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立夏五月初,南山掇仙草 地球最后的铁血纯爱双鬼解,轩策神圣婚姻不拆不逆
双鬼|从一而终(五)

五、白昼

虽然有意识在克制,但李轩还是差点为这场乱来的情事悔青了肠子。

把吴羽策半扶半抱着兜进浴室的时候李轩思考了五分钟“发烧是不是不能洗澡来着”,最后被吴羽策不耐烦地拍了一下:想洗就洗了,我还能死在浴室不成。

李轩一边试着水温,一边抱着人哭笑不得:兄啊,咱们打个商量,下次你优先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再决定要不要折腾行不,咱们虚空可不能没有大家敬爱的副队啊我一个人养活不了这么一大家子多少张嘴……

吴羽策被逗乐了,攀着李轩的手臂望向他,眼中全是无声的笑意。

一时间,浴室里只剩下了水流的声音。

我说真的,乱来难受的是你自己。过了好一阵子,李轩收起了调侃戏谑的腔调,小心地摸了摸吴羽策有些发烫的脸。吴羽策望着李轩不太好看的表情:你心疼?

废话。李轩涩然道。

鬼知道昨天晚上他接到吴羽策那个只听得见呼呼的风声,两分钟后自动挂断的电话是什么心情;三更半夜守着吴羽策挂水,看着他强忍着难受的表情时又是什么心情。当时李轩甚至在想,吴羽策要是再这么折腾他几回,他这条命能短上十好几年。

吴羽策没有说话,但他知道在得到李轩肯定回答的瞬间,自己就已经在心里妥协了。直到李轩安静地帮他擦干了身体,吴羽策才轻声说了一句:抱歉。

李轩没了脾气,揉了揉他凌乱的碎发:怎么感觉今天光听你抱歉了……没什么好抱歉的,咱俩之间就别说这两个字了。

吴羽策目光闪动,良久才点了点头,说:那换一句,“谢谢”吧,谢谢你,李轩。

李轩浅然一笑,牵着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嗯。

晚上吴羽策的体温还是烧了起来,李轩满心愧疚,喂了药后在网上苦苦搜索一番,得知是正常周期后也没感到安慰。倒是吴羽策本人对此毫不在意,甚至反过来找话题转移李轩的注意力。他说李大队长晚上不打算去盯一下队员训练吗。李轩说小盖这么自律的孩子在场,其他人多半不好意思摸鱼的。吴羽策想了想说那我们两个算不算摸了。李轩失笑,把人圈进怀里胡噜了两下,煞有介事地说:是啊,大摸特摸。

吴羽策任由李轩的手在自己身上胡噜,眯着眼睛,声音含混:之后得把欠的都补上。

具体指的是训练还是别的什么,那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了。

李轩看他已经困得不行还在强撑,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吴羽策的脸:该睡啦小吴同志,折腾这么久你不累吗……

不想睡。吴羽策回答得倒是干脆。

李轩没了脾气。他怎么会不明白吴羽策的想法——实际上他也一样,完全不想放过两个人腻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只不过话是这么说,该不该又是另一回事了。李轩俯下身在他唇角亲了亲,宣布道:那我先睡了啊,你要不要一起?

吴羽策没有回答,只往李轩这边又靠了靠。

李轩二话不说,伸手把吴羽策捞进了怀里,温暖的触感让他的心一下柔软了下来。

李轩……我不会和你分开的。吴羽策的声音轻得如同梦呓,你在哪……我就在哪……

李轩有点想笑,他想着这人怎么这么固执,都困成这样了还放不掉这么一句。可转念一想李轩又觉得喉咙酸得发紧,心说这样自己不就只剩好好珍惜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吗。

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吴羽策不容易,他得珍惜。李轩百感交集地想,自己好像是挺贪心的,已经拿过一个冠军了,却还想再拿一个跟吴羽策一起的。

然而这样的贪心居然还能得到怀里这个人的成全。

……那就好好珍惜吧。

他再也不放手了。

李轩紧了紧环抱着吴羽策的手臂,在吴羽策的脊背上抚摸了几下,闭上了眼睛。

——我也一样……睡吧,晚安。

——嗯。


第二天下了训后,李迅带着一队人浩浩荡荡提着大包小包地登门探病,没成想开门的是吴羽策,一帮人在门口跟他们病假中的副队大眼瞪小眼。

副队你病好了?队长呢?李迅一头雾水十分茫然。

吴羽策神情复杂地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时也是万分无语:我没事了,李轩好像有点感冒。

跟在队伍最后方的虚空经理裂开了。


天不总遂人愿。

第十一赛季,荣耀玩家们没能迎来接轨国际的大版本更新,虚空也终究没能捧回那座梦寐以求的冠军奖杯。

平心而论,虚空这个赛季打得不可谓不凶悍——不仅在常规赛就锁定了最佳组合的称号,一雪S10前耻重新闯入季后赛,甚至还冲破了年年一轮游的“季后赛门槛”诅咒,在季后赛第二轮跟如日中天的轮回战队艰难周旋,愣是把比赛拖进了第三场加赛,并以6:4的微小分差力压轮回,闯进了总决赛。

只是他们够狠,对面有比他们更狠的。

霸图战队本赛季打得几乎可以算孤注一掷。总决赛最后一场到了最后,两边都只剩下了两个人。

李轩,逢山鬼泣,吴羽策,鬼刻。

张佳乐,百花缭乱,张新杰,石不转。

虽然人数相等,但霸图这边可是牧师在阵。双鬼守护了整场比赛的鬼阵终究没能拦下百花缭乱的疯狂。这场比赛是霸图主场,满场的霸图老哥自然是在百花缭乱冲上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巨大的声浪几乎要掀翻场馆天花板。

欢呼,喝彩,聚光灯,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

但也仅止于一步之遥。

张佳乐喜极而泣地挨个拥抱队友的时候李轩回头看了一眼吴羽策,和自己并肩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搭档此刻抿紧了嘴唇,微红着眼眶死死盯着聚光灯下的新科冠军们。

李轩的心情忽然一下就平静了下来。他顺着吴羽策的视线回望了一眼,发现在正常的不甘与失落之外,自己居然还能发自内心地替这帮老对手们高兴。我们尽力了,霸图确实打得更好。李轩思来想去,终于还是释然地长舒一口气,带着虚空的队员们离开了会场,把欢乐的海洋留在了身后。

回酒店的一路上都很沉默,连李迅这样的活宝都跟霜打的茄子一样一言不发。李轩也无奈,往年季后赛一轮游时,大家都对夺冠没抱什么太大希望,因而哪怕一轮游也没有产生什么大的影响;可今年好不容易闯进了总决赛,大家都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在为冠军拼命,却在最后一步之遥处折戟沉沙,这个打击着实有些沉重。

因而李轩作为队长也不打算再多说什么,只简单鼓励了两句“明年再来”,就直接宣布了虚空的夏休期从今天开始。

下车后吴羽策本想出去走一走整理一下心情,却被李轩抓住了手腕,不由分说地拽回了房间。

吴羽策低着头,不太想让李轩看见自己的表情。然而房间门咔哒一声关上后,李轩却直接转过身来面对着他,摊开了双臂。

李轩说:好了,来吧。

那是一个保护的姿态,和一个宽慰的笑容。

吴羽策先是一怔,然后沉默地向前一步、再一步,最后他把手搭在李轩的腰际,李轩毫不犹豫地一把抱紧了他。不一会儿,耳边果然传来了压抑的抽噎,李轩垂下目光,轻轻抚着吴羽策颤抖的脊背,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没事的,没事的,输场比赛嘛咱也不是第一次……李轩自言自语般轻声道。

吴羽策咬紧牙关喊他:李轩!

我在。李轩把吴羽策抱得好紧,仿佛两颗心脏都能贴在一起同步跳动。听见回应的瞬间吴羽策拼尽全力地把自己揉进李轩的怀里。原来彻底抛开了所有顾虑的吴羽策,哭起来是没有声音的。李轩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正在慢慢浸湿他的肩头,他仰头望着天花板,心疼得一塌糊涂,抱着吴羽策心里百感交集。

李轩可能比任何人都要理解吴羽策的心情。

不甘心啊……谁能甘心呢,都走到这一步了,好不容易不再是旁观者,好不容易站到了创造历史的舞台上,谁不是拼了命地想把对手干趴下,自己身披荣光站在聚光灯下呢。

可只要是比赛,就会有胜有负。

李轩以为自己对输赢已经足够习惯,可此时此刻,他心性最为坚韧的搭档在他面前掉了眼泪,李轩再多的自我安慰在这一刻都变得苍白无力。李轩心底隐约有一些近似于恨的情绪涌了上来——恨自己场上的几次失误,恨自己的判断不够高明,更恨自己无法像联盟里那些明星输出一样,强悍到改写整个战局。

可他们技不如人,是事实。

原来实打实的败北,是这样的滋味。

李轩垂下了目光,蹭了蹭吴羽策的颈侧。

将满腔的愤恨宣泄得差不多后,吴羽策带着点哽咽地开口问道:李轩,你就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啊……李轩笑了笑,可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他说,换成以前我肯定已经装成粉丝去论坛跟人大战三百回合了。

吴羽策被这句不算好笑的笑话逗得破颜一哂:你怎么还干过这种事。

开玩笑的,我平时多沉不住气你不是最清楚吗,观众嘘几声心态立刻不好了。李轩也笑,接着他有点不舍地松开这个拥抱,抬手摸了摸吴羽策的脸,替吴羽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他望向吴羽策湿漉漉的眼睛,沉吟了好半天才小声嘀咕道:不过……我好像是变得更坚强一点了。

吴羽策望向他的目光深处闪着微光:……你本来就挺强的。

李轩笑了,摇了摇头说:是因为你。

所有人都知道吴羽策是虚空战无不胜的利刃,不论前方站着的是谁,他只会用无畏的刀锋斩断一切来敌;可只有李轩见过,在那份勇猛果敢的锋芒之下,吴羽策的胸膛里,跳动着怎样一颗鲜活、赤诚又柔软的心脏。

他这份隐秘的坚强,开始是因为不想输给吴羽策,后来是因为想多护着点吴羽策。李轩没有说出口,可吴羽策从他的目光里读出了心疼和一种深刻的体谅,这样的目光让吴羽策心里微微一紧。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别开了视线,自嘲道:那我这算是变软弱了吗……

李轩把手按在吴羽策头上揉了揉,然后凑上前,在他眉间亲了亲:怎么会……吴羽策就是吴羽策,我们的副队长永远比谁都相信,我们不会输给任何一支队伍。

李轩抱住了他,话音温柔地落在吴羽策的耳畔。

——你只是终于愿意多依赖我一点了。

人是因为爱着什么人,才变得坚强,也是因为确信自己被什么人爱着,才愿意交付软弱。

吴羽策深吸一口气,用力将李轩抱得更紧,那种想哭的冲动刚压下去不久,此刻又重新翻江倒海地涌了上来。然而吴羽策最终只是眼眶发红,却没有放任泪水从他的睫毛之间滚下来——他只觉得心里千万种情绪都被李轩稳稳接住,一件一件妥帖地放了下来。

不是怜悯,不是可惜,更不是同情,只有李轩会这样理所当然地抱紧他,选择一个与他感同身受、无条件站在他这边,与他并肩作战的立场。

这是他最好的搭档,也是他最好的爱人。

……是他的全世界。

吴羽策来回反复地忍耐着心里酸涩的暖意,等到情绪整理得差不多,他才抬起头来在李轩唇上感激地吻了一下,一瞬不瞬地望着李轩,强压着哽咽说:但我真的想要一个冠军,虚空的,我们一起的。

李轩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郑重地说:下个赛季,我们去争。


——本赛季虚空战队的表现也非常让人意外。之前外界都猜测,上个赛季拿到亚军后,这支队伍会不会调整重心,慢慢偏向盖才捷的驱魔师。但我们发现,至少这一赛季不是啊,十二赛季虚空的打法,依然是以他们传统的双鬼拍阵组合为核心。在盖才捷的驱魔师青之驱彻底融入这套体系之后,我们注意到虚空原本就非常擅长的阵地战被发挥到更加极致了。

——网上有网友给起了个名啊,叫“牧羊战术”,双鬼在那边围好鬼阵,驱魔师的镰刀就跟牧羊人的鞭子一样把人把圈里赶。我认为还是挺形象的。

——虚空的双鬼拍阵组合比起之前的几个赛季,好像又变得更加默契了。

——本来就很默契,本赛季确实变得更默契了啊。主要表现在他们开始主动尝试更大胆更富于变化的打法,这种非常强调临场应变的作战方式,几乎要求对搭档的预判是零失误。实际上他们这赛季好像就是零失误?

——对雷霆的时候有过一次失误吧,逢山鬼泣的鬼阵半径没算好。

——啊对,第九轮的时候,也是战术大师肖时钦针对他们这份默契,有意进行误导的结果。

…………

食堂的公共电视照例放着上一轮的赛后总结,李轩端着盘子坐到吴羽策身边,自己筷子还没拿起来,吴羽策就夹了块排骨放到了他盘子里。

来这么晚还想有肉吃,食堂都收摊了。吴羽策不咸不淡地呛他。

这不是有你嘛。李轩乐颠颠地笑。

吴羽策倒也不驳他:技术部门怎么说?

新年加班,咱俩的卡是铁定要重新洗点的,得适应适应。

行。

十二赛季赛程过半,年底十二月,荣耀官方终于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新年后,荣耀将进行版本大升级,直接追平国际主流版本进度,24个职业上百个技能均有不同程度的调整,同时新增了几个大地图,神之领域主线剧情也将随之更新新章。

网游玩家一片欢腾,不锈钢盆与下水道井盖相拥而泣。然而对于各大战队来说,这也意味着冬休期前后又是一场硬仗——往常惯例的新年活动和全明星周末的预热不说,光是适应大更新后的版本,对于不少选手来说就是不小的压力,更不要说新版本一上,多少战队要对阵容和战术进行新的调整和编排。

不过这些都是职业选手的行活儿,连这点变化都适应不了,那也不用打什么职业联赛了。

而对于虚空的队员们来说,在新年之前,还有一个格外重要的日子。

来了来了来了,准备好——

趴在窗口放哨的李迅一边小声报告着,一边从桌上顺了个礼花筒,三步并作两步蹦回了门口。虚空的队员们一个叠一个挨挨挤挤地蹲在大会议室门口两侧,屏息凝神地听着走廊上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李轩比着手势:三、二、一——

咔擦一声,门锁打开;砰砰数声,礼花炸响。

副队,生——日——快——乐——

吴羽策望着这么一大屋子,整个人都呆住了。李轩被身后几个卖队友的齐齐推了出去,憋着笑替吴羽策拂去粘在发梢的礼花。吴羽策此时才回过神来,有些哭笑不得:一下训就支使才捷把我推出去遛了一大圈,就为这事?

圆满完成任务的盖才捷从门外溜进来,在吴羽策眼皮子底下从容镇定地跟李轩击了一掌,然后迅速躲到了杨昊轩他们身后。

李轩义正辞严:什么叫“就为这事”!今天是我们敬爱的副队长、虚空顶天立地的伟大父亲——括弧该称号由荣耀论坛粉丝投票颁发括弧毕——吴羽策同志二十五岁生日!这不得好好庆祝一下,给大伙总结一下过去展望一下未来当然更重要的是找个理由团建一下拍点照片挣点营业业绩……

吴羽策现在就是一个大写的无语。他没搭理满嘴跑火车的李轩,直接转过头故作严厉地点了个名:杨昊轩!

卧槽!被点名的无辜小杨脱口而出一句全国通用感叹词,硬着头皮往前挪了一步。他左看看李轩,自家队长向他致以平易近人的微笑;右看看吴羽策,自家副队向他投来坦白从宽的目光。杨昊轩是求告无门欲哭无泪,仿佛训练的时候被二位虚空大家长混合双打,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小杨同志的求生本能在这一刻上线,他表情一凛指天发誓:首先,我们为副队庆祝生日都是自愿的!天经地义舍我其谁!绝对没有发生任何威逼利诱违法犯罪的行为!

吴羽策其实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故意板起一张脸:其次?

杨昊轩的声音瞬间弱了下来:其次……队长说今天人齐了新年聚餐他请客……

说完这句话杨昊轩立刻躲到了葛兆蓝背后,借着队友伟岸身躯的掩护假装收不到李轩无声的眼刀。

吴羽策的目光望向李轩,李轩立即换上了一副纯良无辜的表情:那确实也是自愿的嘛。

吴羽策终于扑哧笑出了声。

于是李轩望着他,也露出了笑容。

谢谢。吴羽策轻声对李轩说完,又转向满屋子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友,提高了音量郑重地说,谢谢大家!

李迅带头起哄鼓起了掌,人群里有胆大的趁着热烈的气氛又喊了两声副队生日快乐。吴羽策朝李轩伸出手,李轩会意,掏出手机交到了吴羽策手上,吴羽策在屋里环视了一周:不是要营业吗,你们谁带自拍杆了?

我这有!一个还在训练营的小姑娘举起了手。

不多时,李轩的微博上多了一条新发布——

@李轩-虚空V:祝吴羽策同志二十五岁生日快乐!

立刻就有手快的在转发区里出现了。

@方锐-兴欣V:我去,这么热闹!吴女士生日快乐哈!

@林敬言V:生日快乐~//@方锐-兴欣V:我去,这么热闹!吴女士生日快乐哈!

@周泽楷-轮回V:企鹅捧蛋糕.jpg

…………

不过虚空这边,吴羽策是暂时没空理会网上各路好对手好朋友的祝福了。他被队友们簇拥着围在蛋糕前,表情相当一言难尽地听完了大家唱得支离破碎又跑调到天边的生日歌。李轩看着他无语到说不出话的表情笑得花枝乱颠,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戳吴羽策的脸颊。吴羽策毫不客气地拨开李轩的手,旁边就凑上来一个八卦头子李迅。李迅操着央视记者采访的口吻说:策哥今年许了什么愿望呢?

其实往年吴羽策过生日的时候都没许过什么愿望,李轩拉着他过,他也就意思意思地心里默念点儿吉祥话糊弄过去。倒不是因为吴羽策没什么欲望,相反,他想要的东西很多很多,只是在吴羽策的概念里,想要的东西是要靠自己争取的,神灵这种虚无的寄托可有可无。吴羽策还没说什么,李轩倒是抢在了他前头:说出来就不灵了,万一人家的愿望是咱们虚空夺冠呢。

吴羽策一笑,摇了摇头:不是。

我去。李轩的目光惊讶地盯向他,真许了?

嗯,许了。吴羽策给了个肯定回答,顺带叉起一块蛋糕堵上了李轩的嘴。队友们热热闹闹地聊着天吃着蛋糕,吴羽策趁机凑到李轩耳边,有点好笑地小声问他:你手机桌面怎么回事。

世邀赛回来以后,李轩好几次想换桌面,可每回翻来覆去地看着,都觉得舍不得。

本来在交出手机的那一刻李轩就有点心虚了,被这么一问顿时支吾起来,面上若无其事的,其实耳朵尖儿都在发红。好半天他才转过头与吴羽策四目相对,略略有点凶狠地瞪了他一眼:干嘛,不好看啊?我就是喜欢。

吴羽策笑着亲他,这一亲又弄得李轩一点办法也没有。

生日愿望啊……吴羽策沉吟了一会儿,摇摇头笑了一下。

他的野心很大。冠军,他想要,李轩,他也不打算放手。

李轩好奇得抓心挠肺,然而“说出来就不灵了”是他自己说的,再多的好奇便也只能往肚子里咽。可在散场后回宿舍的路上,吴羽策路过最后一盏路灯时忽然说,我刚才许的愿——希望我和李轩能长长久久。

李轩的脚步为之一停。

X市深冬的夜晚冷得厉害,吴羽策呼出的热气很快在空气里凝结成白雾,在灯下散射成一片暧昧的暖黄色。

李轩的脸颊冻得快要麻木,可吴羽策的眼睛好亮好专注。吴羽策望着他,仿佛偌大一个世界,只有李轩是他最重要的宝物。

李轩回望着吴羽策含笑的眼神不知所措,怔了好一阵子才轻声说道:说出来就不灵了。

吴羽策摇了摇头:本来就没有这种实现愿望的神仙,不然还要我们争什么冠军,许愿不就好了。

李轩无奈:那你还许。

吴羽策望着他,笑了一下才说:神仙听不见,你听得见。

吴羽策上前一步靠近李轩,顺理成章地在路灯下与李轩交换了一个吻。

冬至是一年中黑夜最长的日子,但也意味着,从这一天起,白昼将一天长过一天。

冠军自己挣就好了,不需要许愿……人没有把握的事情才会交给愿望。直到进了楼梯间,吴羽策才缓缓地说了一句话,说得有点无奈,也带着几分自嘲。

李轩听明白了,他转身站定,抬手在吴羽策发顶揉了揉,笑着说,怕什么神仙不灵,咱俩灵不就行了。

吴羽策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 未完待续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