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相关][闲聊茶馆]破一破只有虚空双鬼能用双鬼拍阵的洗脑包

一位普通狂剑老哥的荣耀生涯

[荣耀相关][闲聊茶馆]破一破只有虚空双鬼能用双鬼拍阵的洗脑包

说是破洗脑包其实只是鄙人的一个树洞贴……这个帖子我想写很长一段时间了,但一直没动笔,最后我对象说你就当树洞贴写哪来那么多穷讲究,再不发等新买的游戏到了就没空写了。鉴于他是我们队最有智慧的奶妈大人,他说的话总是对的。

因此我决定用最朴素的方式从头讲起。

我第一个荣耀账号在第五区。那个时候我正处于人生的低谷期,简而言之,因为一系列操蛋的原因,我被迫延毕了一年,没能顺利拿到博士学位,延毕这事又导致我跟家里吵了一架,整个暑假都没回家,赶上加速器暑期检修,实验也不太想做,干脆窝在宿舍颓废。

我堂妹那个时候考上了对门的研究生,听说我人还在X市,兴高采烈要求我做地陪,带她熟悉熟悉环境,我横竖没事做,答应了。

我确实纳闷过这小姑娘本科期间天天听我吐槽学院行政是狗中狗,怎么还是考进了X市这个火坑。后来才知道妹是个荣耀老玩家,选择来X市读研一半原因是对门学校确实是她分数线内能报到的最好的本专业院校,另一半原因就很扯了——她当时粉虚空战队,想着看比赛方便。

我先问她什么是荣耀。

她说是个网游,很好玩的,你周围没人玩吗?我心说学校这个破网上个QQ都掉线,就算有人打游戏肯定也是出去找网吧,这我哪能知道。

我又问她什么是虚空战队。

她一边说我一边掏出手机上网搜——电竞我不看,但我知道凡事沾点竞技,这帮人肯定得有个什么论坛之类打架互喷之地。等她眉飞色舞地说完我也差不多把论坛上提到虚空两个字的帖子看完了,我诚实地评价说,你粉的战队和搞的CP都是一个画风,没什么存在感。

妹气得一晚上没理我。

一晚上是个夸张说法,我俩从小一起长大,缺德话说得太多,已经有了抗性。她刷了一会儿手机一拍脑袋,问我要不要一起来新区玩。她上半年跟老区的亲友闹掰了,具体情况没跟我透露,但看来散伙得很不愉快,直接A了大半年的游戏。

我还没说答应不答应她已经掏出了两张账号卡。

事后回想起来,这根本是早有预谋。


回来了,被流霜说我废话太多,好吧,但我也不是专业写东西的不是?打小写作文就不好,反正也就是个记录贴,就不要指望我详略得当了。

那稍微按一下快进(没有人想听一个狂剑每天在大型副本里因为奶跟不上而暴毙然后跟队友分锅骂人八百回这种网游事故吧.jpg),直接快进到我们第五区后的第一个高难副本。

我玩的狂剑,我妹是个版本神枪,ID望春山,为了方便称呼起见今后就叫她小春。我问小春你这么喜欢虚空那个挑战赛上来的队长怎么不去打鬼剑,小春理直气壮地跟我说李轩是李轩,鬼剑士是鬼剑士。我真无语。

我俩都不太喜欢网游加公会这种玩法(头铁的孤狼玩家),打本都是野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天晚上赶上联赛半决赛荣耀粉都去看比赛了,还是我和小春的等级看起来实在靠不住,挂了半个小时比赛都结束了才慢慢有人来下本。

好家伙,小春没玩鬼剑,这会儿倒是一来来俩鬼剑士(也就是本楼的主角),然后还有一个牧师。

俩鬼剑士的ID也很有特色,一个叫入山迎鬼,一个叫白日见鬼。我当时看着心里一紧,私聊问不会是情侣吧?入山迎鬼简短地回我说“都是男的”,开了语音两个人都说了两句,我才松了一口气。

网游队收情侣扯皮起来会麻烦,虽然我之前没怎么玩过网游,这点基本道理还是知道的。

让我有点意外的是小春看上去不太想收这俩人,我问了问为什么,她说两个鬼剑太重复了,怕不好过本。此人在下本一事上没有被同担情冲昏头脑(玩鬼剑的当时应该大部分都是李轩的粉吧)竟有如此冷静让我大为震惊,刮目相看。

这两个人似乎并不是第一次被野队拒绝,入山迎鬼调了个视角,看起来是打算走了,但被同伴阻拦了一下。

“保证不影响过本,出的材料只要强力蛛丝和天外玄铁,其他材料和装备都由都你们分配。”

倒是很爽快的条件,不过指向性挺明显的。

“公会小号来刷材料的?”队里新进的那个牧师流霜飞镜之前一直没说话,这个时候倒是出了声。

白日见鬼:“哈哈……是也不是吧。”

这人说起话来挺坦诚的,倒是让人生不出恶感,这种有难言之隐的说法我也不好去深究,跟小春私聊了一下,我俩都觉得那就收了吧,也没什么损失,如果真是公会小号来刷材料的,技术应该也不至于拖什么后腿。

然后整个过本的流程我的心态就是一个过山车。第一次大跌是开出群怪的时候发现这俩鬼都是阵鬼,还两个阵都下在一块儿了浪费一个技能,那一刻真是忍不住骂了娘。

两个都是阵鬼,输出跟不上等会儿BOSS红血的时候我估计就是一个死,心想之前说不会影响过本果然就是屁话,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流霜飞镜直接在公屏骂会不会玩?白日见鬼很利索地道了歉,他的朋友倒是从头到尾没什么表示。

我也真是有点火大了,正想点名,就听到队里报了一句“红血了!”

不过接下来的一系列操作让我直接从谷底懵到了山顶。

没录像,我也不好说我体感得对不对。在我反应过来前,白日见鬼跟流霜飞镜要了一个圣言治愈给入山迎鬼,而这个不声不响的入山迎鬼开了个加速挺着BOSS的第一波伤害划到了BOSS面前,时机掐得稳准狠,正好赶在BOSS的霸体状态结束的时候。

然后我第一次听到这人开口:“别愣着,打啊!”

我发誓,要不是兄弟这一波操作太神勇无双我反应不过来,我怎么都是要呛回去,但我还没吐出半个字,脚下——准确地说是BOSS周围一圈,就开路灯一样一个接一个亮起了鬼阵。

就这操作和反应速度,绝对是别家公会的大神开小号刷材料来了!

我只能说这辈子没打过这么富裕的仗,那真是一剑999,前后左右都是咱们自己的地盘,砍得飞起爽得一批。

出来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长,确实比我之前所有呆过的野队都快多了。

有腿不抱天理难容啊。交易完材料,我赶紧给看上去好说话一点的白日见鬼发了个好友申请:大神,以后要刷什么材料带一带呗?

白日见鬼很爽快地通过了好友,并礼节性谢了一下我愿意让他们入队,我心说要知道你们是这等大神那指定哪个队都抢着要啊。

我想着把另一位也加一下,发现入山迎鬼的头像已经灰了。

我:?卧槽,是不是我态度不好。

白日见鬼:哈哈,不是不是,应该是刚才有个地方没发挥好,对自己不太满意。

我想了一下,可能是那个叠在一起浪费了的鬼阵。

我:……大神对自己都这么高标准严要求吗。

白日见鬼:没事,他就是这么个性格,还请队长大大见谅了,放心,他打本不会划水的。

我:客气了客气了,蛛丝交易给您了,下次要刷什么材料还叫我呗?

我自然是有算盘的,强力蛛丝和天外玄铁这种材料,虽然很多职业都要用,但需要这么大的数量,大概率是给剑系职业攒的,没准就是鬼剑士。据小春说这一赛季,李轩那一把四轮天舞成了整个荣耀大陆鬼剑士心中的神兵,相比之下虚空另一个鬼剑的装备就差上不少了。现在又有开小号来刷材料的公会,难道下个赛季这职业联赛又要出个鬼剑,变成三鬼同堂?

哈哈,可惜我不怎么看职业联赛……也就偶尔陪着看看。

我一个狂剑,他们要的材料我不会争,但这类副本里爆出来的其他材料我也是用得上的啊!这打好关系了也是互利共赢。

对方爽快地答应了,我们互相客气完以后白日见鬼也下了。

后面的事情就很无聊了,可能因为暑假,我和小春一天天的都泡在荣耀里,和其他三个人熟成了半个固定队,每周六晚上固定了一起下下本。


下本就实在是没什么好说了,基本上按部就班吧,熟了以后虽然他们很谦虚地叫我队长,我也很直白地跟他们说你们是大神,都听你们指挥。

不过指挥主要还是白日见鬼来,入山迎鬼性格相对没那么随和,一般打本的时候就咣咣输出,没一句废话。

唯一一次听见他有比较大的情绪起伏(?)是我们第一次40人团本的时候,因为不加公会,经大神牵线我们蹭了一下踏破虚空的车。众所周知荣耀的40人以上团本也一般就带一个阵鬼,我们这有俩高手,开团前自信满满这不得在BOSS的地盘横着走。

问题出在这是一个40人团。

众所周知荣耀指挥5人团容易,大家都会听指挥的;百人团指挥也还好,毕竟百人团不求精准只求节奏不乱基本也不会出问题。

但40人团往往会出点意想不到的问题。

那天因为踏破虚空那边的精英团的牧师临时有点事要找人替,所以进本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大家都有点困,除了白日见鬼时不时针对我们这边说两句话友情兼任副指挥,频道里一直都挺安静的。

这位替补来的牧师可能是没怎么打过40人本,一直有点配合不上,我在前面输出没太注意后面什么情况,但根据流霜的说法就是那个牧师手法太暴力奶了,荣耀又是一个仇恨多少全靠经验的游戏,虽然白日见鬼一直在提醒,但其他人察觉到的时候差一点就要OT了。

指挥那边爆了一声“靠”,跟着入山迎鬼那边一个静默之阵就飞过去了,快得我都没看清。接着兵荒马乱了一阵终于稳住了仇恨,然后BOSS红血的一瞬间,就听到入山迎鬼那边发出了一声“靠”。

倒是没有刚才指挥那一声响,但也听出了不小的意外和恼火。

说实话我之前从没听这稳重霸气的哥们儿骂人(那次也没骂),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是他。

按照原计划(?)BOSS红血以后,他们俩会互相按着CD时间交替放鬼阵——对就是现在著名的双鬼拍阵打法——持续拉低BOSS的防御,增强我们这边的攻击,理论上只要输出够拼命奶妈够给力应该是可以撑到BOSS倒下的。

入山迎鬼:……静默刚交了……我靠刚才应该放瘟阵的手快了……

硬要形容的话,就是一种又无奈又咬牙切齿又强忍着不爆粗的语气。

我后来琢磨了一下觉得哥可能也是装逼这么久第一次失败(当然人家不是装逼,人家是真有金刚钻,只是偶尔失手一次罢了)。

本来这俩人的鬼阵是一个接一个放的,现在突然有了个空档接不上,BOSS一声怒吼,前排的血线都硬生生下去了一截,有的血线之前就比较危险的直接就被BOSS大刀砍死了。

当场就有人开骂了……

白日见鬼语气也哭笑不得了:我知道,我刚也忘了这茬……

那边BOSS又开了一波地图炮。

白日见鬼:哈哈,我这最后一个也没了……唉。

苦笑了一句,白日见鬼转头就去安抚输出了,又求着奶妈尽力拉一拉,撑过这二十秒的CD,最后和入山迎鬼一起见缝插针给了几个斩击,聊胜于无。

……鄙人不幸就在这二十秒里挂了。所以后面过本的时候我的屏幕上还是做了鬼的一片灰。

不过幸好副本里死装备啥的不会掉,不然就真的会变成:本是过了,但这一切真的值得吗.jpg

打本总是会有各种情况出现,我也不是太在意这种事(实验佬就是要经历十万次的失败.jpg)他俩还是非常仗义的,把约定好分配的装备全给我们了。

我打了声招呼准备下线,白日见鬼说稍等一下。频道了静了一会儿,我还在想怎么了呢,入山迎鬼突然出声了。

入山迎鬼:今天副本的时候我有重大失误,耽误了副本进度,向大家道歉。

……说实话,副本里甩锅扯皮拒不认错的事情见多了,这么认真地检讨错误的人我确实也是第一次见,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了。

白日见鬼:唉我也有失误,看着他静默之阵飞出去了就应该扣一个阵下来让流霜飞个圣盾的……真是太抱歉了。

我平生最怕这种场面,连忙开麦说别这样别这样,大神你们要是都这样那我开错的那个嗜血,还有不知道走错了几个位没吃到刀阵,还有没操作出来那个连击那我失误也太多了算下来岂不是罪该万死。

白日见鬼:原来你知道那个嗜血开错了。

我:……哥,要脸哥,别骂了!

跟他俩组队久了我也多少有了一点配合的自觉,主要体现在知道有的时候需要跟白日见鬼贫两句活跃活跃气氛。

他虽然性格随和点,但在队里一直就是比较护着入山迎鬼的,包括这次站出来,其实他自己检讨的部分没什么道理,就是表个态度。

就是护短吧,虽然不知道入山大神这种一个打我们十个的算什么短。


回帖我都看了,版友真敢想,那职业选手攒点材料犯得着开小号来野队刷材料吗!我虽然不看联赛,但这事想想也知道肯定有专门的大公会负责啊……

而且那天是半决赛,虚空双鬼我记得那年是季后赛一轮游吧,难道不看比赛还上来网游吗?……而且人的操作真的还到不了职业选手那份上,他俩一起下本时还有蛮多低级的配合失误的。

但是双鬼拍阵确实是我们这个团下本的常用操作,所以论坛上老说两个鬼剑不可能打出那么严丝合缝的拍阵我是很不服的,我团里这两个鬼就行。

你们总不能凭这个就说这俩人就是李轩吴羽策吧?他俩整个暑假基本都泡在游戏里了,不夸张,我以为我和小春这种闲散人员打游戏的时间已经够长了,除了偶尔去趟实验室,我基本上每天都能高强度荣耀五个小时。然而每次我上的时候他们在下本,我下的时候他们在抢BOSS。

只有学生才有这么强悍的精力和时间吧……像流霜是个社畜,还是个可悲的单休社畜,他就只会跟我们周六晚上准时下本。职业选手应该不会想天天打游戏吧那不跟上班似的吗??

我和小春也猜过,两位鬼剑应该是模仿这赛季双鬼打法的新粉。ID都带鬼,还是挺明显的。

……仔细一想是不是也是一种双鬼。(没有碰瓷的意思,粉别骂我,骂就滑跪)

所以小春对这两位的好感非常高,同担嘛,何况游戏水平还挺厉害的。

那我当然也对他们好感非常高,谁不喜欢大腿带飞呢……

发这贴主要是,这么多年了,我始终有一个疑问(这个疑问还是小春问起来以后我才反应过来的),那就是:当初入队的时候我问他俩是不是情侣,他俩只是开麦解释了一下两个人都是男的,但是并没有明确跟我否认啊!!

我承认我当年还是个笔直笔直的直男,以为全世界都应该是异性恋的那种煞笔,对本游基佬遍地跑的现状非常没有b数(忏悔,忏悔),现在荣耀都要出第十区了,两位也好久没上线了可能是A游了,我稍微818应该没关系吧??

也不是说想要个明确结论什么的,就算真是,也不会影响什么,毕竟算起来先背叛革命在团内搞内销的还是鄙人……你们就当八卦是人类的天性吧。

硬要说证据什么的也没有,大家虽然是一个团的队友,也加了QQ,但他俩比较孤狼,暑假的时候一天天泡在网游里,平时上课时间就难得见一次。

我估计他俩是线下认识的,而且可能是同学或者至少是同城什么的,因为每次他俩总是一起上线的,前后误差不超过半小时吧,很难想象普通网友能有这么同步的作息,就算是我和小春都做不到(我做实验经常一调一整天,时间对不上)……

不过也不是没见过其中一个单独上线。

而且就是那次让我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那天好像是第七赛季常规颁奖吧,小春看李轩吴羽策去了,流霜看张新杰去了,剩我一个对职业联赛毫无兴趣的纯正网游狗在网吧嗷嗷乱叫的一群粉丝里格格不入。

不得不说X市的地盘上虚空的粉丝那真是挺多的……虚空双鬼出场的时候网吧的声量和其他人出场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竞技场匹配了十分钟都没匹配到一个人,鄙人一怒之下怒了一下,看风景去了(也就这个时候才没人,开高清不会卡)。

结果过了差不多两小时,老哥们看完团队赛都开上啤酒了,突然提示我“您的好友入山迎鬼已上线”。

挺稀奇的,一般他俩都是一起上线的,这次我等了半天都没等到白日见鬼。

……平时这个小团体里主要说话的就是我和白日见鬼,小春也算活跃吧,仔细一想我都几乎没和入山迎鬼单独说过话,有点尴尬。

我想了想,还是给他发了个消息打了打招呼:入山大神!下本吗下本吗下本吗?

入山迎鬼:还没到副本开放时间吧?

我:……我傻了,我只是想打个招呼。

入山迎鬼:……

没有白日见鬼在,和入山迎鬼聊天真的很容易把天聊死。

我:大神不去看颁奖吗?

入山迎鬼:看完了。

我:和白日大神一起吗?

入山迎鬼:嗯。

我:你们应该是虚空双鬼的粉丝吧,主队拿最佳搭档了恭喜啊。

入山迎鬼迟疑了一下,才“嗯”了一声。

那个语气我就明白我肯定又说错话了。

我:……哈哈,白日大神怎么没来啊?

入山迎鬼:……他有点事。

我:哦……

已经第二次把天聊死了啊!!

我正在绞尽脑汁想词儿,对方倒是先开口了。

入山迎鬼:得到了一直追求的东西,但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而是因为对手突然退出,是人都会不爽吧。

我:……会吧?

我其实没太听明白他的意思,对我这种小菜鸡来说可能只会觉得捡了便宜挺好……但顺着说应该是没错的。

入山迎鬼:所以他不满意也很正常。

我突然福至心灵:“他”是指白日大神吗?你们吵架了?

入山迎鬼:……不算吵架,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他可能也和我一样。

我:我之前一直觉得入山大神对自己属于高标准严要求的,现在看起来你俩这点上是志同道合啊,哈哈。唉,我们凡人是很难理解大神的烦恼啦,我就只想赶紧把课题水完凑够论文任务好评教职……虽然知道自己做的东西挺垃圾的也只能硬着头皮做完,不会去想这东西是不是垃圾。

入山迎鬼:但做下来了不就意味着有做的价值吗?

我忽然意识到了入山迎鬼和我们不太一样的地方,这个人是在认定了一件事情有价值以后才会去做的,他很可能一直都没有计较过“不做”的代价,这肯定不是因为他没有付出过代价,而是因为他不在乎那个代价。

毕竟是会顶着无敌状态的BOSS开鬼步向前冲的人……挺佩服的。

而且我其实从这句话里得到了一点安慰。

我:哈哈,那也是啦,虽然是垃圾课题,但总归不想真的做成垃圾嘛,总会想办法做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我不太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情啊……不过刚才那句话,要不要直接跟白日大神说说?人被肯定自己的价值的时候都是高兴的嘛,尤其是如果对方对自己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人,那被肯定的时候可能也就想开了。

入山迎鬼:嗯……谢谢。

我:没有没有,我乱说的。

做了青椒以后这种见鬼说鬼话的场面我真是越来越熟练了。

之后再和他们一起下本的时候,白日见鬼也跟我说了一句谢谢,不知道他们都聊了什么,应该是和好了吧。


说来还有一个有点不好说的,就是有一年七夕任务奖励,剑系职业不是有个给武器加防的小黑猫挂坠吗,我嫌那个实在跟我这一身不搭,一直就没换。活动最后一天晚上的时候白日见鬼上线问我有没有换那个小黑猫,如果不用的话能不能交易给他,价钱好说。

我:啊?大神你还要这种区区紫武啊……

白日见鬼:可爱啊,觉得挺搭的。

我平时也抱他大腿挺多的,那二话不说直接换了送他了。

然后隔天这只小黑猫就出现在了入山迎鬼的刀上。

原来是指这个“挺搭”……大神的恶趣味啊!!

不过之后入山迎鬼确实一直挂着没摘下来过,现在那个号上还挂着呢。


艹,我都发在里版了不就是为了有个放心说话的地方,别去搜啊!!

鬼剑士用逢山鬼泣的捏脸数据不是很正常……荣耀大陆十个鬼剑士里能有五个都用的逢山鬼泣的数据吧,说明得了什么……

楼里怎么这么多双鬼的CP粉,喂,用一对真人代另一对真人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已向版主申请锁帖,还是让它沉了吧,真的怕了你们。


没想到这贴还有后续吧!!我也没想到,所以让版主帮忙解了个锁。一年过去了,鄙人的心态也有了点变化,当然,主要还是评上教职了没那么焦虑了……

不是世邀赛中国队夺冠了嘛,趁着有钱有闲跟流霜和小春一起去帝都夹道相迎去了。流霜一见到张新杰就没影了……

容我悲愤地喊一句:流霜飞镜,你最爱的到底是我还是你的张副!

照片是没有的,我努力了,然而被人挤得只能看到人山人海.jpg

这个楼之前虚空双鬼的粉特别多哈,给你们看一下你们偶像,嗯,就最最角落里那个。

不用怀疑,吴羽策身上那件外套就是李轩的,李轩一见到人就扑过来(此为夸张说法,就挺高兴的)跟人拥抱了,然后就把自己搭手上的外套披吴羽策身上挡太阳了。

这里说到虚空双鬼是因为看见那两位我就想起我们团里的“双鬼”了……虽然已经A游戏了,但看着他们都头像,其实还是很有点想念两位大神的。

鬼使神差地,我点开了两位的QQ发了条消息:大神,你们主队的队长现在可是世界冠军了,恭喜恭喜!祝贺祝贺!

我本以为这个QQ号应该也随着他们的离开而弃用了,没有想到,仅仅三个小时后:

入山迎鬼:谢谢祝贺。

白日见鬼:是你啊,感谢祝贺!

我看了一眼回复时间,相差不超过五分钟。

我想知道的事情想必已经有了圆满的句号。

这贴到这里就是真正的结束啦!各位有缘江湖再见吧。拜拜拜拜。

- End -
虚构
同人 全职高手 双鬼
7,268字 766次阅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