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鬼|出鞘(上)

自编自造S12总决赛,虚空VS兴欣
那不愧既然哪里都看不到写比赛的不如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双鬼|出鞘(上)

!Warning
自编自造S12总决赛,虚空VS兴欣
那不愧既然哪里都看不到写比赛的不如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〇、开刃

直到团队赛开场的前一秒,李轩都有一种不真实感。裁判宣读团队赛规则的时候他走了神,吴羽策在他身旁不动声色地握了一下李轩的手,他才反应过来,迎向自家副队长探察的目光。

李轩笑笑,很轻地摇了一下头,示意没事。然后他移开视线想:但凡吴羽策这个握手的时间再长一点,自己手心的汗就该被发现了。

开玩笑,这可是总决赛的赛场。

虚空战队自他出道以来,九年八进季后赛,唯一失手的一次就是叶修带领兴欣王者归来的第十赛季。那一赛季虚空战队的评价一度跌入历史低谷,在荣耀论坛票选中一骑绝尘拿下了最令人失望战队称号。

命运有时候不太讲道理。第十赛季的夏天本该是李轩最为灰暗的时期,可也是在第十赛季的夏天,他收到了世界荣耀邀请赛的入选通知,并在世界最高水准的荣耀舞台上收获了他个人的第一个冠军。人生大起大落莫过于此。登上领奖台的感觉已经有些遥远了,李轩唯一记得的是,决赛那天吴羽策特地飞跃大半个地球去了现场,他在台上隔着人群与观众席中激动喊着的吴羽策四目相对。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他想和吴羽策一起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

他要再赢一个冠军,不仅是属于李轩自己的,更是属于双鬼组合、属于虚空战队的冠军。

那一瞬间李轩下定了决心。

十一赛季的季后赛,虚空首战遭遇为了夺冠不惜一切代价的霸图,在艰难的拉锯战后遗憾告负,再一次止步八强。那天吴羽策在短会后特意留到了很晚,然而李轩却没有表现出消沉或是惆怅,他挥了挥手让吴羽策放心,然后注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虚空已经不一样了,我们会胜利的,不论遇上什么对手。

转眼已经是荣耀联赛的十二赛季。

到了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李轩也清楚,鼓励的话也好,表决心的话也好,这样的战前动员对于虚空来说已经没有必要了。

备战室里没有人说话,只有眼神在空中互相交汇,每一次视线碰撞都写满了沉甸甸的郑重与兴奋。

赢了,冠军;输了,功亏一篑,而他们或许再没有下一次机会冲击冠军了。

李轩强压了大半场的情绪也有些控制不住,他下意识地望向吴羽策,吴羽策心有所感一般抬起头,投来平静而放松的目光,仿佛完全没有感受到总决赛的压力。李轩在视线交汇的瞬间,心里倏地一轻,接着无声扬起了一个笑。

也是啊,对于他这位坚忍的搭档来说,总决赛也好,练习赛也罢,所有的比赛都是一样的。无所谓优势劣势,无所谓对手是谁,那些都不是他会考虑的事情。

他的搭档是虚空最锋利最凶悍的刀,刚猛无双的红莲天舞只会斩杀一切来敌。

至少气势上不能输给吴羽策啊。李轩在心里打趣道,伸手点开了团队赛地图抽签结果。

荣耀 LOGO 淡出,笼罩的云雾渐渐散开,一束月光破云而下扎在沼泽上的瞬间,李轩猛地抬头,再次与吴羽策四目相对。

吴羽策也同时转向他,眼里写着一种且惊且喜的不可思议。

月光沼泽。顾名思义,这地图就是一片月光笼罩的沼泽地,是神之领域经典副本地图之一,面积广大的森林环抱着大大小小的沼泽池塘,角色可以进入沼泽,但相应地移动速度也会下降,还可能因为沼泽的瘴气获得中毒状态,是一张典型的限制型地图。

但这张地图最特别的一点,还要数它悄无声息、随着时间推移随机升起又消散的大雾——雾霭最浓郁时整片地图的能见度不过三十几个身位格。然而这样的大雾来得快去得更快,短短十几秒之间又会消失不见,出现与消失的时机都由系统随机决定。

说是经典地图,实际上荣耀联赛发展的这些年里,月光沼泽这张图虽然大大小小调整过不少次,但在联赛中的出场率却并不高。理由无他,这来无影去无踪的大雾配上大大小小的沼泽和层层叠叠的树林,远程职业瞄不准人,近战职业近不了身,主攻手施展不开,他们这样的辅助职业也怕反中了别人的陷阱,在这张图上做布置,风险实在太大,因而至今没有一个战队把它作为常用主场图研习,虚空对这张图倒是有所研究,但也并不将它作为主场图使用。

至于为什么会研究这张图,就另有一段奇妙的缘分了。

八年前的第五赛季,虚空主场迎战霸图,彼时锋芒正盛的李轩挑了这么一张刺激地图企图限制霸图汉子们贴身近战的可能,却因为张新杰一记神乎其技的神圣之火,差点把自己折在沼泽里。

那本该是常规赛中稀松平常的一场。

——如果不是吴羽策作为团队第六人于此战出道的话。

那一战李轩在吴羽策冷静的救援下成功脱困;也是那一战,李轩在眼见吴羽策抢出的刀阵将要消失之际,福至心灵地挥刀补下一阵,彻底绝了石不转逃生的希望,打出虚空一局逆风翻盘、两翼鬼剑拍阵。

双鬼拍阵的威名自此响彻荣耀。

“怎么是这张图啊……”李轩唏嘘地长叹一声,真有点啼笑皆非,“不赢下来说不过去了。”

“嗯。”吴羽策迎向他的目光,嘴唇抿成了一条线,显然也想起了旧事。他眼神闪了闪:“我们不会输。”

李轩一笑,牵过吴羽策的手攥了一下又迅速放开。吴羽策自然明白他这一握表达的决心,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追着自己最好的搭档、最好的朋友。

“团队赛首发。”在吴羽策的注视中,李轩站起身,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地点起了兵,“我,吴羽策,才捷,李迅,礼升——”

一张极容易出现意外的地图,李轩拿准了叶修退役后兴欣已经不再有十成十的把握进行高难度的冒险操作,自然也就不需要人为在阵容上添加更多的变数,这一套首发阵容,是常见的虚空团队赛标配。

被点到名的选手挨个站了起来,吴羽策率先走到了他身边。其他还坐着的选手,眼神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焦灼与期盼的神色。

“昊轩。”李轩稍微顿了顿,报出了最后一个名字,“你来打第六人。”

杨昊轩的意外直白地写在脸上:“啊?”

李轩认真地看向他:“可以吗?”

月光沼泽摆明是一张对远程职业极其不利的地图,杨昊轩在看见地图时便有些失落了——自己上场的机会恐怕不大。然而现在队长让他上第六人……杨昊轩在激动之余又有些发懵,但还是斩钉截铁地大声应道:“没问题!”

李轩身侧,吴羽策不动声色地挑了下眉。

杨昊轩的脑子没转过弯来,吴羽策却是一下明白了李轩的心思。

尽管枪炮师在这张地图上貌似处于劣势,可面对荣耀第一枪炮师苏沐橙,他们却不能不防一手。

李轩满意地两手一拍,招呼道:“没问题,那就出发!”

穿过那段再熟悉不过的选手通道,虚空战队重新回到了比赛现场。

裁判开始招呼着双方选手上场。这是兴欣的主场场地,迎接他们的掌声自然不会有多热烈,但来到现场的虚空粉丝鼓掌是一个比一个卖力。加油声从看台的一角传来,有人扯着嗓子破音地狂吼着:“李队!策哥!!让他们见识见识无敌的虚空双鬼!!!”

李轩愣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手与吴羽策的握在一起高高举起,笑着向吼声传来的方向致意。

另一边,兴欣的六人已经在台上站定。

一、倒影

“你们的大克星炮矛组合又来啦!李队怕不怕?”两队队长第一个握手,苏沐橙眨了眨眼,对自己这位同期出道的老对手狡黠一笑。

作为一队之长,李轩当然不可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算眼前这位大美女在过去几年里一直是让他和吴羽策头疼的第一号人物,此时此刻李轩也绝无可能认下一个“怕”字。虚空战队李队长诚恳地笑着:“炮矛是厉害,但没准今年我们双鬼更厉害呢?”

“哦?那我就拭目以待啦。”苏沐橙笑道。

两位四期队长的身边是两位五期的副队,方锐见着老熟人是一点都不客气,咧开嘴拖着不怀好意的腔调道:“哈哈,赢我们冠军之队王者之师可是很难的哦,吴女士。”

虚空副队向来免疫垃圾话,何况是方锐的垃圾话。吴羽策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这位猥琐流大师级友人,只冷冷瞥他一眼,很强硬地回道:“你尽管试试。”

几句寒暄完毕,两队之间气氛还算友好,然而无论是选手还是观众,都听出了这短短交谈中的剑拔弩张之意。

双方选手进入比赛席。分开坐下前,李轩感觉右手被人用力捏了一下,又很快松开。仿佛一个迟到的回应。

他有点惊讶地去找吴羽策的眼睛,吴羽策正望着他,两人的视线在空中轻轻一碰,便都明白了彼此眼中无声的决心。

——要赢!

逢山鬼泣,载入完毕。

鬼刻,载入完毕。

鬼灯萤火,载入完毕。

…………

月光沼泽这图李轩不是第一次打,但也称不上很熟悉。逢山鬼泣的视角在四周扫了一圈,虚空的队内频道立即跳出了一行提醒:

非对称刷新,小心!

这条提示跳出的同时,吴羽策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月光沼泽这张图并非完全对称,地图的西北角有一处高耸的望月崖,是整张地图唯一的制高点。如果是对称刷新,要么他们在西北方向,望月崖就在附近;要么他们在东南一角,望月崖距离他们极远。然而现在,从他们距离这处制高点不近不远的距离来看,虚空很可能刷新在了地图的正北方。

李轩把各种情况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决定赌上一把。

“保持警戒,抢占高点,队伍别散。”

如果兴欣恰好刷新在西北角,苏沐橙一定会优先占领高点埋伏他们,这一去显然正中兴欣下怀;可如果兴欣的刷新点更远,为了让沐雨橙风最大限度发挥作用,这个制高点他们不得不抢——那么虚空就有机会先一步在此布下伏击。

李轩赌兴欣的刷新点不会比他们离望月崖更近。

不过冒险归冒险,兴欣兵行险招的作风让联盟各队都吃过不少苦头。第十赛季那一场双岗抢楼的惨痛经历还历历在目,李轩没有放下应有的谨慎,没让移动速度最快的鬼灯萤火脱队杀出去。

此时场外的观众席上,支持虚空的粉丝们却是捏了一把汗。

兴欣的刷新点的确不在望月崖附近,可也并不算远。然而他们的走位就要奔放许多了,战斗法师寒烟柔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与兴欣剩下的角色已经拉开了一大截距离。按照这个速度,寒烟柔将单骑率先抵达望月崖,与虚空战队遭遇。

兴欣战队敢让寒烟柔全速前进,自然有自己的底气——枪炮师移动速度虽慢,攻击距离却长达五十个身位格,沐雨橙风即使落在了队伍最后,也完全可以在寒烟柔与虚空遭遇时及时发起火炮掩护。

反倒是虚空,虽然占着人数的优势,但除了李迅的鬼灯萤火,剩下的双鬼一驱,攻击技能都免不了读条吟唱,真要在沐雨橙风的炮火下与唐柔这位以骁勇狂气闻名的战斗法师贴身近战,虚空未必能从她手上讨到什么便宜。

双方的位置越来越接近,气氛越来越紧张焦灼,然而在只剩下接近二十五个身位格时,逢山鬼泣突然在队内频道发出了一个字:停。

台下一片哗然。

李轩已经发现寒烟柔先到一步了?

这么远的距离,唐柔这般敏锐的听觉,尚且未从树叶沙沙的响声中分辨出虚空五人的存在,李轩又是怎么知道的?

导播连忙将镜头一转,切到了逢山鬼泣的第一视角回放,真相却是让场下观众再一次发出了惊叹之声——只见逢山鬼泣在靠近望月崖后控制着视角望向地面,如果没有后来这句“停”,所有人都会以为这不过是避开地上大大小小的沼泽陷阱所需要的基本操作。

大屏幕上贴心地将画面上倒映着盈盈月光的沼泽水面放大,给了一个特写——

水面如镜子一般照出了一盘银白皎月,在这月亮的边缘,却隐约有一道黯淡的影子随着风上下跳动。虚空这边若稍不注意,这影子大概就会被当成摇曳的树影而忽略了。

画面放大后,才有人意识到那是什么。

那是寒烟柔的战矛火舞流炎上所系的飘带,倒映在沼泽水面上的虚影。

“李轩这人真是……”观众席上除了两队粉丝,自然也少不了来观战的职业选手和前职业选手。黄少天早在逢山鬼泣第一视角切出的时候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对坐在身边的喻文州快言快语一通评点,说完他的表情又变得有些复杂,联盟第一话唠难得说话卡了壳,只好咬着牙冲着台上一顿空气挥拳:“靠,上来就打那么猥琐!”

喻文州在一边笑笑,倒也没有点破——荣耀第一阵鬼坐镇,不比意识、不比猥琐,比什么呢?

虚空双鬼在苏沐橙手下吃过的亏简直能攒出一本鬼剑血泪史,如今在总决赛舞台上冤家聚头,李轩要赢这一局,自然只能拿出百分之二百的谨慎。

唐柔操纵着寒烟柔的视角环视一圈,屏息凝神地注意着耳机中的声响,可始终只能听见树林被风吹拂的沙沙声。寒烟柔在队内频道发出一行字:“抵达目标,附近无人。”

公频上很快跳出一行字。

海无量:真够小心的!就那么怕我吗?

看见这么一句话打在公频上,现场虚空战队的粉丝差点没站起来大骂无耻——就算是被称为双鬼克星的苏沐橙也未必敢说这话,方锐一个非远程的气功师,还在他们副队吴羽策的手下有过败绩,怎么好意思在这里大放厥词!谁怕了?!

虚空这边倒是没人会受这种垃圾话影响。李轩也不恼,坦然自若地回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至于后半句挑衅李轩权当没看见,反倒是在公频上问起了方锐:“你们的人呢?见不着人不好打呀。”

跳出来回复的居然是沐雨橙风:“我们在望月崖,你们呢?报个坐标吧李队!”

观众此刻也是傻了——紧张激烈的总决赛,两队人就跟组队下副本似的在公频上轻松愉快地聊起来了?还报坐标?这是可以直接说的吗?

……还真可以。

公频上,逢山鬼泣二话不说就报了两个数字。尽管不是他们现在真实的位置,可距离也非常近,几乎就在虚空战队一沼之隔的对岸。

这是在干什么?!这可是总决赛呀……是不是也太儿戏了点?!观众泪流满面。

在场的职业选手们面面相觑,眼神中都是无奈。

骗走位打伏击嘛……这种段位的耍心眼儿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都懒得再给一个多余的眼神……然而也有几位在场的表情没有那么轻松。

喻文州和张新杰表情一凝,黄少天跟着发出了一声惊叹:“呦!”

话音未落,一道残影从虚空阵中冲出,鬼刻开着鬼步,与疾行的鬼灯萤火同时扑向寒烟柔。吴羽策向来是个喜欢正面强攻的主,此刻他也没有半点迂回,银武太刀上,赤红妖艳的火魂之力咆哮着,攻势凌厉,直奔目标。

红莲天舞,斩上!

荣耀联赛十二赛季总决赛,第一场正面交锋,由虚空战队吴羽策发起主攻。

二、坐标

吴羽策强硬,唐柔却也不打算避其锋芒,寒烟柔战矛一挑,迎着鬼刻与鬼灯萤火便是一记霸碎横扫!鬼灯萤火取消了技能急急闪避,可鬼刻却毫不在意,挺着伤害也偏要将这一记炎月光斩劈下,断绝寒烟柔的后路。

刀锋落下的同时,寒烟柔脚下倏地腾起了一股浑浊幽暗的鬼神之力,组成了一个阴气森森的鬼阵,此时已意识到不妙的寒烟柔再想脱身却难了,鬼刻与鬼灯萤火一前一后封死了她的退路——

静默之阵!

封印所有技能的阵鬼大招,开局尚不到三分钟便已经出现在场上。

寒烟柔的技能面板瞬间灰了下去。

在寒烟柔、鬼刻、鬼灯萤火约十个身位格开外,逢山鬼泣施施然吟唱完一个鬼阵,又反手撩动四轮天舞,一个刀阵盈盈亮在鬼刻脚下。虚空双鬼何其默契,在刀阵亮起的瞬间,鬼刻一记附着暗属性伤害的斩击正好出手,分秒不差。

鬼神之力轰然暴涨,幽冥满月!

被沉默了技能的寒烟柔此刻除了招架格挡以外别无他法,在二人夹攻下十分被动,血线下滑速度肉眼可见。可就在逢山鬼泣准备再次吟唱鬼阵之际,一记激光炮从天而降,李轩只得无奈地取消了吟唱,操作逢山鬼泣后退闪避。

——兴欣大部队终于赶到,虚空费尽心机抢到的这一手先手优势,到此为止。

“可是队长,李队怎么知道崖上的只有寒烟柔一个人?”观众席上,黄少天的身边,卢瀚文探出了一个脑袋,越过黄少天望向喻文州。

喻文州笑盈盈地说:“我想是因为坐标吧。”

“坐标?”这下不仅是蓝雨的小朋友了,坐在后一排其他队伍的年轻选手们纷纷竖起了耳朵。其中也包括霸图的宋奇英。

“兴欣的目标是望月崖,这不难猜测,虚空也确认了寒烟柔就在望月崖上,对于虚空来说,问题就变成了——除了寒烟柔以外,兴欣的其他人在不在上面。”张新杰见自家小朋友眼神中流露出好奇,便接过了喻文州的话,“李轩报的那个位置正好在枪炮师的火力范围内,要确认是真是假,沐雨橙风开一炮轰过去就是了。是真的,直接火力压住先发制人;是假的,对兴欣来说也没有损失,还能引着虚空缩短距离。如果沐雨橙风已经在望月崖上,开火试探的可能性很高。”

“可兴欣没有这么做。”这回接话的是王杰希,“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做不到。”

之前觉得李轩这个坐标不过是玩个低段位话术的选手们纷纷哑然,都在暗自盘算着要是换了自己,会不会着了李轩的道。

李轩的思路与台下各位队长副队们猜想的相差无几。他报出一个只有一沼之隔的坐标,正是为了便于观察沐雨橙风会不会出手试探。沐雨橙风的攻击迟迟不落,李轩于是确信,目前在望月崖上,即使除了寒烟柔外还有其他人,高负重的枪炮师沐雨橙风与速度偏慢的牧师小手冰凉也一定鞭长莫及,无法支援。

兵贵神速。

队内频道很快跳出了指令,虚空移动速度最快,近战能力最好的两个角色出动,直斩寒烟柔,以二打一。同时,逢山鬼泣隐藏在二人身后的树丛之间,既然不必担心鬼阵吟唱被沐雨橙风打断,便优哉游哉地吟唱起了读条时间较长的阵鬼大招——静默之阵。

沐雨橙风射程最远的激光炮轰向逢山鬼泣时,寒烟柔脚下这个效果霸道的静默之阵持续时间也已接近尾声。鬼刻也跟着打得更快更猛,每一次斩击都附上了凶残的属性伤害。

静默之阵持续的七秒之中,吴羽策的刀锋如暴风疾雨落下,刀刀血花飞溅,半秒都没有浪费。

沐雨橙风打断逢山鬼泣的吟唱后迅速转火,静默之阵的最后一点鬼影也终于消散殆尽。

漫天轰下的炮火掩护中,寒烟柔战矛一挑,冲出!

斗破山河!

吴羽策的鬼刻在职业圈中以刚猛强硬著称,可唐柔却也是一个喜欢挑战、享受硬碰硬的主。技能沉默解除后,唐柔起手一个战法大招,却不是为了斗狠,而是为了突围。鬼灯萤火一个弧光闪后撤,寒烟柔从他身侧的空隙一闪而出,火舞流炎带着凌厉的斗气径直杀向鬼刻。

近战攻坚,那可是战斗法师的看家本事。昔日斗神一叶之秋一杆却邪打遍天下无敌手,如今的唐柔比之叶秋,技巧稍逊,可战意却似乎更加狂放。

这是摆明了要与吴羽策的鬼刻硬碰硬!

“感觉像在看霸图的比赛。”场下,肖时钦望着难解难分的二人,打趣了一句。

旁边的职业选手们默默地点了点头。

有这种感觉的不止肖时钦一个人——唐柔对吴羽策,两支队伍中战斗风格最强硬的选手撞在了一起。这种毫不迂回的正面对决,在虚空战队的比赛中不算常见,倒是更有点霸图战队一贯的风格。冲上前的寒烟柔猛冲猛打,鬼刻却也没有弯弯绕绕,手中银武太刀斩出翻飞的火红光影。

斩上!击退!劈刀扫出、再次斩上!

观众最爱看这种拳拳到肉的画面,何况战在一起的两位角色又是荣耀账号卡中两位知名姐系美女,在强强过招的精彩之外又添了一分审美上的赏心悦目,场下观众早已被点燃,喝彩之声此起彼伏。

几招交锋,寒烟柔没有讨到多少便宜,吴羽策的鬼刻却在一波爆发结束后后继乏力,被逼得节节后撤,眼看着已经要退到这段树丛的边缘。

“寒烟柔突围的方向是经过挑选的。”张新杰若有所思,“她在有意把鬼刻往平坦的开阔地带推,防止对方借助地形做吟唱之类的小动作。缠住鬼刻而不是鬼灯萤火,一来是阵斩双修的鬼剑比斩鬼出招要慢一些,对上高攻高爆发的战斗法师未必能占到多少便宜,二来,虚空双鬼要建起互相配合的鬼阵连环,距离不能隔得太远,因此逢山鬼泣势必——”

“李轩这家伙,还等什么!”黄少天喊了一声,“快点过来把他收拾了!!”

他?她?听到黄少天这一嗓子的人还没来得及仔细分辨,只见被逼到树丛边缘的鬼刻的身子向右一侧,闪过了寒烟柔的一记落花掌,同时手中红莲天舞一振,刀锋上缠绕的冰气眼看就要扫到寒烟柔。

唐柔操作闪避,可闪避的瞬间她意识到,红莲天舞这一刀,并不是朝她而去的。

红莲天舞凌空一翻,妖冶赤红的鬼神之力渗入地下,又在鬼刻四点钟方向轰然腾起。

三、阵鬼

“我×,吴女士,猥琐啊!!!”

公频上蹦出一条擦着黄牌边缘横跳的吐槽。观众还没反应过来,只见方锐的海无量左右横跳闪避着火焰小鬼,从一处山岩背后打着滚出来了。

观众无语了,报以一片嘘声:猫在别人身后伺机偷袭,还有脸说别人猥琐?!

虚空队里显然也有人对此不吐不快,平时比赛话就比较多的李迅此时在公频上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方锐,无耻啊!!!”

方锐理不直气更壮:“李小迅,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惹得台下观众又是一片嘘声。

吴羽策、方锐、李迅同属第五赛季出道的选手,私下的关系当然尤其好些,互相插科打诨那是家常便饭,只是在总决赛这样的场合互飙垃圾话,多少显得有损风度。在场观战的选手中亦不乏第五赛季出道的好友,看了这一幕也倍感亲切。只是周光义看得摇头扶额,直想说我不认识这两个人;周泽楷倒是抿着嘴唇眉眼弯弯,笑得可爱。

虚空的队内频道,历史消息里挂着一条李轩的指令:“策,4,9”——四点钟方向,九个身位格的位置放一阵。

他的位置,是能看到海无量的。

观战的职业选手们也不由回忆起来:鬼刻与寒烟柔缠斗在一处的时候,逢山鬼泣在干什么?

答案令人啼笑皆非——在挨打。

这也是虚空战队比赛时颇为令人无奈的一点。阵鬼职业在团队赛中要发挥作用,很大程度上要利用地形,借助掩护,想方设法隐藏自己的存在感,争取宝贵的读条时间。事实上,兴欣的阵鬼乔一帆近两年为人称道的亮眼表现,正是建立在兴欣战队薛定谔的明星战术上——兴欣虽然出身草根,可货真价实地有过三位全明星选手。这样的强手在场上突然奔放起来,没有对手敢掉以轻心。于是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明星选手身上时,这位“被隐藏”的小阵鬼总能找到当前局面下最需要他的地方,并给予辅助和支援。

可对于虚空战队、对于李轩来说,这样的机会就太奢侈了——虚空的核心是双鬼,战术指挥由他李轩担任。就是个人工智能来打荣耀,都知道应该重点盯防逢山鬼泣,最好是让他一个条都别读出来。

李轩哪有“隐身”的条件呢?只要对方队伍里的远程职业没吃错药,一定会时时刻刻对他“多加照看”。

这一场团队赛当然也不例外,沐雨橙风的炮火一路“关照”着他,没有给逢山鬼泣漏出一丝缝隙。

李轩这地位是有点悲催的——因为打得好而做了一支战队的队长、核心,也因为打得太好,反而难有适合阵鬼发挥的条件和机会。这点和三零一的杨聪倒是有几分相似。

被盯防得太死而输掉比赛的时候,李轩自己也会跟吴羽策连自嘲带抱怨地笑骂一句:兄弟战队无耻啊,追着我一个皮薄血脆的阵鬼打有良心吗?

当然玩笑归玩笑,比赛只讲实力,不讲良心。

李轩之所以是荣耀第一阵鬼,正是因为,即使被重点盯防,他也能靠着出色的大局观完成战术目标;即使没有机会,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创造机会。

苏沐橙意识到自己的位置被逢山鬼泣带偏了的时候,再调整站位已经迟了。

逢山鬼泣的走位始终压在沐雨橙风的最远射程距离上,这也是双鬼针对苏沐橙这位老冤家研究出的套路了——在不脱离团队的前提下尽可能和沐雨橙风拉得最远。距离越远,沐雨橙风能使用的技能越有限,他们更有可能抢出一两个至关重要的阵来。

但这样的套路也很被动,很大程度上要受地形条件的制约,如果这个地图本身又窄又缺少掩体,沐雨橙风往前一压距离就缩短了,那大罗神仙也救不了。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压边走位只能缓解压力,无法帮助他们突破困境。

可李轩却是反过来利用了这种被动——沐雨橙风看似乘胜追击,压制得逢山鬼泣动弹不得,却因为不断逼近逢山鬼泣而被牵引着偏离了最佳掩护位置。

苏沐橙这样征战多年的成熟选手当然不傻,她此刻的站位依然能够对兴欣全队进行火力全覆盖,只是为了顾及逢山鬼泣的位置,站位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偏移。

然而,这样微不足道的一点偏移,已经足够李轩打开局面——激光炮尚在冷却,加农炮需要蓄力,即使注意到了鬼刻的动向有异,沐雨橙风也没有合适的技能阻止她了。

苏沐橙当机立断调转炮口,打算再次压住逢山鬼泣,可逢山鬼泣哪肯给他这样的机会,四轮天舞在空中一挥,划出一个漂亮的圆弧。

鬼剑士技能:残影!

一圈圈鬼影从四轮天舞刀上源源不断地涌出,将逢山鬼泣牢牢保护在其中。李轩不敢怠慢,在放出残影后立即鬼步开出,直奔最佳搭档吴羽策所在的位置。

于是海无量七弯八拐蹦蹦跳跳地从火焰小鬼的包围中出来的瞬间,屏幕突然一黑。

暗阵……

双鬼甫一会合,逢山鬼泣便施施然将这个致盲的鬼阵往海无量头上扔了过去,气得方锐差点没吐血——他躲藏的地方在几处沼泽之间,如果不管不顾地朝着一个方向乱冲一通,减速事小,中了特殊状态那可就亏大了。

可不能冲也得冲了,不然暗阵结束后,谁知道这对最佳搭档又会给他拍个什么阵下来?

方锐公频怒骂:“老套!无耻!卑鄙!猥琐!有意思吗你俩!!”

这次回应他的不是李迅也不是李轩,而是开场以来,不管公频队频,都没说过一句话的吴羽策。

鬼刻:对付你,很有意思。

观众席中传出一片叫好。

双鬼互相掩护,脚下迅速张开了一圈鬼阵,逼得寒烟柔不得不退。几乎没有过多的思考,寒烟柔战矛一提,果断向着海无量的方向撤退支援。

兴欣原本压倒性的优势,就在虚空双鬼一牵一阵之间顷刻瓦解。

这就是真正的双鬼拍阵……虚空战队的核心,荣耀联赛举办至今,独一无二的同职业最佳组合。

战场的另一头,乔一帆看着两位鬼剑前辈的发挥,心中也是颇多感慨。此时他正操纵着阵鬼一寸灰牢牢守卫在牧师小手冰凉身侧。这也是兴欣战队在将近两个赛季后磨合出的最优配合——鬼阵守护的范围内,近战职业极难近身,小手冰凉便有足够稳定的环境进行他最擅长的站桩输出;而有了牧师的及时支援,原本皮薄血脆的阵鬼也能放开手脚进行一些战斗,发挥得好甚至可以打出二拖三的精彩局面。

只有一个前提:对方派来围剿牧师的人里,没有中远程职业。

驱魔师显然不属于阵鬼擅长对付的职业。

隔着一个冰阵,盖才捷的青之驱不紧不慢虚指一抓,战镰绕出一个漂亮的弧线脱手而出,空中一张电弧四溅的符纸直冲小手冰凉飞去。一寸灰不得不取消了鬼阵吟唱,召唤出残影替伙伴挡下了这一击。

这场面何其熟悉!

沐雨橙风不需要近身便能打断双鬼的吟唱,而此刻盖才捷以驱魔师的特技“魂御”,打出了一样的效果。

只不过这次被针对的鬼剑士,是乔一帆的一寸灰。

饶是有治疗在侧,一寸灰的血线也只是堪堪维持在了安全线上。乔一帆忽然意识到,这样的局面正是对手有意布置的——虚空针对的就是他们的牧师,小手冰凉。

为什么之前没发现?

第十赛季以来,是个人都能看出兴欣的短板在于牧师,也针对性地布置过各种战术,但很少有奏效的时候——就算叶修退役,兴欣依然有苏沐橙、方锐两位全明星级别的选手,尤其是队长苏沐橙在高火力掩护上几乎可称登峰造极,强杀小手冰凉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容易。兴欣方面有时更会反过来利用对手的布置,把小手冰凉放出去做饵设伏。几轮比赛下来,也就很少有战队会考虑从兴欣牧师身上寻求突破了。

到现在为止,虚空没有任何一个行动会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他们是冲着兴欣的牧师来的。

虚空的每一个行动、每一个布置,看上去都是见招拆招,随机应变,这也正是李轩作为战队指挥最为人熟知的特点。

解读战局,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形势,为队伍制造胜机。乔一帆回想起叶修第一次对他提起李轩这位选手时的描述,对此又有了更深的体会。

受限于操作者的特点,小手冰凉的技能点配置是典型的暴击流,智力和暴击被拉满,单次治疗量一骑绝尘;但与此相对,施法速度就让人不忍直视了。这样的配置本来是为了弥补操作者的不足,帮助兴欣实现高速机动快节奏的比赛,现在却成了场上最为尴尬的因素——青之驱镰刀放羊,根本不图强杀,就这样一点一点磨掉了一寸灰不少生命,为了保证队友的生命,小手冰凉只得频频使用点得并不高的低阶治疗技能,还因为吟唱速度的劣势被打断数次,平白消耗了法力。

而另一边,急需暴击和血量加持的苏沐橙与唐柔却被双鬼拍阵拖在了小手冰凉的施法范围之外。

单纯从表面血量上看,现在的确是兴欣优势,可实际上呢?苏沐橙已经意识到了不对,频频调整走位想要同时掩护两处战场,然而效果并不理想——沐雨橙风被称为双鬼的“克星”,也就意味着,全场能对双鬼形成最有效压制的就是她,限制双鬼的战略任务天然就是落在沐雨橙风身上的。现在是她追着双鬼打,可双鬼那边还有一个守护天使在身后呢!倘若此时她松了对双鬼的压制,场面瞬间就会被双鬼轻松接管。

而他们的近战职业,要么被缠在了远处,要么被挡在了满地的鬼阵之外,无法对虚空双鬼造成实质影响。

看似苏沐橙拖住了虚空双鬼,可从战局上看,究竟是谁限制了谁?

兴欣已经被拖进了虚空的节奏。

既然牧师会得到兴欣的强力保护,那么目标就不是强杀牧师,而是限制牧师在自己最擅长、最需要的领域的发挥。这才是李轩想要的局面。

虚空看似没有针对牧师做什么特别的布置,小手冰凉的法条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在荣耀这样单场法条一管到底的赛场上,这是一个极危险的信号。

有机会破局么?台上台下,所有人的大脑都在飞速运转着。

就在这时,青之驱一击未中,挥手召回战镰,正欲再次放出符纸,视野却忽然被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笼罩。

月光沼泽特殊设定,来无影去无踪的大雾,此刻降临。

兴欣的角色抓住机会飞快移动了起来,而虚空的队内频道,队长李轩沉着地发出了一串坐标,命令道:所有人,撤。

四、包围

就像蓝雨战队最擅长打防守反击战,霸图战队习惯以攻代守穷追猛打,虚空战队则是一支以阵地战著称的队伍,在荣耀论坛里素有“连环之内,鬼神莫近”的美誉。在视野受限,敌我动向变得不再分明的情况下,巩固战果,收缩战线回到双鬼守护的防线自然是最优选择。

“兴欣可不喜欢这么保守的打法。”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吃这么大亏,应该在策划反击了吧?”

兴欣的风格,在座的联盟各队主力选手不可谓不熟悉——不走寻常路,干就干它一票大的。这样激进的作风虽然风险极大,屡见翻船,但这支队伍毕竟是一支拥有好几位明星选手的强劲队伍,更多的时候,这样的冒险都为他们带来了值得的收益,不失为一种艺高人胆大的策略。

果不其然,兴欣的队内频道,苏沐橙报出了虚空双鬼大雾扩散前所在的位置:“包抄这附近,如有遭遇战,我来掩护。”

一句“我来掩护”,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豪情。

“苏沐橙做队长后打得是越来越奔放了。”张新杰看着这条指挥似有所思,难得感慨了一句。

“叶修遗风。”楚云秀淡定道,“要不怎么说是最佳搭档呢。”

“对手也是最佳搭档。”周泽楷罕见地出声评论,语气不乏一种善意的调侃。

“人都走多久了存在感还那么强。”黄少天强烈鄙视道。

“人走了,思路与经验却是可以留下来的。”喻文州笑道,“也是兴欣继续奔放的资本啊。”

“虚空……应该也有自己的后手吧。”肖时钦推测。

两边的选手看不到彼此的位置,但导播和观众却能在上帝视角看见两队的走位。世邀赛过后更新的不止是荣耀版本和联赛规则,连赛事直播技术都得到了升级——画面上大雾弥漫什么都看不见,导播于是熟练地切出了五红五蓝场上十人的跟踪标记,俯瞰画面犹如沙盘推演。

兴欣的判断非常准确,此刻五个红标已然逐渐包围了四个蓝标……

观众忽然意识到了不对。

四个?

还有一个呢?!

导播忘标记了?还是虚空真的有一个人不在双鬼阵中?

答案很快有了分晓——

虚空队内频道,鬼灯萤火跃出一条消息:“就位。”并报出了自己的坐标。

导播连忙将镜头拉远了些,那代表着鬼灯萤火的蓝标,果然落在了红圈的外侧。原来鬼灯萤火在伏击寒烟柔失败后一直游走在队伍之外,在沐雨橙风通过沼泽小径后,他才悄悄潜行归来,伏在了小径另一端的大树枝头。

台下哗然:是个圈套!

虚空的战术布置此刻昭然若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兴欣包围他们,虚空便可借机猎杀他们最棘手的敌人——沐雨橙风。

“队长,黄少,这也是计划好的战术吗?”卢瀚文想了许久,没有什么头绪,再次好奇地转过脑袋看向自家两位大神。

喻文州也沉吟了一会儿,才说:“不太像。”

“所谓战术呢,就是赛前针对对手,先定好目标,在场上围绕这些目标去实现布置。”黄少天在给自家小孩上课的时候兴致明显高涨了很多,“比如兴欣一开场去抢占制高点,这是战术,现在趁着大雾围剿虚空,这也是战术。你别看李轩他们操作这么骚,比赛到现在他们还没有过一次主动制造什么局面的动作呢。”

突袭寒烟柔,那是知道对方先到一步后的决定;一头牵制火力为另一头打控制链创造机会,那是被一炮一矛缠住后的应对;现在打出螳螂捕蝉之势,还是综合了场上局面后,判断兴欣可能冒险进攻的保险之举。

“鬼灯萤火的位置站得有点远了,虚空未必确定兴欣一定会打围剿。”肖时钦是个细心人,补充了个细节,“看起来更像是防上一手,而不是有意安排。”

“但对兴欣的预判是准确的。”张新杰下了个结论,“李轩擅长的不是布置,而是判断。”

看清局势,因势利导,创造局面。这话说起来轻松,可在这瞬息万变的赛场上,却是难度极大的。这不仅需要指挥解读战局够快够准,对各种各样的局面都能最快速度想出最优解,还需要队友之间充分的默契,能在极短时间内领会指挥的意图,完成自己最应该完成的动作。

李迅第五赛季加入虚空战队,自出道第一年就与双鬼并肩作战,磨合了这么多年,虽然没有他们正副队长那样变态的默契,做不到一个眼神就能明白指挥的想法,但看到队伍频道里那一句“撤”时,他也是第一时间就理解了自家队长的打算。

李轩回撤的安排,无非是保证所有人在大雾中不至于落单被偷袭——虚空本就不是一支攻击性太强的队伍,在总体血量略逊于兴欣的情况下,任何一名角色的折损对他们来说都是致命的。但鬼灯萤火又有些特殊,刺客职业隐蔽性极佳,他之前又远离正面战场,被找出位置偷袭的概率并不大。如果死板地冲上前去与队友会合,漫长的移动路径反倒容易跟兴欣的人遭遇。

于是李迅干脆在鬼阵外埋伏下来,伺机里应外合,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这是他作为职业选手的判断。

大雾在沼泽森林中弥漫,紧张的气氛也在体育馆中弥漫,一切只待云开雾散,月明一刻。

在短暂的安静中,李轩的逢山鬼泣却没有闲着,他时不时调整着视角,甚至将视角固定在搭档鬼刻身上,绕着鬼刻转了一圈。

看着李轩第一视角的观众也是迷糊了:这是在干什么?鬼刻虽美,也不至于这种场合看美女吧?

就连场下观战的职业选手,一时间都捉摸不透李轩的意图。黄少天也没忍住吐槽了一句“干嘛呢”,而其余人则静静地看着场上,各自思忖。

几秒后,逢山鬼泣与鬼刻交换了位置,重新站定。

虚空队内频道一片安静,李轩没有解释,吴羽策也似乎并不打算询问李轩的意图。

他不需要。

吴羽策早在逢山鬼泣绕着鬼刻转圈的时候就明白了李轩的意图——李轩这是在观察沼泽密林中的风向。绕着鬼刻转,只是因为鬼刻是个女号,长发更方便他辨认。

至于为什么要辨认风向?那自然是因为——

仿佛开启了某个开关,沼泽密林毫无征兆地狂风大作,霎时间浓雾就在这阵妖风中被吹得四散。视野一清晰,沐雨橙风毫不犹豫火力全开,轰轰轰三声率先挑起了第一波交火!

逢山鬼泣与鬼刻默契分开,四轮天舞刀上鬼神之力翻涌着,吟唱没有被打断。

没有中?

苏沐橙作为联盟第一枪炮师,经验何等丰富,电光石火之间便明白了自己的疏漏——出手时的那阵妖风,影响了炮弹下落时的轨道,逢山鬼泣逃出的方向迎着风,硬是抢出了一个身位格的误差,免于反坦克炮的波及。

沐雨橙风的位置不在鬼阵能套住的距离范围之内,逢山鬼泣这一个近乎瞬发的冰阵不是冲她去的,而是拍在了正以一敌二的青之驱的脚下。寒烟柔与海无量原本的进攻节奏被这冰阵一阻,青之驱立即开出加速符向逢山鬼泣靠拢,同时战镰甩出,直击二人。

这一个冰阵放得不可谓不精彩,然而虚空的粉丝却大气不敢出——兴欣的狂攻节奏太快太猛,短短几秒之内,对方的包围圈越缩越小,虚空几人的血线也在炮火轰击中一点点地往下掉。

李轩倒是也尝试了几次吟唱,但无一例外都被炮火打断,让他又一次体会到那种熟悉的郁闷和无可奈何。

眼看着逢山鬼泣的血线慢慢掉到了一个有些危险的水平,虚空战队的守护天使守灵者有些坐不住了,起手便想放一个大回复术,然而还未开始吟唱,他们队长就在频道里蹦出两个字:“唐,慢。”

慢?意思是先别放这个大回复术?

守灵者的操作者唐礼升愣了一下。

虽然不能完全理解这个指令的意图,但“听队长指挥”已经在千百次的战斗中写进了他的本能。唐礼升果然没有吟唱这个大回复术,只在鬼刻给他套上一个冰阵保护后又给自己套上了一个生命激活。

作为治疗,唐礼升的水平在联盟中并不算突出,可一场场比赛积累下来的经验直觉告诉他,这一战,或许会是他打过最辛苦、最刺激的一仗。

守灵者守在逢山鬼泣与鬼刻身侧,随时准备着成为两人的护盾,操作者唐礼升注意力高度集中,等待着随时会来的“那一刻”。

- To Be Continue -
虚构
同人 全职高手 双鬼 出鞘
13,414字 708次阅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