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踏破贺兰山缺,君自有还我山河胆魄 对均剑客的正副队爱好者,地球最后的双鬼芋圆解
直☞喻黄/双鬼/双花/于远/刘卢etc.
口嗨如山倒,填坑如抽丝
双鬼|春日迟

!Warning
本来箭头应该打轩→(←)策→锐↔林,但写完后总觉得应该打轩↔策(→)锐↔林,别问我,我也没懂
落花狼藉楼的楼主超鱼,我恨你的骰娘郎心似铁……为了给自己治胃病开始架锅做饭了,虽然为了我自己不至于死于胃痛,全文只保留了楼里的箭头关系,并且策哥也没那么无情剑客无情剑(鬼剑当然也是一种剑客)
最后表白楼主超鱼,你的楼我全追了,把一只扑棱鸽子逼得架锅做饭你真的害我不浅……
双鬼属于彼此,胃药属于落花狼藉楼的超鱼楼主e56ca720

喻文州展开纸条先是一怔,低头嗯了一声才平静地说,首先我不会喜欢上他,其次,如果实在不小心喜欢上了,那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他知道。

国家队真心话大冒险团建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喻文州这句话依然在李轩心头萦绕着挥之不去。国家队战术大师遍地走,为了最大限度防止坑与被坑,真心话的环节,大家决定把问题先由各人写在纸条上,再由选真心话的人抽取回答。喻文州抽到的那张纸条是他写的,虽然最初只是为了好玩和八卦,但当他写完把纸条折了三折扔进纸箱时,却又在心底升起了一种隐约的期待——他真的太需要来个人给他一个参考答案了,不管这个参考答案对他而言是不是满分正解。

李轩在纸条上写的是:如果喜欢的人喜欢的是别人,你会怎么做?

李轩不知道自己的纸条被喻文州抽到到底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不幸,国家队长喻文州到底是比其他不着调人士靠谱得多,就是这个回答,未免有些清醒到残酷。

毕竟那个“首先”的机会,当李轩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错过了。


世邀赛进入最后一轮,联盟眼看形势大好,立马拉着各相关领导开了个会,领队叶修和队长喻文州隔着六个时区当着诸位领导的面把军令状一立,冯主席顺水一推舟:咱们客场作战,输人不能输阵对不对?预案一放,PPT一打,大会当场研究决定:为提高荣耀竞技水平,建设世界一流,特组织联盟各队杰出青年前往苏黎世学习参观。

叶领队把这个事儿和队员们一通报,全场震惊之余,只有方锐举手问出了大家共同的疑问:联盟这次办事效率怎么这么快,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联盟吗。

喻文州神秘一笑,点到即止地说:义斩的楼队是这次考察团的特约观察员,兼有考察荣耀联赛世界市场的任务。

好,明白了,一些大人的交易,咱们职业选手只是搭总裁的顺风车来探亲的罢了!

例会复盘结束后,喻文州嘱咐大伙注意日程安排,务必空出时间去给冯主席挂帅的考察团接风。国家队成员一水儿的各家正副队长,当晚就回去打听起了自家队伍都有几位“亲眷”来跨国慰问。

李轩回到住处连上视频的时候国内刚过午,一接通,对面就传来队友们挨挨挤挤的吵闹声:不要挤我不要挤我、李迅你行不行啊边上去点、不行不行这样队长看不到我了、老杨你给人孩子让让,小盖都给你挤没影儿了……

最后是吴羽策忍无可忍,沉声一句“都起开”镇得全场鸦雀无声,然后吴羽策起身,把摄像头调远了一些。

现在都能看见了吧?吴羽策一指后面高高低低或蹲或趴挤作一团的队友。

李轩乐不可支,叠声说着,看得见看得见。

李迅在吴羽策身后伸长了脖子喊,队长,你猜家里准备派谁给你送温暖呀!

李轩笑说,这么积极,那铁定不是你,不能是把咱家两个透明给我送过来了吧?

李迅极其得意,伸手一把拍在自家牧师唐礼升肩上,说,看吧,我就说队长肯定猜不到。然后又不怕死地去勾吴羽策的脖子,回头冲着李轩说,没想到吧,是我们策哥主动请缨!

李轩一愣,望向吴羽策,半晌才问道,怎么突然想来了?

在他的印象里,吴羽策并不喜欢出远门,尤其是人生地不熟的海外。甚至在李轩上飞机前,吴羽策给他的嘱托就是“好好打,不要因为我不去现场看就放水”,当时气得李轩一拍吴羽策脑袋笑说,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人吗。

吴羽策答得轻描淡写,但语气还是听得出三分愉快。他说,方锐给我发了条消息,说夺冠要在现场看才精彩,我想了想,也对。

方锐。李轩听见这个名字时心脏狠狠一沉,但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很快藏好情绪,笑了笑说,那敢情好呀,回头我拉上方副队去给你接风。

吴羽策望着他,脸上的表情晦明不定。他点点头说,好。


一件颇讽刺的事情是,李轩知道吴羽策喜欢方锐,比他想明白自己喜欢吴羽策都来得更早。

作为几乎绑在一起同进同出的搭档,李轩很早就看出了吴羽策对方锐的态度很特别。且不说每次遇上对呼啸的比赛(包括后来对兴欣的比赛)赛后吴羽策总会去找方锐聊一会儿天,光是方锐每次邀战,不管原本有什么安排,吴羽策一定会答应,就让李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的搭档他最了解,吴羽策与人相处总习惯保持着一种恰如其分的距离感,连对自己都不例外。

吴羽策对方锐的这份上心,落在李轩眼里,就显得格外不同寻常。

不过真正确定下来,还是因为第六赛季林敬言和方锐在各自朋友圈范围内公开了关系。那天不止同期群、战队群、联盟小团体群,就连虚空队内的约饭小群都在热火朝天地聊这个事儿,李轩敏锐地注意到,无论哪个群的讨论,吴羽策都没有参与。

吴羽策本就不是话多的人,这天除了水群达人以外又有太多平时潜水的重磅人员冒泡,没人注意到吴羽策也很正常。可李轩心里却隐隐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焦虑感。

李轩在林方二人都在的群里跟风随了条祝福,接着就给吴羽策去了个电话。

没有人接。

李轩坐不住了,他又播了一遍,还是没有人接,第三遍、第四遍,直到他开开自行车锁拨出第九个电话时,对面终于接通了。

李轩冲口而出:吴羽策!话刚出口,李轩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调整了一下情绪,低声问道,你在哪儿?怎么不接我电话。

吴羽策在那头静了好一会儿才说,环城公园,你过来吧。

李轩二话不说跨上了自行车。

李轩到的时候吴羽策正蹲在水边,指间夹着一支烟发呆——对于他们这些职业选手来说,烟酒都是大忌,吴羽策没有抽烟的习惯,这会儿显然只能是用于消愁。

李轩在他旁边蹲下来,看了他好一会儿,说,约法三章第一条,涉及影响双方关系的事情,禁止欺骗,禁止隐瞒。

联盟里有过“幼稚的约定”的远不止一起从训练营时期过来的同期生,李轩和吴羽策在刚开始搭档的时候也磨合不好,称得上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两个人都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终于有一天李轩拿着一张A4纸拍到吴羽策面前:

约法三章。

第一,涉及影响双方关系的事情,禁止欺骗,禁止隐瞒;

第二,可以吵架,不许冷战,吵架时严禁翻旧账;

第三,无论发生了什么,不许拆伙。

右下角已经龙飞凤舞地签上了李轩的大名。

那时吴羽策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纸,勾起一个笑,提笔把吴羽策三个字签在了李轩旁边。

虽然他们后来已经不再吵架,对彼此的了解也足够他们绕开各自的敏感话题,但这张有纪念意义的协议,却至今依然贴在李轩宿舍门的背面。

吴羽策似乎没想到李轩会拿约法三章出来说事,他短促地笑了一下,低下头说,我喜欢方锐。

果然。李轩想。

李轩长长地叹了口气,抓了抓头说我也没喜欢过别人实在是没经验,然后起身走到吴羽策面前,伸手一把将吴羽策拢进自己怀里。

李轩说,难过就发泄出来,这儿就咱们俩,我不会说出去的。

等到吴羽策发出第一声压抑的哽咽,李轩抬头望着天外,只觉得心口一阵发紧的疼。

——即使那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这疼痛究竟是为什么。


考察团的规模实在是大得有点出人意料,李轩看着浩浩荡荡一批人下来的时候人都有点傻——联盟这是当四年一度级别的团建工作来做了吗?现役正副队几乎到齐了不说,甚至连退役的,李轩都见着了好几位。

方锐比他更眼尖,上一秒还跟李轩扯淡,下一秒视线捉到林敬言的身影,顿时喜笑颜开,跟撒欢的兔子一样蹦了出去,扑了对方一个满怀。方锐去扑人的时候吴羽策正往李轩他们这边走,等吴羽策站定了,李轩在他旁边心虚得直打鼓。倒是吴羽策表情没什么异样,只是远远地往方锐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过来对李轩说,我们走吧。

李轩想说点什么,可他发现自己根本无话可说。

虽然小别胜新婚这话是形容情侣的,但对于考察团和国家队这一大家子人来说,道理大差不差。毕竟是一个多月没见,真凑到一起,这帮关系好到有事两肋插刀没事互插两刀的二三十岁姑娘小伙们都跟疯了一样,冯主席在场都镇不住地闹腾。

吴羽策喝到后面有点不行了,李轩比吴羽策稍微好那么一点儿,但半搀半拖半抱半扛地把人弄回房间也耗尽了他仅剩的那点宅男体能。两人双双倒在床上,李轩缓了好一会儿才坐起来,费劲巴拉地安顿起已经半睡半醒的吴羽策。

完事后李轩整个人都瘫了,他没好气地隔着被子拍了吴羽策一把,低声说,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他盯着吴羽策的脸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又苦笑起来,说,方锐那小子就这么好吗。

吴羽策当然不会应。但不知道是不是李轩的错觉,吴羽策的呼吸好像在那一瞬间倏地一轻,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他现在醒着吗?

不管吴羽策是不是醒着,李轩自己是有点大脑宕机的意思了。鬼使神差地,他把吴羽策露在被子外面的那只手牵进自己手里,用不太大的力道扣住,接着在吴羽策的手上轻轻印下了一个吻。

那其实是一个相当冲动也相当难堪的动作。

直到有水滴无声地打在他的手背上,李轩才意识到,那居然是自己的眼泪。


吴羽策其实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喜欢上方锐的了,最开始可能只是因为五期这批人里方锐这样满嘴跑火车的性格格外引人瞩目。平心而论,他们这期有他有周泽楷,都不是能活泛起来炒热气氛的人,方锐这种有事没事找个人扒拉两下的行事作风总归很让人心生亲近。

竞技场约战也好,比赛碰上时的寒暄也好,群里三更半夜吹水扯淡也好,等反应过来,吴羽策已经很难判断这份亲近到底转化成了什么,只能笼统地归结为“喜欢”。

喜欢跟方锐凑到一起,喜欢听方锐插科打诨,也喜欢方锐拉着自己PK打个尽兴,跟方锐呆在一起的时候,吴羽策的心情总是会不自觉地轻松明快起来。

李轩为这事笑过他,说,这就是所谓单纯美好的初恋吧。

吴羽策晃了晃手机,说,你这么积极凑猥琐方的热闹也是为这?

彼时正逢方锐发出那条“变天了,累感不爱”的微博不久,他们俩正在虚空旁边的小门面里吃早餐。李轩当场否认:那哪能呢!然后斟酌了一下才委婉地说,这不是叶秋大神都来凑热闹了,我们小辈跟着站个队表表态度,也省得方锐被粉丝和媒体为难。

倒是符合李轩惯会做人的风格。

李轩飞快地瞄了吴羽策一眼,又小声说,当然,假设!假设方锐来咱们队,你也确实有机会……

不知为什么,这话听得吴羽策有点火大。他先是冷冷地怼了一句林敬言去了霸图方锐都没跟他分,我不干这种缺德事。想了想,又有点好奇地问,李轩你呢,喜欢过什么人吗?

李轩往汤里泡白吉馍的手微微一顿,眼神一下有些闪躲。

吴羽策一下眯起眼睛,眼神锋利起来,说,怎么,有情况啊?

李轩连连摆手否认。

吴羽策慢条斯理地把一勺油泼辣子加进豆腐脑里,背书似的说,约法三章第一条,涉及影响双方关系的事情,禁止欺骗,禁止隐瞒。

吴羽策话音刚落地,李轩就有些急了,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整的话,最后才小声憋出一句:不会影响咱俩关系的。

吴羽策一皱眉,心里一下有点不爽,说,李轩你是不是爷们儿,我对方锐的事都没瞒你,你有情况,不告诉我?

李轩苦笑:真没情况……

吴羽策一哂,眉毛一挑:你哄虚空双鬼呢,我告你李轩,你不老实交代,咱俩这约法三章今天就作废。

吴羽策是随口一激,可没想到李轩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唰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吴羽策。吴羽策也没想到李轩反应这么大,一时间有点懵,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你干嘛呢,坐下吃饭。

李轩抿着嘴唇静了好一会儿才落了座,他一言不发地把肉丸胡辣汤喝完,半晌才垂下视线,无比艰难地说,那就……作废吧,其实我也没法遵守了——

对不起。

吴羽策错愕地看着李轩结账离开,脑海里不受控制地把跟李轩关系好的人飞快过了一遍,心说李轩喜欢的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让他慌成这样,甚至他刚才盯着自己看的时候……眼底竟然全是藏不住的失落和难过。

吴羽策突然很悲哀地发现,搭档五年,自己可能并不了解李轩。

这个认知让他心里陡然升起了一种难以抑制的烦躁。


吴羽策早上是被李轩喊起来的,昨晚酗酒有点狠,睁眼的时候吴羽策头痛欲裂,差点起床气发作把叫床的人踹开。李轩看他要爆发连忙躲到一边按着吴羽策的手:队长别开枪是我,是我。

李轩的声音一落进吴羽策耳朵里,吴羽策瞬间就卸了劲儿,只把自己往枕头里又埋了埋。

这就是在攒劲儿准备起了。李轩失笑,摇了摇头起身去烧水。果然,约莫一分钟后,吴羽策叹了口气一把坐起来,李轩把热水和药递到他手边,说,让你昨晚喝这么多,头疼了吧,起来把药吃了。

吴羽策顺从照做,仰头把最后一点水灌下去。他喝得有点急,一线水珠从他的嘴角溢出来跌在被子上,李轩忍不住抬手擦了一下吴羽策嘴角。

吴羽策倒也没有躲,只是一瞬不瞬地回望着他。

李轩怯怯地收回手,移开视线,半是调侃半是失落地说,见到方锐就这么高兴啊。

是挺高兴的。吴羽策低头把着玻璃杯转了一会儿,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地说,不过我这趟过来主要是想来看你。

李轩一呆:啊?

李迅他们都在的时候不方便说,吴羽策慢条斯理地说,联盟问我的意见的时候我给方锐发了条消息,方锐告诉我,有些事情,只有亲眼见证才能知道真相。

他说,我来这里,首先是为了看你成为世界第一,李轩。

李轩狠狠怔住了,等回过神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手背到了自己身后。

他在吴羽策不解的目光里心有余悸地想,我可是职业选手,职业选手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能手抖的。


那天吴羽策跟方锐私下约战时状态不算很好,方锐退了账号卡就在QQ上敲他:怎么回事,你跟李轩吵架了?

鬼刻:为什么这么猜。

鬼迷神疑:不然还能是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怎么入得了我们吴女士的法眼,甚至影响到PK状态。

跟方锐相处就这点好,都是熟悉的人,有一说一不用绕着弯子打机锋。吴羽策想了想,不太确定地敲下一行字发送。

鬼刻:你知道李轩有喜欢的人吗?

方锐秒回。

鬼迷神疑:不是你吗?

鬼刻:?

鬼迷神疑:?

吴羽策失笑,这都哪跟哪。

鬼刻:我不喜欢李轩。

鬼刻:李轩也不喜欢我。

鬼刻:应该。

这“应该”二字,吴羽策其实打得有点没底。但仔细一想,又觉得这是事实——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们俩相处起来还是累得让人疲倦,说话时要小心地避开敏感话题,行动时要留心照应着彼此,要自尊自信却也要给对方台阶,在漫长的搭档生涯里他们磨合到了一种礼貌、合适、堪称默契的距离,可吴羽策却觉得,不管自己再怎么努力,也从未看清过李轩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知道李轩场上布阵的思路,知道李轩对双鬼组合的规划,知道李轩每个习惯动作代表着什么情绪,知道李轩订外卖要备注多放香菜,甚至知道李轩睡觉爱踹被子。

可知道了这么多,为什么他还是不了解李轩这个人。

吴羽策不喜欢这种走钢丝一样小心维系着微妙平衡的关系,甚至可以说这样的关系让他痛苦,对李轩的感情自然也就复杂了起来。

吴羽策想,这份沉重得让他不想面对的感情,恐怕无论如何不能称之为喜欢。

哪怕在完全接受了林敬言和方锐的情侣关系后,吴羽策也还是更喜欢像方锐这样直来直往、没有负担的相处。

鬼迷神疑:虚空斩鬼哄虚空阵鬼呢,大家都是职业选手,关系好不好上场一试便知。两看相厌还拿最佳搭档,联盟裁判听了都想没收你们的奖杯。

鬼刻:……搭档也不一定非得到互相喜欢那步吧。

鬼迷神疑:我问过老林了,张佳乐喝醉的时候亲口承认过,他们繁花血景是靠爱情打出来的操作,难道你们双鬼拍阵不是?

方锐真神他妈的是个人才。吴羽策原本挺沉重的心情现在只剩了好笑和无语——为什么会想到拿全联盟以不疯魔不成活闻名的百花路线来套他们虚空啊!

吴羽策叹了口气,忍着笑敲下一行字。

鬼刻:我要喜欢,喜欢的也是你这种类型的,处起来不用天天提心吊胆。

很神奇的,敲下这行字的时候,吴羽策心里异常地平静,并没有因为对面是方锐而起什么更多的波澜。他确实很喜欢方锐这个人,有趣,有劲,有心气儿,不管是职业角度还是私人角度,方锐都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知交好友,但似乎也就仅限于此了。

吴羽策是个干脆人,红莲天舞剑花一挽,三千情丝应声齐断。

那边方锐回得迅速。

鬼迷神疑:理解理解,我的魅力是一般人能比的吗!不过呢,像你这样一边嫌弃一边关心还怎么都不肯离婚的,我们伟大的荣耀女神通常认为,这属于夫妻感情尚未破裂。


决赛临上场,观众和参赛选手要分开找不同入口了,这种时候就是什么蹭锦鲤求保佑等玄学操作以及拿不到冠军不用回来见孩子们了等真情考验集中爆发的时候。就是虚空正副两位队长都不是爱闹腾的人,临了临了吴羽策也只是简单嘱咐了几句,最后说,我相信你的实力,场下等你。

李轩笑着说好。

喻文州在招呼人集合了,李轩挥了挥手表示听到,正准备过去时却被吴羽策一把拽住。

吴羽策把音量压在仅他们两个能听到的水平,说,约法三章你说作废不算,我还没同意。

李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吴羽策接着说,基于第一条,李轩,你听好了——

我是喜欢方锐,但我爱的是你。

他飞快地在李轩的唇上吻了一下,李轩脑子里噼里啪啦乱炸了一爆竹厂的烟花。那天苏黎世的天气其实是有点阴的,但在李轩的记忆里,没有什么比吴羽策嘴角的笑意更加明亮。

吴羽策一字一顿地说,希望你能遵守第三条。

约法三章第三条——无论发生了什么,不许拆伙。


尾声

所以那天晚上你还是有意识的。李轩咬着吸管颇有些忿忿不平。

要是我那天晚上没有意识,你是打算瞒我一辈子?吴羽策叹气。

那不好说,李轩低声嘀咕,不过有这个可能。

李轩你是不是傻。

吴羽策你好意思,我还没问你什么叫喜欢方锐但爱的是我。

字面意思。

……

行了,吴羽策笑着攥住了李轩的手,意思就是思来想去我只愿意跟你过,再纠结你是想让其他人看笑话吗。

李轩顿时坐直,说,你提醒我了,我今天就要让林方这对狗男男给咱送祝福发红包。

大巴车转过最后一个路口,李迅带着虚空全家老小在门口拉着横幅打着彩旗,李轩反手把吴羽策勾过来形成一个亲密无间的姿势,两个人一起笑着,朝队友们奋力挥手。

那长长的条幅上写着:欢迎回家。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