后微皱着眉头跟方学才说哪里哪里又水位告急,哪里哪里准备泄洪了。

他们俩蹲在离俱乐部不远的一处高地,方学才拆了一袋方便面递给他,说,真把咱队淹了可怎么办啊,上个赛季成绩不算好,队里经费估计够呛。

肖时钦没有立刻回答他,一言不发地啃完了半块面饼,才小声说道,没关系的,我们可以从头来过。

方学才惊讶地扭头看他,只见肖时钦红着眼圈,睫毛忽闪忽闪地盈着水汽。

——尽管肖时钦事后坚持声称那是飘进眼里的雨水。

那年水线守住了,在他们战战兢兢的守望中下了24个东湖的雨终于停了。那时方学才想,肖时钦仔细、谨慎、给人感觉没什么自信,可那不过是表象,在那份不太自信的谨小慎微之下,他比任何人都坚韧而顽强,犹如江边的一丛芦苇,风可以打,水可以洗,却年年又覆苍苍。

肖时钦重回雷霆时很多人都说很少见到肖队这么动感情,方学才却知道那不是肖时钦第一次落泪。

那天他迎着所有人的目光给了肖时钦一个极用力的拥抱。

方学才在他耳边说,没关系的,我们可以从头来过。

5

总体来说雷霆人的生活作息习惯都很好,好得在联盟里可能仅次于霸图。

但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好的,尤其雷霆队里大事小情都是队长一手包办,至少最开始那会儿肖时钦很难不熬夜。

方学才在连续一周凌晨两点锁门的时候看见办公室灯还亮着后,坐不住了。

第八天的凌晨两点肖时钦正埋头写对百花的战术分析,突然被一阵香味攫去了心神——方学才就靠在门口,一边慢条斯理地挑起一块豆皮一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肖时钦:……

方学才:就不给你吃。

如果机械师可以用眼神放机械追踪的话,方学才此时此刻应该已经被连环炸了。

方学才义正辞严:你作为全家的主心骨全村的希望总这么熬夜不是个办法,下次再见你熬夜我就去点个更香的外卖馋你信不信。

他把纸杯碗往肖时钦面前一放,说,赶紧吃完,吃完我陪你最后熬一次大夜,虽然我不是战术大师,但好歹是个职业选手吧,你就不想参考参考我的看法么。

肖时钦笑着看他,眼神亮亮的,说,学才说的都对。

显然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说辞。

那天晚上熬到最后的还是肖时钦,方学才实在不适应二半夜做这么大的脑力劳动工作,听到半路就抱着靠枕睡了过去。肖时钦一回头看人已经睡熟了,原本想征求意见的话全吞了回去,哑然失笑。

他起身把空调打高了两度,想了想又把自己的队服外套轻轻搭在了方学才肩头。

好吧。肖时钦在心里想,副队熬不动大夜,还是少让他操心来陪比较好。

那之后办公室的灯,果然都是在十一点前熄灭的。

6

众所周知,雷霆是一支小队弱旅,意思是经济上相对比较捉襟见肘,粉丝有的时候会在论坛上打趣说年底了康康账本。

众所不知,公账虽然与他们无关归财务处管,但肖时钦和方学才之间的确有一本私账——两个人一起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总是一个人统一付,通常是方学才,肖时钦觉得账算不清不太好,于是每次都会把小票和账单要过来记一笔,攒攒凑整了再还他。

方学才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有点见外,久而久之也就随他去了。

很多年后两个人在一起了准备点点各自的存款在中北路附近买套房,方学才调侃地问肖时钦,这笔大支出你记不记呀?

他本来想着按肖时钦的性格估计不仅要记还要精确到分,没想到肖时钦摇摇头说,这笔就不记了,算夫妻共同财产支出。

方学才当场呆住,肖时钦对他的反应早有预料,得逞似的爆出一串笑声。

肖时钦把方学才的手一挽,低声笑着说,以后就不分账了,一起管。

7

某年全明星轮到雷霆主办,全队上上下下都拿出了B市办奥○会的阵势,咱们战队虽小,气势上也不能输给豪门!

——当然作为主场更不能输的是全明星的自家队长登场的排场。

为此队里商量着做了一面巨大的旗子,准备肖时钦一上场就领着全体粉丝喊出全场最压倒性的呼号,主场嘛,他们有粉丝优势的。

万事俱备,可谁想到最后还是出了岔子,因为旗子太大,会场布置的时候大伙怕翻来翻去放丢了,于是先放到了方学才家,结果到开场了才有人想起来这回事,队友们面面相觑直道大事不好。

最后还是方学才拿了钥匙拔腿往家赶。

方学才家跟雷霆隔了一条长江,距离开场还有不到一小时,跑一趟往返谈何容易,但那个时候方学才的想法却异常清晰也异常单纯:大家准备了这么久花了这么多心血,要是自己赶不上,肖时钦或许觉得没什么,但他自己一定无法接受。

万幸,当他抱着一卷布跑也似赶上公交,司机师傅瞥了他一眼:赶时间?哪站下啊?

方学才气还没喘匀就报出一个站名。只见司机师傅像个无情的杀手一样把头一点,对后面乘客喊了一句中间还有下的不?后座没人回答,司机师傅低声说了句“小伙子运气不错”,松手启动换挡。

方学才打小听过无数的W市公交司机都是F1转行的都市传说,但毕竟近几年公交运营规范了很多,还从没体会过字面意义上的“飞渡长江”——但这次,他赶上了。

差点把方学才整个人从车头甩到车尾……

十三分钟。

从此W市公交司机传说在方学才心里一下有了具体的概念。他千恩万谢过司机师傅,冲进雷霆的时候边跑边把旗子一抖,雷霆的标志迎着猎猎冬风招展翻卷。

肖时钦上台的时候,他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卷着醒目的队旗狂奔着闯入观众席,然后混进情绪高昂喊着雷霆口号的观众当中奋力挥舞。

方学才混在人群中间,拼尽力气吼出一句:肖时钦——!

很快被其他人的欢呼声盖了过去,但肖时钦听见了。他朝方学才的方向挥了挥手,用口型无声地说了一句话。

台下没有人认出,但方学才看懂了。

肖时钦说的是:我知道。

我知道被人群欢呼淹没的那句话,是“我爱你”。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