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かな足跡を刻み、季節を越え、空を見上」 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翻译存档。同人女没有休班日! ef / Assault Lily Project / 津港三部曲 / 花归葬。
本站共有428篇文章,总计1,606,110字。

一叶恋花|Revive

01.

饭岛恋花对于相泽一叶的第一印象是:毛都没长全的小朋友,说的话再漂亮有什么用。

开学典礼刚过,一叶的发言一夜之间成了赫伦苏格的学生茶余饭后的话题——Lily 们也好魔防军们也好,到底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再严厉的校规也阻挡不了少女们骨子里的叛逆因子。不管是公然跟校规唱反调,还是这位序列第一遴选新一届赫尔薇尔人选的标准,那些窃窃私语就像春天的竹笋一样长满了赫伦苏格的每个角落。

甚至吃拉面的时候都能听到学生们的议论。

姑且算处于话题中心的恋花,对此倒是相当无动于衷。

赫伦苏格的校风会变成现在这样,也算是有很深刻的历史渊源。饭岛恋花中学时代也在赫伦苏格的初中部就读,那个时候世界上还不存在后来堪称无往不利的九世联合战术,对 HUGE 的研究也远没有现在深入,东京甚至还没有区域防卫——换言之,Lily 们每次出动,能不能打赢纯看各人水平。

也许还有很大一部分看造化。

不能怪恋花对一叶那番慷慨陈词没什么触动,很简单的道理——是个人都想活,当活下来的机会有限,自保都已经拼尽全力了,谁还有心思想着保别人?

搞搞清楚,她们可是 Lily,警报一响,有没有明天都是个未知数。

团结友爱的漂亮话可能很动听,但在战场上起不了任何作用。

可能会有人被同伴情深的发言感动得潸然泪下,可她既不相信,也不怎么认同。

如果一个人见识过整个年级的 Lily 和魔防军出动后,活着回来的人甚至剩不到三分之一,那她实际上是很难对赫伦苏格这样的铁血管理生出什么怨言的——不这么做,或许连这堪堪三分之一的人都剩不下。

开学典礼上,恋花在台下看着一叶,不无讽刺地想,你跟一个只想活命的人讲团结友爱讲不抛弃不放弃,那跟天天讲奉献讲牺牲的赫伦苏格又有多大差别?

——不都是一样的残酷。

02.

也因此,饭岛恋花在很长一段时间想不明白,相泽一叶为什么会指定自己进入赫尔薇尔。

她的确拿这个问题半认真半调侃地问过自家小队长,而一叶则仰着脸,答得一派天真坦荡:资料上看,感觉恋花大人是合得来的人。

一句话差点没把恋花堵得心梗。

完了,自家队长好像是个傻子。

贵校序列排名第一名的人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那天恋花又找了个借口带头早退,留一叶这个被她在内心盖了“傻子”戳的小朋友在训练场继续“练到吐血”。

但她人也没走远——回宿舍洗漱完,恋花从自己私藏的存货里薅出两根棒棒糖,叼一根拿一根地出门晃悠,可晃悠着晃悠着竟然又晃悠到了训练场附近。

于是正撞上训练场关门被赶出来的相泽一叶。

一叶见了她,笑着朝她招手:恋花大人!

那一瞬间恋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叶对她被人发现的尴尬没有半点概念,非常自然地凑上来,关心道,恋花大人的事情办完了吗?是有什么东西落在训练场了……

尴尬,太尴尬了。情急之下,恋花一把举起手里还剩的一支棒棒糖递到一叶面前,打断她说,要吃吗?

一叶一愣,伸手指了指自己:给我的?

恋花连忙点头:给你的。

一叶的表情一下变得惊喜,郑重地道了谢后才带着十分的欣喜从恋花手里接过棒棒糖。

恋花看着一叶的表情,感觉自己前途一片灰暗。

办完事特地过来慰问,怎么看都非常让人误会……

但愿一叶同学不会因为这么一根便宜棒棒糖就对自己产生什么好感。恋花垂下眼帘,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想,不然等她们上了战场,这位小队长肯定是要后悔的。

03.

饶是饭岛恋花也没想到,这个时刻会来得那么快。

被一圈 Middle 级堵到死路上时,恋花已经气得想骂人——东京不是有区域防卫吗!这么一大群 HUGE 是从哪里飞过来的?!

雨下得太大,四周能见度不超过两米,连格挡 HUGE 的攻击都勉强,更何况她身后还带着一支魔防军小队!

太狼狈了……

恋花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在心里盘算着赌一把用自己的技能“相位超越”直接清出一条路送身后这群小姑娘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

可能性不能说有多高,但也绝不是零——Large 级都被一叶她们拦在了另一侧,只有 Middle 级的话,就算是魔防军多少也能想想办法吧……

但清空了 MAGI 后,自己有没有命回去,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眼前漫天的雨水和记忆里冲天的火光,竟渐渐重叠到了一起。

这样的场面让恋花有一瞬间的恍惚。

身后的魔防军里有人喊了一声“恋花大人”,恋花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握着 CHARM 的手在止不住地发抖。她咬咬牙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挥刀扫开最前方一排 Middle 级,朝身后魔防军的队伍嘶声喊道:听着!一会儿我会清出一条路来,你们都给我拿出吃奶的劲儿跑出去!

布鲁兹维克在她手里渐渐聚起 MAGI 灼热的光芒,接着轰然炸开,生生从 HUGE 的潮水中劈开了一条路——

恋花用这辈子最大的力气吼道:跑!

——稀有技能,相位超越。在极短时间内将本人所有的 MAGI 一次性输出的必杀技。

CHARM 重重地插进地面,恋花使劲扒着布鲁兹维克才勉强支撑住身体。她眼前一阵阵发黑,HUGE 重又淹了上来,而她只觉得庆幸,那些小姑娘应该都出去了吧……

现在她只祈祷,千万别再有哪个傻子冲进来把命搭上。

从那个地狱走出来的时候,恋花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作为放弃过别人的人,在被别人放弃的时候,是没有资格讲恨与怨的。

报应不爽,公平公正。这才是战场上运行的铁则。

就这样吧,足够了。恋花喘着气想,至少这一次,她该做的都做到了,欠过的债就算办法悉数清偿,她也尽力了。

HUGE 锋利的钳状甲壳向她径直挥下,恋花闭上眼,预期的撕裂和疼痛却没有出现。

锵——!

金属相撞的声音。她错愕地睁开眼,一片血雾在她眼前绽开,又在雨水的冲刷下流向她的脚边。

CHARM 的寒光映着一个人的背影落进恋花的眼底,她下意识地伸手在地面上撑了一把,指尖指缝一片刺骨的冰凉。

雪白的校服,血染的风采。

——一叶的血。

04.

赫伦苏格女子学园首席军团赫尔薇尔的现任队长,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笨蛋!白痴!

哪有人自己自投罗网一样往包围圈里冲的?!

恋花拼尽全力支撑着自己为相泽一叶开枪掩护。乱七八糟的念头在她的脑海里疯狂打转,可直到一叶把这一带的 HUGE 收拾大半,一步一顿地向她走来时,她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Lily 也是人,再强悍的 Lily,身体素质也是有极限的。到了最后,铁打的一叶也只能拖着布鲁托刚格跌坐在恋花旁边。

按照作战计划,我没能把队伍带去跟一叶会合的情况下,你应该立即撤出当前街区去跟千香瑠她们会合。恋花说得很慢,很凉,没什么感情,可话一出口她又打心底生出一种深刻的自我厌恶。

自己想说的明明不是这个……

一叶卸了力气任由自己倒在恋花的肩上,明明气都喘不顺,却还是认真地说,战场上,Lily 有根据战况随机应变的临时处置权。

恋花一下变得无话可说。她欲言又止止又欲言地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相泽一叶,你是傻吗。

一叶先是动作一僵,然后开始低低地笑,笑得恋花莫名其妙如坐针毡——这一仗不是把我们家队长打出什么毛病来了吧……

我想保护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也想保护与我共同战斗的伙伴。一叶的声音轻轻落在她的耳畔,明明是同样一句话,在开学典礼上是掷地有声的反叛宣言,这会儿却带了一种说不出的温柔与坚定。

一叶说,我想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个人地战斗……恋花大人,我是来兑现我的誓言的。

说完,一叶有些吃力地支着布鲁托刚格站起来。恋花上下打量着她,刚才战斗中受的伤还挂在一叶身上,白色校服上的血已经被雨水模糊成暗红色的痕迹。在这个连雨都挡不住的破败屋檐下,一叶笑着向她伸出手,说,还有其他伙伴在等着我们回去,恋花大人。

恋花望着那个笑容久久没有说话。她能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地坍塌。恋花出手搭在一叶的手上,站起来,低下头,任由温热的液体从自己脸颊上滚落下来。

一时间,她自己都分辨不出那是风拍在她脸上的雨水,还是久违的眼泪。

05.

相泽一叶回去就挨了一顿骂,并处三天以内交出四份检讨。

一叶挨骂的时候赫尔薇尔的其他四个人就在教官室外面听墙脚——其实根本没必要,她们教官那暴怒的呵斥声隔着三条走廊都能听见。

不过挨骂对于赫伦苏格首席军团的小队长来说那是家常便饭,驾轻就熟。有时候恋花都怀疑她们学校这个序列系统到底是学生的规矩还是教官的枷锁,怎么某个人仗着自己序列第一的位置就敢把无视指挥顶撞教官的事干了一遍又一遍,学校除了训话和检讨还没什么别的办法。

千香瑠听了这话后,轻声细语地说,因为教官们也觉得小一叶很特别吧。

特别。

这个词连着相泽一叶的名字一起,轻轻敲在饭岛恋花的心坎上,有种说不出的轻盈与难过。

所以看着一叶走出教官办公室的门的时候,恋花一下没忍住,凉飕飕地来了一句: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挨骂挨得笑容这么灿烂……

不过一叶显然没听出恋花话里微妙的刻薄。

恋花一把拽过一叶的手臂,带队浩浩荡荡地往外走。

一叶满头雾水:恋花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

恋花头也不回:聚餐,庆功,祝贺我和你捡回来一条命。

一叶脱口而出:但是今天的自主训练……

恋花瞬间炸了,她一把甩开一叶,眯着眼睛望着她,话里话外都是答得不对当场把你吃了的威胁:训练?

一叶的求生欲让她连忙把剩下半句话倒吞了回去。

最后是千香瑠出来打圆场说,今天就特别休息一天吧,毕竟刚刚外征归来,大家也累坏了。

一叶只好点了点头。

恋花轻轻哼了一声,一边接过千香瑠的话头一边得寸进尺地要求今天不许再喂她吃草云云。一叶跟在大部队的最后,望着走在最前面神采飞扬的恋花,一时间出了神。

一叶——

被一声呼唤拉回了魂,一叶下意识应了一声“到”,然后就看见恋花叉着腰,满脸无奈地望着她。

一叶一下就有点不知所措。

恋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掌心摊开。

那是一根棒棒糖。

恋花笑着说,犒劳你的。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她看见一叶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06.

一叶说,好。

End.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