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刀 霜刀
踏破贺兰山缺,君自有还我山河胆魄 对均剑客的正副队爱好者,地球最后的双鬼芋圆解
直☞喻黄/双鬼/双花/于远/刘卢etc.
口嗨如山倒,填坑如抽丝
直|双鬼相关复读原文的小论文LOG(下)

!Warning
总之是一个复读直双鬼(以及双鬼生乔和五期生甚至还有82老哥)相关段落的LOG,可能会简单写点小论文,也可能单纯就是感慨一句卡瓦,更可能看起来发言像个黑(真的是粉)
本篇涵盖虚空对烟雨赛前,虚空对网吧(虚空主场)到S10结束;S8-S9在上篇;虚空对网吧(网吧主场)和全明星在中篇。
受限于FarBox 2.0的字数,不能一发完,可以点击tag部分的“直直复读LOG”观到全部LOG。
博主是个喻黄双鬼双花于远韩张等标准正副队配平人,所以必然会有各种CP发言,如有雷点,自行闪避。

第十赛季 虚空VS烟雨

这是,要破釜沉舟了吗?
这种出场阵容,所有人感受到的都是这份决心。
“真够狠的……”虚空队长李轩,望着烟雨那边,楚云秀正在对烟雨的选手们讲着话。这位20支战队中唯一的一位女队长,或许确实不如男选手那么豪迈热血,但是,她为战队所付出的一切却不比任何一人少,或许更多也说不定。
“但烟雨的阵容,适合这样打吗?”吴羽策看着电子大屏幕上烟雨的出场选手名单。
楚云秀,还有舒氏姐妹,她们三人的角色,元素法师加两个神枪,这三个远程攻击力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却缺乏一定的控制力。近战职业哪怕没有控制系的技能,但贴身缠斗的攻击方式也远比远程更加容易限制住对手。烟雨,靠三个远程可以完全牵制住对手吗?
“不能大意。”李轩说着,这些简单的道理,烟雨的人又岂会不懂,他们还敢这样安排,总还是有道理的。上轮兴欣不就在主场被烟雨突如其来的飘逸打法给打崩了吗?或许烟雨现在就是一轮换一个战术,出其不意乱中求胜。
“上场。”裁判过来招呼过后,双方选手开始上场。
虚空这边,团队首发是李轩和吴羽策的双鬼,李迅的刺客,盖才捷的驱魔师,唐礼升的守护天使,第六人则是葛兆蓝的弹药专家。
虚空常见阵容,遇上烟雨极端的拼命,会打成怎样呢?(1348 团队)

轩哥先发表感想,策哥跟着发表分析意见,还挺他俩的个性的,思路很一致,非常默契了。

第十赛季 虚空VS兴欣(虚空主场)

赛前准备结束,很快比赛时间已到。兴欣战队,叶修出场,一点都没悬念的。虚空战队呢?全场粉丝也都好奇他们家会派谁来迎战31轮连胜的叶修。结果……
李轩!
电子大屏幕上翻出名字的时候,全场一阵沸腾。这是怎么了?最近很流行这种队长挑战叶修的戏码吗?
呼啸的唐昊,皇风的田森,他们都这样做过,而现在,他们虚空的队长,第一阵鬼李轩也站了出来。
“队长加油!”全场都是尖叫。
队长出阵,表现出了虚空的勇气和信心。但是战败的话,可要丢掉不少士气。而李轩的逢山鬼泣是阵鬼,是比较偏团队的职业。但是这一刻,他还是站出来了(1351 适合阵鬼的地图)

让我再复读一遍:说好的阵鬼不上1v1呢!!

团团的流氓和田森的驱魔师好歹都是能当主攻手的职业,你!轩哥!你一个阵鬼!(比划)算了,问就是hdl剧情杀……

不过抛开剧情杀的问题,轩哥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选择还是让人蛮唏嘘的……就是知道赢叶叶的概率不大,也还是放手一搏,底层其实跟策哥一样都是在某些方面很坚持的人。


“咦,今天怎么改变打法了?”李轩在公共频道里说着,一直以来叶修的单挑都特别蛮横,直切中路,找到目标撕出来就打。
“你地图选得太过火啊!你稍稍留点空当,我至于这样吗?”叶修回道。
李轩一怔。仔细一思量,发现叶修这真不是纯粹吐槽。看他选这图吧,就连地图正中这片空间,都是逢山鬼泣一个鬼阵正好覆盖住的面积,真是一点空间都不给对手。这样的情况,对方当然没办法再那么大大方方了,猥琐几乎成了唯一的选择。
“哈哈哈,下次,下次。”李轩这一边扯着,已经开始多加留意身后了。地图他选的,当然极熟,从身后有多少可以绕行过来的路线瞬间就分析完毕了。单挑地图而已,受面积所限,复杂也要有个限度。
对方会在哪里呢?李轩正盘算呢,就听轰轰炮响,一看,对面一个角色飞起来了,那除了君莫笑还能是谁啊?人家不乐意在街上发呆,直接跳上房了。
这种打法,李轩并不太意外。街巷空间较小,这到了房顶上,反倒显得比较一马平川。
君莫笑在房顶上转动着视角,李轩不露面。真要硬打硬杀,他一阵鬼怎么也扛不过那个彪悍的散人啊!所以这场他必须要打战术,他要找到机会,一次控制住君莫笑,让他再没有出阵的机会,从头到尾,一波带走。
所以,第一击,很重要,这一击很可能就将决定胜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李轩不会出手。不过只这样等下去,机会也不会自己撞上门。李轩略略盘算了一下后,逢山鬼泣,露头了。
“看到你了!”消息跳出,火光闪动,君莫笑已经朝着这边攻击,反坦克炮,三发炮弹射来。
没啥威胁,李轩轻轻松松让逢山鬼泣顺势冲出躲避,却是朝着君莫笑那边逼去。(1351 适合阵鬼的地图)

轩哥,你跟战术大师拼战术,我已经不忍心说什么了……

但轩哥这个语言风格,卡瓦,老实中带着损,损中带着机灵;想很多也非常轩哥本轩,意识真的非常好。


“行了,别耍了,我是不会过去的。”叶修干脆在频道里表态。
“你不过来,这怎么打?”李轩一看,对手太老奸巨猾了,自己这跑来跑去,人家就当猴戏看呢,根本不为所动,于是也光棍起来了。
“你过来打。”叶修说。
“不行,你那个位置我没法打。”李轩回。
“那你说个能打的地方,我们去。”叶修说。
“就我现在这挺好的。”
“那不可能。”
“要不我们摇点吧,摇出来两个,当坐标,我们过去。”李轩出主意。
“好,你先摇吧!”叶修说。
“嗯。”李轩应着,频道里,居然真出来了摇点数字晃啊晃的。
34!
李轩点摇出来了。
“到你了。”他消息着。
于是公共频道里又是君莫笑在摇啊摇。
41!
“34,41。就这了。”李轩说。
“34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动身了,你没发现我消失了吗?”叶修回道。
“我发现你消失挺长时间了。”李轩说。
“因为早猜到你会摇34了。”叶修说。
“我也早猜到你会猜到了。”李轩说。
“是吗,那你猜我现在在哪?”叶修问。
李轩不语,因为他要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操作,而不是聊天框。他知道,君莫笑已经距离他的逢山鬼泣很近很近。(1351 适合阵鬼的地图)

套娃,卡瓦,一边语言下套一边警惕下套,卡瓦!


“别挣扎啦!”叶修一边操作君莫笑闪开,一边还在频道里放了条消息,可见这波攻击着实没什么威胁。
但是逢山鬼泣赫然已在此时开始吟唱,竟然试图强行召唤鬼阵。
结果叶修理都没理,君莫笑冲上!
鬼阵落下。
逢山鬼泣竟然成功召出了一个鬼阵,但是……
刀阵……强化角色力量和智力的一个刀阵,这对对手而言显然没有什么直接的束缚作用,刀阵结成的同时,君莫笑一刀也已经劈到他头上了。
“你这纯粹是执念啊!”叶修感叹着。
“是啊,一个鬼阵都放不出来的话,也太不像话了……”李轩说着。
他放出了一个刀阵,也是本阵比赛成功吟唱出的唯一一个鬼阵,但是对战局并没有起到任何至关重要的影响,而后逢山鬼泣被君莫笑粘得死死的,再无这样的机会,直至战败倒下。
叶修拿下了首胜,看起来胜得很轻松,所谓的第一阵鬼,似乎根本没能给他制造出任何威胁。但是真正的高手可不会这样看。
这一局,真的是一招定胜负的一局。现在是君莫笑粘到了逢山鬼泣,所以他看起来轻轻松松就获胜了。但如果是逢山鬼泣第一步用鬼阵兜住了君莫笑,或许大家看到的就是君莫笑被逢山鬼泣轻松灭杀在鬼阵连环中了。(1352 意识流对抗)

纯粹是执念……说实话轩哥你身上执念还蛮多蛮重的,一种红尘三千丈不得逍遥身的剑客……

心碎了,虽然内行看得出是尽力了但外面的观众大概只看得出轩哥被叶叶一波带走……说实话这场再加上团队赛的表现,赛后估计一口大锅要接,压力真大啊……


吴羽策出场,面对的是近乎一打二的局面,现场沉默了,他们已经不忍心再高呼什么了。虚空这赛季,或许真就这样结束了,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把压力强加给某一个人。赛季的失败,不是某一个人的错。
连粉丝们都已经悲观地不看好了,但是吴羽策,却还没有放弃。明明是比普通人更明白比赛难度的职业选手,但是此时此刻,却比观众更期待奇迹,更相信可以创造奇迹。
吴羽策上阵,鬼刻干净利落地先斩包子入侵。
方锐上场迎敌,面对的是已是半血的鬼刻。
地图是虚空一脉相承的街道图,这对猥琐流的方锐来说也是如鱼得水。
“这次不会再输给你了。”进入比赛后,方锐在频道里说着。上次兴欣对虚空,方锐确实败在了吴羽策手上,不过那次他是在先挑了一人的情况下,作为擂台赛而言,最后又杀了吴羽策的鬼刻一半的血已算非常成功。
而这一次,生命领先的是他的海无量,而他的气功师打法也已经经历了一赛季的检验,彻底成型。
“你试试看。”并不多话的吴羽策,竟然在频道里很是强硬地回了一句。他知道方锐的厉害,他们本就是同期生的选手。他也比其他人更早地就认识了方锐这套气功猥琐流的打法。上次做客兴欣,赛后他又被方锐招呼着切磋了很多局。最后谁赢得多也数不清了,吴羽策只知道:方锐的那套打法一定能行。
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方锐确实用气功师走出了一条新路,虽然貌似正统的气功师们都挺看不上眼。但是,现在赵杨退役,气功师选手里根本就没有一个挑大梁的。这赛季的全明星选手里没有了气功师职业,但是明年呢?明年凭借兴欣的战绩,方锐的表现,说不定这家伙要以气功师的职业身份入选全明星了,到时真是给那些看不起他这气功猥琐流的人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啊!
你们看不上我的打法,但是,我却是气功第一人。
一想到这一点,吴羽策都觉得挺有趣,挺想看到的。不过,虽然如此,他可不想成为方锐的垫脚石,为了虚空的胜利,给这家伙添添堵那也是在所不惜的事。
我不会输!
虚空的赛季也还没有结束!
散发着鬼神之力的刀光咆哮着,吴羽策的发挥,比上一场更加刚猛凶悍。
赢……赢了?
结局出来的那一瞬,连现场观众都有些不敢相信。
吴羽策的鬼刻,赫然站到了最后,剩仅仅百分之四的生命。
“你这家伙……”方锐最后在频道里留下了这么一句。碰上这样的对手,对他们猥琐流而言有时候真的挺无奈的。这种家伙,勇猛、果断,根本不和你猥琐流的人玩那些来来回回的心理战,只用他刀光的锋利来砍断一切。
擂台赛,最终虚空获胜。那些已经放弃的虚空粉丝,顿时又全苏醒了。现场好像沉睡多年的火山突然爆发一般,一秒钟所释放出的热情足以燃尽一切。兴欣的三位回到场边选手席,想和其他人做做交流都只能用吼的,现场声音真的太大了。
3比2,现在是虚空领先了,团队赛再拿下,8比2的话,或许,还有希望?
吴羽策刚强的表现,赢得的不只是2个积分,更是点燃了人们对虚空战队的期待。
但是,到此为止了……
吴羽策叹息着,转动着视角,看到的却都是已经倒在地上的队友角色。
青之驱、守灵者、鬼灯萤火、半透明。
“就剩下我们两个了啊!”吴羽策从来不惆怅的,但是,这一次,他们虚空这个赛季,却就要到此为止了。
“嗯。”鬼刻的身后,逢山鬼泣和他背靠而立,李轩简单地应了一声。
虚空双鬼,虚空剩下的只是他们两个了。虽然被称为经典组合,但是要他们以二挑五,似乎也太夸张了点。
兴欣已经彻底包围了他们。不过也没急于进攻。逢山鬼泣已经没有多少法力,不可能再持续鬼阵连环的防御了,他们只要等着鬼阵消灭,然后从从容容地冲上来围击就是了。
“最后一个。”李轩说着,逢山鬼泣刀锋上鬼神之力翻涌着,吟唱着最后一个鬼阵。
轰!
沐雨橙风却在此时开炮,李轩不得不打断了吟唱,操作闪避。
“啧,最后一个也没了。”李轩说着,逢山鬼泣的法力已经彻底告罄。
“就这样结束了啊!”
“嗯,结束了……”
鬼阵消失,露出缺口,兴欣角色冲上,近的远的,一起发动了进攻,虚空双鬼,终于也倒在了他们紧紧守护了很久的鬼阵阵地中。
第三十三轮比赛,最终兴欣客场7比3取得了胜利。虚空战队只取3分,本赛季算是彻底没了机会。就算其他竞争对手的表现极糟糕,只是再剩五轮的情况下,想追赶那么大的分差,那种所谓理论上的可能真的已经太没有必要去幻想了。大概只是特别不死心的人,才会还期待着那种极其渺茫的存在,期待着那些竞争对手余下几轮一分不得,静候虚空去超越。
但是,可能吗?(1356 送走虚空)

策哥我们虚空的一款精神支柱……!谁哭了我哭了。

策哥也很有意思,能理解并欣赏锐锐的价值,但是只会走自己认定的道路,“我不会输”“虚空的赛季也还没有结束!”剑折不改刚!

最后这段两个人背靠背守着鬼阵站在一起太武侠了……真就穷途末路何所惧,与君携手赴黄泉!轩哥那句无奈的“最后一个也没了”实在是太心酸了啊,想想前面个人赛时候轩哥无论如何也要放个阵的执念,这里真的是有点让我心梗,就类似于天命已无挽,可人事居然也无可竟的遗憾。

顺带一提我之前口嗨过的武侠pa两个人穷途末路时“迎着千军万马携手杀将出去,泼天血雨,艳绝桃花”也是有感于这段。

第十赛季季后赛

从这一角度来说的,这场交锋,最终亏的到底还是兴欣。
“不错的开胃菜呢!”此时职业选手的QQ群倒还是挺热闹的。联盟20支战队,已有17支彻底结束了赛季,但是对于越来越紧张的季后赛,还是很少有人会完全不去关注的。此时这场决定生死的半决赛,观看者就不少,或电脑,或手机,挂着QQ在群里和大家同步讨论的选手也蛮多。刚刚,就是虚空战队的李轩,将兴欣和霸图刚刚进行的这一番交锋评价为了开胃菜。(1558 开胃菜)

轩哥,你真的在网上买了房,24小时高强度冲浪。


现场一片欢乐的气氛,这哪里像是紧张激烈的季后赛,这根本像是一场颁奖典礼。
“真是让人不爽啊!”
职业选手对现场气氛的感应是非常敏锐的。在萧山场馆观看了首轮比赛的那一堆子荣耀明星们,又组团赶到S市,齐齐来刷这第二轮的对决。轮回现场这种冠军在手,王朝当立的气氛,作为竞争对手的他们当然十分不爽,分外不爽。
“叶修这家伙能不能有点出息,打我们时候的精神哪去了!”黄少天忿忿不平地嚷嚷着。说实话,对于他们这些家伙来说,此时作为观众旁观两队争夺总冠军,心中都是刺痛的。大家不喜欢轮回建立王朝,但是对兴欣夺冠军也一点都不高兴。所以对轮回不爽的时候,对兴欣也要提出严肃批评,对叶修那更要重点批评,批评再批评。
“你说咱们齐刷刷跑这来看这总决赛到底是找虐呢还是找虐呢?”深深体会到这种难受劲的虚空李轩说道。
“见证历史吧!”张新杰说道。
轮回夺冠,新王朝建立,是历史;兴欣夺冠,一黑到底的黑马,初入联盟就夺冠的新队,确实也将是载入荣耀史册的历史。
“原来我们是站在历史性的一刻啊!”唐昊不无讥讽地说着,连自己一起嘲讽。
他们这些人其实才不想去围观什么历史,他们来到这里,来到荣耀赛场,都是为了创造历史而来,他们人人都想成为参与者,但是现在,却都成了旁观者。
砰!
李轩身旁的吴羽策掀开了一瓶饮料,声音清脆。其他人都沉默着,若拿和其他观众一样的粉丝心态来解释的话,他们都是粉,远比任何粉丝都要忠诚都要唯一的粉。他们所粉的就是他们自己,就是他们的战队,任何时候这一点都不会转移。所以当他们这样看比赛时,所想的不是期待哪方获胜,想得最多的是自己上去把这两队统统干掉,当然,把身边这些家伙统统干掉也是可以的。
气氛压抑。
“队长,要喝什么,我去买!”微草的刘小别跳起来了,他不喜欢这样的压抑,于是找了个借口想暂时摆脱一下。
“可乐吧,谢谢。”王杰希说道。
“帮我也带两瓶。”皇风田森表示。
“我要矿泉水就好。”李轩点点头说。
“帮我代瓶奶茶。”楚云秀也拜托刘小别。
“我要绿茶。”
“我要红茶。”
七嘴八舌,刘小别瞬间崩溃:“我记不住那么多!”
“记在手机上。”肖时钦非常好心地给他出主意。
刘小别一脸黑线地掏出手机。
“手速飙起来,速度!”烟雨的李华凑上来看刘小别录入,起哄。
手机记录,长长的一串,几乎就没人跟他客气,刘小别快哭了,忽然觉得刚才那种压抑的气氛也挺好的,正好从中检讨自己的得失啊!
“这么多,我也拿不了啊……”记完所有人的要求后刘小别有气无力地说道。
“多跑几趟就可以了。”肖时钦不愧是最细碎的战术大师,点子王。
“手那么快,脚力应该也不差吧?”戴妍琦为队长帮腔。
刘小别已经绝望了,磨磨蹭蹭地准备动身,但是手摸到口袋时,突然精神一振,麻利地翻找了一遍,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我今天忘带钱包了。”
“这么辛苦你了,怎么还好意思让你掏钱呢!”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自己钱包摸了出来,“我请大家。”
“好!!”于锋带头鼓掌,给昔日队长捧场。
“队长,救命啊!!”刘小别一副要跪在王杰希面前的样子。
“多去几个人一次买回来吧,比赛快开始了。”王杰希说公道话。
于是各队来看比赛的新人主动起身,组队揽过了这活。(1579 心中的渴望)

直直最爱段落之一的迫害小别买饮料!大家都好可爱!

所以小别会被迫害其实根本原因在于策哥带了碳酸饮料(……)轩哥那种无奈自嘲但也不逃避的调性就很可爱,属于认输不认命;策哥旁边开饮料的时候心情大概也很失落,但也什么都没说……不过轩哥,怎么就你是矿泉水哇!居然这么淳朴的吗!


现场掌声雷动,这种精彩的操作,总是最受观众待见的。
但是更知此时微妙的职业高手,却都觉得大可不必如此。一枪穿云的生命此时二倍于君莫笑,交换空间很大,这样锱铢必争,操作太细,反倒容易出现失误,让叶修有可乘之机。
“这种时候,不如直接一波强攻爆发!”虚空的吴羽策说道。
“还是谨慎些好,不要忘了,君莫笑是有治疗手段的。”张新杰说。
“治疗,这种时候也拉不到多少血吧?”微草的治疗选手袁柏清说着。眼下两人这样的打法,吟唱读条类的技能根本想都不用想,如此一来君莫笑作为散人,只有牧师系的瞬发技能“小治愈术”可供使用,但是……
所有人立即想到,君莫笑手中的那把千机伞上,或许还会打上其他治疗类的技能。(1589 交换)

策哥,一款卖血的鬼剑……跟严谨的丈夫确实考虑方向是不一样的,策哥只看能不能达到目的,至于代价几何是次要的问题了,想太多反而有失果断——当断则断这点倒是跟轩哥完全一致。


“李轩,你怎么看?”早在乔一帆连放三个强阵的时候,职业选手却就已经在讨论这一问题,最后大家把问题推给了李轩,号称荣耀第一阵鬼的李轩。
“如果是我,一个暗阵就已经足够。”李轩如此说道。乍一听,似乎也和潘林、李艺博差不多的看法,不认同乔一帆这过分紧张的节奏。但是职业选手却都听出了李轩话里有话。
因为他说了,如果是我……
只是刚这样说完,李轩自己脸上却立即就出现了比较犹豫的神色,话里“呃”了一会后,到底还是又补上了一句:“再加上新杰的话。”
再加上新杰的话?
新杰当然是说张新杰,莫名其妙的,怎么会提到他?
职业选手们却飞快地就懂了。
李轩的意思,是要再把场上的安文逸换成张新杰。
也就是说,他的整体意思是:如果场上此时是叶修和他,再加上张新杰的话,那么他就有把握用更富有节奏的方式来控场了。
“切!!”众选手纷纷鄙视着李轩。
叶修、李轩,再加上张新杰的话,那可就是华丽程度不输给周泽楷、江波涛、孙翔的三人组了。加上当中的张新杰是牧师职业,他们这三人组的职业配备还要占着优势,也就是说,要在这种局面下,李轩才觉得用一个暗阵就足够稳住局面。
换句话说,因为此时场上的两位是乔一帆和安文逸,比起黄金一代在技术和经验上都有着一定差距的两位新人。凭他们两个人来辅佐叶修,未必扛得住轮回这三位顶尖攻击手。(1625 不顶尖,但极致)

莫慌,国家队就有这个阵容了!这还不给我们表演一个!

轩哥是直接叫丈夫新杰的哇(合理怀疑他叫四期应该都直接叫名字吧,说不定叫文州少天也是直接叫文州少天),策哥跟丈夫就明显个性上比较不对付,笑的……


结果偏偏这家伙这般无耻,今天这千机伞的剑形态上,居然打了鬼剑士的鬼阵:暗阵。
双鬼拍阵啊!
职业选手们纷纷望向虚空战队的那两位。因为这是非常典型的虚空双鬼组合最常用的双鬼拍阵配合,包括这种意外性。
虚空双鬼中,李轩的逢山鬼泣是标准阵鬼,各种鬼阵都会掌握;而吴羽策的鬼刻,却是一个阵斩双修,他每一场比赛时会学习什么鬼阵这就是个谜了。
职业圈中,要说洗技能点最丧心病狂的,绝对要数吴羽策的鬼刻,几乎每一场比赛都会洗点重加技能,谁也不会知道他在每一次比赛中会和李轩进行双鬼拍阵配合的鬼阵是什么
这种意外性,和此时叶修的君莫笑带给轮回的感觉何其相似?
轮回四位,一个暗阵之后,又进入了一个暗阵……(1680 参差感和意外性)

直到这里我才有了一点双鬼拍阵大概也给其他队伍打的时候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其他队也吃过不小的苦头的实感……

我虚空的钱是都拿去洗技能点了吗(悲)。

不过每场都洗每场策哥都就这么打,看来策哥也是鬼剑全通型,轩哥视为第一鬼剑的竞争对手也是清楚并认可策哥的实力了。


鬼阵又被打断了。这一次,别说周泽楷了,就连场外的职业选手们,都觉得像吃了个苍蝇般的恶心。
“这个鬼阵放得太刁钻了,即使没成功,但对周泽楷的节奏也破坏在点上,对叶修而言是一次非常及时的支援。换作是我,能做到的也就是如此了。”荣耀第一阵鬼李轩毫不掩饰对乔一帆这一记鬼阵的欣赏,全方位地赞扬着。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啊,你注意到他的选位了没有?”楚云秀接口道。
很多选手都连忙观察一寸灰的站位,李轩却已经接口说道:“当然,一叶之秋和吴启两个是背向,和无浪、一枪穿云站成一线,正好利用一枪穿云来挡住了无浪的视角,方明华的笑歌自若要是晚走出暗阵一步,这个冰阵没准真就得手了。”
“如果是逢山鬼泣呢?”霸图的张新杰忽然说了一句。
“嗯,就是可惜在这了。”李轩点了点头。他的逢山鬼泣号称第一阵鬼。而鬼阵技能全都需要吟唱,当然特别追求吟唱速度。第一阵鬼在这上比起乔一帆的一寸灰是要强一头的。换是逢山鬼泣的吟唱速度,根本等不到方明华的笑歌自若走出这一步再做提示。(1684 射杀的重点)

这鬼阵的位置,如果说是用来伏击他的话,未免放得有些太偏了吧?
是的,太偏了。
观战的职业选手们也已经有人指出来。
“因为他的目的不是攻击。”李轩说。
依着这个思路,那些以为“太偏了”的选手们,顿时也都反应过来了。
是的,不是攻击。
这一鬼阵,目的并不是要伏击可能追上或是从房上出现的残忍静默,这一鬼阵的目标,在于防守。(1703 阵鬼回归)

虽然hdl说双鬼的时候老说第一之争,但其实感觉hdl还是更偏向轩哥一点,像一帆很多思路和意识上的事情还是只有轩哥能看出来,也是轩哥的长处吧。


场外职业选手们也都是这样看的。阵鬼在群战中的价值他们都深有体会。而且乔一帆大局观出色,团队意识强,有他加入,兴欣如虎添翼。
“能不能盯死乔一帆的一寸灰,是胜负的关键。”李轩如此断定着。当然,这或许是出于同是阵鬼,所以他要强调阵鬼的地位,至少他在下如此结论的时候,表现出不以为然神情的人还是有不少的。
“兴欣能不能掩护好一寸灰,也是关键。”有人说。
“不就一回事嘛!”李轩说。轮回想方设法打断,兴欣当然是要千方百计掩护,那还用说。(1703 阵鬼回归)

笑死,一些职业荣誉感……卡瓦!

世邀赛

“你说……要是韩文清来的话,谁会被替出去啊?”楚云秀却想再八得深度一点。这个与其说是替出去,事实上不如说是谁托了韩文清拒绝的福,幸运地搭上了末班车。
“这可不好猜。”苏沐橙说。
“咳咳。”楚云秀这边的李轩咳了两声,“别猜了,多不合谐啊!”
“干嘛偷听我们说话啊!我看就是你吧?”楚云秀不满道。
“是我是我,大姐你就别深八了好吗?”李轩一脸地以大局为重。
楚云秀不说话了,但眼神依旧转来转去,看来还在好奇着这个问题。喻文州却在这时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顺势集中到他身上,他也就很自然地开了口。
“嗯,因为韩队拒绝了邀请,又因为王队拒绝担任队长,所以最后负责那边想委任我做队长,我的意思,当然还是要问一下大家意见的,大家有没有意见?”喻文州微笑着,一个很多人自己来说可能都多少有点尴尬的事,他倒是挺自然地就说出来了,然后很平静地等候着大家的反应。
“没有意见。”黄少天大声叫道,非常给自家队长撑场面。其他人显然对这问题或没意见或无所谓,也都纷纷摆手:“就你了,就你了。”
“好的,那就谢谢大家支持。”喻文州笑着,说完就坐回去。(1728 我可是职业选手)

轩哥,情商高的,大局为重伸手接锅,大方洒脱也不失一些可爱……四期内部关系真好啊。

天天给文州撑腰笑死我了,卡瓦!

一点第一遍复习的时候的感想

这段原来发在象上了,现在补在这里:

轩哥就蛮有意思一个人,有种小市民的可爱,会在心里嘀嘀咕咕想很多但是又有点小讲究,像是本来以为小乔是来屠神的紧张兮兮猥琐流防备着没想到发现对方确实比较一般的时候会尴尬,会调整风格打得有风度一点,那比起锐锐和老魏的场上风格还是称得上一款正人君子!!(?)

轩哥多少有点那种三千红尘也愿做逍遥剑客的味道(鬼剑当然也是一种剑客我说倦了)喜欢冒险,网上有房(抢叶修的首转,群里观赛也是第一个冒泡),虽然爱插科打诨但心里有数——不管是对自己的实力,对策哥的实力,对人情世故,对自己所处的局面都很有数,所以冯主席开会的时候会冷不丁冒出来插刘皓一刀,国家队开会的时候又会为了团结跟云秀把锅接下来说对对对是我是我,这点“识时务”但并不抱怨的从容特别可爱……有点子革命大无畏乐观主义精神在的,可以说是一种红尘逍遥客了!

感觉轩哥在队里算是鼓励师型队长,就属于跟大家都很要好比较没大没小,但是威信显然没有文州在庙那么高,所以要提振士气的时候光说不是太管用(但队友都很成熟会卖他面子),每次士气基本都靠策哥以坚韧不拔的意志打出来,策哥,可以说是我虚空顶天立地的精神支柱了……

我一度在想小盖如果哪天卷子不及格(?虽然可能不会,娃看起来挺上进的)拿去给家长签字,那可能是策哥无语完刚准备开口就被轩哥拦腰抱住说娃还小咱们鼓励为主不就是一次不及格吗咱们要相信孩子啊——

不过确实合理怀疑策哥这个性格,镇得住但应该跟队友没有那么亲近,轩哥肯定没少做队友之间(特别是策哥和其他人之间)的润滑剂……

复习完了策哥的部分,最大的感觉是策哥其实不是真特别冷淡的性格,其实也有不少想法(甚至可能脑内有点刻薄的,损锐锐那句就很笋!),但是懒得说,不想出风头——相比之下轩哥就明显更享受被人注视成为焦点的感觉(“风度”)。

不好说是因为两个人相处久了习惯了让轩哥出风头自己没必要出头,还是天性低能耗,我个人倾向于天性低能耗,就是策哥心里有把尺子,没太所谓的东西就随便(随李轩折腾去←这里当然是我的脑补),有所谓的东西就轴得要死不贯彻到底不罢休。甚至场上喜欢强攻直来直往(以及垃圾话和嘘声免疫)的风格直接我感觉也是低能耗,行动必达目的的一种体现(……)就挺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的,只贯彻自己的原则就好了。所以在场上就完全我虚空精神支柱,特别定,这种完全不在乎优劣就一个莽字的刚猛路子几乎可以说是虚空的强心剂吧(光靠轩哥慈父的鼓励,鼓不动……)

……但不太在乎的同时会顾及李轩的心情(。)还是那句话我感觉策哥完全不在意第一鬼剑这个问题(这跟打比赛又没啥关系,懒得管),两个人会避开这个话题我觉得主要是策哥发现轩哥对这个话题很敏感所以自觉不提了……如果这都不算爱!(震声)

跟丈夫讨论的那段就很有意思,丈夫说估计是他血量更胜一筹,策哥马上就反驳说你那只是设想,但丈夫说应该试一下的时候又“这样的战斗我不是太有兴趣”,笑的我……真可爱,策哥心气高这点倒是跟轩哥很像(说不定也是他俩能一拍即合的原因之一),虽然会尽量避免没啥意义的消耗,但是对自己的水平很有数,欣赏认可其他人(比如锐锐的猥琐流)的同时也认可自己有这个能力取胜(“你试试看”“我不会输”)

所以我猜,对轩哥那点纠结的胜负心,策哥大概是“理解,尊重,懒得争”…………

归根结底……我双鬼的主流OOC怎么会是忠犬女王,我一想到这个我就痛苦面具!!!

- End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