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踏破贺兰山缺,君自有还我山河胆魄 对均剑客的正副队爱好者,地球最后的双鬼芋圆解
直☞喻黄/双鬼/双花/于远/刘卢etc.
口嗨如山倒,填坑如抽丝
百花意难忘|邹远:所以你们为什么都要走呢?

!Warning
由圆攻解的帖子引发而来的一些百花意难忘造谣段落
圆攻解原帖:id=3111349
来点圆圆的红白玫瑰
有一次团团和圆圆又见面的时候,圆圆说,最近还好吧?我记得n市的天气这几天很不错。我手机上一直存着各市的天气,k市的,n市的,q市的。本来不用存那么多的,但是没办法,你们都走了,这里只有我一个了。主席他说k市不愧是春城,天气很不错,所以你们为什么要走呢?
主要涉及芋圆,可能有团团圆圆和菜板
(倒不如说我内心的百花意难忘就是团圆+菜板→芋圆(也或许圆芋……))

于锋刚到百花那会儿第一次点夜宵,邹远点完了很认真地往手机备忘录上记了于锋的口味,于锋扫了一眼发现那条备忘上有唐昊有张佳乐甚至有孙哲平,感叹了一句你还真是个细心人。邹远点了保存说是啊,因为以前队里大家都挺随性的,没人留心一下的话什么状况都出过。说这话的时候邹远语气温温和和,好像说起自家哥哥姐姐。于锋说这怎么还有孙哲平,邹远说有回张佳乐前辈喝醉了竹筒倒豆子一样数出来的,他都给记下来了,当时挺幼稚的想着万一哪天孙哲平前辈还能回来呢。

于锋听着突然想起来他走那天,也就是黄少天问他蓝雨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的那天,那天喻文州把他送到公交站就抱歉地说要回去安抚一下黄少天,最后把他送上高铁站的是郑轩,郑轩替他把行李箱推上安检机,跟说“今天午饭去饭堂吃”一样地说去了百花好好干吧,祝你顺利。于锋说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郑轩“啊?”了一下,懒懒地抱怨说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是黄少,我知道你不会回来的。

邹远一边掰了外卖筷子一边顺手拉开自己的抽屉第二格,跟于锋挨个点,这是张佳乐前辈走的时候忘记拿走的皮筋,这是唐昊走的时候落在办公桌上的小台灯,这个没写两页的本子好像是当年孙哲平前辈留在队里的,一直扔在文印室,张佳乐前辈走了以后百花大扫除才清出来。

邹远说咱们中国人都讲究一个团团圆圆,觉得分开是个很正式的事情要搞得儿女共沾巾,但其实不是,他们收拾东西也就用了半天,去车站到落地不超过一天,鸡零狗碎的东西都懒得收拾,跟平时出趟门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

可有的人一走就是再也不打算回来了。

邹远低下头说他们为什么都要走呢,我其实想不明白。

他又看着于锋说,你又为什么决定从蓝雨过来呢。

于锋犹豫了一下,伸手拍了拍邹远的头,这动作感觉像是安慰家里弟弟妹妹,怪别扭的。于锋说其实你心里都明白,邹远,让你给他们分析转会的目的利弊你能写一打报告。

他说你不是想不明白,你是不想明白。

邹远说这是个坏事吗。

于锋不知道想起了谁,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不,我觉得是个好事。


想不开是好事,想开的人都知道自己要什么,冠军,前程,薪水,存在感,只有想不开的人才会执拗地在原地一直等,等得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觉得自己至少打满了一篮春光用来交换心血与热情。

这个道理于锋很早就明白了。

邹远就是那个什么都不要只要一篮春光的,或者说,进了百花的人都是这样的,这于锋也很早就看明白了。


!Warning
昨晚稍微搜了一下圆圆出场的部分跳着复习了一下,圆圆被叶叶欺负主席把圆圆拉到一边安慰稍微戳了一下,来摸两笔

论资历论地位,于锋跟叶修比起来当然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就算知道叶修这话能让邹远当场心态不好,于锋不好当面跟叶修呛什么话,只能把邹远拉到一边,拿身体隔开叶修对邹远小声说垃圾话一律不要听,你打得很好。

邹远先是一愣,然后突然笑了起来。于锋莫名其妙,自己这话很好笑吗?

邹远看出来于锋的疑惑,眉眼弯弯地说,以前我还在百花训练营的时候,有次叶秋大神来,不知道说了什么张佳乐前辈就要冲上去打人,孙队也是这样把人拉开说叶秋你别老欺负张佳乐。

于锋敏锐地注意到,邹远很微妙地分用了“张佳乐前辈”和“孙队”两种称呼,不由失笑。

于锋说,叶秋干嘛老欺负弹药。想了想感觉哪里不对,又补了一句,专门欺负百花的弹药。

邹远乐不可支,抿了抿嘴唇才小声说,可能因为百花传统就是,总会有狂剑来保护弹药吧。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