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立夏五月初,南山掇仙草 地球最后的铁血纯爱双鬼解,轩策神圣婚姻不拆不逆
双鬼|结婚风云

!Warning
虚空全队去拉斯维加斯团建,李轩一觉醒来发现李迅和吴羽策扯了结婚证。
纯搞笑的欢乐喜剧,没有胃痛只有小情侣情趣。
最开始是因为跟超鱼聊天的时候超鱼说“也可以出国旅行,喝醉酒去拉斯维加斯结了个婚,第二天直接懵逼”
我:这开头可以去开个安科楼,一对小情侣在拉斯维加斯醒来,发现结婚证都扯好了
超鱼:这很容易出现一些离谱CP
我:那,给同队一些加权……
超鱼:万一骰出吴羽策和李迅呢?
我:草,轩哥:???
于是有了这么个纯搞笑的欢乐喜剧。内含一句话林方(锐)和名字都没有出现的王方(士谦)。
联盟总部在十号线上显然是一些安科宇宙记忆作祟。
我本来以为三千字肯定能写完的,没想到愣是奔着八千字去了……

1.

早知今日,李轩一定挟逢山鬼泣以令虚空,一哭二闹三上吊也要俱乐部把这次下了血本的出国团建活动给取消了。有这钱拿去给鬼刻洗技能点不好吗?团什么建!建得我那么大一个吴羽策居然跟个小白脸跑了!

“小白脸”李迅躲在自家副队伟岸的背后欲哭无泪瑟瑟发抖,生怕自家队长一言不合掏出一把四轮天舞让他李迅血溅当场,隔天他们虚空就能同步登上拉斯维加斯八卦新闻头条和国内微博热搜榜第一。

李轩僵硬地把钉在李迅身上的杀人视线收回来,环视四周一圈——俩透明一人捞一个,默契地拽着自家奶妈和监国太子双双后退五十米光速逃离战场。李轩最后拿出一线理智转头瞪着吴羽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吴羽策,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这次确实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理亏,吴羽策只好无奈地一再示意李轩冷静,可怜虚空副队长平时就不是话多的人,解释的话组织了半天也没捡着一句能说的,最后只得无缓冲接地:我和李迅真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喝醉了。

可以,那你俩挺厉害的,直接醉到人拉斯维加斯婚姻登记处,连结婚证都打了。李轩面无表情地给吴羽策比了个拇指。他低头看了一眼桌上打着“WU YUCE”“LI XUN”两个名字的结婚证明,只觉得额角青筋直跳——但凡后面这个名字中间多一个字母“A”呢?!为了自己的血压着想,李轩默默移开了视线,重新看向自家瑟瑟发抖的刺客,语气云淡风轻就是怪瘆人的:这倒也是一种双鬼哈,挺方便的,名称都不带换的是吧。

李迅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为虚空立过功,我为战队卖过血!队长你不能这样!我要见冯主席!我要见冯主席!

李轩忍无可忍:谁还不知道冯主席兼任民政局荣耀联盟分局婚姻登记处处长!去找冯主席让你们把国内的结婚证也一起打了是吧!

吴羽策按住准备暴起的李轩,一个头两个大:李轩你冷静一下我一点都不喜欢李迅……我和李迅都不是美国公民这结婚证有没有法律效力都还是个问题……

吴羽策话音刚落,战场外围五十米处竖着耳朵偷听的围观群众席上,向来冷静稳重的盖才捷同志举起了手,小声说道:副队,人身权具有对世效力,这个结婚证国内也算数的。

空气顿时凝固了。

李迅将信将疑:你还知道这个?

盖才捷诚恳道:我大一退学打职业前在法学院读过半年书。

李轩语重心长:小盖,法学院少了你,是他们的损失。

2.

这可能是虚空队史上最鸡飞狗跳的一天,李轩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定时炸药倒计时三十秒的状态中,而吴羽策为了不让他炸,硬是从人狠话不多的虚空副队一转成为联盟黄少天第二(暂时),只觉得自己这一天说的话加在一起可能要超过过去十年的总和。

李轩倒也不是真觉得吴羽策和李迅有点什么——自己的搭档自己最了解,李轩再气也不至于真怀疑吴羽策到底喜欢谁,只是谈了这么多年的对象突然成了别人家的法定伴侣,这事儿实在是魔幻得离谱,落谁头上那不得晴天霹雳哭笑不得,要说真动了什么大气吧也不至于,但总归是有那么点儿不舒服。李轩心里抓狂得不行,想发发疯在吴羽策面前闹一闹大概也算人之常情。

唯一让他聊感安慰的是,这会儿他们两个正押着一个李迅,双鬼拖一鬼地赶往婚姻登记处——这回当然是奔着离婚去的。

吴羽策显然也知道李轩心态崩溃源于何处,一方面吴羽策自己也觉得这事儿尴尬到好笑,一方面想到李轩心里压着没发作的那点不舒服,确实还是挺愧疚的。李轩幽幽地问他,昨晚你们喝酒都聊啥了,怎么就奔着扯证去了。

吴羽策这辈子最大的耐心今天全拿出来哄虚空阵鬼了,他按着太阳穴想了半天才说,记不太清了,可能就是……聊起来你上赛季跟李迅喝酒的时候说拿下冠军就求婚。

李轩哽住,捂着脸郁闷了半晌才说,这次回去我要立刻把严禁饮酒写进队规第一条。

吴羽策默然,点点头说,确实,假酒害人,真酒坑人。

李轩见吴羽策一脸沉痛反思吸取教训的表情又忍不住想逗一下他,眨眨眼伸手勾住吴羽策肩膀说,你真的没跟李迅有一腿?你看啊我也姓李他也姓李,我ID带鬼他ID也带鬼,按照荣耀论坛同人版的流行题材岂不是很适合搞一些代餐文……

“学”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或者说没机会说出口了——吴羽策烦不胜烦,直接揪着李轩的领子把人一把拽过来,径直吻了上去,直吻到李轩大脑缺氧连连挣扎才松开。李轩喘着气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吴羽策一挑眉,讽道:代餐有正餐好吃,嗯?

李轩这下没脾气了。

此时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的李迅左看看,右看看,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八卦党本能,小小小声地自言自语吐槽道:副队这算不算婚内出轨……

四道杀人的目光霎时间齐齐转向李迅。

吴羽策左手拦住李轩,右手竖起食指点点李迅,张了张嘴愣没说出话来,无语了好久才比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说,李迅,活着不好吗?

3.

冯宪君,荣耀职业联盟中国总部现任主席,兼民政局荣耀职业联盟分局婚姻登记处处长。早几年老冯还在给前任主席金成义做秘书的时候,就曾对年终报告里“联盟婚恋情况”一项怀有一些深切的疑惑。他想了许久,只当是像选手学历一样的常规统计,万没想到自己接任联盟主席那天,老金神神秘秘地把他带去了总部大楼六楼走廊尽头某间比当年百花战队狭小的房间还小的房间。冯宪君看着房门右侧被红布盖住的长条牌匾,顿时陷入沉思。

金成义严肃庄重地把红布一揭,只见钢底黑字一块牌,上书:B市某区荣耀职业联盟办事处民政事务所。

金成义言辞恳切:组织上现在要交给你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冯宪君大为震撼:咱们联盟还管这个?!

金成义满脸慈祥:不然怎么联盟成立三年整,一条选手感情八卦的新闻都没报过呢?那都是组织上工作做得好,关心选手个人问题的同时也十分注重保密工作……

冯宪君边听着边环视一圈,最后望着桌上摞起来有他半个人高的档案,问出了一个问题本身就非常有问题的问题:咱们这个联盟,没婚的究竟还剩多少对?

4.

联盟内部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所以每一位踏入职业圈的选手,或早或晚,都要或心甘或情愿地走进联盟总部六楼走廊尽头那个狭小而神圣的房间——包办的不能进,强迫的更加不能进。

这里还有一个年代久远已无从考据的传言,据说第三赛季曾有某未来的冠军队选手在这个神圣的小房间里,面对金主席庄重严肃的询问,惊天动地撕心裂肺地喊出了一声“我不是自愿结婚的!!!”遂连家带口被金主席打包扔了出去。

荣耀女神在上,我国婚姻法(第六赛季后是民法典)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

虚空内部曾在一个只有正副队没在的小群里开过盘打过赌,赌自家正副队到底有没有走进过“那个地方”。以李迅为首的正方观点认为,倘若没有那神圣的红本本光辉照耀buff拉满,这俩人怎么可能默契到场上不用文字交谈都能完成战术沟通,何况自己这里有重磅大料——至少队长是动过求婚的心思的!而以杨昊轩为首的反方观点则认为,以咱家副队的耿直,如果连你李迅都要靠“俺寻思”来判断,那么他俩之间目前为止一定啥事没有。

为此杨昊轩甚至拉了一对真情侣——也就是上一任全透明半透明操作者——进了群,美其名曰“提供一些来自真的进过小房间的人的真知灼见”。结果两位前辈在听完了他们的辩论后,一人提出了一个让全群陷入沉默的问题。

全透明:小吴有这个心吗?

半透明:李轩有这个胆吗?

的确真知灼见。

开盘打赌总得有人去刺探虚实,这个艰巨的任务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八卦小王子李迅的身上。他跟吴羽策同队又同期,关系亲近得可能仅次于李轩,他认第三方锐都不敢认第二。李迅在得知万年穷得揭不开锅的俱乐部居然要出国搞团建后马上意识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虽然李迅自己酒量也就一个三杯倒,但此时不拎瓶酒出来让同样三杯倒的吴羽策吐了真言,简直对不起他联盟最爱舍命一击刺客的一世英名。

到了舍命陪君子那天晚上,李迅终于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进过神圣小房间的老牌情侣,看小情侣的眼光那是相当稳准狠。酒过三巡后吴羽策已经发飘了,李迅跟他彼此彼此,磕磕绊绊地讲上个赛季过年那会儿李轩跟他喝酒,喝醉了就在那儿立军令状似的说夺冠了就在领奖现场跟你求婚。

吴羽策喝醉的时候比平时更安静,此刻更是露出了一种手足无措神情,说,李轩……真打算跟我求婚?

那可不嘛!李迅立刻比划起来,隔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琢磨出味儿来,又闷了一口才愣愣地问吴羽策:合着你不想跟队长婚?

不是,不是。吴羽策立即否认。他低下头啜了一口,茫然地说,我就是没什么概念……李轩竟然在意这个吗……

这就是前辈们说的没这个心了。李迅想着自己怎么又输给杨昊轩九块九,不禁心有戚戚,一拍桌喊道:你就说婚不婚吧!

吴羽策不知道在想什么,痛下决心一般咬牙道:婚,可以婚。都可以婚。

没错,都可以婚,全联盟一个都别跑……咦不对我还没对象呢?我婚个锤……

没对象也可以婚!必须……得婚!

策哥说得对!没对象也可以婚!走,咱当场婚一个!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在醉酒状态下是不太讲究逻辑的,尤其是吴羽策这样的行动派,认定一个“婚”字后拽着李迅就叫了辆车直奔婚姻登记处去了。

这俩倒霉小伙当晚的醉酒实录吴羽策事后究竟想起来多少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就算想起来了,这“都可以婚”背后的心思,他是这辈子都不会告诉李轩的。

喝酒误事啊。

5.

从婚姻登记处的大门出来,李轩望着结婚还不到24小时终于成功离婚的吴羽策,不死心地又问:咱真的不能顺便把这个婚结了吗?

吴羽策设想了一下,表情瞬间就有点绷不住:真的不行,24小时内闪婚闪离再闪婚,还让“前夫”做新婚见证人,这新闻一点就爆,饶了虚空公关部吧……

“前夫”李迅在旁边没憋住笑,差点又挨一顿打。

李轩长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低头牵住吴羽策的手,小声咕哝道:好吧,好吧,大局为重……来日方长。

这话李轩说得九成九的轻松,可吴羽策到底还是听出了剩下那不到一成的不情不愿不甘心。很难形容,但吴羽策心里当场就抽疼了一下,好像裂开了一道狭窄的缝。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反过来攥紧了李轩的手。

李轩先是一愣,然后展颜一笑,凑上去亲昵地亲了亲吴羽策的脸颊,调侃道,想什么呢一脸苦大仇深的,别呀,不就离了个婚吗风里雨里我依然爱——哎靠疼疼疼疼松开松开。

吴羽策面无表情地松了李轩被他反剪的胳膊,别过了视线。

回去一路上吴羽策都在低头玩手机,李轩李迅——按李轩的说法这也可以是一种双鬼——几次探头探脑都被眼刀警告缩了回去。

吴羽策的屏幕上——

海无量:B市哪个民政所都要预约,就咱联盟的小房间不用。

海无量:带好身份证,合照无所谓了可以现场拍。

海无量:不过人周末不上班哈!

海无量:那我和老林先提前说句恭喜了!

6.

李轩到了飞机上整理报销材料的时候才注意到,原来这团建项目名字就叫“拉斯维加斯魔幻之旅”。

那确实是很魔幻。李轩脸上表情不由抽搐了一下,转过头正准备跟吴羽策吐槽,肩上便是一沉。李轩直接噤了声,吐槽的话到了嘴边全化成了带着笑意的叹息。这几天是够折腾的,就让他好好睡吧。李轩想着,替吴羽策拉了拉快滑下肩头的毯子,又调整了一下坐姿让他靠得舒服点儿。

算了,算了。李轩用脸轻轻蹭了蹭吴羽策的头发,心里一片柔软地想,或许自己对吴羽策,真的没有什么不可以。李轩小声叹了一句“真是败给你了”,轻手轻脚地把报销单据叠了起来,直接夹进了记战术安排和各项联盟杂事的笔记本里,也不去看了。这样靠在椅子上发了会儿呆,李轩突然心里一动,一边稳着身体一边单手在包里来回摸着,最后终于从包里拆出一根扎水果糖包装的红丝带。他小心翼翼地拿带子在吴羽策无名指上松松绕了一圈,接着掏出笔在带子重叠处划了一道标记。

李轩做贼心虚地瞄了吴羽策一眼,还好,没醒。于是他把红丝带妥妥帖帖地收进口袋里,闭上了眼睛假装无事发生。

吴羽策醒过来的时候李轩正跟他头靠头地挨在一起,就是睡得不太安稳,吴羽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人推醒了。李轩睁眼的时候还蹙着眉,像是梦里遇上了什么重大问题,和吴羽策四目相接时第一反应是去拉吴羽策的手。吴羽策不知道李轩做了什么梦,但多年搭档的默契让他的动作毫不含糊,直接稳稳地抓住了李轩的手。

吴羽策……?

嗯,我在。吴羽策把自己身上的毯子翻手盖到李轩身上,说,可以再睡一会儿,离降落还早。

李轩于是重又陷入睡梦中,而这一次,他终于睡踏实了。

他们在B市落的地,按照计划是先去酒店休息一天,明天再搭国内航班飞回X市。等取了托运行李打上了车,吴羽策突然把李轩和自己的行李箱分别往李迅和杨昊轩手里一塞,扭头对李轩说,他们几个先回去,李轩你跟我去个地方。

副队军令如山,李杨二人一句话不多问,拖过行李箱就是一个飞奔离场。李轩目瞪口呆地望着双骑绝尘去的队友,又回头望望拽着自己往另一个出口方向走的吴羽策,战战兢兢道:我们家副队这是绑票啊还是拐卖啊……

吴羽策没搭理,直接问他:身份证带了吗?

李轩拍了一下口袋以示带了,然而嘴上还在跑火车:看来是绑票,但咱们俱乐部这财政看着不像能拿出赎金的样子啊。

吴羽策难得被逗乐了,笑着说,对,是绑票,你要逃跑吗?

李轩眨眨眼,说,那怎么能行,本人自愿配合我们家副队的犯罪行动。

你自愿?

我自愿。

等会儿记得把这话复述一遍。

7.

工作日,避开早晚高峰,十号线上难得人不算多。这路线李轩是越看越熟悉越走越亲切,等到了目的地,李轩结结实实愣住了。

荣耀职业联盟中国总部大楼,他对这里的熟悉程度可能仅次于自己家和虚空主场,但李轩怎么也想不到吴羽策的目的地会是这儿——这会儿正在夏休期,冯主席就算要开会也不是这个时候啊……不对,联盟开会怎么也应该先通知他这个队长啊!有吴羽策什么事!

吴羽策轻车熟路拉着他上电梯时,李轩仍然一头雾水满脑门儿的问号,搞不懂吴羽策这是哪一出。李轩就这样眼睁睁看着电梯过了三楼四楼五楼,最终停在了六楼……等会儿,六楼!

大大的楼层数字“6”犹如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唤醒了李轩脑内一些尘封的印象。一个猜想在李轩脑海中浮现,可他几乎不敢相信。

李轩声音都有点发抖了:吴羽策,你……

吴羽策牵着他停在六楼走廊尽头的小房间门前,礼貌地叫了一声冯主席。冯宪君显然等候多时,亲切地应了一声:李轩,小吴,你们来啦。并把两张表格推到他们面前。

吴羽策上前一步,把身份证压在了表格上,说,我和李轩过来登记。

一时间冯主席脸上露出了一种“八百年了你俩可算来了”的欣慰。

按照流程,冯主席问出了那个严肃而神圣的问题:你们是自愿的吗?

我自愿与李轩缔结婚姻关系。吴羽策回头凝视着李轩,把这句话说得认真庄重,掷地有声。李轩只觉得吴羽策每个字都敲在自己的心上,一种汹涌澎湃的感动与激情几乎要把李轩压得喘不上气来,他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都有些哽咽。

他望着吴羽策,同样一字一顿地说:本人……自愿与吴羽策缔结婚姻关系。

灰蒙蒙的阳光透过南向的窗户漏进来,五星红旗高悬在他们的头顶。而那一刻,他看见吴羽策的眼底,盛满了温柔而灿烂的笑意。

8.

揣着俩小红本出来一路回到住处李轩还是恍惚的,等吴羽策把房门一关,李轩才一个激灵如梦方醒。

等会儿!这就结了?!李轩裂开了。

不然呢?吴羽策茫然道,证都打了。

李轩两只手比划了半天,语无伦次道:就是、那什么,我甚至都没跟你求婚?还有仪式什么的?啧我意思是说……

这回轮到吴羽策裂开了:啊?还、还需要这个?

我靠!当然需要!

眼看着李轩要暴起,吴羽策当机立断随机应变,掏出钥匙串拆下了虚空大门钥匙上的钥匙圈,憋着笑说,那给你现场补一个——李轩,嫁给我吧。

反了你了!李轩立刻笑骂着把吴羽策拽过来按在身下,由着吴羽策把大了两圈不止的钥匙圈很随便地套在了自己指上。李轩捉住吴羽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钥匙圈就压在他们的指间,冰凉的金属都仿佛染上了一丝温度。

李轩笑着说:吴羽策,要也是你嫁给我。

吴羽策无奈:这种事情重要吗,男的跟男的又不能生。

李轩深沉道:那不好说,万一联盟真有送子鸟专门送萝卜呢。

吴羽策乐得不行,推了推李轩让他起开。李轩不依不饶:你还没答应我呢!

吴羽策就这样躺着望了他好一会儿,久到李轩都以为他不会再给回应了,吴羽策突然开口说:好。

李轩甚至没反应过来:啊?

吴羽策重复了一遍:我说,好。

仿佛被一颗甜蜜的子弹迎面击中,李轩再忍不住,俯身便吻了上去。

等闹够了,李轩掏出那条有标记的红丝带绑在了那枚钥匙圈上,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然后抬头对吴羽策说,下个赛季,拿冠军戒指换它吧。

9.

李迅旁敲侧击地从自家队长打听到这个惊天八卦后,发出了一个作大死的灵魂疑问:虽然但是,要是咱们队夺冠了,那冠军戒指我不也有同款吗?

此时距离本赛季总决赛开幕还有不到两小时,虚空主场,然而虚空战队除了副队长吴羽策,却全都猫在了自家周边部门口——更具体一点,是李轩坐在小板凳上,手里拿着周边部小姐姐发放的爱的号码牌,剩下鬼灵驱透带小贾六个人一个叠一个叠一个叠一个叠一对地扒着门框往里张望。李迅话音未落,叠在他上边的奶妈唐礼升果断捂紧了李迅的嘴,大义凛然道,队长你不要听这个李迅胡说八道,这场打完我们立刻把他扭送重生点。

李轩无语地白了这些个离谱队友一眼,正准备开口吐槽,里间的房门就“吱呀”一声开了。李轩立刻站了起来,只见周边部的小姐姐揣着俩红色小方盒乐颠颠地蹦到他面前,神神秘秘地说,李哥你看为你这事我们老大看家本事都拿出来了,下次周边策划案,战队可一定帮我们在老板面前说说好话啊。

一定、一定。李轩忙不迭谢过,队友们此时也围了上来,李轩就在队友们的团团包围中打开了两个小方盒。

两枚闪着柔和光芒的素圈戒指静静地躺在正中央,戒指的内圈分别刻了他和吴羽策两个人的名字,饶是刻字的地方窄小得过分,依然能看出笔锋清隽飘逸,的确是高手;而两个人的名字旁边,分别雕了半边振而欲飞的翅膀,合起来正是一对。

李迅当场比了个拇指:牛哇,之前小盖说咱们周边部有高人我还不信,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周边部小姐姐得意一笑,本来正准备回岗位上,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摸大衣口袋,将那条有标记的红丝带物归原主:或许能算一种护身符,一定要赢啊,队长同志!

李轩一句谢还没出口,外面走廊上传来吴羽策的声音:李轩?你们一大群人在这做什么呢,要去候场了。

没啥——刚好遇到了,跟我们稍微聊了聊下期策划案。李轩只来得及把婚戒飞速藏好,跟小姐姐挥了挥手就迎了上去。吴羽策看着他手里那条红丝带,莫名觉得有点眼熟:这什么?

李轩顺手一抖,往吴羽策手腕上随意一绑,半开玩笑地说:一种护身符。

直接给我了?那你怎么办啊。

李轩一勾吴羽策的手臂,笑说:我不是还有个这么大的嘛。

看来不赢不行了。吴羽策也是一笑。

废话!双鬼拍阵,神仙难敌!

门外传来鼎沸的人声,那是他们即将踏入的战场。

李轩小跑两步到了队伍前方,意气风发地一招手:我们上!

尾声,以及无关紧要的小事

  1. 李轩到底还是没敢把夺冠现场整成婚礼现场,两对四枚戒指——两枚冠军戒指两枚婚戒——最终是在后台完成的交换。在李迅带头鼓掌引得全队以及工作人员跟着起哄后,吴羽策难得有点无措,最后在李轩抱住他的时候低声笑骂了一句“李轩,你有毛病吧。”可还是回了李轩一个用力的拥抱。
  2. 虚空新队规第一条:严禁饮酒。
  3. 根据两位前任透明提供的线报,当年那位喊出“我不是自愿结婚的!”的勇士,最终还是第二次踏进了小房间,据说对象还是当年那一位,区别是这一次终于是自愿的了。
  4. 虚空还是很有队友爱的,没有真把数次在作死边缘试探的李迅送回重生点,只是在夏休期职业选手们开小号抢BOSS的时候,只要队里有两个鬼剑号,大家就会无比默契地放生队里的刺客。
  5. 周边部老大身经百战,在李轩请教挑婚戒的时候明确指出这种测量方法量出来的指围会大一圈,后来事实证明,姜确实还是老的辣。
  6. 虽然欠了周边部一个天大的人情,但看到逢山鬼泣×鬼刻对戒周边的策划案的时候,李轩的手,微微颤抖。
  7. 但据说对戒销量相当好。李轩甚至在吴羽策桌上看到了一对。
  8. 当然李轩自己也收了一对,不过没跟婚戒和冠军戒指串在一起;后两者被李轩串在了一起,平时挂自己脖子上。
  9. 多年后冯主席退休,述职报告中有一样成绩尤为醒目:在任期间,荣耀联盟登记在册的伴侣,未有一对提出离婚。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