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鬼|贺冬

冬至日要做什么

双鬼|贺冬

李轩睁开眼,感到有股沉甸甸的重量压在自己左肩。他下意识活动了一下半麻的手臂,回应他的是吴羽策略带不满的哼声。

李轩失笑,赶紧伸手把人搂紧了点:“吵醒你了?”

“嗯。”吴羽策不情不愿地半眯着眼睛,“起吗?”

李轩维持着拥抱的姿势,将床头的手机勾过来看了眼时间:“还早,你再睡会儿,我先起——”话还没说完,李轩就感觉自己突然被抱住,吴羽策猛一下把脸埋进李轩的气息里,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轻柔而绵长地喷在李轩颈上。

动作无声,态度却很坚决。

这意思是不让他走了。李轩哭笑不得,心里又是无奈,又有一点惊讶——他们俩在一起这么久,吴羽策鲜少在李轩面前流露出自己对李轩的占有欲。

不得不说,吴羽策突然表现出这样坦荡直白的欲求,让李轩很是受用。

好吧。李轩用手在吴羽策脊背上轻轻抚摸着,心里想,那就再赖一会儿好了,今天又不比赛,没有什么要紧事。

硬要说的话,要紧事其实只有一件。

李轩透过窗帘缝隙间漏下的一线天光注视着这个房间——门边的柜子上,逢山鬼泣和鬼刻的周边簇拥着他们俩这些年获得的荣誉,上个赛季他们拿下的第一张最佳组合的荣誉证书被珍而重之地放在了正中央。然而柜子旁边就远没有那么干净整洁了,地板上堆满了他俩尚未收拾的杂物,两张全联盟最金贵的鬼剑士账号卡被随意地扔在两个未拆封的飞机盒上,上面还压了一个印着两只紫色小鬼的马克杯,此情此景任何一个虚空铁粉见了恐怕都要脑溢血。

李轩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暗自笑了一会儿。吴羽策眯着眼睛问他笑什么。李轩抱着怀中人,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幸福感。于是他侧了侧头,在吴羽策颈侧轻轻印下一个吻。


第七赛季的夏休期,李轩和吴羽策盘算着该从俱乐部宿舍搬出来了。

作为一家联赛初赛季就进入联盟的老牌俱乐部,虚空的规模近几年扩张了不少,宿舍床位是一年比一年紧张。对于虚空的两位当家来说,住在宿舍虽然有通勤时间五分钟的好,但相对而言私人空间也少一些。第五赛季时两人还有一起行动打磨默契的刚需,然而到了第八赛季,同进同出的次数太多太频繁,难免遭到队友善意的调侃。

李轩虽然不介意这些,但也觉得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直白点说,是他俩也确实需要更多的二人时间。

吴羽策对此无可无不可,只回答李轩他在哪里自己就在哪里,语气平静,眼神认真,让挑了几处楼盘准备问问吴羽策意见的李轩直举白旗,心软得半天说不出话。

乔迁新居是大事,加上第八赛季前半段的赛程也不轻松,两人正式搬进来时X市已经入了冬。结果住进来当天晚上,李轩闭上眼后不到一小时又睁开了眼——

什么情况,这暖气怎么不暖?

他爬起来查看暖气片情况的时候吴羽策已经在了。他回头看了一眼李轩,简单说了一句没发现漏水,摸起来也有温度,可能就是刚新装不够热。

李轩捕捉到吴羽策的语气有一点被压下去的不高兴,想起吴羽策确实比他更怕冷一些。他把吴羽策的手拉进自己手里捂了捂,试探着提议道:“要不这几天先一起睡?”

李轩想的是反正都是大床,睡两个人绰绰有余,不料第二天他一睁眼就发现:这么张床比绰绰有余竟然还要有余得多。

他侧过头适应了一下昏暗的光线,本来属于吴羽策的那半边床已经空了,吴羽策卷着他,被子卷着吴羽策。

“你有那么冷吗?”李轩忍着笑意明知故问。

“你比较暖和。”吴羽策倒是坦荡。

然而供暖恢复正常后,两个人却还依然默契地维持着同睡一张床——半张床——的状态。

这其中有多少故意的成分,两人心照不宣。


“真要我去啊?”

从床上爬起来已经是下午,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这样的作息倒是正常,就是有点不太健康,好在他俩已经习惯。对于虚空双鬼来说,今天只有一件要紧事——

“方锐他们已经到酒店了,李迅说他先过去和他们逛逛,然后再带去吃饭的地方。”吴羽策把QQ群上999+的消息一键已读,抬头看向往自己脑袋上套衣服的李轩,“你不想去?”

“那倒没有……”

“李轩,我想你去。”吴羽策突然说。

李轩一下没辙了。

同期出道的选手之间往往很有些莫名的交情,就像虚空客场对上蓝雨时没少让喻文州黄少天请吃饭,周泽楷方锐这些好友特意飞来X市给他庆生,吴羽策也没道理不做这个东道主。为此虚空队里给吴羽策的庆生活动直接前调一天,正好跨了个零点。

但吴羽策突然提出让李轩和他一起去,却是李轩没想到的。两人虽然是地下恋人,倒也没有彻底变成连体婴。主观上,李轩其实更愿意给吴羽策一些和朋友单独相处的空间。

不过吴羽策似乎另有打算。

——而且这打算,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暂时不打算告诉他。

这让李轩有一点忐忑,还有更多的一点新奇。

“策哎……”李轩长叹一口气,“我是不是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吴羽策眼神闪动了一下——李轩极少像这样只用名字里最后一个字叫他,这像是某种对他极端无奈的示好,在此之前,他只听李轩这么叫过一次。

吴羽策忽然有一点心软,不过脸上藏得很好,他带着笑看着李轩,伸手拍了拍自家队长兼同居人的脑袋。

李轩也笑,把吴羽策胆大妄为的手拉下来攥在自己掌心,想:算了,横竖今天吴羽策最大。


关于这对在赛季半途就锁定了联盟最佳组合称号的搭档是怎么在一起的,李轩坚称是自己先告白的,吴羽策不反驳,但略有一点不同意见。

半年前——准确地说是五月十三日,虚空战队出发前往S市,准备第二天客场对轮回战队的比赛。轮回到底有个人精副队长,打着给李队过生日的旗号就把两队人拉去吃了顿饭。美其名曰增进两队友谊,实则互相打听消息探探对手虚实。

两边都是熟人,全场年纪最大的算起来竟然能落到李轩头上,一群年轻人玩在一起是越玩越放得开,要不是第二天有比赛,这阵势能嗨到太阳升起。最后散了摊一看已经是凌晨,还是轮回那边联系了俱乐部的大巴车把一行人送回住地。作为当晚的主角,李轩这一晚上被闹得最凶,此时早已困得上眼皮碰下眼皮,上车打了个哈欠,头一歪就打起了盹儿。

回到酒店少说还要四十分钟,李轩的脑袋不安稳地一点一点,吴羽策正想出声让他靠到自己肩上来舒服点儿,然而鬼使神差地,看着昏黄的灯光从李轩的侧脸飞掠而过,他忽然升起了一种冲动。

周泽楷从前排回过头,想把一瓶可乐递给好友时,正看见吴羽策倾身在李轩脸颊上落下一吻。

闹了一晚上,其他人早就恹恹欲睡,车上安静得只剩细微的引擎声。周泽楷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中,伸也不是,缩也不是,堂堂荣耀枪王难得露出慌乱的表情,情急之下憋出一句:“会保密!”

还没忘记压低了声音。

吴羽策其实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倒是周泽楷的反应让他有些忍俊不禁。他从好友手里接过饮料,比了个OK的手势:“多谢。”

李轩靠在他肩头,安稳的呼吸声就在自己耳畔。吴羽策渐渐也闭上了眼睛。

下车时,周泽楷的目光不断在他和李轩之间巡游,吴羽策朝他挥挥手说明天见,周泽楷突然上前了两步,语气坚定地对他说:“加油!”

李轩有点意外地看着两人,吴羽策失笑,懒得解释什么,只上前伸出手和周泽楷击了一掌。

出于这段意外花絮,他决定和李轩在一起时虽然谁也没打算告诉,但还是给周泽楷发了一条消息,算是个通知。

好友回他:“下次,带家属。”

这个提议让吴羽策的心微妙地动了一下。


李轩向吴羽策告白时,一双手搂着吴羽策,把脸埋在吴羽策的肩上忍笑,一边九曲十八弯地感慨——

“策哎……你不明白吗?”

吴羽策愣住了。

总体而言,李轩是一个比较随和的人,这点反映在李轩对其他人的称呼上。对同期和后辈,他习惯直接称名以显示亲近。他管喻文州叫文州,管张新杰叫新杰,管杨昊轩叫昊轩,管盖才捷叫才捷,至于李迅,则收获了一个李小迅的爱称。

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李轩自己也说不好为什么,但他就是觉得,面对吴羽策时,好像只有完完整整的“吴羽策”三个字,才是最合适的称呼。他第一次见吴羽策是在青训营,人人都说这一届出了个厉害鬼剑,说这话的时候往往还会用某种微妙的目光看着他,彼时风光无限的荣耀第一阵鬼也不过十八岁出头,脸上装得人五人六的,心里哪咽得下这口气,找了个时间就去青训训练室“侦察敌情”——

“吴羽策?打得不错。”

“……多谢夸奖?”

这就是后来驰名荣耀赛场的双鬼组合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李轩多少能理解自己当时的想法,和其他人一样单称名字不称姓有套近乎之嫌,和称呼后辈一样叫小吴又对吴羽策不够公平,像是占了吴羽策的便宜,于是就是“吴羽策”了。

连名带姓三个字,带着点尊重与欣赏,也带着点棋逢对手的意气。

说白了就是有点端着。

“吴羽策!走走走饭饭饭——”

“我有点事哈要去找吴羽策训练呢。”

“哎李小迅,见着我家吴羽策了没?”

后来双鬼拍阵横空出世,他和吴羽策做了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李轩还是习惯叫“吴羽策”。对此联盟第一八卦雷达李迅同志报以冷笑:你们没听出来这比起那种套近乎叫法要来的更亲吗?

方锐在五期群里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转发了一则网友文章,大意是称呼的远近与实质关系的远近有错位的时候,叫起来就会显出异常的亲密,按照这个理论,管顾客叫亲亲是友善和积极的表现,管伴侣称名是关系牢固家庭幸福的表现。

霸图汉子周光义耿直地疑惑:那李轩这是什么表现?

鬼迷神疑:我觉得

鬼灯萤火:可能是

一枪穿云:情趣

季冷:…………

季冷:等会儿楼上这个是谁啊?!??

——管理员开启了全群禁言——

鬼刻:未读消息999+,果然又是你们几个二逼

一枪穿云:

玩闹结束,方锐那套歪理却在吴羽策的脑海里稍转了两圈——他自己从来只叫“李轩”,也是亲近感作祟吗?

“李轩”两个字在他心尖转了两圈,吴羽策有点说不上来,只觉得心里变得有一点柔软。

李轩对他的特殊对待,吴羽策并不是没有察觉,只是他觉得他和李轩之间毕竟有这样那样的竞争关系,即使两个人都不在乎,也难保不被人拿去做文章,留心一点总不是坏事。

何况李轩是有点在乎的。

从吴羽策的角度来说,他甚至很理解李轩的这份在乎。

也因此,在李轩愿意放下所有的“在乎”和“端着”,向他明明白白地摊开对吴羽策深切的无奈和认命时,吴羽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有点疯了。

短短几个字,他却有种想把李轩彻底据为己有的冲动。

也是被李轩带得疯了吧,吴羽策想。早在李轩提出和他一起打双鬼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李轩只是表面上看上去冷静靠谱好脾气,真到那种关头,未必不比自己更胆大更叛逆。

其实就是,李轩和他,本质上是同一种人。

他喜欢。

吴羽策于是没再管李轩那百转千回九曲十八弯都弯了个什么,他直接拽起李轩的领子,干脆利落地吻了上去。

李轩愿意认,那他不介意舍命陪君子。


把时间拨回李轩出发告白前的五小时,决定和吴羽策搬出去同居前的六千三百七十二小时,彼时虚空客场战完蓝雨,李轩说剑圣请吃饭晚点回来的时候,其实没想到话题会绕到他和吴羽策身上去。

“那我换个问法,如果吴羽策像他现在喜欢你一样喜欢个别人,你什么想法?”黄少天嘴里塞着东西都不影响见缝插针地说话,属实是垃圾话和打荣耀同样功力精湛。

李轩噎了一下,可能是吃饭吃得能量都集中到胃上了,脑子就有点转不过来,竟然被黄少天带着想了想:“……对方对吴羽策好吗?”

“你还考虑得这么细,那就还行吧。”

“‘还行’不行。”李轩下意识皱起了眉,“吴羽策吧……你看着觉得人挺不好相处的,其实很重感情的,对方只是一般喜欢的话没准要伤吴羽策的心。”

“但是人小吴喜欢他啊,人就是心甘情愿呢?”

李轩哽了一下,还是强硬地说:“……那也不行。”

“我现在才发现李轩你这人也是不讲道理的主。”黄少天拿筷子点点他,大感无语,“行吧,那假设对方很好,十分好,特别好,比你跟吴羽策还有默契心有灵犀不点都通。”

“没人能比我和吴羽策更默契。”

“这不是假设吗!”

“假设啊……”李轩沉默了。过了许久,久到黄少天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了,他才有些茫然地说:“……我不知道。”

“啊?”

“没准儿我还是希望他喜欢我吧……我不知道。”李轩又重复了一遍,“没人比我跟他更默契的。”

“所以你的结论就是不管有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吴羽策都非喜欢你不可。”黄少天目瞪口呆,“兄弟,强盗啊。”

李轩最后不太记得自己怎么回的酒店,要怪只能怪G市天太热,大冬天的竟然还有27℃,而他身上还披着X市传来的羽绒服。人一热就容易失去记忆,他失忆着打开门就看见吴羽策盘着腿在床上,打着游戏等他回来。那一瞬间李轩突然觉得强盗就强盗吧,他唯一有把握的事就是他不想错过吴羽策。

人一热不仅容易失去记忆,也容易失去理智。

但失去理智的感觉并不坏。

李轩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他呼吸之间都是热气,脑子却异常清晰。

他说:“吴羽策,我有话跟你说。”

吴羽策抬头望向他。

此时距离李轩伸手将吴羽策揽入怀中,还剩十二分二十二秒。


太久没出门,两个人着实低估了下班高峰期的X市,路上堵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反而是李迅带着周泽楷方锐坐地铁,眼看着就剩几站路了。

“那我们可要反客为主了。”方锐发了个不怀好意的奸笑表情。

“你们先点吧,我还有一会儿。”吴羽策不为所动,李轩已经第五次把着方向盘叹气,说早知道咱们也地铁得了。李轩伸手把暖风开大了点,又偏过头问他:“你要不要再睡会儿?今晚应该有得折腾。”

吴羽策点了点头,心说确实,今晚他估计要下不了桌。

闭上眼睛前他又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儿李轩,不好说心里翻滚的毛毛躁躁的情绪是什么。

可能就是高兴的吧。

李轩注意到他的视线,腾出右手来拉了一下他的左手。

绿灯亮了。

最后还是迟到了二十分钟,正赶上第一道菜上上来。李轩在路上终于知道了自己这一趟的角色,表情有点别扭地缀在大步流星的吴羽策身后半步的位置。

但两个人的手一直牵着。

方锐看见李轩的时候疑惑了一下,跟周泽楷交换了一下眼神,周泽楷先是茫然,然后忽然一脸恍然大悟,竖起了大拇指。

方锐:?

然后他听见吴羽策带点轻蔑、带点嘲讽地冷笑了一声。

吴羽策攥紧了李轩的手,越过眼神茫然的各位同期,向周泽楷点了点头,接着提高了一点音量:

“今天带家属了,都没意见吧?”

整个包间瞬间静了下来。接着爆出一阵惊天动地的鬼叫。

李轩站在淡定吴羽策身边,牵着爱人的手,发出今天最长的一声叹息。

然后他打起精神,迎着满桌职业选手聚光灯一样的目光笑起来,镇定自若地挥了挥手。

- End -
虚构
同人 全职高手 双鬼
5,239字 948次阅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