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鬼|出鞘(下)

自编自造S12总决赛,虚空VS兴欣
那不愧既然哪里都看不到写比赛的不如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双鬼|出鞘(下)

五、天女散花

变故就在一瞬间。

虚空双鬼的血线在炮火洗礼下越来越低,沐雨橙风的远程技能清完,自然地向前逼近,一来缩小包围圈,二来方便接续一些距离较短的技能,好拖冷却。苏沐橙与虚空双鬼交手过无数次,对李轩还是了解的,她不是没有考虑过其中是否有诈,可就算有圈套,难道她还能开个口子让虚空跑了?显然不可能。

保持警惕向前进,是她现在唯一的选择。

就在包围圈即将缩无可缩之际,兴欣众人的身上突然暴起蓝光,而角色的身体也随着这蓝光一起冲上了半空。

驱魔师技能:升天阵!

唐柔的寒烟柔反应最快,及时后撤擦着边缘避开了蓝光。而沐雨橙风距离较远,正要松一口气,半空中忽然一道黑色的影子一闪——

鬼灯萤火,出手!

被近战职业贴身的危险苏沐橙当然有数,当即调转炮口朝着鬼灯萤火便是两炮,鬼灯萤火哪肯放过,一个空跃闪开攻击,翻身又是一个疾空踏!

沐雨橙风别无选择,只能生接一招。

原本的围剿打压之势,瞬间变成了兴欣的绝对劣势。

“李轩这个陷阱做得也太不讲究了。”黄少天啧啧吐槽,“明目张胆、居心不良、路人皆知!哎苏沐橙难道看不出来吗?作为淘汰我们宇宙第一战队蓝雨的队伍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喻文州接道:“高明的陷阱不在于精致,在于即使对方看出来了有诈,也不得不往里跳。”

黄少天何尝不明白其中道理。他只是心里不爽,嘴上跑跑火车过过瘾罢了。

兴欣围剿虚空,最大的风险在于,如果没能将虚空双鬼一举消灭,让双鬼成功把鬼阵连环套起来,那么合围的这一圈立刻就会反过来变成兴欣的牢笼。

苏沐橙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于是在包围虚空的战斗中,压制虚空、消灭双鬼就成了苏沐橙的首要目标。看着逢山鬼泣与鬼刻的血线步步降低,苏沐橙即使感觉有诈,也会倾向于一波带走,速战速决,把李轩那不知具体的“圈套”直接掐灭在摇篮里。

而李轩想要的,正是她这越来越近的位置。

他步步后退,就是为了在此刻一举上前。

“因为沐橙是队长。”楚云秀轻声说。

观赛的选手中不乏各战队的当家选手,队长王牌,此时纷纷陷入了沉默。队长,绝不仅仅是一个风光的头衔,更是整支队伍的灵魂,赛场上队长的表现,往往也会影响到队友的心态和整个队伍的气势,这种影响甚至可能迫使担任队长的选手调整自己的个人风格,以适应统领全队的需要。

虚空阵鬼的大局观,不仅算战局,算对手的操作习惯与水平,也算计操作者的心理。李轩从下令撤退的那一刻起,就算准了苏沐橙作为队长,在这样的交锋中不能露怯,宁进不退。

只是这样的“处心积虑”多少有些没风度,黄少天不屑于此,言语间自然带了点违心的鄙视。

但场上拼杀的人可顾不了风度不风度体面不体面,站在这里的人都只有一个目标——冠军!

鬼神之力,轰然落下!

沐雨橙风再闪避已来不及。

一个瘟阵在她脚下,一个刺客在她身侧,她的搭档正在赶来,而她的队友急需她的支援。

苏沐橙会怎么做?撤退?与寒烟柔会合后再做打算?

——都不是!

沐雨橙风一个受身操作站起,抬起手炮轰轰轰轰,硬是将攻击节奏提升了几个档次,大面积的狂轰滥炸如暴风疾雨般覆盖了整片区域!

怎么做?苏沐橙毫无犹豫,赫然打出了一波强攻爆发!

反坦克炮、加农炮、量子炮、热感飞弹……已经无法分辨了,鬼灯萤火视线所及之处,除了火光、火光,还是火光!

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枪炮师这样负重极高的职业,行动本就笨重一些,技能本身又需要装弹发射,这样近的距离,怎么可能保持如此连贯的攻势?!

可这样的事情偏偏就这么发生了。

“……火力线?”向来严谨细致的张新杰,语气里竟有了深深的犹豫,“不对,不太一样。”

“鬼灯萤火的血线下降得并没有想象中快。”肖时钦皱了皱眉,“这感觉怎么有点熟悉……”

开场以来一直没有说话的周泽楷,此时忽然“咦”了一声。周泽楷出了声那可是大事件,何况同为枪系职业,周泽楷的判断总是更有参考价值一些。职业选手们纷纷将目光向他投来,周泽楷在众人目光焦点中友善地笑着,言简意赅地吐出三个字:“百花式!”

一瞬间,那种在众人心头萦绕的莫名的熟悉感忽然有了着落——那种照着人脸砸来的铺天盖地的绚烂感,那种狂轰滥炸让人视野一片眩晕的操作,跟张佳乐代表性的百花式打法何其相似!

有了这一层概念,再去看沐雨橙风的狂轰滥炸,职业选手们一下看出了门道。

弹药专家和枪炮师虽然同为枪系,但定位和打法是实打实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苏沐橙用枪炮师实现了类似百花式一样炫目的效果,技巧上却更像是火力线的一种进阶操作——分开远程技能和中短距离技能,远程火力向被困阵中亟待支援的队友倾泻,而中短距离的技能装填快,伤害却不高,苏沐橙干脆舍弃了瞄准,直接对着鬼灯萤火一口气扔了出去!

“沐雨橙风的小技能用得很奔放。”张新杰仔细观察后说,“她在借助这些技能的后坐力提升自己的速度,尽快拉远自己和虚空大部队的距离,回到自己的最佳策应位置。”

“天女散花。”王杰希叹道。

这样的操作,在荣耀联赛历史上可以说前无古人。

没有巅峰的反应和意识,没有对枪炮职业的深刻了解与顶尖操作,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样超神的动作。

“我来掩护。”

大雾中决定主动发起围剿时,苏沐橙掷地有声的四个字,仿佛又回响在众人耳畔。

现在,苏沐橙用自己的实力证明,即使队友几乎全部身陷困境,即使自己处于绝对劣势,她依然可以用自己的炮火,为全队保驾护航!

苏沐橙打出这样超神级别的爆发,李轩也心里是五味杂陈,一句“靠!至于么”卡在他喉咙里半天说不出口。

至于,当然至于,这里可是总决赛的赛场,为了唯一的冠军宝座,要是给他李轩机会,别说超神,就是弑神他也不在话下——第四赛季的霸图不就这么干过么?

就因为至于,李轩看着苏沐橙拼到这个份上,心里既有敬佩,也有无奈,甚至有种感同身受般的坚决。

对手拼了?他费尽心思将沐雨橙风拉近就是为了这一刻,又怎能白白浪费了机会!

李轩咬了咬牙,虚空队频终于跳出了一条杀气腾腾的指令——

强杀沐雨橙风!

六、双鬼拍阵

这条指令,自然是给距离沐雨橙风仅有三个身位的李迅。

李迅在座位上吹了声口哨:“得令!”不再顾及什么天女散花拍在他身上的小技能伤害,鬼灯萤火毅然踏着弧光闪,冲出!

在荣耀职业联盟中,刺客职业绝对算人丁特别兴旺的一支,光是他们第五赛季出道的就有三位:虚空的李迅、霸图出身后来转会去百花的周光义,以及雷霆战队的副队长方学才。同期出道又是同职业,三人私下关系尤其要好,也因此常常被各路媒体和玩家拿来比较。方学才中规中矩,团队赛中以配合队长肖时钦的布置为第一导向;周光义继承了前辈季冷的风格,走的是霸图好汉光明正大的路子。

李迅的鬼灯萤火相比这两位,风格可称得上是自由飘逸。

他打刺客的初衷单纯到了极点:帅!飞檐走壁时那种侠客潜行般的冷酷气质,出手时又快又狠的贴身动作,以及他的最爱没有之一——大招舍命一击的绝代风华!

总之突出一个帅字。

然而打职业毕竟要讲究团队配合,在大多数战队中,刺客选手很少有机会用到舍命一击,毕竟这种一命换一命的收益实在不高。如果不能像第四赛季总决赛的季冷那样以舍命一击换下对方的核心主帅,甚至可以说是负收益的。

刺客最酷最帅的一招,实际比赛中可以说非天时地利人和不能使用。

截至现在,李迅为虚空效力了整整八个赛季。他常年被粉丝们开着“虚空明明有三只鬼,迅却只能在车底流泪”的玩笑;他爱八卦、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天天因为惹是生非被队友们降以爱的制裁,可归根结底,李迅喜欢这支队伍。

队长李轩告诉过他机会是人创造的,值得搏一把的时候就去搏一把;副队长吴羽策告诉过他想怎么打怎么打,虚空双鬼不是一味地需要其他人配合的组合,他会配合李轩,李轩会配合所有人;甚至连逐渐成为核心的小朋友盖才捷都在饭桌上半开玩笑地说过,虽然一百次里面可能九十九次被人踏破,但没准下一次就是我们踏破虚空了呢?

——这个听上去宛如仇家起的,却被他们所有虚空人喜爱的公会名称,本意是“超越自我”。

沐雨橙风强吗?强!可当年一叶之秋更强,一样陨于季冷之手。

刺客,自古以来就是小角色豁出一条命去将大人物们拉下马的职业。

李迅自认做不了全荣耀水平最高、操作最好的刺客,但他想做全荣耀最帅的刺客。

他想在这万众瞩目的总决赛上,为虚空的冠军放手搏一回。

十步、九步、八步……仿佛感受到迫近的危险,沐雨橙风一时间也顾不上对另一端虚空双鬼的狂轰滥炸,调转炮口将炮火子弹通通朝鬼灯萤火倾泻而来!

这一次不再是天女散花,每一发子弹都犹如精确制导一般打在鬼灯萤火身上,炸出一簇又一簇的血花。鬼灯萤火逼近受阻,血条极速下降,却全无放弃之意——

李轩说会配合他,那就一定有他冲出去的机会。

咔咔两声,格林机枪弹匣射空,后续却没有立即跟上下一波技能。

静默之阵。

逢山鬼泣在开局就祭出的大招,此时再次出现在了场上,这次是双鬼搭档的另一位——鬼刻。

红莲天舞刀上红光妖冶。鬼刻这一阵的位置放得太极限、太勉强,沐雨橙风不过是堪堪踩到了静默之阵的边缘,只需要两三步就能走出鬼阵范围。可这一阵拍下来的时机太好,即使只在连绵凶猛的攻势中撕开了一点口子,却足够鬼灯萤火一个如影随形极速冲上。

沐雨橙风奋力退出静默之阵,鬼灯萤火的身影已近在咫尺。

轰轰两声炮响。

鬼灯萤火冲上,舍命一击!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成功了吗?

在场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虚空的粉丝们在祈祷李迅一击必中,兴欣的粉丝们在盼望苏沐橙还能再打出一次绝处逢生。

屏幕上,终于有角色的头像灰了下去。

已经燃尽所有生命值的鬼灯萤火,以及……寒烟柔。

——一片哗然!

望月崖一角,沐雨橙风火红的衣角翻飞着,宛如地狱归来的死神。

发生了什么?

台下的观众茫然不解,亲历这一秒的李迅可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他的鬼灯萤火即将贴上沐雨橙风的刹那,沐雨橙风立起吞日炮向地开出了一记量子炮——枪炮师技能中射程最长,同时也是后坐力最大的技能。巨大的反冲将沐雨橙风抛向空中,与鬼灯萤火堪堪擦过。

李迅甚至没来得及有“失败”的想法,那一瞬间充斥他脑海的念头只有一个——不能停下。职业选手的本能驱使他继续加速前冲——两个身位格外,是本来守护着沐雨橙风的寒烟柔。

刺客的舍命一击,即使不能一招必杀,也决不能白白浪费。

只是两个身位格的距离,着实冒险。唐柔的操作与反应放在全联盟也是第一等的迅速,鬼灯萤火冲上前来,寒烟柔焉能不防?在沐雨橙风开炮的同时,她自然也早早操作角色闪避,可这一动之下才惊觉有异——

动不了,移动速度太慢了,几乎可以说寸步难行。

她没有踏进沼泽,也没有中其他的异常状态,这样的情况只能是……

逢山鬼泣站立在鬼刻身后,凌空挽了一个提撩花,鬼神之力在冰蓝色的天舞刀上缓缓消散。

就在鬼刻出手沉默沐雨橙风的同时,逢山鬼泣的灰阵也毫不含糊地套在了寒烟柔的脚下。

两个鬼阵释放的时机,几乎不差分毫。

在虚空战队手上吃过亏的队伍在赛后总结时往往会提到一种“措手不及”的意外感:鬼阵的效果不能叠加,赛场上需要针对性牵制的往往又只有那么一两个人,应付这样的局面,一个鬼剑士便足够了。即使两个鬼剑士可以打出“二鬼拍阵”的战法互补技能冷却,但在职业赛场上,这样的助益却也并非刚需。两个鬼剑士在场的作用,给人感觉不外乎一个加强一点,技能冷却时间更短一些的单一鬼剑士。

可以说,联盟中绝大多数的战队,对鬼剑士这个职业都是这样定位的。也因此,在虚空战队第一次把两名鬼剑士同时排进首发阵容的时候,涌向他们的是潮水一样的质疑——为什么要两名鬼剑?换一个攻坚手不好吗?

在第五赛季,甚至连吴羽策自己也问过李轩同样的问题。

而当时,李轩也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答案,只回答说:我们先试试,不合适再说。

非常李轩的答案。吴羽策每每回想起来都不禁莞尔。

先试试,试过了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带着这样的心情开启了双鬼组合,一打就是八年。他和李轩吵过架,摔过本子,输掉比赛的时候彼此借过肩膀,取得胜利的时候也曾互相拥抱。幸运的是,跌跌撞撞了八年,收到过无数的质疑与嘲笑,他的身边始终是最熟悉的搭档,没有走散。

双鬼是联盟中一对经典搭档,却不是所谓的典型组合——赛场上,组搭档的目的往往是优势互补:如曾经的嘉世有远程近战互补的炮矛;巅峰的百花有主攻掩护互补的繁花血景。然而虚空双鬼是两个鬼剑士,定位相似,技能相近,即使鬼剑士有阵斩不同分支,也改变不了鬼剑士本身皮薄血脆的基本属性和中近程的施法距离。从“互补性”上说,绝对是下下之选。这也是同职业组合最为人诟病的一点。

然而李轩和吴羽策压根没想过追求“互补”。

就像普通人看不明白繁花血景是狂剑士主导的打法一样,也很少有人能看明白,双鬼拍阵并不是一个追求常规互补的组合。

固然阵鬼与斩鬼之间技能差别很大,可皮薄血脆是改不了的属性,技能覆盖距离是改不了的设定,虚空双鬼,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做一对互补的组合。

打双鬼,意味着要承受两倍的短板——只要碰上一个苏沐橙这样强势的远程职业,虚空就会打得非常之辛苦——然而,他们也坐拥着两倍、甚至不止两倍的增益。

赛场上,还有什么比永不消逝的鬼阵更具统治力的控场手段?

不是互补,而是倍数。

承担极致的劣势,更把优势发挥到极致。

这是李轩吴羽策交出的答卷。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人再质疑两名鬼剑上场的价值。外界对双鬼打法的评价集中在一个字——变。

受制于技能点,一个鬼剑士在场上可以选择的鬼阵是有限的。但再加入一个鬼剑士,鬼阵的搭配就变得复杂、全面,场上鬼阵使用的时机、属性、对象的灵活性都有了极大的提升,打群战的时候更大的覆盖范围,更多样的状态叠加,更是意外频出,不容小觑。

这一切首先得益于两位操作者无与伦比的默契。李轩在指挥机动中总会下意识地考虑吴羽策的视角、站位、技能,吴羽策也从来不会在冲杀中忽略对李轩的支援和配合。有时候队友也会开玩笑说,感觉队长和副队背着我们偷偷开了脑电波共享。

他们的组合前无古人,后也未必有效仿者,但这都无所谓了,李轩和吴羽策想要的,是证明双鬼可以。

证明这样一种看似缺陷重重的打法有独属于他们的价值。证明获胜的路径并不唯一,证明他们不逊色于任何人,双鬼可以带领队伍变得更强。

证明双鬼不仅仅是联盟中一对特殊的搭档,更是一对“够强”的组合。

——就用属于我们的打法拿下冠军!

鬼刻仰起视角,沐雨橙风挥手一炮送走了残血的鬼灯萤火。

双方各自减员一人,兴欣总体血量占优,但从赛场形势上看,目前虚空把握着比赛的节奏。

月光下的沼泽深处,第六人入替的光芒幽幽亮起。

七、荣耀

杨昊轩,枪炮师半透明。

包荣兴,流氓包子入侵。

甫一入场,两支队伍的第六人都迅速向着战场中心飞奔。

“第六人入替后,虚空的优势要明显一些。”肖时钦实事求是地点评道,“有了远程牵制,苏沐橙对双鬼的压制很难再像之前那么密不透风。而且……”肖时钦的话只说了一半,正听得认真的宋奇英只好用一种好奇的眼神望向了自家副队。

张新杰注意到了后辈的眼神,言简意赅地提醒道:“沐雨橙风的法力。”

为了避开方才的强杀,沐雨橙风接连开出大招,已经到了不得不开始顾虑法力消耗的时候。

反观逢山鬼泣和鬼刻,虽然血线都比沐雨橙风低上一截,法力却双双维持在了较为充沛的水平。这对于虚空这样以鬼剑士为核心的战术体系来说,无疑是一个关键优势。

赛场上,局势的天平仿佛正慢慢地向着虚空倾斜……

该做点什么!兴欣阵中,乔一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飞快地思考着眼前的局面。若要论起对虚空这支队伍的了解程度,整个兴欣恐怕没有人能胜过乔一帆。在他还不是鬼剑士这个职业时,是叶修看出了他在大局观上的天分,并提议他改用鬼剑士,从那时起,他就在学习、研究虚空这支队伍。

——联盟中唯一以鬼剑士作为核心的队伍,也是联盟中最强的两位鬼剑士所在的队伍。

李轩擅长因势利导,随机应变。在场上,他并不像其他明星选手一般靠自己高超的操作和强势的风格力挽狂澜,而是靠着对战局的解读,通过鬼阵的辅助与支援,引导局势向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转变。

一寸灰的视野扫过这片复杂的沼泽地。乔一帆冷静地思考着:李轩究竟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局面?

沼泽中,迷雾正一点一点地漫上来……

如果自己在李轩的位置上,此刻他最想拿下的应该是……

治疗。

在一寸灰的消息跳上兴欣队频的同时,一道黑影从大雾中疾行而来,直奔小手冰凉!

鬼斩!

魔神之力在红莲天舞上烧出暗紫色的不祥火焰,似要撕开沼泽中弥漫的大雾。兴欣众人岂能坐以待毙,一寸灰刀锋一振,一个炎阵接着一个冰阵,毫不犹豫地接连扔在小手冰凉脚下。

保护治疗,任何“浪费”都是值得的,何况面对的是这样的对手。

距离最近的海无量此时也支援杀到,一抹气刃送出,在雾气中划出清晰的痕迹,一下就切在了鬼刻身上——

本该如此。

在场所有人眼睁睁看着气刃穿过了鬼刻的身影,系统却没有做出任何判定。只见鬼刻熟练地几个动作绕开紫炎小鬼,又一记斩击悍然出手。

冰月光斩!

带着冻结效果的一记月光斩,方锐连忙操作海无量闪避。吴羽策和他私下切磋得多,这一手出手的角度他闭着眼睛也能闪过……

冰气扫中目标,发出特定的一声“噗”。海无量的速度顿时下降。

不可能吧?!

如果说刚才观众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有所疑惑,那么现在就是沸腾了。鬼刻与海无量你来我往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所有人都想知道: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剑影步?”职业选手席中,黄少天自言自语般地表达了疑惑,这话说出口的瞬间他自己都觉得非常离谱,听见的其他选手也都觉得很荒诞——的确很像!可鬼刻是一个标准的鬼剑士,即使和剑客同为剑系职业,也从没听说过有哪个鬼剑士能用出这样的操作。

导播不敢怠慢,此时大屏幕上已经同时切出了鬼刻与海无量的第一视角。

“咦,”对着第一视角,终于有眼尖的选手发现了一些端倪,“鬼刻怎么总往海无量的上边一点打?”

“卧槽不对,”有人坐不住了,“这两个人的位置根本不是对手看见的那个位置!”

在座的都是荣耀顶尖大神,两边视角一对比,自然也就注意到了——大雾之中,海无量的视角中看见的鬼刻,确实和鬼刻第一视角中所在的位置有一点不甚明显的偏差,这小小的偏差还不到半个身位,极难分辨。

“啊。”王杰希身边,一直安静观赛的高英杰像是想到了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顿时汇集到他身上。高英杰顿时有点紧张,好在王杰希及时鼓励了一句:“英杰,有什么发现可以说出来。”

“我不确定……但是……”高英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会不会是因为这场雾?”

雾?

职业选手们面面相觑。

“我知道了!”蓝雨那边的座位上也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正是蓝雨的小将卢瀚文,“你是想说折射率,对吧!”

“嗯!”有人理解了自己的想法,高英杰高兴地点了点头。

“什么是折射率……”有人呆呆地问出一句,更多的人迅速掏出手机,当场搜索了起来。

也不怪这些职业选手,联盟的平均学历水平摆在那里。在座大多数人都是早早出来打职业,好多人离开学校少说也有五六年了,这些知识早就还给了老师,看着搜出来的什么光线,什么空气密度,什么折射全反射,不少人都是风中凌乱,默默又退了出来;倒是各个俱乐部的新秀们离开学校的时间还不长,对这些名词多多少少还有点印象。

模拟的雾气效果,会改变地图中光线的折射率?荣耀的物理系统,真的恐怖如斯吗?连这种光学现象都能模拟出来?这个疑问浮上不少人的心头,很快大家又释然了。

——尤其是广大枪炮师选手。

大家都想起了在有湖泊或者河流的地图里,自己发射激光炮时那酷炫炸裂的光学效果。

“离谱。”百花的区域,周光义忍不住吐槽道,“就算是吧,吴羽策这家伙怎么发现的?”

要说这种骚操作,兴欣比虚空玩出来的可能性要大多了——人家正经有个数学家高材生在队伍里,第十赛季的时候,兴欣的阵鬼乔一帆也玩出过技惊四座的残影误导。可虚空哪里有这样强力的“理论技术人才”?

这得是把这张图研究了多少遍才能发现的事情啊……

不过,实际上,双鬼发现这张地图的特殊之处,算是凑巧,也不算太凑巧。他们只比其他战队多了一个固定环节——第一人称视角录像的复盘。

第一人称视角录像往往更能体现出操作者在比赛中的观察与思路,但由于荣耀的第一视角会隐去大量的操作信息和角色动作信息,通常会被认为参考价值不大,尤其是同一战队中往往各自职业都不相同,操作习惯、个人风格、比赛思路也没有多少借鉴意义。唯独虚空,由于队内同时存在两名同职业的角色,因此每次训练复盘后,李轩和吴羽策总要互相交换着看一看对方的第一视角录像,互相聊聊比赛思路,以加深彼此的了解与默契。

正是这样一个特殊的习惯,让两人在月光沼泽这张图的复盘过程中,发现了这一点不明显的“位置偏差”。经过反复的实验和对比,他们才慢慢摸索出在大雾下显现出的影像有什么样的规律。

在双方枪炮师的互相掣肘中,在两把天舞交错的冰晶与火焰中,在激烈又紧张的缠斗中,在交错引爆的鬼神盛宴中,小手冰凉的头像终于灰了下去。

失去治疗,就算是沐雨橙风的策应,也难以填补这样的劣势。至此,虚空双鬼终于成为这张地图上唯一的掌控者。

逢山鬼泣与鬼刻背靠着背,两把天舞漂亮地挽出刀花,鬼神盛宴交错引爆,铺天盖地地吞没了一切。

大局已定。

每一位玩家都会在荣耀里找到自己的打法,每一种打法也会引领着操作者发现新的世界。

双鬼从来不是荣耀开荒之初就存在的“标准打法”,是李轩和吴羽策找到了自己特立独行的打法。

荣耀从来没有最优解,或许就是这个游戏,最大的魅力。

- End -
虚构
同人 全职高手 双鬼 出鞘
8,001字 1,825次阅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